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梵梅
子梵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295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割草者8首短诗

(2013-12-25 20:35:14)
分类: 诗歌

割草者

 

割草机吐着绿色的舌头

疯狂地碾上柔顺的草皮

为了避免受伤,园丁离开操纵的扶手

目力所及,干燥的风里

轰鸣声大过车速,大过草长的速度

仅仅几分钟,一个季节就被洗劫了

剩下半寸泛白的鬃毛

看起来那样苍老

犹如割草者脸上深而茫然的忧虑

 

 

车过隧洞

 

大帽山的腹部

有十几秒钟的空白

 

掏空了各种想法或

产生茫无际涯的想法

 

有人伺机使坏或

偷换表情

 

有人在瞬间里调整坐姿或

完成化装

 

接着,汽车驶上明亮的

高速公路

 

 

就是说——


不要赞美,就是说
不要在梁柱上画花纹
除非它自己长上去
还有那些打滑的青苔
让它们自己老去


自己走到镜前发现它的丑陋
就是说,不要把灰尘擦拭
除非它自己落向别处
就像一个人,无意中生活在别处


所以,不要在群星闪耀时点灯
就让星光空照大地
让怀抱跌落虚拟的壮志
不要赞美,就是说
你找不到的,赞美

它,也找不到

 

 

物质
    
一个人背着手打着嗝
在我面前来回地走动
今天,他被食物撑着


仅仅是被食物而不是

被别的什么东西撑着

这才叫他真正的难受

 

 

体面
    
记得我在诗里多次提到的那只雀鸟吗?
大概有七八天了吧,它不曾开口
只在笼子里站着不动

其实它早已露出饰音里的破绽:
每当无法到达自身的音高
它就饮下一口寒流
以便使自己不至于发疯
这样,久而久之
它只剩下一个橡皮之喉
无法摩擦出动听的尾音

令人担心的倒不是这些——
它会用爪子,撕扯身上越来越少的羽毛!
我实在不希望它临终前
连一点点外在的尊严也不顾
不能歌唱,就没有资格死得体面些吗?

 

迷醉
    
它渴望死
夜半走过客厅
黑魅魅的植物突然坐起来
与它打了一声招呼
这简直比死还要叫人迷醉

 


历险
    
每一夜都是一次或几次的历险
天一露曙色,等于宣告又赢回了一夜
    
也就是,我在堕落前侥幸地上升了几厘米
终于恢复了尊严
重新踏上白昼的跷跷板

 

 

覆盖也是一种挽救
    
他走得飞快,迅速覆盖一棵树,二棵树,十棵树
消失在浓重的树阴里
这也是挽救自己的一个好办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