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夕雪文学
七夕雪文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660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半笺诗情遗梦乡——留给江北的江南

(2010-02-18 21:29:59)
标签:

诗情

雨巷

笔迹

溽热

花间集

江南

文化

分类: 《图说台儿庄》

半笺诗情遗梦乡

——留给江北的江南

   文/时培京  王密

 江南,烟雨含情,落魄骚客的山水招魂与寄兴。模糊的大写意,犹如婉约的清照词,一曲难尽,春夜无眠。雨巷、石径、青苔,一伞私语,时隐时现,似有还无,多少离魂泣梦萦。 

    半生漂泊,欲走还留。台儿庄竟是那梦里频现的红颜。泇运河模糊了南北。不明确的过渡带,含蓄、清婉。所以古人有“似吴越,层岭接青齐”的感叹,今人亦有“大类江南,生态水乡。集南北之气韵,会东西之精英”的盛赞。在这里,刚健质朴的齐鲁与清丽婉约的吴越牵手,抒写着一段旷世奇缘。这是一幅笔迹未干的、流动着的水之狂草。“这是一个漫长的陈述句子,写得悲壮、雄丽,笔迹还未干呢!”

江南美眷,楚汉英年。调和南北方的风雨,抖落《花间集》的脂粉。红了花,绿了叶,白了墙。出落得粉面含春,娇俏妩媚。幸好还有青砖,还有碧瓦作为水的酥骨,不至于柔弱的像荇草般低眉顺眼、轻舞长袖。水草眷顾着《诗经》的“与子同舟”,那是水乡的喜悦。鱼儿便是那喜悦的旗帜。

洗尽铅华,尘喧沉香入水,随风化雨。梦中的风雨,歌的古渡口,曲的迸发处。扑棱棱飞出清癯的宋词、肥腴的唐诗。喜看雨中的荷叶,绝类宋徽宗的瘦金体,和揉碎的青花瓷片……

晚风。雨丝飘零天欲暮。苦吟的诗人,还未得佳句,又怎肯离去。纵然美人侧畔,红袖添香,亦不能释怀。为问东君,何事青灯留苦读?镇日思绪独枉然。

归后更无眠。青莹莹的灯光将照见的墙壁划坏无数。偶拣《南华》,摘取红尘。餐云翳,笑傲俗世;撷清风,佩之白衣。风雨濡湿几案毫,落纸烟霞凝碧翠。

枕着雨声入睡。是谁轻吻石阶,沉情欲碎?宛如那反复砧打的《苦雨词》:“雨儿,雨儿,下得好没撻煞。……帘前溜,紧一番,慢一番,细一番,大一番,刮得人耳朵里害怕,心儿里愁绪如麻……你不早一刻收拾了罢。”

    庄周面对破壁会有何感想?孔子落魄时也曾祷告过风吗?旷达可是对雨之牢笼无法脱略形骸的无奈?菩萨的杨柳枝挥洒的过来吗?大千世界,苦欲男女,纵使分身亿万处,终究有不及之所。青铜凝固了笑容,最美的神仙也缱绻着春愁。谁言潇洒是“把栏杆拍遍”?在我看来,总有些勉强。

搦管萧萧,不见冷月。漆灯射影走金蛇。穿过夜的眼,吻着潺湲的水。我撑着一把辗转买来的油纸伞,走过“寂寥悠长”的雨巷。不远处的泇运河,涌动着青黑布练,风雨骄纵如运行的大泽,水意沛然风骨犹劲。入目皆水乡,况且还没有梅子熟时日日蝉噪之溽热。江南不在江之南,而在这花溪之畔,柳湾之间。

江北水乡·运河古城,好一曲《梦江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