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邓迪思
邓迪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91
  • 关注人气:4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扶贫散文中的文化视角——评宁雨散文《一棵黍子的光荣与梦想》

(2016-12-05 10:13:03)

扶贫散文中的文化视角——评宁雨散文《一棵黍子的光荣与梦想》

 

邓迪思

 

在众多采访“精准扶贫”与“建设美丽乡村”的作品中,宁雨的散文《一棵黍子的光荣与梦想》是颇为独特的一篇,她以文化视角切入贫困地区,避开了呆板、枯燥的一系列数字、成绩;以群众的真实感受和博大的中华文化联系起来,构成了气势恢弘、意蕴深厚的文章风格;从而自然、真切地反映了贫困地区发生的一系列变化,体现了党和政府的扶贫决心。

宁雨的文化视角主要有三个:

一、农耕文化视角。

黍作为五谷中排名第二的重要作物,养育人类上万年,可以说是中华农耕文化的一个象征,也是中国劳动人民的一个象征。黍耐旱、耐寒,能够在环境恶劣的地方成长,和吃苦耐劳的民族精神一脉相通。宁雨抓住了黍的特点,利用了它的象征性,她写道“黍子让庄稼人心中坚定着年复一年播种的希望”,这坚定的信念,也是劳动者对国家和民族的信念。

整篇散文,都是围绕着“信念”二字展开的,一棵黍子的光荣与梦想,也是劳动者的光荣与梦想,他们成长在塬上,河北的黄土高原上,忍受着缺水、干旱、交通不便的现实,依然满怀希望,自豪地活着。正是由此,当宁雨看到塬上大片正在扬花的黍子,她生出了“这般风景,荡起内心一串串温暖的涟漪。”

宁雨对农耕文化的思考,是以“退”“进”二字为出发点的,她对农耕文化的大格局进行了深入思考。黍的进,是在夏商周时期,“黍的身影曾遍及大半个华夏”,带动了中华前期文明的发展。黍的退,是在汉朝,“农作物的种植清单也急剧变化”;而真正的退出,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随着水浇地面积的扩大,黍子、大麦,甚至高粱、谷子,才飞快退出主要大田作物的序列。” 黍的进退,是农业技术不断进步造成的,但宁雨没有停留在农业技术上,而是得出了一个深刻的结论,“耐人寻味的是,黍子这种农作物在河北广大地区向北撤退的路线,居然跟告别贫困的地理分界线有着惊人的相似。” 黍的退,是中华文明不断进步的一个标志。但是,它又是文化的隐忧。“于是,黍子和人之间,出现了一个‘你退我进’的现象:当黍子全面退守回当年出发的原点,塬上的后生小子,却决绝地告别着养育了世代祖先、又养育着他们这代人的黍田和黄糕饭。”随着人的流失,那种独有地域文化也必然随着流失,这是宁雨所担心的。

“这村也美了,贫也脱了,到底能不能把年轻人的心再拴回来?年轻人的心回不来,都是白瞎。”从农民这些朴实的话中可以看出,扶贫和美丽乡村建设还有另一层意义,文化保存和文化回归。只有留下人,才可以将那些独特的民俗文化传承下去,而不是濒临灭绝。“驻村干部们,都在张罗帮村里跑办农业专业合作社,给黍米、黄糕、大杏扁、山药蛋都搁外头找下婆家。”在这场行动中,我们看到了一线转机,黍再次走出去的转机,随着人们对健康饮食理念的看重,中华农耕文化中的五谷杂粮也许再次成为餐桌上的宠儿。而这意义,是非凡的,黍的进,意味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回归,所以,宁雨说“一棵黍子的命运,也许真的到了新的拐点。”

宁雨为“精准扶贫”和“美丽乡村建设”找到了新的意义,不仅仅是经济的和民生的,还是文化的,而文化是这篇散文的核心,其中集聚的厚重感,散发出深深的黍花之香。

 

二、历史文化视角。

阳原和蔚县是贫困地区,也是中华文明的宝库,这里,有泥河湾,是“东方人类的故乡”。在散文中,宁雨以浓墨重彩介绍了这片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但她并非为介绍而介绍,而是将中华民族的命运与扶贫工作紧密联系在一起。

“而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泥河湾子民,黍文化史中却有他们割不断的血脉。”可以说,黍文化培育了中华民族上万年的文明,黍文化不能因文明进步被人类抛弃,相反,还要发扬光大。宁雨的潜在用意,是提高黍文化的认知,提高民族的文化自信,她将扶贫和文化自信巧妙地联系到一起了。

“似乎,一顿塬上人家的黄糕饭,才结结实实拉近了寻根游子与人类祖先的距离。”这句看似普通的话,却是和“文化寻根”联系在一起的。“文化寻根”是对全球化趋势下现代性的一种背叛,与其说背叛,不如说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复兴冲动。文化源头,在不同历史时期被转变成不同色彩和不同价值参照系,往往脱离文化的本义。在原始文化中,是以“物我合一”为原则的,这影响了后期的中华文化,整个中华文化一直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

而在现代性大潮的冲击下,这种延续了五千年乃至上万年的文化理念,却被支解得支离破碎,被破坏的自然环境、文化生态,满目疮痍,无不让人触目惊心。所以,雷平阳说,世界是一个巨大的作案现场,我们都是同谋。

现代人物欲横流,对金钱至上的观念蔓延至整个社会,让社会发展呈现了畸形的状态。如何纠正西方文化偏向和克服现代性危机,始终是文化人不断思考的一个难题。“当独特而丰厚的文化遗存遭遇物质的极度贫瘠,普普通通的庄稼人,似乎少了一点对先祖、对根的热情,多了一些现实和庸常。这,正是塬上人朴实敦厚的性情所在。”

宁雨所关心的,不仅是物质上的脱贫,还有精神上的脱贫,只有提高民族文化自信感,才能实现全面的脱贫。“精准扶贫工作组,日夜琢磨着,如何才能让扶贫专列搭上泥河湾寻根旅游热潮,让老百姓从文化红利中分到一杯羮。”

文化分红,也是对祖先文化的再认识,当群众从文化中得到利益时,他们才能认识到民族文化的伟大。宁雨的散文是有高度的,她将历史与现实,民族与文化结合起来写,提升了散文的价值和内涵。

 

三、民俗文化视角。

张家口因为开放得晚,加上地域偏僻,因而保留了许多传统民俗文化,其中,蔚县是全国第二,河北第一的文化大县。丰富的民俗文化活动是贫困地区的一大风景,然而,随着人口的流失,民俗文化活动越来越冷清了。“这些年,村里人口越来越少,红火耍不起来了。”经济上脱贫并不一定会产生精神上的幸福感,这是宁雨一直在担忧的现实。

她喜爱民俗文化,“乡里、村里干部,还有省里下派的“庄稼人天性爱热闹。腊月里赶大集买窗花,正月里耍社火、打树花,秋天打完黍子蒸下头锅黄糕,还有口梆子、二人台。”农村要有农村的味道,那些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的民俗文化活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村庄是否红火的标志。“‘蹦嚓嚓,蹦嚓嚓’的鼓乐一响,整个村子都来精神儿。”

民俗文化从小的方面说是地方娱乐活动,从大的方面说是一个民族文化的基础,民俗文化活动具有增强民族认同,强化民族精神,塑造民族品格的意义。下里巴人的文化所带动的民族意义,并不比阳春白雪的意义低,它是一切文化创作的源泉和灵感诞生地。

因此,宁雨寄予“精准扶贫”和“美丽乡村建设”更多的希望,她不只希望涌现出一批干净整洁、优美舒适的村庄,还希望涌现出一批有文化味道的民俗文化村。“吆喝牲口的间隙,嘴里随便哼几句口梆子、信天游也是要的。曲调和吆喝声,交织着,飘荡着,绕过场边的白杨树,一直飘到沟对面的南山梁,飘到南山梁上棉垛子似的云里。”她希望这种欢乐的交响乐一直进行下去,不仅是一个村庄的,还是一个地方的,一个国家的,一个大民族的。

农民是朴实的,一点实际的改变都能唤起他们的感恩之心。“新来的王书记,把水送到家里,相当于帮我养了一个能挑水的儿子!”农民的语言鲜活、生动,仅仅打一口井,让他们喝上自来水,他们就是那样快乐。而设想,当全国的“精准扶贫”完成之日,那些小小的快乐,岂不是要汇聚成欢乐的海洋。

 

宁雨是一个有文化责任感的作家,她大处着眼,小处入手,以宽广的眼光和建瓴的高度书写了这样一篇扶贫散文,不是汇报式的,而是建设性的。她在审视一个村庄面貌的改变,也在审视一个民族精神的改变,她将深深的大爱注入文中,散发出慈祥的柔光,神阙朝晖淡淡,未晞白露苍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