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梵梅
子梵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387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随笔集《秘密的瓶子开着花》后记

(2014-01-28 13:22:51)
分类: 随笔

                                        后记

 

出一本随笔集,比出一本诗集更让我动心。一直觉得写诗是一种隐瞒的艺术,通过各种掩饰加深事物的光影。随笔则不同,它不会让我受累,因为把郁积的东西释放了。于我而言,二者并非互补关系,而是各自独立,构成我写作完整性的两部分。

这些文字都是不知不觉中的记录,所以大部分为短札,随手一记,觉三言两语足矣,没有欲言又止的困顿,也少有洋洋洒洒的欲望。这样陆陆续续地写,从2001年写到现在,也有十几年了。当它们从小小的一点滴汇总成几十万字篇幅时,我听到了洪流泄洪向前狂奔的声音,在我的身体里宛若洪钟,我知道,安慰我的时刻到了——它们要以集结的方式,宣告在诗歌之外我的另一写作的独立性。这是多么重要!

每次读佩索阿的《惶然录》,常常举卷长叹:在短章小节里,活着一个怎样伟大的灵魂。感慨和遗憾“惶然”一词,已被这位大家捷足先用。否则,最准确表述我这些零散文字的,当是“惶然之录”,惶惶然于这个世间,姑且用文字稳住浮泛摇晃的身心,姑且用这些孤僻的、在黑暗中烛照自我的文字,将昏昏欲睡的自己激活过来。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但是,当你读完这本集子,我就成了一个没有秘密的人,一个愿意开诚布公站在光线下的人了。对于一个不得不试图以隐瞒来达到巧妙安生的人来说,现实如果有更好的敞开途径,我愿意把秘密公诸于众。我的意思是,我愿意亮出那些长年极致的、疼痛的思考,以警怀念和忘却。

感谢给我出版第一本随笔集的机缘。当有一天黄昏我神情索然走在嘈杂的大街时,我接到诗人曾宏的电话,这真是神来之笔,让我从暗淡的街角浮雕般出离人群,一股爽朗舒服的感觉把我托举起来。记得我随着问了交稿时间,其实,那是多余之问,因为文稿早就准备在那里,只等那暮色里神一样的招呼。

 

                                                                      子梵梅

               2013-7-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