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逛宽窄巷子

(2013-09-10 15:18:10)
标签:

杂谈

                    逛宽窄巷子   

 

我和老伴陪妹妹逛宽窄巷子。宽窄巷子是老成都“千年少城”的最后遗存,也是北方胡同文化在南方的“孤本”,它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参加2013年《财富》全球论坛的大佬们都被安排逛宽窄巷子,在这里吃喝玩乐,品味成都。

一、宽窄巷子的历史沿革

如果追寻宽窄巷子的缘起,那得从古蜀国说起——李白《蜀道难》有“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一句,说的是蚕丛和鱼凫建立了古蜀国。到望杜宇,故事便多了,李商隐一句“望帝春心托杜鹃”,令人忘不了望帝那些哀伤的传说。到了战国时期,七雄争霸,战火终于烧到了蛮荒之地的古蜀国。秦惠王司马错等人率十万大军攻打古蜀国,当时的蜀都就在成都。蜀王丛帝被秦军杀死,古蜀亡。秦惠王灭蜀后,设蜀郡,派张仪修筑成都城。这张仪非等闲之辈,乃千古奇人鬼谷子弟子、与苏秦孙膑庞涓师兄弟,纵横家不但能文能武,还会修城筑郭。

蜀地潮湿,张仪根据地形,把城修筑在地势较高且坚实的地方,这样修出来的城墙非方非圆,像极了一只乌龟,所以也叫“龟城”。张仪第一次筑城只框住了东边的一大半,于是便有第二次筑城。东边的较大,称为大城,西边的较小,称为小城。古代「小」和「少」二字通用,因此小城在习惯上被叫做「少城」,一直叫了两千多年,直到今天还在叫。

到了清朝,康熙五十七年,康熙皇帝应川人之请,派家喻户晓的年羹尧率领三千精兵平息准噶尔部在西藏的叛乱。康熙皇帝授年羹尧为四川总督,兼管巡抚事,统领军政和民事。年羹尧不负皇恩,平定了叛乱。之后,受命选留千余满蒙八旗官兵驻防成都。

为了修建驻防八旗官兵营房及其家属宿舍。年羹尧在已经残破的少城基础上重新筑城,共修筑官街8条,兵丁胡同42条。这时的少城也叫满城,属禁地,不允许汉人进入,是一个满人的独立王国。

 历史变迁到辛亥革命爆发,推翻了近300年的大清王朝。国民政府成立后,八旗兵被解散,八旗特权被除,少城的兵营被拆除,居住这里的满人,逐渐放弃或出售他们原来的住房,废墟上逐渐建起具有明清传统特色的深宅大院,住着新的达官贵人。

新中国成立后,成都和平解放,劳动人民当家作主,大宅院演变为大杂院。

直到这时,当年年羹尧修筑的满城只留下来3条胡同,便是兴仁胡同,太平胡同,如意胡同,虽然都是寄托天下太平之意,然而天下一直不太平,在民国年间,随着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浪潮,三条胡同已经分别改名为为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便是今天的宽窄巷子。

这样,三条250米长,不足8米宽的巷子,是老成都“千年少城”最后的遗存,北方胡同文化和建筑风格在南方的“孤本”。所以,上世纪80年代就被列入《成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到2008年开始重建修筑,投资近6个亿。

重建后的宽窄巷子由45个清末民初风格的四合院落、兼具艺术与文化底蕴的花园洋楼、新建的宅院式精品酒店等各具特色的建筑群落组成。目前有多种文化、餐饮、休闲商铺在此营业,是中外旅游观光的必来之处。

 

二、逛街

那一天,我们赶在上班高峰之前打的来到宽窄巷子了,下车了,几乎没看见几个游客。不一会,接连来了几辆旅游大巴车,从车上陆续下来的游客,人手一部手机,一部相机,一下子就给宽窄巷子带来了闹热。

我们先入宽巷子,宽巷子1号“正旗府”。我和妹妹都有旗人血统,看着“正旗府”三个字,眼睛一亮,没道理的心动一下。只见两扇红漆大门紧闭着,听说这里是一家主打川、粤风味的私家餐饮会所,没有预约不接待,人均消费不菲,普通百姓是承受不起的。

走过一号,继续沿着青石板铺成的路边走边看,两边多有青砖墙,高门楼的四合院,气派的门楼,讲究的门饰,虽有些破旧,正显示老巷子的沧桑。院内却都是精致的装修,把个古朴的院落装扮得格外时尚。每个院落都有不同凡响的名号,什么“天趣”、“子非”、“坐”、“花间”,….. 彰显文化人的雅兴,也有老百姓看得懂的“三只耳”“茶马江湖”、“隔壁子”等等。过去是达官显贵的大宅院,如今入驻的多是著名商家,文化名流,开着餐饮、茶馆、咖啡厅,民间艺术馆,只有极少是私家宅院了

我们走进一家锦绣精品馆,寥寥无几人,绣品标价实在是高得吓人,不怪没有人过来搭理我们,知道我们买不起。

天气很热,大宅院里有茶馆,老伴说进茶馆喝茶吧。看价目表,至少三四十元一茶一坐。妹妹说,别进去了,不是喝不起,不值得。我们姐妹虽然有满人血统,却没有遗传八旗子弟的好逸恶劳的恶习,从小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几十年了,已经根深蒂固了,这辈子改变不了。到底还是没有进茶馆。

看里面的人大多数是中青年人,穿戴有水准,喝着茶,聊着天,休闲、幸福。我想,当年的八旗子弟大概就是这样。八旗子弟之所以不务正业,都是由于清制有规定,满蒙官兵一律不得擅离少城,不得经商做生意,靠每年比武,领取皇粮过日子。是这种没有营生的日子,养成了八旗子弟的闲散。很多电视剧里,都表现他们在茶馆里喝茶,聊天,听戏或者提着鸟笼子玩鸟,蹲在地上斗蟋蟀。小时侯我在姥姥家,见过舅舅这副模样。这大概就是成都人休闲生活的起源,否则,地处西南盆地的成都,如何一直以来那么喜欢休闲生活。当然,这只能是我的猜想。

   继续往前走,在一个大宅院门前,有两个活体铜人,长辫子、瓜皮帽,一个提着鸟笼子,一个拿着算盘,陪人拍照收费。这种活体铜人在锦里,春熙路上都可以看到。他们穿着古铜色的衣服,脸上涂着古铜色的油彩,不是偶尔转动的眼球,几乎看不出来是活人。妹妹没见过,觉得非常稀奇。

妹妹说:这么热的天,短衣短裤都汗流浃背,他们却厚厚的长衣长衫,脸上涂着厚厚的油彩,多难受,年纪轻轻的干什么都能挣钱养家,何必受这份洋罪。她哪里知道,这份工作收入可人,据说比小白领还多,遇到节假日,可以有双倍的收入。其实,哪一种工作都不容易,比较起来,他们算是很轻松了,不用脑力劳动不用费脑汁,不用体力劳动不需要用力气,虽然夏天要忍受炎热,冬天忍受寒冷,陪着游客拍照。累不累,苦不苦,关键看心态,想着自己能够增加一个旅游景点,让孩子们高兴,收入满意,何乐不为。还是那句老话: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民以食为天,街上极具吸引力的当属比比皆是的小吃店,大排档,最能够吸引来来往往的游客。夫妻肺片、担担面、龙抄手,叫不出名称的各样麻辣小吃,琳琅满目,小吃才是成都特色。

有民间艺人在捏面人,小摊子上挂着色彩缤纷的葫芦等等小工艺品, 看的人多,买的人少,几乎每个旅游景点都能见到,不稀奇。

穿过南北向的通道,我们就到窄巷子了。窄巷子与宽巷子并无太大差异,只是窄了一些。这里以西餐、咖啡、会所文化商业等为主。一家四合院里开的是“星巴克”。

“龙喧”,听说是目前规模最大的中餐馆,有十余个包间,每间装修风格都有不同,环境很好,菜品也很精致,就是价格贵。据说,这里曾是年羹尧的居所。可怜年羹尧高官显爵集於一身,功高可以盖主,终于还是为雍正帝赐死。自古伴君如伴虎。 

该吃午饭了,我看中一家“茶马江湖”餐馆,以为能够体会当年茶马古道上的风情,便小心登上狭窄的木梯,到了二楼上,找了一个临街的木桌,坐了下来。这里可以看到下面街上往来的游客,多是俊男靓女,好养眼。

二楼非常低矮,往里面看,有一出入的小门脸,上面一块大木牌,除了提醒来人“小心碰头”,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人在江湖漂,哪能不弯腰”,不由得赞赏这寓意深刻的几个小字放在这里堪称绝妙。

服务员都是年轻人,没有看到老板娘模样的人,我们点了几样小吃,都不怎么样,明显不如其它大排挡,大概旧时茶马古道上就是这样吧。不过,倒是记住了“人在江湖漂,哪能不弯腰”这一警句。

饭后,我们来到井巷子,如今的井巷子以酒吧、夜店为主,是成都的夜生活最热闹的地方。我们几乎每个晚上都是宅在家里看电视,无缘见识。

无缘见识井巷子的夜生活,不过在这里见识了一个独特的历史文化景观墙,这是一段东西朝向的灰色墙体,用垒砌和展示历代砖和砖的砌法为一体的二维片墙建筑,将老照片和浮雕巧妙结合为一体,阐述千年古成都,演绎百年老成都。终因为学识浅薄,一些内容看不明白,看明白的是简单的,比如:夹道洗刷、街沿斗鸟,土墙鸡啄、半巷刨饭、天井搓牌,窄巷水凼凼、宽巷暖烘烘等等一些老成都人逝去的生活旧事,倍感有趣。非常值得一看,还想再去仔细看看。

还有一处拴马石,似乎告诉游人,不要忘记,这里曾经是八旗官兵及家属的居住地,那个从长白山下来的少数民族女真人,竟南征北战统一了中国,封建专政近300年之久,没有哪个朝代可以攀比。

大清帝国虽然灭亡了百年,留下的正史、野史、诸多谜团,后人仍然不断在评说。往事并不如烟。

    逛宽窄巷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