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梵梅
子梵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030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凉山之行——普格

(2014-03-06 11:02:17)
标签:

之行

地理

分类: 随笔

    在昆明至西昌上空,山峦渐渐变灰变暗,大凉山的面貌呈现出来,山河干燥,是那种爆破的力量引发的干燥。山体裸露,田野大多灰绿。临时起意,大凉山成为行程,我适应这种突如其来,说明某个地方它确实存在着召唤的旨意。

 

大凉山之行——普格

 

召唤必然有缘起。在一次诗会上,我见到诗歌民刊《独立》主编发星,我只知道他来自大凉山,起初还以为大凉山只是某地名,不清楚整个川西南都是大凉山的王土。由于发星的关系,我收到了每期的《大凉山报》,对彝族心怀奇异的探秘冲动。

如果不是有人告诉我,西昌是卫星发射基地,我才想起有点熟悉的这个地名,我压根没去把这个彝族自治州和科技联系在一起。如果不是为了百度大凉山的机场,我甚至也不知道西昌和大凉山的关系。出了西昌城,路上的标语或店铺的名字,在一行汉字旁边,开始出现一行弯弯曲曲的文字,无需说那就是彝文了。一般字体会比汉字小一号,小心却坚决地站在汉字的一边。

不管是高空俯瞰,还是客车平视,土地沙化贫瘠,满眼沙石,河流干涸,沧桑倔强。从西昌到普格,70公里山路崎岖颠簸,走了2个钟头才到。最感意外的是,气温比厦门还高,堪比三亚。在厦门暖冬结束,寒流来袭的第一天离开,续上如此温暖的气候,简直受宠若惊。尤其听说厦门阴冷天气将延续一周,更有误打误撞来到这个暖融融的山里的庆幸,真是上帝眷顾我这个越来越怕冷的人。之前想了很久,不知道春节往哪个地方走会暖和,也没人说起大凉山,何况这名字给人寒冷的感觉。

虽然气温高,沿途看到的还是穿着厚厚的大衣的本地人。想必温差太大,4-25°,穿上就懒得脱下吧。他们都站在门口,笼着袖子,微微驼着背,或在某个废弃的房子前面烧着火堆烤火,明明气温这么高。也许冷的时候太冷,于是倾向于时刻保暖的习惯?

 

大凉山之行——普格

 

部分树木光着身子,部分树木绿色,一方面是树种,一方面可能是温差太大让树木无所适从吧,不知道该长叶还是该落叶。在山路的拐弯处看到一丛开满艳丽鲜花的花树,来不及看清是什么树,车身就擦着那一蓬美艳瞬闪而过。

觉得嘴唇有点痛,可嗓子并不干,并不觉得要喝水,就是嘴唇干燥,跟在北京时一样。后来明白,是高原气候的缘故。

普格主要农作物竟然是苦荞!说竟然,是因为我有一段时间喝过两大罐这种东西,但没见过田野里的作物。窗外闪过绿色的麦垄,既然普格出产荞麦,那一定是荞麦了。

 

大凉山之行——普格

 

除了荞麦,还有樱桃,这都是南边所没有的,樱桃树已经结蓓蕾了。看到很多细叶桉还是感到意外,本地人称之“直杆桉”。不同于南方桉的是,一棵树上有两种大小迥异的叶子,远看以为两棵不同的树。

在针叶林里吃惊地见到一堆堆的壳斗科植物的枯叶。没错,青冈。树干全裸,间杂在松柏杉树中。想不到在大凉山的冬天见到这么多的青冈!

 

大凉山之行——普格
          青冈林和发星

 

普格多甘蔗,红白皆有,白甘蔗为多。红糖为国中糖类上品,方块状,深色为老糖,浅色为新糖,像以前的固本肥皂那样一块块码着。便宜得很,清甜无比,按鲍吉尔·原野的话说,“甘蔗会把自己给甜死”,植物的甜让这个世界有意义多了。看了又看,看了又看,想买点回来送人,可惜太重,携带行走实在不便。

 

由于海拔和经纬度的缘故,普格的早晨8点天才大亮,晚上7点还日头高升,所以9点吃早饭没什么奇怪。普格县只一条街,叫新建大街,贯穿整个县城。说县城不如说小镇。街上随地杂物垃圾,外面人到了这样的地方,不消两天就被同化,比如我也跟着乱扔垃圾,并觉出自由和方便。等晚上人们都撤了,街上差不多空出来后,清洁工把全城打扫一遍,垃圾车把垃圾一车车拉走,等着第二天让人们再自由自在地扔它个遍地脏,似乎也没什么关系。什么叫文明?文明的意义有多大?算了。

 大凉山之行——普格
    毕摩用的经书
 

普格县彝族人占80%,这不算多。另一条线的布拖县和昭觉县,98%以上是彝人。我说不清此行与彝人面对面接触的感受。来之前网上知道,大凉山州有两样东西闻名,毒品和艾滋病,所以走在路上,难免多留一份心。26日,看到公安局门口围着一堆人,铁栅栏外面也围着一堆人,里面是静坐,外面是围观。后来得知是一个少年在饭店被几个少年打死。这类事本不足为奇,在普格却是有缘可究的,他们纯朴,却也刚烈,如普格天上一年240天浪掷的火球,照得人人火气旺盛。当晚的普格似乎早早地就沉寂下来,有一丝紧张的气氛在夜空中萦绕。第二天本想往山上高处走,还是胆怯,只走到山腰有建筑的地方就下来了。

从下面往山上看,稀松的针叶林下黑乎乎光秃秃,灰烬新鲜发亮,小灌木全被烧光,中灌木严重受伤,大乔木树干下部烧伤。发星说,这是森林局让人烧的,一次性把乔木下面的灌木杂草烧光,叫“作火”。用一把火从上往下烧,把小棵的树木和弱小的灌木烧光,来省却守林防火,安心过年。这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震惊、最简单也是最愚蠢、最懒惰的防护措施,与焚书坑儒没什么两样。虽然春天一场雨来,草木又会萌发新芽,但是,你听说过如此一劳永逸的不作为吗?想起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大凉山之行——普格

 

普格只有一个私人开的寺庙。以个人的爱好开一间寺庙,有点匪夷所思。里面供奉很简单,主人是个曾经有公家工作的人,退休开庙宇,一边也做些别的。去庙里正好遇见他,是个普通的中年人,不知道是彝人还是汉人。所谓退休,估计是企业公司倒闭或什么原因提前办退。

除此不伦不类的寺庙,普格也没有教堂。他们信仰什么?鬼怪神仙,鬼和神。街上到处可见占卜的小摊子,有巫婆也有巫汉,黑褐色的黯淡的皮肤和以黑蓝为主色调的服饰,蹲在街边街角,黑乎乎一堆,晒着强烈的太阳。有的摊子正在做生意,有人摊着手掌,巫师说着什么。没有生意的,看我像看奇怪的动物那种直愣愣的目光。我拍了些片子,每次举起相机都有犹豫,都有一种侵犯人的感觉。但还是忍不住要把这个民族的奇异拍下来。发星友善地跟他们解释或搭讪聊天,我带着歉意匆匆拍了几个镜头,对着他们感谢地笑笑,赶紧走人。

 

大凉山之行——普格

 

说说占卜。当地彝语叫“毕摩”。除了看手相、念经文,还有拿着一根艾草,(我觉得那是艾草),对着一个鸡蛋扫来扫去念念有词。旁边是两个男人,脸上是彝族人那种比较木然的表情,似乎有焦虑或隐忧。是否是泰不清楚,或许问如何赚大钱的事也说不定。回来后百度,以下为网上文字:“鸡蛋卜有两种,一种用于选择新房基址时,取一鸡蛋在欲择为屋基处煮熟后,剥开观其凹陷处的所在方位及形状以卜所选屋基之吉凶祸福。另一种用于占卜疾病时,取一鸡蛋在病人身上擦拭,并用针在蛋底凿一小孔,让病人呼气入孔,然后交给执事者,执事者左手执蛋,右手拿着青篙小枝沾水拭蛋孔,同时口念相关语录。念毕后将蛋清蛋黄倒入盛清水的木碗里,观其各部分形状、位置、颜色以及泡沫判断出所得之病、所缠之鬼以及如何行法治疗等,而后用蛋壳舀水淋泡,判断所祟之主次,最后用箸搅水,水漩时丢蛋壳于上,观其停留时所指方向以察病人灵魂是否守舍。”

 

大凉山之行——普格

 

这一段话读来诡异邪乎。在大凉山,彝人若遇邪事怪事必请毕。占卜术成为彝族人神秘文化之一。树木身上或屋檐下,可见悬挂各种怪异的鸡禽头部羽毛和小草人。这些毕摩文化,与我生活其中的汉文化相异甚大,加上彝人的血性和闷声不响的模样(也许是陌生化产生的误会?),让我走在他们之间,有稍微的不安感。在这个太阳朗照的地理上,我对彝人的感觉,与对藏人的感觉还是不同,但都有相同的无法弥除的距离感。

大凉山把各个村镇县境阻隔在山的各个皱褶面,这面与那面相见却无法到达,也就是说,你要去哪个县,只得出山回到西昌州,再从西昌重新出发进入另一个县,这真是大自然最笨拙的一个玩笑,你拿它没办法,因为在山峦之间修路谈何容易。


在发星家第一次吃苞谷饭,雪白雪白的,很干很干,会被噎到,得加汤才能下咽。喝了很多彝族人的特色汤青菜煮水汤,直接青菜和清水,不加盐和油,感觉每一口都很驱火,不用担心天气的干燥。菜肴都是自家风干的各种肉制品。在强光晾晒之下,腊肠、猪肝、腊肉都是好东西,都非常硬,咬不太动,他们适应那种硬度。他们自己养猪养鸡,三头猪年关卖的送的,现在猪栏是空的,等来春买猪仔来养。

发星家有个大院子。我喜欢有院子的房屋。发星祖辈生活在普格已有100多年,其实他是个汉人,受彝族文化的熏染浸淫,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他都像一个地地道道的彝族人,所以人们想当然把他列入彝族诗人行列。从九十年代过来的一拨人,当年的非非发源地西昌,周伦佑、吉狄马加、吉木狼格等都出自大凉山,如今各分东西,各奔前程,只他一人还留守在这块土地上,在诗篇里延续着那彝族人才有的神性的庄严和赞美。

彝人在我这里,是一个神秘的民族,大凉山在我这里,是一个不易到达的地方。现在,一个在纸上才能读到的地名,你无法知道仅仅是一时的决定,在大凉山所包围的腹地,在某个客栈的深夜里,我正在使用旅馆提供的粗笨的键盘,敲下我对它的错愕和介入。

 

大凉山之行——普格

彝族与藏族、维族一样,具备本民族独异的血统和人种特征,以及自己的母语,走在路上,很自然地他们不会混淆于汉人。有着自己的语言的任何一个民族,都应该尊重他们独特的文化和历史,并给予平等的权利和权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