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有时右逝
有时右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59,092
  • 关注人气:9,0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啊,怎么成了个作家呢……》

(2015-11-18 15:36:48)
标签:

杂谈

一、我想当个作家

 

前一段时间过年我回了石家庄,准备把家里面不用的东西整理一下。翻箱倒柜的竟然弄出来了一本《电攻》,是我第一次在杂志上连载的那一期。打开书,兴致勃勃的坐在箱子上翻看了几眼,感叹时光原来飞逝如此之久,这本书都是三年前的了。

每个男人心里都有那么一个梦。我小学的时候数学很好,弄了个全国二等奖,所以家里人立刻帮我高瞻远瞩准备为国家培养下一个华罗庚从而彻底打破国外帝国主义军阀科技垄断的局面。但是我心理面是很喜欢写东西的;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最崇拜的人是韩寒,高中的时候为了能够和韩寒见上一面,特意参加了一个上海的啥作文大赛,还真叫我蒙上了,进了复赛。无奈的是考试将至,家里人又都不放心我一个路痴远赴上海就义,索性把奖状给藏了起来。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当然我很有自知之明,从来没有当着我爸说什么“我要成为一个作家”之类的豪言壮语。一方面,当时的我并没有这个打算;

 

另一方面,当时的我爸身强体壮,揍我跟玩似的。

 

作家这个职称,在中国的翻译差不多就是“文艺类乞丐”,属于那种很难找到工作的、很难养活自己的、但是确实比较好听的职业。同样种类的职业还有“大学生”、“研究生”等。

所以,你们看,想成为一个作家——尤其是游戏作家,是一件多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高中的时候我是语文课代表,那个时候看得杂志还是《大软》;大软这本杂志吧最大的特点就是:大,软。当时上面已经有了一些游戏的同人文作品,连载,看得我是欲罢不能;最后心里一动,在石家庄作文比赛的时候写了我人生中第一篇游戏小说《星际争霸-倒数》,里面描写了人类如何如何顽强抵抗了虫族打败了异形拯救了世界。

 

后来果然被刷了下来,遂把这篇稿子就势改编,所有的“人族”换成“抗日武装”,所有的“虫族”换成“鬼子”,题目改成了《抗日群侠-倒数》,然后再投稿。

一个月后,喜讯传来,我得了二等奖。

 

再后来我忽然发现这样的环境很没有意思,索性摒弃了游戏杂志,开始看我们石家庄的一本杂志:《我爱摇滚乐》。当时的我内心的懵懂再一次被唤醒,立刻洋洋洒洒开始写我高中乐队的生活并且寄了过去。

主编倒是很快回了信,对于我描写的生活予以指正,说小说“应该是让人欲罢不能而不是欲火焚身”,并且告知我已经把我的稿子转交给了《夫妻夜生活指南》,稿费不日则到。

这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二、我想成为一个好作家

 

大学时代我倒真是被人称为“妇女之友”,颇有大屈的风范。究其原因,貌似是我在校刊写的爱情故事颇得人心。

 

校刊是我在学生会的时候办的一本印刷质量奇次的草纸书,每次我校外联部出去拉赞助的时候都会对厂家心虚的说“要是给的赞助超过了XXX元就可以在我们校刊上打出你们的广告,这本校刊可是我校发行量最大的杂志,只要打了广告贵厂的营业额必将上升XX个百分点”云云。

校刊确实是我们这里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不假。每一期大概有40多本,能卖出78本。倒是我去写小说的时候,由于不小心把“他和她的故事”顺手被搜狗拼音写成了“他和他的故事”,导致我校广大腐女争相传阅,发行量瞬间突破了二百。学生会主席大喜,亲自来到我的宿舍邀请我继续为校刊出力(当时我正在下载XX影片,被一群学生会的人破门而入然后送了一面锦旗弄得我云里雾里,还以为来表彰我把毛片的种子放在学校公共服务器上的光辉事迹呢)。

 

后来的一期我的稿子被校刊重点关注,结果还专门派了一个中文系的哥们当校对,一下子查出了“他”这个错别字,遂悬崖勒马的改正。

 

不负众望的,这一期校刊的印量达到了历史新高1500本,而销量也达到了历史新低——4本。当然了对于这次校刊发行进行了私人投资的院学生会主席一再宣称不会对我进行打击报复,说这就是商业低谷,不是人为可控的,和我没有关系。我乐呵呵的信以为真,三天后被学生会以“败坏社会风气”的罪名除名。我不服,闹到院里,对方拿着我的稿子说:“恶意误导广大大一新生的性取向,你居心何在?你这是要报复社会啊你!”

 

再后来,我开始窝在宿舍里,在网上写着我的生活,玩着我的游戏。游戏小说就是这个时候回归到了我的生活之中。

 

很多人都问我,我的笔名到底是什么意思。有时右逝这个名字吧,代表着有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就这么老了,挺感慨挺小资的一个名字。但是我不是在南开上大学么,天津的一个哥们每次一见到我就喊“有屎有屎”弄得我此起彼伏。我一直致力于纠正他的口音,直到上次我回天津去签售时,终于能够让他用普通话说一半了:“有时——有屎!”

我本来以为这哥们是故意的,直到他看着电视上那个杨二车娜姆嘟囔道“想干你老姆”时,我才知道这哥们还真是天然呆的类型。

 

哦,跑题了。

 

大三下半学期是年轻人容易失去方向容易迷茫的时候。因为学妹还没有入学,因为学姐们要毕业。每个夜晚,从厕所的应急灯接通了宿舍的电源,看着阳台对面空空如也的女生宿舍,心中都会怅然若失吧。

写点什么吧,右逝。

 

三、我想成为一个游戏作家

 

我最先开始写的小说是在百度贴吧连载的《冷血微笑》。当时这本书写得我自己热血沸腾,代入感极强,写到战场厮杀时恨不得抄起一把青龙偃月刀骑上楼下出租的电动车去操场上呐喊几声。当时我们宿舍有一个哥们叫“大圣”,喜欢跑酷。跑酷你们知道么,就是那个各种跑啊跑啊的……呃?不,不是炮啊炮啊的,是跑啊跑啊的……一种装酷的运动。大圣住在我们对门的宿舍,最喜欢的就是从他们宿舍起跑然后直着穿过走廊及我们宿舍最终从我背后的阳台一跃而下同时嘴里发出“咿~~~~~~”的动静。

 

他最后一次这么做是在大二,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天上百里无云一片湛蓝,而我们的宿舍也刚刚从一楼搬到了三楼。

 

大圣那天飞出去后明显觉得和以往悬浮的时间周长不同,代表性的就是他从容得喊叫由咿~~~~~~”变成了惊慌失措的“咿~~~~~~啊??——啪。”

 

后来大圣就不跑酷了,晚上跟着我们一起玩游戏;半夜里喜欢敲敲门,进了宿舍后陪着我去阳台抽烟。

“写小说呢?”大圣看看我的显示器后问道。我说,是啊,写呢。大圣拍拍我的肩膀,说,了不起,能够每天坚持到三点,梦想这个东西就是需要坚持。右右我看好你,你一定能成为一个作家。我就不行啦……我放弃了我的梦啊……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我的半包烟回屋子看电影去了。

其实我很喜欢写点东西纪念我会忘记的生活。这是因为我这个人脑子不记事,很多人当着面能想起来是谁但是一转身就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很多东西我必须写一遍才能记住,而且记得很深。

 

网络上看我写东西的人越来越多,再后来,终于有杂质和网站找到了我,问我愿意不愿意写点东西给他们然后换稿费。那时我真真正正的激动了一把。要知道以前我一直是投稿啊!这可是约稿啊!这就好比一直坐台的我终于熬到出台了啊!所以我屁颠屁颠的说:“好!”

 

刚开始的第一家杂质就是《电攻》。我一直下定决心,一定要跟着龙大好好干,视这份工作为我的节操。但是慢慢的我发现我这个人其实没什么操守,一直都是视节操如贞操视贞操如第八套广播体操。说不上我是洒脱,还是脑子真的不够用。

 

慢慢的,接的杂志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觉得自己距离心理面刻画的那个“游戏作家”越来越像了。我其实挺欣慰的,好歹在积累的无数DOC文件里面看到了自己的进步,目睹了自己由一个“情色淫秽”作家蜕变成一个“情而不太色、淫而不太秽”的作家。这些进步都得益于龙大这个好编辑,每次审查我的稿子时时不时都会对我指点这么一句话:“妈的这能过审查吗?稿费不想要了是吧?你MB的你真心要害死老子啊!!”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最大的缺点就是拖稿,而且不是一天两天的拖。每次我都是被龙大逼稿逼得要死,龙大被印刷厂逼得要死。听龙大的同事说,今年龙大绩效考核的第一条就是“确保有时右逝按时交稿”。

 

闻听这个消息后我瞬间伊利丹附体,情不自禁的念叨道:“龙大,你这是自寻死路。”

 

四、我想成为一个温暖的作家

 

很多游戏作家都是专业的。玩,写,玩,写。其实我挺向往那种生活的,但是我却没办法那么惬意。以前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我写写稿子可以改善生活。后来我老爸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毅然决然杀入了股市一年,成效明显,家里由“不是很好”变成了“很是不好”。当然了,这和我当年学生会的主席说的一样,股市——尤其是中国股市,是一个不可控的自然灾害啊。

 

二十多岁的我还是走上了工作的道路,玩游戏的时间就少了;别人可以写很多新的游戏,我却依旧只能写那么几个的。所以我开始写游戏外的东西,写玩家的生活,写我们的悲剧喜剧。起码每一天都是新鲜的。

 

我有个同学叫李翔,学医的,调剂之后悲剧的进了法医专业。他说他很羡慕我,每天的生活都在改变。“我们啊,每天看得都是福尔马林泡的尸体啊!”李翔经常和我抱怨。我觉得,这不是很刺激吗?李翔说:“刺激个屁啊!前几次见到死人必然还是很害怕很新鲜的,但是之后每天就是那么几具尸体啊!我闭着眼都能分出来谁是谁了!还给他们起名字叫‘老李’‘老张’‘老王’了!后来我都毕业两年了,回学校去和学弟学妹们补考,一去停尸间看那具考试用的尸体,我靠我当时就忍不住了脱口而出‘老王怎么是你!’”

 

我琢磨着吧,当时他的学弟学妹肯定吓坏了。

 

李翔说他喜欢看我写的东西,因为新鲜,没有福尔马林的味道。最简单的生活,但是能够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能够让他想起来以前那么多快乐的回忆。

 

我忽然想起来以前自己写过这么一句话:时间是无法消除的DOT,所以我们都会挂掉。那种装逼的小资味道溢于言表。而现在的我会觉得,每天能够在拖欠着各种稿子的同时偷偷上线打一把DOTA下一回副本,是多么的幸福。

进入这个圈子后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就是认识了许许多多朋友,虽然禽兽居多。本身我就是一个不当事的人,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委托给朋友而我自己做一个甩手掌柜,这样我的生活才可以像护舒宝一样放心安心静心,投入更多的精力在我的键盘上码字。生活就是如此,难免操蛋,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向生活所屈服,仅此而已。

 

其实仔细想想,自己从高中起来写东西的经历,无论是文笔还是内容,一直都走在敏感词的边缘上。但是最终我还是成为当初设想的那么一个游戏作家。

 

但是我依旧觉得吧,如果你不能放手一搏放茎一勃的话,那就算了。

 

以此纪念我这次拖稿三个礼拜的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