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夕雪文学
七夕雪文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698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五帝本纪》黄帝“合符釜山”“邑于涿鹿”初议(上)

(2012-04-30 21:51:19)
标签:

转载

五帝本纪》黄帝“合符釜山”“邑于涿鹿”初议(上)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  葛英会

 

汉以来文献所载黄帝“合符釜山”、“邑于涿鹿”两事,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史开端时期的重大事件。但是,由于年代湮远,有关这两件盛事发生地的认定,在各类文籍乃至民间传说中存在诸多歧见。唐代以前的几种注释,不过是大略指示两地所在的州郡,到唐宋以下,则异说纷出。关于涿鹿的位置,主要集中在涿鹿、涿州两地;关于釜山的位置,则主要有潘县历山与安肃釜山两说。见于文献者,涿鹿所在还有徐州彭城说,釜山所在还有东安安墟说。在乡野民间的传说中,合符釜山还有河北涞水、山西高平、河南灵宝等说法,由于文籍不载,又无实证可据,在此不予讨论。另外,“合符釜山”与“邑于涿鹿”两事均与“北逐荤粥”密不可分,在涿鹿、釜山所处方位的追索与辨析中,上古以来北方地区民族争拗与文化交流的历史遗痕,也不失为具有重要价值的参考资料。

黄帝“合符釜山”并“邑于涿鹿”,最早见于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相关内容十分简略,有关两地的确切位置,并无任何说明。只是说黄帝在“修德振兵”、“征师诸侯”,先后打败炎帝与蚩尤部落之后,巡狩四方,封禅祭祀山川鬼神,意在“合同万国”并抚慰黎庶。太史公记述相关史实,说黄帝曾东至海岱,西至崆峒,南至熊湘,尔后“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了了十几个字,透露的历史信息十分有限。汉唐及后世学者对数千年前涿鹿、釜山故地所在位置的推定,都是以司马氏的简略记述为出发点,但各家见解却不尽相同,可见其中问题相当复杂。

对黄帝“合符釜山”与“邑于涿鹿”的各种歧见,本小文拟在后文做出述评并提出个人的主张,敬祈学界同仁给予指正。

 

一、黄帝“邑于涿鹿”之南北歧议   

 

    在进入议题讨论之前,我们需要明确这样一个问题,即由中华初祖轩辕黄帝统领天下的五帝时代初期,下至《史记》成书的西汉前期,已经历了三个千纪的漫漫岁月,比《史记》成书以至于今的积年超出千年以上。太史公作《五帝本纪》也因岁月漫渺而为之叹喟,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之言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由此可见《史记》所述五帝史略,其所据除孔子所传《五帝德》、《帝系姓》等少量战国(或秦至汉初)典籍外,更多应是来自民间的“百家之言”。有关黄帝于“北逐荤粥”之后,于涿鹿故地营造都邑的说法,也应当视作司马氏个人的一种判定,而不是上古史地的实录。虽语焉不详,却为史书所首出,后世学者执有疑议,也属情理之中。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把涿鹿列于涿水流域,云:“涿水出涿鹿山,迳涿鹿县故城南,王莽所谓褫陆也。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而邑于涿鹿之阿,于是也。”此说与《五帝本纪》相比,对黄帝“邑于涿鹿”,在以下两点更加明确:1、地近涿水上源之涿鹿山;2、在汉涿鹿故城之南的高隆之地。至于涿鹿山与涿鹿之阿的相对位置,仍不甚了了。见于《魏土地记》,亦仅以汉下洛城来标示涿鹿故地的所在,云:“下洛城东南六十里,有涿鹿城。”及至唐初李泰作《括地志》,才从几个基点出发,对涿鹿故地所在方位,做出较为明确的说明。1、以怀戎县为基点,云:“阪泉今名黄帝泉,在妫州怀戎县东五十六里,出五里至涿鹿。”2、以妫州为基点,云:“涿鹿故城在妫州东南五十里,本黄帝所都也。”3、以涿鹿山为基点,云:“涿鹿山在妫州南五十里,山侧有涿鹿城,既黄帝、尧、舜之都也。”

以上所述北魏以至唐初相关学者关于涿鹿故地的推定,大都是以汉上谷郡涿鹿县为着眼点进行的。在此以后以至清代的正史中,一直尊崇《史记》一书的权威性,墨守《五帝本纪》的记述,把汉代上谷涿鹿视为黄帝初邑之地,不敢有所逾越。其实,汉代于上谷郡置涿鹿县,不等于说汉代之前乃至上溯于上古时期,涿鹿故地一定就在这里。如隋之固安县乃战国燕方城故地,而汉之故(固)安县原在燕之舞阳故地。自唐代开始,另有一些学者,遵从东汉服虔的见解,主张古之涿鹿在汉之涿郡、唐之涿州。其不唯经典是从而求真求实的治学态度,实是令人感佩。

主张涿鹿故地在涿州的见解,既见于舆地类文献,也见于碑碣刻铭以及文人题咏等资料,相关记载有数十种之多,河北徐水釜山文化研究会已经进行汇集与整理,此仅录年代较早者以示其例。唐人胡曾以《咏涿州》为题作七言绝句,诗文中却以“涿鹿”二字称述:“涿鹿茫茫白草秋,轩辕曾此破蚩尤。”《太平寰宇记》是北宋太平兴国年间成书的舆地书籍,其对古涿鹿地望有明确说明:“涿州,古涿鹿之地,星分尾宿十六度。《史记》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即此地。”

明清两代,于京师或州县要冲之地设守备军队,称“卫”或“所”,明代涿州所置称涿鹿卫。《读史方舆纪要》载:“涿鹿卫在州治西北,永乐七年建;涿鹿左卫在州治西,永乐八年建;涿鹿中卫在左卫西,永乐十一年建。”于敏中等《日下旧闻考》按曰:“涿鹿三卫设自明永乐年间,本朝(清朝)初年,以涿州三卫并良乡兴州卫,香河营州卫合为一卫,设守备一。至康熙二十八年悉行裁省。”

一些览胜怀古的诗文往往涉及往古名胜之地,其对古代史地的研究也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明景泰才子刘溥《草窗集·赋得涿鹿邱伯纯作》:平生爱访古,走马游四方。金台南去百余里,乃是涿鹿古战场……当时妖雾久销沉,空余易水东归海……

明宣德进士周廷用《八厓集·涿鹿道中作》:涿鹿云黄草树深,燕京风物昼阴阴。河山尚拥轩皇阵,台榭虚怜郭隗金……

清乾隆御制诗《涿鹿览古》云:燕云易水带晴川,涿鹿城南亸客鞭。村指楼桑闻賸碣,河流挟活始通船。道元故宅询遗老,子干荒墟霭暮烟……

以上节录三种诗文,其易水、挟活、燕京、金台、楼桑、道元故宅、子干荒墟皆是古代涿州的水道与人文名胜名称。易水在今易县及周边,挟活河在今房山县南境与涿州交界处。燕京为辽所置,在今北京城西南部。金台指燕昭王招贤台,楼桑、道元故宅、子干荒墟分别指蜀汉昭烈帝刘备、《水经注》作者北魏郦道元、东汉经学博士卢植的故里。这些览胜怀古的诗品,明白地表述了这样的认知:古涿州之地就是上古黄帝初建都邑的涿鹿故地。

如果说古代文人览胜怀古的诗作与舆地著作不可等同看待,但诗文所涉历史名胜,则绝非子虚乌有的向壁虚构。其间虽少有历史地理方向、方位的具体标示,但景地所临水道,所在州郡的描述,应当可以信从。

另外,历代构筑并世代流传的人文名胜故地,多有碑碣刻铭遗存,记录下名胜创立与沿革的故实以垂示后人。碑铭所及的地理方位,应具有较高可信度。

据《吉金贞石志》,唐元和四年立、唐范阳节度使刘济撰《涿鹿山石经堂记》,称:“济(刘济)封内山川有涿鹿山石经者,始自北齐,至隋沙门静琬,睹层封云跡,因发愿造十二部石经,至国朝贞观五年,湼槃经成……”(据《日下旧闻考》录文节录)

另据《房山县志》,辽沙门志才《涿鹿山云居寺续秘藏石经塔记》,曰:“有隋沙门静琬……于大业年中至涿鹿山,以大藏经刻于贞珉,藏诸山窦……”(据《日下旧闻考》录文节录)

上录涿鹿山石经堂记、涿鹿山石经塔记两方碑记,其所在即今房山县云居寺。云居寺的具体方位,《大清一统志》称“石经山在房山县西南五十里,本名白带山。”此白带山为房山境大防山支脉,由白带山云居寺向南不远的山前平地上,即涿州城所在。宋《太平寰宇记》称:“唐武德七年,改涿县为范阳。”又说:“白带山在范阳县北四十里。”即是说涿鹿山位于涿州城以北四十里处。

两方碑记明确指称房山云居寺石经为涿鹿山石经,可见当年无论是达官还是沙门,以石经所在山峦即涿鹿山,是深信不疑的。由此可以验证东汉服虔“涿鹿,山名,在涿郡”的说法切近事实。西汉初年置涿鹿县于上谷郡,并由此造成黄帝初邑在上谷涿鹿的见解,当另有缘由。

黄帝初邑涿鹿、涿州之南北纷争,自东汉以来的近两千年中,历代学者秉持不同见解,迄今未能达至广泛认同的看法。本小文通过以上述评,笔者的主张倾向于后者。但是,需要说明的是,后者除明确表达其结论性见解之外,对前者并未提出具有说服力的否定性依据。于此,我们认为,在这个历史疑案的研究中,必须获取新的理据与新的资料作为支撑,才有可能对破解谜团有所补益。

在前文中,我们已经指出,有关黄帝初邑涿鹿一事出现的诸多歧见,都来自《五帝本纪》的同一个简单记述:邑于涿鹿之阿。正因为如此,我们以为,要厘清各家的歧议,就必须回到问题的原点,认真地追溯“涿鹿”之称的由来,检讨“涿鹿”一称的本字本义,在正本清源上做功夫。为此,下述拟从名称用字、文献求证以及考古资料三个方面作出考证,以期使这项研究获得新的突破。

涿鹿,是汉上谷郡的一个县名,涿是汉以来郡、州、县的名称,两称共用的一个涿字,《水经注》以为均与涿水有关,涿鹿为涿水之源,涿乃于涿水之滨营造的城邑。涿,是以水为形符,以 为声符的形声字。见于舆地类记载,涿字首先应视作水道的名称,其用作郡、州、县的名称,应是因水道而起。涿字之下系以鹿字,学者或以为涿水上源的一个山名,我们则赞同涿鹿之鹿应是一个假借字,其本字应是大陆之陆。《说文解字》阜部:“陆,高平地也。”涿陆一称的原意应是涿水之滨的高平之地。涿鹿之鹿本字为陆,是古代学者已经持有的看法。《汉书地理志》上谷郡涿鹿县下,班固自注曰:“莽曰抪陆。”《水经注》 水条:“涿水……迳涿鹿县故城南,王莽所谓褫陆也。”清王绍兰《说文段注订补》云:“褫、抪皆误字,其字当作 。”认为王莽所改应是 陆。清音韵训诂大师钱大昕谓:“ ,当作涿字。”今按:陆与阿、陵古时意义十分接近,均指地势高平的大土丘,今之考古学者称作河滨台地,是古代先民营造都邑的首选之地。古代幽都也称作幽陵,就出于这层意思。由此,我们认为,《五帝本纪》所载“涿鹿”,本应写作涿陆,所谓“涿鹿之阿”应作“涿之阿”,而涿之阿与涿陆意义完全相同。

在此,笔者声明,做出上述判断,绝非是凭空猜想,也不是主观臆断。因为我们惊奇地捕捉到下述文献资料。东汉许慎《说文解字》水部涿字条下,说:“上谷有涿县”,而不说上谷有涿鹿县。清段(玉裁)注本《说文解字》方于涿字下增补“鹿”字。为此,段氏云:“鹿字,各本夺,今补。”此所谓“各本夺”,是说传世所见汉以来各种版本的《说文解字》,于此均不录“鹿”字。依许氏《说文解字》的条例,在涿字条目之下,其训解仅仅针对涿这个单个词字,根本不可能涉及到涿鹿这个与涿无关的另外一个地名。此所谓上谷,应是采用秦制。在秦代,涿县属上谷。学界一般以《汉志》为据,认为涿县为汉代所置,其实战国燕已置有涿县(详下)。《汉志》涿县在涿郡不在上谷,是常识问题,许慎及后世传习《说文》的学者,于此都称“上谷有涿县”,唯有段氏独具卓识,指摘其误夺鹿字,这种推断几乎不可能成立。 

    我们在此作这样的研判,是基于传世战国燕国古玺文字已经有涿县(见图一)。该玺文有鲜明的古燕文字的地域性特征,其为古燕遗物已为学界所公认。此印文著录于清代吴式芬《双虞壶斋印存》,陈介祺《万印楼藏印》等多种印谱,现今通行的罗福颐《古玺汇编》也收录了这方玺印。印文四字:“ 都司徒”, 即古涿字,是涿都执掌土地、户籍与教化民众官员的印玺。见于古燕官玺,“都司徒”之外,还有“都司马”“都司工”玺,学界认为,燕官玺之“都”等同于县。可见涿县在战国时期已经存在。秦统一六国,行郡县制,涿县隶属于幽州上谷郡。汉高祖六年置涿郡,治所应即战国至秦的涿县故地,涿县遂为涿郡属县。《说文解字》涿字条下“上谷有涿县”之说,应该是以秦制为说的。

      至此,对持续近两千年的涿鹿故地南北之争,有必要再稍作回顾。两种歧见的关键在地分南北,即上谷与涿郡之辩。但南北两说却始终存在一个共同点,即将黄帝初邑之地称为涿鹿。就是本应该写作陆的鹿字,使这个千年之争成为剪不断、理还乱的历史谜团。我们的结论是,涿鹿本作涿陆,涿陆与“涿之阿”同义,指涿水之滨的高亢之地,即故涿县、涿郡、涿州的所在。唐宋以来云居寺石经所在的涿鹿山,应称为涿山,易水、金台旧址之南的涿鹿之野宜称为涿之野。

涿鹿所在为徐州彭城说见《徐水、徐山与合符釜山》一节。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