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梵梅
子梵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387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子梵梅:让人心碎的美,孤立无援

(2015-04-23 23:09:20)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文

                  让人心碎的美,孤立无援

 

                                朱佳发

 

子梵梅的这首《单腿直立的茉莉》读来让人心碎。

 

在诗中,黑与白的对峙,残酷地消解着“和解”的可能。我们可以说,八哥与茉莉完全可以达成“和解”,八哥以它的鸣叫,哪怕是学舌的简单词语,与茉莉的暗香进行私通。这场私通是公开的,也是私密的。说它公开,是指它们一直就暴露在人们的眼皮底下,只是人们视而不见。无论在白天还是黑夜,它们的主人恐怕都无暇顾及它们,最多只是在刚回家时逗逗八哥,心情突然好起来时嗅嗅茉莉花香,之后,一切陷入静寂;说它私密,是指它们的孤立和无援:孤立得八哥未出一声,茉莉只能孤芳自赏。

 

而现实的残酷,让它们的私通成为泡影。在这个养着八哥和茉莉的家,家人不见踪影,而理当是家庭一员的八哥和茉莉,则只能持续着属于它们的孤独和无助,这种孤独和无助,是他人无法化解的,就像“隔壁的琴声”,即便“手法熟稔,甚至称得上精湛”,都无济于事,八哥和茉莉需要的,并非悦耳的琴声,甚至,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对峙中,优美的琴声,反而会成为破坏它们“孤立”的杂音和噪声。

 

如果说茉莉的“白”是美,那么,“八哥”的“黑”也是与之对应的美,不同的是,前者阴柔,后者阳刚。但在现实中,这种黑白相间的完美而永恒的美是不存在的,人们偶尔感觉到的,也仅仅是过眼云烟的假象。

 

因此,当热浪来袭,可怜的八哥只能“在笼子里滚动”,被剥夺了飞翔权利的鸟儿,连鸣叫的本能也似乎丧失了。或许,更准确一点说,即便“那一团墨,把逼仄的笼子撑得无边的大”,我们的八哥却无论怎样挣扎都无济于事,当鸟鸣成了哀鸣时,不出声才是最好的反抗。

 

而“笼子边”的茉莉,爱莫能助的茉莉,同样无助的茉莉,则干脆将“白”“溢了一地”。

 

当茉莉的“白”,也就是世间的美被忽略,甚或被禁锢时,那就不是残酷的问题了。茉莉要“白”下去,茉莉必须“白”下去,这俗世律令般的定位,自打茉莉出生那一天起就已确立,终生无法更改,茉莉再香,也无法撼动其作为“纯洁”象征的命运。茉莉,这位被冠以“夜的艳后”的绝世美人,唯一能做的,便是坚守清高与孤傲——“每一朵单腿直立”!在无助的清高与孤傲中,靠“渴饮自己身上的白”耗尽一生。

 

动物、植物如此,人类更甚!世间万物皆有生命和情感,只是自私的人类视而不见,任由其自生自灭。而且不光如此,人们还堂而皇之地攫取他人的“白”和“美”,在观赏、把玩中亵渎美、消耗美,谓之高大上。孰不知,徒然地在人们的印象里高大上的那一撮人,低矮之品性已经不足以支撑人格之直立行走。

 

而茉莉,则“单腿直立”!

 

《单腿直立的茉莉》,子梵梅的这首诗令人动容,让人心碎,嗟叹之余,感慨万端。

 

                                                                         2015418

 

 

 

单腿直立的茉莉

 

       子梵梅

 

七月的热浪在窗帘后面滚动 

黑色八哥在笼子里滚动 

那一团墨,把逼仄的笼子撑得无边的大 

笼子边,茉莉的白溢了一地  

 

鸟羽的黑和茉莉的白孤立着 

它们都始于无援 

隔壁的琴声没能够让二者和解 

尽管手法熟稔,甚至称得上精湛  

 

白色茉莉,茉莉的白 

这黑漆漆的夜的艳后 

每一朵单腿直立 

在黑漆漆的夜里,渴饮自己身上的白

 

 

    子梵梅,原名刘静如,福建漳州人。著有《缺席》《还魂术》《一个人的草木诗经》《看见与被看见》等诗集和随笔集多部。现居厦门。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