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梵梅
子梵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295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苏州记

(2014-09-18 16:27:27)
标签:

苏州

昆曲

上塘

园子

分类: 随笔

苏州记

 

苏州记

 

也许我该写写苏州,这是第一个让我有冲动写点文字的城市。

作为曾经的江南大都会,这个明清时代物质文化消费中心,简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鱼米盈仓,膏肥蟹黄,绸缎柔滑,衣被天下。房前屋后绿水轻漾青柳荫垂,左邻右舍国家园林青砖乌瓦,耳遇之吴侬语酥软,目遇之文人派风雅,难怪只道不羡神仙只羡它。造物主端的不公平呀,一个苏州足以叫人长生嫉妒意。

住拙政园附近,到处是吃的,这本不稀奇,稀奇的是价格便宜普俗,举目是7-13元解决一餐的食店。殊不知现如今但凡有点名气没点名气的地方,要找个普通餐哪容易,还难以入口。所以苏州这贵族的景致平民的餐饮,真叫人意外。要说市场归市场,要说摆阔也得有那个肚量,人家就是出手不吝。大概我没有去吃贵的吧,但就到处都可以吃到普通餐这一点看,苏州称得上是一个雅俗并存的城市。

当然苏州首先是个享乐的城市,茶馆会所都坐满闲人,日夜笙歌曲宴,评弹昆曲开场,三弦在左,琵琶在右,欸乃一声当空起,这夜色就都是烟雨江南的温柔乡了。沉醉其中,大情小爱涨腻,男女再也不思蜀,似无一人有斗志,也无需有斗志,只在各种雅致和富足里消磨个百事无成。是张爱玲的剧本杨德昌来导,是时间唱针在老唱片上来回的磨,却并不令人觉得声色犬马、玩物丧志。逍遥到凌晨,街巷清净,而宿醉未醒,此恨绵绵无绝期,到清晨,全都消弭于闲情逸乐了。

第一次听评弹,连听三天三场次,徘徊于曲调的迷离里,在珠落玉盘的叮咚软醉里寻欢,竟忘记原来心中本有的苦楚。

评弹是评弹,昆曲是昆曲,想听《牡丹亭》的心蠢蠢欲动。听说平江区文化中心有昆曲班子,按图索骥寻到地儿,不料吃了闭门羹,问街坊大妈,言已倒闭有一阵子了,究其原因,没生意只好关门大吉呗。被一家棉麻店所引诱,入了店,买了两件衣服,顺便问起哪儿可以听昆曲,店家是个年轻女子,淡淡地说,前面不就是了吗?挂着个《牡丹亭》牌子那家。心下暗自一跳,敲了下脑门,为自己的坏记性。昨天途经还专门拍了门面悬挂的招牌,意为提示自己隔日来听,怎么就糊涂了还寻了这许久?幸好问对了人,否则不就成憾事?

走累了干脆进门买票坐等,已有很多人跟我一样提前两个小时到座。早到正好遇见演员上妆,头饰一箩筐,工序挺复杂。吕成芳,苏州家喻户晓的昆曲推广者和志愿者,笛子伴奏是曾为张充和昆曲唱碟伴奏的角儿。座无虚席,兼廊道门边都站着人,外面有几个把脸贴在临街的玻璃窗往里看,想如此景况,平江区文化中心怎就没人听倒闭了呢?这就是公办和私办的区别。听了《牡丹亭》小片段,其间兼有说学逗唱,不是纯粹的曲艺,并不过瘾。被普及了一晚上昆曲评弹基础知识,知道了点皮毛也不错。

走了三条步行街:平江街,山塘街,观前街。平江街逗留时间最长,专程去了三趟,那是一条去了苏州都会去走的街,虽类似屌丝游客才会逛的街,人不少,但并不让人讨厌,旁有流水跟着,是一条舒服的街。此行我觊觎能顺途拍到莼菜,虽然知道莼菜主产地在太湖,但苏州有名菜莼菜羹,至少可以在某家饭店的厨房见到它的靓影吧?在平江街洪登记,我试着跟服务生提出我的请求,没想到竟然同意了!大喜过望,因此也平添一份苏州人温和礼待的好印象。本不喜欢吃蒸笼品,为表谢意,还是坐下来消费。然后带着在塑料袋里荡来荡去的一把莼菜离开了店家,想着如何在明天找到湖水放水里试试能不能拍出效果来。什么时候我能见到活的莼菜呢?

观前街属新建的商业街,与小吃美食街毗邻,去年某月曾在此短暂停留过,当时只是路过借宿一晚。但见熙来攘往,都是年轻人在溜达,面街的玄妙观大门紧闭,此后几天也就再没来看。观前街虽新,却也不让人生厌,真是难得。

至于园林,先去的拙政园。我喜欢这个园子的名字,也为怀念二十年前的姑苏之行。那是一次终生不忘的游历,尽管物是人非事,难免伤怀落寞。

拙政园78亩,王献臣不想当官,这个土豪的儿子在老子死后不久,把它输给别人,别人又荒废给了别人,这一轮番拱手,最后,也就是现在,它成了政府最高级别的特殊风景区,门票90元。我递钱,还得用挤的,还得把人蹲低,把手一直伸到黑乎乎的窗洞深处,都快碰到售票员的鼻子了,她眼都不抬一下,撕下一张纸片扔出洞来。

也喜欢留园这个园子的名字。从留园出来,天色有点晚,三轮车跟上来,说载我去上塘,我不知道上塘在哪里,是个什么地方,比较有名吧,否则车夫不会专提这个名字,我问多少钱,他叉开五指,“坐三轮车逛街好玩哩。”我琢磨着苏州话,爬上车,想多听他说话。

车夫在打电话。我想对他说不着急慢慢来,刚要开口,他正好跟我说:“先载你到丝绸厂,再去上塘。”有些话你会觉得十分蹊跷,比如去丝绸厂,这是个什么事儿。

“去丝绸厂,厂里奖我5元,这样我才得赚。”我明白了,我很愿意成全他,可是我去丝绸厂干吗呢?车夫说,那你下车。

正好成全步行走走。既然说上塘,那就去去。上导航一搜,路途不远,也就一公里多,这样走着走着,就看见牌子写“山塘”。 山塘?上塘?不是我读错听错,是同一条街真有上塘和山塘的街牌,原来两个名字一个地儿,商业街,旧街。在山塘街边站着听了半个小时的二胡演奏,那可是正经八百的大戏台唱大戏,水平极高,不亚于国家剧院。苏州人真是幸福!

多个园子几天走下来,拙政园最大最豪华人也最多;留园不足它的一半,东西堆的太多太挤;狮子林大而无当尽是些扭曲的太湖石没什么意思;网师园太旧里面正油漆呛得只呆十分钟就溜出来。倒是耦园小而别致,也没什么人,小而舒服,名字也好听。喜欢苏州园子的名字,补园,个园,可园……我承认我是一个形式控。

点评逞一时口舌之快,好坏终究都是人家苏州市人民政府的。算了算花掉的门票钱,485元。是的,我是一个苏州园林的消费者。那些园子真正的主人已经作古,他们知道他们家的花园,如今正红尘万丈喧且嚣吗?那些弄、亭、榭、厅、阁、轩、廊几易其主,淡了忘了亡国恨,隔着花窗和竹影,有人手机响起那首骑马出场的“江南style”,混合着烟雨中挥动着的旅行社小旗子,顿时有些滑稽有些无厘头。

古人在幽思。幽思是古人的事;梨花在落雨,梨花是阁楼上的事。大小园林人头攒动,热闹均分。到处是举着相机或手机的人,你拍我我拍你,一派游乐园景象。无数次在心里感叹相机和手机的发明者,他们创造了人人唾手可得的简易的快乐,在镜头前搔姿弄首,或在额头前举着两根手指定格,快乐来得如此快速,镜头外的各种烦恼事,出了园子再说。

肯定得去一趟虎丘,虽然不喜欢“剑池”旁边那两个写得相当拙劣的字。为纪念二十年前的虎丘之行,故地重游也合该。用了一上午匆匆一走,事过境迁万事休。

从虎丘下来,顶着烈日,不去寒山寺,特意去了西园寺,为着一个人和一个愿。

在苏州整一周,大街小巷乱走,没遇见半枚诗人。当然首先我不知道有哪些诗人生活在这个穷极华靡、风雅遍地的富庶之城。说真的,城市大同小异,苏州例外,这江南沃土,人文渊薮之地,恁地古意盎然,我还真想在这里住个一年半载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