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夕雪文学
七夕雪文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698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凄厉的寒风中等了你千年

(2009-01-26 17:36:49)
标签:

寒风

好男儿

长歌当哭

煤山

肌骨

文化

分类: 新诗、散文诗、诗散文、歌词

我在凄厉的寒风中等了你千年

 

是你吗,师师?我在凄厉的寒风中等了你千年。是你谪自宋朝,还是我梦回汴梁?为什么你绝世的姿仪也会如我般沦落在他乡?为什么你纤秀的眼角仿佛也闪烁着泪光?

那一刻我掀起帘帏,看见你在阁楼上深情地凝望。他是风流的雅士,而我却是无用的君王。我恨自己不是那钱塘的才子,我梦里也还是文弱的书生。难道万里的江山也赢不得你的芳心?

是的,你的选择没有错。在丧钟敲响的时候,我没有长歌当哭,以身殉国。如果我还有一丝一毫的民族尊严,即便是没有那铮铮铁骨,也当拜在武穆将军的麾下,不求一生,但求万死。

啊,我亲爱的故国,你在哪里?我在凄厉的寒风中等了你千年。虽然我的肌骨早已化为泥土,但无法忘记是你的容颜。大宋的好男儿千千万,我却是其中最没用的一个。我既没有像十万凡夫俗子那样蹈死投海,更没有如文丞相一般大义凛然。我做了亡国奴,我卑颜屈膝在胡虏的足下。

我为自己感到羞愧。我既没脸到煤山去见崇祯,更没脸到扬州去见万民。因此我只能在冰疆雪域中苦守千年,等大汉的王师把我捆缚至祖先的陵前。如果我还是个有骨气的男儿,我就应该洒一腔热血,到桥山去祭奠轩辕。

可是,可是。一切都不可能了。大宋已经作古,皇明也已逝去。当我重回故土的时候,我还能向谁问起,是否记得曾有一个民族叫做华夏,有一个国度叫做汉唐?斯命已矣。难道大宋的好男儿已经死光?难道高悬的日月再也拼不得一个“明”字,悠悠的秦淮水早已卸去她的晚妆?

啊,我亲爱的土地。啊,我亲爱的祖国。难道我还将在凄厉的寒风中再等一个千年?再等一个千年,怕是高山已夷为平地,沧海已老作桑田。

2009-1-26(正月初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诗  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诗  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