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男人如树
男人如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050
  • 关注人气:1,2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壬辰书札之一 ---- 暮霭时分:《我自静默向纷华》

(2012-04-07 06:47:03)
标签:

莎拉

梅特兰

我自静默向纷华

读书

书评

分类: 自说自话
壬辰书札之一 <wbr>---- <wbr>暮霭时分:《我自静默向纷华》
   壬辰书札之一 ----               
             
   暮霭时分:《我自静默向纷华》


    真的不知道,我把这些称之为“书札”的文字,写给谁?
    写给死去的人? 坦率的说,他们是看不见的; 写给活着的人? 但有谁又能停下脚步,打开心窗,安静的倾听你内心的声音呢?
    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能遇到与另外一个人的了解,彼此能走到对方的心里
---- 我以为,所言极是。
   
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尽管这支芦苇可能很脆弱,也许有时候听觉很差,但我还是愿意对它唠叨: 在静默中独自撒字,像农夫一样不问收获的在田地里播种。
    于是,在北方四月的一个
暮霭时分,在一盏提灯的灯光下,一个男人,与一本书,一个灵魂在对话......
                                                                                 ---- 自序
 
   《我自静默向纷华》,这是一本能让我们在喧闹生活带来的不安中,寻找到些许慰藉的书。
    书是朋友推荐的,让女儿从卓越网上购得寄我。拿在手上,尚未打开,映入眼帘的书名就在诱惑着我的视觉了。
    作者莎拉•梅特兰,是英国当代最有造诣的女作家之一,著名女权活动家,“毛姆小说奖”获得者,50后,毕业于牛津大学。她在书中述说了她近二十年间,深入荒原、孤岛、沙漠、高地,以离群索居和孤独行走的方式,在各种不同的环境中,用各种方法去体验 “静默”、思索“静默”,用自己生存的岁月换来的静默之旅的感受。

    她在书中说:“ 我们都梦想能拥有平和与宁静,愿意尊重隐私,也以为和在熙熙攘攘的社会中相比,人在独居一隅、沉默寡言的时候更真实,但是我们却很少主动享受这份安静。一方面我们对安静抱有浪漫的幻想,另一方面却觉得它很可怕,对心理健康不利,妨碍了我们的自由,要想方设法不惜一切代价避开它。”曾不是这样? 安静,对于我们每一个来说,是不是一个很奢侈的,仅限于嘴上拥有,实际上心里并没有它的位置,或者只占有一点儿地方的东西?

    活在当下,战争、政治、经济、文化彼此争夺制造出来的喧嚣和吵闹,无一例外的都会发出噪音。具体到我们的生活中,媒体的噪音、语言的噪音、马路上的噪音、音响的噪音充斥于耳。现代文明的产物,本来是应该用来享受的东西,反过来却在啮咬着我们的心灵,深刻的损害着我们的听觉。同时,物欲也是无所不在,令人内心躁动不安 ---- 世界之大,哪里能有一处安静之隅?
    所以,用静默的方式来对待喧嚣和躁动,用无言、无声来反抗,这何曾不是我们意在探索一种新的生活,重掌人生主动权的一种尝试?
    无疑,莎拉•梅特兰是先行者,因为她做到了。
   
    梅特兰说她静默的第一周,连一碗麦片粥都会变得异常可口,所有的食物味道都变得更醇厚,其实,这只是感官变得敏锐的开始。她说她能辨别出不同的风声,而且居然还能听出其中不同的层次,对天气、声音和四周荒野的色彩与光线阴暗变化感觉灵敏。她对静默、安静、寂静这些词组,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 ---- 的确,人在不同环境中,感受的体验也是不同的。
   
    四十年前,我在农村插队,我曾在博文 《那年、那月、那个早上......》中写过乡下的初夜:无处安放的青春在火炕上走进了第一个夜晚...... 其实,人在由床到炕的过程中,是在完成一种思维的进化,尽管这个夜很静,静的让人惊悚,静的让人发瘆,静的让人耳膜发响。所有的梦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是心中萌生出一种冥想 ---- 这个不是故乡的陌生的地方,如果是父亲的乡下,也是这样的土炕呢? 是不是就会变成遥远的童年记忆的样子,变成理想中的伊甸园或其它美妙的境地? 那样,我心中的田园就不会荒芜了。这些文字,描述的也是一种静,是一种思想和灵魂形将被吞噬之前的静,是一种毫无幸福感的心理体验。
   
    就幸福而言,我经常遇到有些人,当然有时也包括我自己,常常觉得生活中的所谓幸福乏善可陈 ---- 是不是因为我们感受幸福的能力太低了,抑或是对幸福的定义过大,以至于把琐琐碎碎的小幸福从来不当作幸福?
    问题一定出在,我们感受幸福的雷达太弱了,捉捕不到想像中生活的那些完美,以至于只能从一点一点的小幸福中去积累。
    其实,有时候人需要选择有厘清内在世界,认知自己真实感受的智慧;有时候需要拒绝诱惑或顺应形势的坚守;有时候需要悦纳自己而不是悦纳别人的勇气。
    而正是这些大大小小的“有时候”的选择,每年、每月、每天都会发生在我们面前,需要我们去决定向前走,还是向后退,是向左转,还是向右转。
    
    我的表姐,漂亮开朗,美籍华人,与夫君早年台湾清华毕业,双双赴美读了博士,后就职于摩托多拉公司,前几年又被总部派到天津分厂做了高管,一对儿女都在美国成了家。生活和事业一帆风顺,让许多相熟的人心生羡慕。 
    不料,她夫君先患中风,无奈因病提前退了休,生活勉强可以自理,身体时好时坏,又如此了几年,前不久不幸去世了。
   表姐此后一定会悲痛万分的怨天忧人,会回台湾和美国度过一个人的生活,但她异常平和的向我说:“我以后哪儿也不去了,就在天津定居了,因为你姐夫是在这儿走的,骨灰我就放在家里,我们还是在一起,这里很安静。”我略有惑,她又说:“一个人,只有心静才能不动,以不动对万变,以不动对大灾难,就会祸去福来......”
    我钦佩不已 ---- 如此的湛然常寂,这得需要何等的心怀和境界?

    我看过美国作家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读着梅特兰文字,好像又是一部新的《瓦尔登湖》。但不同于梭罗的地方,梅特兰不仅热衷于“过”隐居生活,而乐于对这种隐居生活,作更深入细致的体验和思索。我觉得,这不仅仅是一个写作方法的差异,而是一种目的指向上的不同 ---- 它会让你感觉变得更加灵敏,让思索变得更加专注,让心灵变得更加丰盈和充沛......壬辰书札之一 <wbr>---- <wbr>暮霭时分:《我自静默向纷华》
    此时,暮色已重,夜色袭来。我知道这又将是一个北方寒冷的春夜。
但是,明天的太
然会照常升起,温暖的阳光也会打在身上。所以,你不必放缓晨曦中匆忙奔跑的脚步,也能聆听和感受到,在书页中引人深思的声音和萦绕在唇齿之间的思想的余味。
    人生半百后,已是步步皆老的向后光阴,了然于心,不动声色,才可以这样沉潜寂然,才可以有这样的静......
  
    还是用梅特兰的这一段话来做结尾:“群星闪耀,把整个天空都照亮了。银河美妙、密实。星星如此繁多,我竟找不出平时能够认得的星座。整个天空都在闪烁、舞动、无声地歌唱。”
   “没有树林和房子来隔断群山的脉络,不论我坐在哪里,沉思的时候都可以看见这条线清晰地将天与地隔开。这条线是永恒的,早晨第一缕阳光出现的刹那,它从黑暗显现;夜幕降临,它又重返黑
暗。这条线的上面,是生命的永恒,下面,是生命的短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