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音鸟儿
知音鸟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875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宽恕

(2016-03-28 13:23:23)
标签:

情感

分类: 人生感悟(随笔)

                        宽恕
  
那是在十多天前,有个与我同病相怜、三十六岁姓马的姐姐从电视上看到了我的故事,很想与我结识,于是打电话给电视台要到了我的电话号码。马姐不会上网,也没有微信,我和这个新认识的姐姐只好每天通过发短信或是打电话进行交流。
  
马姐说她有好几个脑瘫朋友,她们经常会聚在一块儿玩,她希望我也能成为她的好友之一,有空去她家里做客。我说可以,等夏天时会让母亲带我去看望姐姐。
  
可这个世界实在太小,曾经的旧相识随时都会有可能重逢,而同处一个城市,也许只需一个转身,一次回眸,就会遇到那个很久都失去联系的故人!
  
马姐很愿意跟我提起她好友的事情,随着深入地交流,我知道了她竟然认识我曾经的朋友莎。据说她俩做了三年多的朋友了,经常在一起玩儿。
  
之后,马姐就知道了我和莎的过去,而莎也知道了马姐新结识的朋友是我。有一天我和马姐电话相聊,我从她的话语中感知到莎似乎有想与我重归于好的意思,马姐问我意下如何,而我竟毫不犹豫地说我愿意接受。马姐说我大度,我笑笑说感谢姐姐的夸赞,我只是不愿让自己对任何一个别人含恨永久!
  
结束与马姐的通话,我独自静坐了好久,我的记忆被拨动了,那段纯真美好而又心酸悲叹的友情,就这样重新被我再一次回想起来……
  
我和莎算是发小,因为我们俩是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前后楼邻居。 我们初识的那一年,我7岁,而莎芳龄十五,我们因病结缘,做了十五六年的好朋友。我把莎亲切地唤做大姐姐,夏天,我们日日都会坐在小区里的花坛边,一起谈天说地;冬季,因为太冷不能出去,而在当时我们两家又都没有安装电话,故此我俩就只能依靠写信进行交流。我们会把写好的信交给各自的家人,让其为我们传送给对方。
  
而最初的我还不会自己写字,每当莎姐来信了,我只好请母亲代笔帮我给她回信。直到后来我练会了用脚执笔写字,才可以亲自给莎写信。
  
莎的病情比我较轻,能自己拄拐行走,虽然我家住在五楼,可是她偶尔也会攀爬楼梯来家里看我,有时我也会受她邀请被母亲送去她家呆上一天。后来,我有了轮椅,我们就可以一起去小区外边散步。
  
我俩曾相约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还说如果将来我们的父母老了照顾不了我们了,要是到那时候我们都嫁不出去,就一起去福利院,还要住同一间屋子,除了死亡到来,否则我们永不分离。
  
可是承诺容易,守信却难,当人心改变的时候,再坚固的誓言也会随风飘摇,破碎消失!
  
那是在2005年,我开始了自己的写作生涯。因为我情况特殊,就被视为自强不息的典范,还引起了各路媒体的关注。从那时起,我才发现莎的嫉妒心竟是那么的大。她受不了我比她强,做了很多离谱的事情,人也变得很不诚实,总是说谎。先前我还想挽留这段友情,就好言规劝她不要这样。说的她不听,我就写信,可是我以双脚执笔好不容易写出的肺腑之言,她看都不看就给扔了。后来她竟然恶劣到喜欢当众骂我和我的家人,甚至毁谤我们。我实在忍受不了就跟她绝交,曾相约好要终生为友的我们,就这样可悲地一分两散,断了联系至今。即便还是近邻,我们也形同陌路,直到我家搬离那个小区。
  
说真的,想起莎曾经对我、对我家人的伤害,我说自己一点气都不生,那是假的。但在我心里,悲伤和遗憾还是更多于怨恨。
  
其实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只记恩不记仇的,有恩于我的人,我到死都不会忘却;辜负过我的人,我顶多不再与其来往,也不会永远记恨在心。而且我是一个基督徒,上帝也要求他的儿女对别人应怀有宽容之心。这些年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莎悔悟了,愿与我和好,只要她能真心改过,我就会原谅与接纳她,继续和她做朋友,相好到老。因为直到现在,我的柜子里依然摆放着她当年送我的所有礼物,那是我们每年生日时,彼此互送的祝福纪念;影集里仍旧保留着我们过去的合影照片,那是我们纯真年代的青葱岁月!只是当年她写给我的哪些信,因为太生气了,搬家的时候都给扔了,此时想来也挺后悔!
  
马姐说莎想给我打电话,问我会不会接,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并一直等待着。而在几天前,她真地给我打来了电话,我接听后对着听筒喂了好几声,才听见她呼唤我儿时的乳名。那熟悉的声音和那久违的亲切称呼,使我的心即刻为之一颤,眼睛也湿润了。我也像曾经一样叫她大姐姐,我们在电话里聊了一个多小时,说彼此这些年的生活变化,只是我们全都不再提起当年的事情!
  
妈说我傻,竟然这么轻易就原谅了一个过去那样对待我的人。我跟妈说,那就让我傻下去吧,我的心太小,只想把这点空间用来存储一些美好的事物,并不打算让一丁点儿的不快来占据我宝贵的心房。
  
虽然我是这样想的,但我和莎究竟能不能再续友情还要看她是否出于真诚,是否已经改掉了她过去的品性。
  
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马姐时,却使一心只想让我俩和好的马姐对我产生了误解,觉得我还记恨莎,不想原谅,觉得我小心眼,对人的过错不依不饶。这让我满是冤屈却又百口难辩,因为马姐根本就毫不知晓我们过去发生的事情,而我又不好对她细述。有时我觉得虽然马姐和莎认识三年,可她并非完全了解莎的为人,因为从马姐话语中我真切地感知到莎对她也缺乏真诚,只是她还浑然不知罢了。而我又不好戳穿莎。我善意提醒过马姐,让她留意一下莎的人品,但是马姐不但不听我的良言,相反地还觉得我这人如何小气。我理解马姐,毕竟她和莎有着三年多的交情,而和我才刚认识短短十几天。但马姐可曾知道,我与莎是发小啊,到底谁对她了解得更透彻呢?
  
我可以不记前嫌,但是我绝不与缺乏正义之人往来;我能够宽恕一个人的过犯,但是我却不想被继续欺骗;我可以忘却曾经的不快,但是我不愿意继续活在痛苦之中。
  
我也无需莎给我或家人道歉,我只看她以后的行动。倘若莎真的悔过变回真诚,那么她以前的一切冒犯都必将从我心里抹去,她就还是值得我亲近的大姐姐。可要是她的性情照样一如从前那般虚伪,我却不能与之相交了!
 
宽恕只是为那些愿悔过自新的人预备的,又怎能妄给痴心不改者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