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男人如树
男人如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088
  • 关注人气:1,2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被私密的博文之三:世相(随筆九則)

(2019-06-20 06:03:58)
标签:

心情

分类: 观点视野
一、柔,个屁用世相(随筆九則)

   一日,在路边等车。
   只听得身后有一约三十多岁的女子,与一女伴儿,有些激动、有些
夸张,想像中应该是以挥动着胳膊的样子说:“他成天泡在网上和那女
的聊得沒完沒了。你说,那个女的还管他叫老公,我也是人,我还是他
老婆,谁受得了哇?他还说,她比我温柔。哼,温柔,是能当钱花?还
是能当日子过?温柔,顶个屁用?”
   寻声转身望去,只见我身后,有一个黑色蕾絲有褶的短短的蓬蓬裙,如同一只好斗的小公鸡的花尾巴,很强悍的翘起,随着大红色高跟
鞋“哒哒”敲击水泥方砖的声音遁去。
   身为女人,她还真得重新掂量
掂量“温柔”这两个字的份量。
   其实,女人拥有温柔,受益者不光是男人,也包括女人自己。当女
人在言谈话语和举手投足间改变了自己后,就会发现,这个世界都有了
改变,自然包括和你同床共枕的男人。
   温柔才是女人的杀手锏。
  
   二、续弦
  
   一朋友,年龄与我相仿,政法系统工作,丧偶半年多,说媒者众,显然很抢手。
   不过听说都无果而返,因为,只要人家和他一提介绍老伴儿的事,他就有伤心之态,有时还红着眼圈儿,甚至落上几滴眼泪。
   闻此,我有些唏嘘——他老婆跟他这一辈子是值了,人都死了,人家还这样,这才是真感情。
   他邻家大嬸我也认识,一日碰见我,不知怎么聊起他来。大嬸神秘兮兮地小声对我说:“他是在装相儿给大家伙儿看哪,媳妇走了没出一个月,就有个四十多岁女的 经常来,都是晚上,听说他们俩儿都好上好几年了。唉,自古以来,都是这个理儿:死丈夫的,女的可以守住一辈子不嫁,死老婆的,男的都熬不了多长时间……”
   相传汉昭帝皇后上官氏,六岁时嫁给十一岁的汉昭帝,后来昭帝病死时,她才十五岁,但守了近四十年的寡,直到去世。
   以此对照,大嬸所言,真的不谬。
   只是,不知对她的口无遮拦的“老理儿,”还是此公表相后面藏着的既成事实,让我一时语塞。
  
   三、随份子
  
   某夜,近十一点了,电话铃响:“大哥,睡了吧,请你喝酒。”
   “哪位?”我有些慒懂。
   “我是xxx。”对方又提高了嗓门。
   想起来了,是三十多前曾在一个团当兵的老乡,他复员后我们又同回一个城市,没有什么正经职业,这些年来鲜有来往,好像都没见过面。
   “这周日孩子结婚,在樱花酒店,上午十点,请你参加……”
   这个社会,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性的。像这类事儿,无论你身在何处,永远都会沙里淘金似的找到你。
   想起一个朋友远在加拿大,被告知,他在国内小学同学的孩子结婚,因忙,也没太在意,只发了封电子贺卡,并许诺回国后再礼庆一番。
   但结果,只收到了“谢谢”二字,以后便断了音讯。
   此公回国聚会时,曾向我抱怨的谈起此事。
   这个婚宴,我自然是没去。敷衍的人情,会让我坐在那儿很难受。
   但为了不重蹈朋友的旧辙,按市价托人捎去了一个红包——人不去可以,但钱一定要到,这就是个中道理。
   中国的随份子,还真有中国特色,你要想在这个社会生活,就得按规矩出牌。
  
   四、怜悯的代价
  
   因为我脚大,大号袜子不太好买,每每路过卖袜子的地儿,不免都多留意几眼。
   晚上散步路过一地摊儿,看着摆着的袜子挺大,想起女儿那句“地摊儿的东西你也买?”用来揶揄我的话。
   但又庆幸,她此刻不在我跟前。
   还未等我开口,一四十多岁中年妇人,就冲着我比划上了。
   “哑吧?”我暗忖。
   她身边一病恹恹的老妇人,看样子是她母亲,对我说:“她这几天货卖不动,上火了,嗓子都说不出话啦。”
   旋即,那中年妇人,拿起一只粗碳素笔,在身边的鞋盒上歪歪斜斜的写上了几个字:“外贸出口的,全是一级品!!!”后边儿还不忘加上三个大大的惊叹号,同时还向我竖起了大姆指。
   袜子大小、质量我倒不在意了,只是见这一对母女的样子,便动了恻隐之心,要价四元一双,递上五元,零头不要了,走人。
   次日晨,穿新袜,觉得不太对劲儿,细一瞅,一大一小,一松一紧,两只足有一公分之差,
   “先将就穿吧。”我暗想。
   晚上脱下时,大脚指头已钻出袜子,在探头探脑的看着我。
   “外国人的脚都是一大一小?人家穿袜子都是一次性的,穿一双扔一双?”我又暗想。
   怜悯,有的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论它是一座金山,还是一双袜子,从本质上讲,意义是相同的。
  
   五、自
  
   小区里,经常看见一个衣着寒酸、有些脏兮兮的老人,但又不像没有家的样子,拄着一付自制的、看起来有些笨重的粗木拐,在垃圾箱里捡拾一些他认为能够卖钱的东西。
   忽想起,我还有一付以前摔伤腿时用过的铝合金拐杖,送给他,岂不正好?虽善小,也为之。
   一日晨练时,路过他身边,遂问:“您老今年多大了?”以此先做个开场白,免得唐突。
   老人只是唯诺地抬头看了我一眼,眼光又游移到别处,有些恭谦的说:“我是乡下人。”
   复问,老人仍是此语。
   再问,老人还是怔怔然:“我是乡下人,八十七了,住儿子家。”
   耳朵背有可能,但对自己是乡下人的自卑,在心底是隐隐存在的,要不然不会总挂在嘴边。
   至此,我想起了那句话:“一个人越在意什么,就证明他越缺少什么。”
   不过,乡下人就应该自卑吗?
   放眼国中,无论是吆五喝六的权贵,还是卑微生存的草根,倒退三代,哪个不是西汉·司马迁中所说的,来自乡野的贩夫走卒、引浆买车者流?
  
    六、面子

  
   小区物业一女保洁,年龄大约四十左右,一天一清扫楼道,既勤勉又认真。
   只是她这些天,每天都捂个大口罩,看不清脸儿。三伏天儿的,也不怕热?怕灰尘?也不至于吧。
   听别人闲谈时讲过,她家很困难,两口子都下岗,男的有脑血栓,不能劳动,一女儿还在上大学。
   一日早,出得大门,听一保安望着女保洁的背影对另一保安道:“你知道她这几天咋不戴口罩啦?”
   “咋啦?”
   “拉皮了,就是美容手术,上外地做的,把额头上的肉皮儿拉紧了,花了一万多元哪,这不好了吗,才把口罩摘了。”
   回想起来,女保洁的额头上,皱纹确实比别人多一些,与她实际年龄稍有不符,有点儿显老。
   不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做什么样的美容,花多少钱,是人家自己的事,外人不必妄加评论。
   但无论如何也不至于,用近一年不吃不喝的工资来做这个“拉皮儿。”
   相比卧床有病、需要用钱的丈夫、在外求学、月月要钱的女儿。这一万多元的份量,用在哪头,孰重孰轻,谁都不言自明。
   兴许,家里有钱?又一想,谁家里有钱还上外面扫地,每月挣这千把块钱?
   在汉字中,“脸”和“面”某些意义上是相通的,如“洗脸”、“洗面”。但在“脸面”这个词中,“面”和“脸”却有差异——“脸”可以判断道德,比如骂人“不要脸”;而“面”则更多地体现着自己或自尊、或自卑的心理。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从狭义的字义上讲,恐怕是对这“拉皮儿”比较恰当的解释。
  
   七、香车“美女”
  

   一日回家,行至小区门前,一辆摇下半截车窗的新款红色路虎迎面驶出。
   我急避之。
   只听门口一高一矮俩保安对话:“这让我心也忒不平衡了,你说她长得那个样儿——长脸、突眼、厚唇、驼背,一圈圈的近视,哪样她不沾了点儿?全小区女的她最丑,却开这么好的车。我长的啥都不缺,只骑个破电动车,这世界呀,忒不公平。”高保安愤懑的说。
   矮保安好像略知一、二:“人家男的是大国企派到俄罗斯开公司的总经理,有几个钱儿,原本就不是什么老实人,人在外面也不闲着。听说前一段这女的去大闹了一 场,后来男的给她买了这车,女的这才消停点。现在可好,连上北边菜市场买点菜,走着去都用不了抽颗烟的功夫,也开车去。”
   “嗨,给她买车不就是堵上她嘴吗?反正这女的死活不离,眼不见,心不烦,人要啥事都想开了,也好。”矮保安又补了一句用以点睛。
   见我渐近,便不作声了。
   看来,大街上不时驶过,半摇下车窗,秀出一侧脸儿,车后窗上还挂着一串串毛绒饰物的香车,在这些看似风光惬意的背后,还真有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八、究竟要几个丈夫
  
   前几日,参加一饭局,七、八个男女不等,酒至半酣,一资深徐娘问大家:“你们说,女人这一辈子,需要几个丈夫?”
   众人不解,愿得其详:“一个女人,要有四个丈夫——赚钱的丈夫、床上的丈夫、家务的丈夫、浪漫的丈夫,只有这样,生活才能算是圆满,身心才能畅快,感觉才够好。”
   在座的男人们皆面面相觑,心里都不免在盘算:自己能够上几条?
   辜鸿铭说过:男人是茶壶,女人是茶杯,一个茶壶肯定要配几个茶杯,并以此为“一夫多妻”解释。这个对中国文化社会现象的观察确实是少有的经典。
   不过,一个茶壶配四个茶杯,常见,而一个茶杯配四个茶壶,那就罕见了。
   大概人都愿意做茶壶,但做茶壶是要有资本的。武则天就是个女茶壶,因为她是女皇帝。君不见,现代的女茶壶们越来越多,她们有了资本,所以才自己喜欢养几个茶杯就养几个。
   因为,古往今来的茶壶们,一直都是权势和金钱的掌控者和拥有者。
  
  九、
  
   上月某日,我在路边等车。
   远处一骑山地车不到三十岁的小伙子,看似直奔我来,其实是奔我身边的垃圾箱而来。
   我以为他丢了什么东西要找,只见他单腿支地,将手中的烟头按灭,并且小心地放入箱子上的托盒中——这是我们经常看过的场景,我想到此为止了。
   但见他又从身后双肩背包中掏一瓶饮料,小心的浇在烟头上一些,直至他认为烟头彻底熄灭了,才继续骑行远去。
   这就是素质,这才叫有素质。
   世相(九則)  相对那些随地吐痰扔杂物、乱刻乱画秀恩爱、公共场所大呼小叫、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座的人,还有这几天网曝,在南京骑在六百多年的古文物上面玩自拍的“美女”们,同样是人,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有人说“教养体现于细节,细节展示素质,细节决定成败。”
   《礼记·大学》中又说:“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
   国之强大和富裕,需要这样先修其身的人。
   只有这样,一个国家和民族才会有好的希望和未来,才会决定成败。
   常有人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在一片混沌和迷茫中,这无疑是一抺亮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