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2830草鱼
2830草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278
  • 关注人气:4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三届富春江诗会 [转]

(2006-04-27 00:00:00)
标签:

杂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szsjd1973.blogbus.com/logs/49906167.html

第三届富春江诗会
蒋立波诗集《尚未命名的灯盏》
研讨会
 
 
2006年4月21日下午,由浙江省作家协会诗创会、杭州市作家协会和富阳市文联联合主办的“第三届富春江诗会暨蒋立波诗集《尚未命名的灯盏》研讨会”在富阳市富春宾馆举行。省内外20余位作家、评论家以及部分富阳本地作家、诗人参加了研讨。会上,大家对蒋立波的诗歌进行了各方面的深入探讨。研讨会由省作协诗创会主任张德强、富阳市作协主席洪校生主持。
蒋立波,1967年出生于越剧的故乡浙江嵊州。1988年起发表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人民文学》《山花》《作品》《星星》等数十种文学刊物,收入《新生代诗选》《浙江五十年新诗选》等十余种选本。曾获《青春》《人民文学》等诗奖。著有诗集《折叠的月亮》、《尚未命名的灯盏》。系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富阳日报》副刊编辑。
 
 
地  点:富阳市富春宾馆
时  间:2006年4月21日
与会人员:
王旭烽(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张德强(省作家协会诗创会主任,浙江文艺出版社编辑室主任,诗人)
蒋立波(富阳日报编辑,诗人)
潘  维(长城影视公司制片人,诗人)
柯  平(诗人、散文家)
卢文丽(省作家协会诗创会副主任,诗人)
李郁葱(每日商报编辑,诗人)
肖向云(杭州日报编辑,野外诗歌论坛版主,诗人)
孙宏渊(广告策划人,诗人)
南  野(浙江传媒学院文艺系教授,诗歌评论家,诗人)
林  辉(广告策划人,诗人)
长  岛(古吴轩出版社编辑,江苏诗人)
游  离(西湖杂志编辑,诗人)
浪  子(中西诗歌执行主编,广东诗人)
马  炜(绍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嵊州市文联主席)
斯继东(中国新小说论坛版主,绍兴市作家协会理事,小说家,诗人)
杜海斌(评论家,诗人)
宓可红(广告策划人,小说家,诗人)
黄旭东(小说家)
方  式(广告策划人,诗人)
任  峰(书法家,诗人)
陆  苏(富阳籍诗人)
陈  勇(诗人)
朱明歧(企业家,考古学家,诗人)
杨承尧(原富阳市文联主席,诗人,散文家)
曹玮玲(富阳市文联主席)
洪校生(富阳市作协主席)
张树根(富阳宣传部常务副部长)
富阳本土诗人:徐勇,方格子,牧狼,
 
主持人:张德强、洪校生
记录整理:宓可红、孙宏渊
 
洪校生:各位领导、各位诗人、各位朋友,由浙江省作协诗创会、杭州市作协、富阳市文联主办的第三届富春江诗会现在开始,下面我介绍一下今天的来宾(略)。嵇亦工因为临时有事,吃了中饭就赶回了杭州,泉子在外地,沈侃没有来,沈贻伟、濮波、边建松、章鱼等都因事不能到会。今天中午的活动是举行富阳诗人蒋立波诗集《尚未命名的灯盏》讨论会,作为本次诗会的重要组成部分,相信将会对今后的诗歌研讨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曹玮玲:大家好,在这春意浓浓、沁人心脾的春天,我们迎来了第三届富春江诗会,我代表富阳诗人感谢各位来宾。
 
王旭烽:各位诗人朋友们,我想再没有什么和诗人朋友们在一起,谈一些纯粹的语言,谈文学,谈诗歌,更让人有觉得人性的洗礼了。很高兴,能在从小长大的地方和各位诗人谈论诗歌。富阳是我的故乡,这条优美的江,这个安静的古镇给予了我很多,很小的时候我就跟着父母在宾馆门口的那条桂花路上散步。这个小镇给予我的,让我的童年充满了诗情画意。今天和诗人们坐在一起,我有个愿望,我想告诉大家我就是这里长大的,接受了文学的熏陶,我是从富春江畔走出去的,一直走到西子湖畔,我希望能回到老家来做点事情。另外,也想跟这里的诗人们作个沟通,我在作协的事情非常多,也非常忙,要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但家园的情感是没有办法的,尽管杭州离富阳很近,但在我心里,杭州是杭州,富阳是富阳,因为这里我有着跟别的地方不一样的情感。所以,我一碰到别人就说,我明天一定是要到富阳来的,大家都非常忙,我昨晚为了赶一篇稿子通宵未睡。亚洲书记也说,富阳你是一定会去的,我在这里代表他向大家问好。我很想讲一点个人的东西,在这个时代,在诸种文学样式中,诗是最自由的,最有原创精神的。我个人非常喜欢诗,最近读诗比较多,像是回到了大学时代,我发现读诗能带给人很大的快感。诗人在这个时代是最有实验精神的,有的人非常纯粹,有的人从政做官员,我碰到湖州一个官员,突然发现他出了诗集,依然能感觉到他的纯粹,充满着独立性。刚才听着介绍,诗人从事什么行业的都有,从政的、作广告的、办企业的,现在街道上那些漂亮的广告估计也都是诗人们在做的。但诗人一回到诗歌写作,就充满了实验精神,诗也充满了纯粹性。我是写小说的,但很愿意读诗,也愿意跟诗人们在一起,愿意和文学作者之间有相濡以沫的情操。我个人在大学时期也疯狂写过诗的,但毕业以后就很少写了,转向其他文学样式的写作,小说、散文、戏曲等等,不敢再尝试写诗了,这个时代太难了,不敢写了。去年夏天,碰到蒋立波,他送我一本诗集,我读了,当时就很喜欢。诗人内在的精神高度没有崩溃,内在还坚守着与生俱来的情怀,并且作出了独立特行的表达。我个人总体上喜欢那些能看得懂,又充满先锋精神的诗歌,既是叙事,又是抒情,我有这种总体感觉。一群诗人为一个诗人说一点什么,非常好的,这次来,也想听听别的诗人的心得体会。在任何场合,我都是愿意保护诗人的,为诗人说话。有人说,这个时代已经没人看诗歌,我听了就非常气愤,今天的诗歌队伍越来越壮大、响亮,诗人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坚持着自己的精神高度,只是这个时代的诗意隐藏得比较深而已。
 
张树根:各位领导、诗友、朋友,大家好,我代表富阳市委宣传部、富阳文艺界表示欢迎。前两届富春江诗会吸引了国内大批朋友参加,已经初步打出了自己的品牌。富阳籍作家麦家说过,富春江是右邻,郁达夫是左邻。相比前两届,这一届诗会更有特色,与会人数也超过以往,这表明了两点:1、富阳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富阳的人文内涵有了更大的吸引力;2、富阳的业余文学创作有了较大的提高,诗歌创作更是上了一个档次。在诗会的过程中,安排蒋立波的诗歌讨论会作为一项议程是非常必要的,诗人们就是要用自己的笔摇旗呐喊!

蒋立波:首先感谢各位的光临!作为前面两届富春江诗会的参与者、亲历者、目击者,以及组织者和策划者之一,我很高兴,新的一届诗会又在富春江畔举行。老实说,富阳本土的诗歌气氛和创作实绩,尽管相比前些年,已经浓郁了很多,提升了很多,但总体上看,诗歌本应具有的精神空气还是稀薄的,这倒与公众对诗歌是否关注无关(公众与诗歌的相对剥离可能更符合诗歌本身的内在需求)。所以我觉得,虽然活动本身更多的是一种形式,但通过一次次的诗歌行为,通过外地诗人跟本土诗人的一次次交流与对话,还是可以使富阳诗歌的独特个性和面貌逐渐逐渐凸现出来的。我还要感谢省作协诗创会、创研部、杭州市作协、富阳市文联,在本届诗会专门安排了我的诗集的讨论。其实我的诗歌写作还远未到要来进行研究、探讨的程度。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学习写诗,我的诗歌写作一直是处于相对边缘化的状态之中,这倒不是我刻意为之的结果,我想了想,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我的天性、性格本身,不太善于交往,不太善于表达,我曾经有10多年的时间,偏居于南方乡村;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我在审美上、文学观念上的某种固执,一直以来,我既认为诗歌应该面对现实,回归现实,但是我同时又对机械地、平面地复制现实的所谓“新写实诗歌”保持着足够的警惕,而且对于所谓纯诗或纯文学的写作,对于诗歌中的技术主义写作我也毫无兴趣,尽管我的相当一部分同行走的是这么一条路。在诗歌语言、诗歌形式上,我肯定不是一名进化论者。像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诗歌的主要研究者(也可能是唯一的研究者)边建松,他的主张就是,诗歌就是技术。我曾经跟他有过许多争论。 
近年来,我比较关注的是这样一些问题,文学对于神秘与未知的呼应和信靠,对于文学的超越性价值的探索,如何在诗歌中恢复祈祷、祝福、盼望、眼泪这样一些中国诗歌中一直缺席的元素,信仰对诗歌的引领的可能性,等等。 
我不得不承认,这样做可能导致了思想与写作实践的某种分裂与脱节。换句话说,写作好像显得滞后了。许多朋友都指出了这一点。特别是在这本诗集里,所选的诗歌有点鱼龙混杂,良莠杂陈,有些甚至是非常幼稚的。 
我个人认为,进行这样一次研讨,其意义更多的可能在于,通过各位诗人、各位朋友的坦率的批评,能够帮助我对于我诗歌中的缺陷,特别是对于上面我提到的一些困惑,有所纠正,有所启发。真的,我很希望在接下去的讨论中,各位能够无所保留,提出宝贵的意见。好吧,接下来,就让我做一名忠实的倾听者吧。
 
张德强:各位诗友,今天因为蒋立波的诗歌,我们相聚在了富阳。蒋立波的诗歌,个人觉得非常大气、豪迈,个人感觉是走聂鲁达、惠特曼路线的,又不是简单复述生活的。诗歌有着倾诉性,好像是神性的召唤。个人觉得最好的是在漂泊时怀念故乡的诗歌。
 
长  岛:我主要是来向立波致敬的,我个人确实很喜欢他的诗。我认为立波的诗歌跟他的个人的气质是非常近的。在江南的诗歌里,立波的诗歌很另类,没有地域限制,完全是歌唱性的东西,赐予绚烂、壮烈。我将它概括为:碧血、丹霞。难得碰到这样的诗歌,比如《无名丹霞》,纯粹是诗人的个人气质。我觉得诗歌写作,到一定年龄后,都会面临一个问题,需要放下激情,光凭激情写作能支撑多久?
 
潘  维:立波的诗歌,我看得挺早的,十多年了。立波的诗歌,十多年前出现的时候,很有激情,非常意外。按照我自己的理论,青春期写作,是以肯定而非否定为特征的写作,诗人的起点就是抒情,以情感为起点,都以抒情的方式来解决。在那个年代,在浙江,出现立波的诗歌,确实是难能可贵的。一直到现在,立波仍然完美地保存了诗人的元素。反过来说,他的语言的态度,不想作太大改变。立波,我要明亮地指出,你要坚持,一直坚持,把这种坚持贯彻到极端,你可能会比我们更早达到彼岸。我现在关心的是,他能不能坚持到极端的问题。富阳是个有文气的地方,文脉旺盛。从立波的诗歌作品来看,有向文化致敬的东西在里边。诗歌并不是小圈子的聚会,那种认为诗是小圈子的看法都是非常有限的。诗人还必须有广阔性。立波的作品里,在他的抒情性,呈现的是对生命的独特的肯定,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的折磨,也可以看出他企图想解决一些问题。但仅仅是个起点。语言是个大的存在,是比现实更大的存在。我们在磨练语言的时候,生命力也在提升。
 
杨承尧:作为朋友,我还特意去看了蒋立波的故乡。这次主要想讲两点。一是祝贺,从诗歌中,我们可以看出蒋立波的诚意、诗意。在这个年代,诚意都没有了,哪还有诗意?立波是个真诚的人。他也认为先有诚意再有诗意的。他的作品充满了纯粹的、水晶搬的真诚,特别是《躲在故乡的瓦片下听雨》。在故乡,他是谦卑的,他又是坚韧的、敏感的。
 
杜海滨:我跟蒋立波是同乡,我们的交往已经有18年的历史了。十几年前,我写过给蒋立波的一首诗,里边有句是这样的:我们梦想的城堡越来越近。坚持是勉强的。写诗是因为热爱,所以,诗怎么样并不十分重要,喜欢是因为热爱。“欢迎一些人离开诗歌”,不能坚持,那就请离开。立波本身来说,一是他诗歌的主题,阳光般透明的语言,可以说是时代的异类,保持了歌唱的纯粹性。作为朋友,在序言中,我看到这样一句话,烟火味越来越少,我觉得题材上可以再丰富一些,是不是可以从生存本身出发去寻找。为什么非得把信仰这个背景推出来,推到前台来?在过年的时候,蒋立波写给我一张明信片,上边有这样一句话,“生活就是,早晨起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找到自己的鞋子”,我觉得生存的东西一下就被说出来了。
 
李郁葱:我跟蒋立波相交也有18年了。我们写诗大多是从抒情开始的。立波中间好像失踪了几年,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还是那样对诗歌充满了热爱。上个星期,我一直在看立波的诗歌,有两点感想。一是立波诗歌充满了神性,这一点鲁西西有研究。二是立波的固执。立波看起来非常随和,但骨子里却是个非常骄傲的人。从我个人来讲,从抒情开始到离开抒情,路线是非常明显的。但在立波,这些年对他的影响是非常少的,他是直线的。可能立波的价值也就在这里。另外,于坚说诗歌是不需要朗诵的,但在读立波诗歌,这样的说法是荒谬的。立波的诗歌充满了音乐性,有一种节奏感,是非常有力量的。今后如果能有容纳性、包容性,可能会更好些。如果能尝试着作一些横向的拓展,会不会产生新的诗歌?

柯  平:我想讲两点感想。我跟蒋立波接触也比较早,88年、89年的样子。印象里,立波的起点很高,所以那时候的印象就很深。91年的时候,我写浙江诗歌评论的时候,重点提到了四个人,一是潘维,二是李郁葱,三是蒋立波,四是郭靖。蒋立波一直在进展,但以自己的速度。在现实里,蒋立波是卑微的,但内心里却是骄傲的,有他自己的原则,情感力量非常强大。作为读者,我是比较喜欢的,很受感染,直达人心。有些诗句是煽情了点,但是情感的力量却非常丰厚。在蒋立波的诗歌里,他企图追求神性、诗歌的不朽品性,受到海子、俞心焦的影响。海子是精神层面的,俞心焦可能更多的技术上的。其中大量的南方意象,使蒋立波的诗歌读起来很亲切。听说03年的时候,立波还特意去了海子的老家,从这些细节也可以看出海子对立波的影响。估计在蒋立波的内心里,他能认可的也就两个人,一个是北岛,一个是海子。北岛更多的是政治道德上的传达,海子好像是找到了信仰。(蒋立波:只是触及了一下。)蒋立波好像是继承了他们的遗志。(潘维:北岛还没死呢。)另外,我感觉,做一个有使命感的诗人,是非常艰难的。我同意刚才潘维讲的,坚持自己的路一直走下去。立波的诗歌,有他自己的思想体系,是用自己的生命直接言诗,反对修辞、技术主义的写作,认为直接抒情是一种力量。他的诗歌,每个人都能看懂,只不过每个人的得失多少问题,“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杜海滨刚才的建议很好,在坚持自己的同时,能再朴素一点,姿态更低一点,更下来一点,尝试一下,可能会更加亲切。
 
南  野:我是就诗谈诗的。我想说的是我一直在关注和讨论的几个问题。一、诗歌和坚守的美学。在物质时代,坚守可能稍微有点做作,但意义还是存在的。艺术不能用道德来衡量,但艺术道德还是要坚持,越抑郁的东西越茂盛,比如性。讨论纯粹的东西,可能会更接近艺术本身的道德。立波的坚持可能是诗歌本身的道德。福柯说,精神的话语需要一些门槛。我觉得非常有价值。刚刚几位朋友说到立波需要对生活进行一些接触,但现在的情况是,下半身以来,诗歌好像是成了对生活的抚摸。生活和诗歌有矛盾,但不能否决,这是一些诗人自己的抉择。立波在坚守,更触及到内心的一些东西。《远方》这首诗,表现出一种方向和困惑,我想这正是诗人动人的方面。二、诗歌与抒情。青春期之后的抒情,值得关注。简单地对生活、爱情进行抒情是不值得提倡的,但在蒋立波,他有对神性的抒情,并不是简单的青春的抒情,而是成熟后的思索,是一种方式。“花园”、“怀念”表达出一种趋向,虽然意象可能小了一些。值得关注的一系列以“故乡”为主题的诗歌。故乡与信仰结合在一起,最终归结为一种精神。在立波的诗歌里,之所以用了很多“故乡”的意象,我想也是非常自然的。人的故乡都可以组成抒情的依据和出发点。反过来说,故乡也是一个终点,成为一种无意识的结构方式。有点失望的是,在蒋立波的诗歌中,“故乡”很具体很独特的东西并不是很多,是比较遗憾的。三、诗歌与永恒的关系。诗歌摆脱生物的属性就体现在对一些终极事物的追问上,通过对一些终极事物的追问才能体现出永恒的气质。野兽围着尸体抢食和人在豪华的餐桌前用餐,在生物性上没有区别。诗歌对人类来说,是难以摆脱的东西。这一点,立波在诗歌里是作为一种自觉来追求的,很有价值,也有很大的危险性,这涉及对对具象的审判问题。最后,蒋立波诗歌的否定,更多的是依靠信仰而不是记忆,从而出现人为的对立。其实,记忆和信仰之间并没有矛盾,信仰也是记忆,通过记忆的形式,就像没有语言这个载体,思想是不可能村子的,语言永远是一种记忆,思想也是,把握好了,就会体现出更多东西,既神圣又生龙活虎。
 
洪校生:听了各位诗友对蒋立波诗歌的评价,深受启发。富阳的诗歌空气相对来说诗比较稀薄的,但蒋立波还是坚持着自己的理想,自己的追求。蒋立波是一个属于少数能坚持自己内心的美好东西的诗人。他的个人经历并不顺利。这样的经历对一个诗人来说有好处。但蒋立波在骨子里却是偏执的,对事物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和看法。在他的诗歌里也反映了一些,他的诗是高远、宽广的,非常注重自身情感的反映。诗歌,是灵魂的写照,是从内心深处流出来的,真诚是首要的。在小我和大我的问题上,我觉得,蒋立波的诗歌从广度上还可以再拓展一些。在抽象和具象的问题上,我觉得蒋立波的诗歌,抽象的东西偏多了一些,可以多写一些具象的,记忆的东西。
 
马  炜:蒋立波是我们嵊州的骄傲(张德强笑说:现在是富阳的骄傲。),他离开嵊州的时候,我们非常遗憾。每年过年,都会收到许多明信片,写的不外乎是一些恭喜发财和身体健康一类的话。蒋立波到富阳第一年,我收到了他的明信片,上面写的是:“听从心灵的召唤,策马而去。”一下子就深入到了我的内心。他在嵊州的时候,我们接触并不算多,关系不能算是密切,但他竟然只用一句话就轻易把我看穿。蒋立波即使在流浪的路上,也一直坚持诗歌写作,诗歌是他内心的一方净土。前几天,清明节的时候,他回到嵊州,我们几个朋友一起去他的故乡,给他的父亲扫墓。后来碰到村里的支书,谈起立波的童年、少年,他感到很奇怪,立波现在能跟我主动打招呼了。可以说,立波曾经非常内向,有点不谙世事,有时读他的诗也有这样的感觉,我希望能读到他世俗化的、更成熟的句子。

斯纪东:我也是来自嵊州,以前也写过诗,现在基本不写,是诗歌队伍的叛徒。今天看到立波,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事情,一起交往的情形,但又觉得很难用语言表达,对我个人而言,从某种意义上,他是我的精神导师,是很关键的一个人,我有一这样种情怀:诗歌是蒋立波,蒋立波就是诗歌。当时我们会背诵他的诗歌,但在浙江诗坛,他的存在是被忽略的,是诗坛的缺席者,这和他的个性和所处的环境尽管也有一定关系。我看过对蒋立波诗歌的评论,有两篇是很好的,一篇是鲁西西写的,另一篇是柯平写的。立波在世俗层面上还没有名气的时候,柯平为他的第一本诗集《折叠的月亮》写了序言,是一种肯定,对一个寂寞孤独的诗人,弥足珍贵,也符合我内心对立波的想法:像琥珀一样透明的语言,白痴一样的情怀,而苦痛像星星一样的破碎。其实,我很难评论他,我想在这里和各位诗友探讨几个问题:1、诗歌和现实的关系。一个人能处理好形而上和形而小的关系,主题大和小的问题,就天下无敌了。蒋立波在诗歌中的勇气,缺少直面现实的形式,可以看作是对生活的逃避。我们在他的诗作中可以看到他充满着敌意,时代给了他的伤害太多了。最近我又看了他的诗歌,产生了新的疑问,也许诗歌就是这样的,诗歌是一个场,与现实无关。2、诗歌和抒情的关系。潘维刚才谈到青春期写作的问题,我有这样一个疑问,立波和潘维、李郁葱差不多是同龄人,为什么大家都不抒情了,他却还在抒情,他的激情来自哪里?我没激情了我就不写诗了。立波本质上可能就是一个歌手,不是诗人,歌手就是要歌唱的。3、诗歌和诗人形象的关系。蒋立波的诗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现实形象和诗歌形象大相径庭,目光在现实中游离,在诗句中坚定,诗人的形象在诗歌中完善、张扬。是否存在这样的问题,我希望听到大家的意见。
 
潘  维:我正式补充。诗歌离生活有多远,我认为是一个伪命题。如果有远近,只有诗人与语言、生命的远近。青春期写作未尝不可,我并不认为他抒情有问题,应该坚持这样的写作,只是普通话写作的东西太多了。把大的形容词缩减,把生命的尖锐、微妙展现出来,正是他的价值和自觉承担的使命。
 
浪  子:我是第二次来富阳,为立波而来。我发现富阳是浪子窝,郁达夫是真正的浪子,蒋立波是真正的浪子,他来广州看我。这次,我从北京过来,早晨五点就起床了,这已经表明我的态度。蒋立波的诗歌在中国比较另类,他的脉络可以溯及海子、俞心焦,海子没有完成的信仰,他想去完成,同时又具有了俞心焦的国民性。我认同潘维的观点,坚持下去,走到底。立波的诗有高贵的品性,他就是歌手、行吟诗人,他对生活的态度,就是保持距离,他是有敌意。诗歌也许真的是抒情诗,比如在去年下半年之前,口语诗人大行其道,现在有回流迹象。能坐在一起谈立波的诗歌真的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卢文丽:认识蒋立波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通过一次信,看他的诗歌比他的信早,印象特别深刻。一直没好好细读他的诗作,最近才认真读了,喜欢的不少。给我的印象总体感觉是两个形象,一个是圣子、预言家,高高在上发出声音,在歌唱;第二个是堂吉诃德,和风车在战斗。生命的轨迹决定了他的诗歌的气质。我赞同他是行吟诗人的说法,不唱的时候他是沉默的。从一个乡村教师到富阳,转变非常达,非常具有诗人气质。他是非常虔诚的人,执着如魔,有信仰,有理想,非常不容易。诗歌在当下社会是什么关系,我认为,他和现实的关系比较紧张,只能属于小部分人歌唱,不要功利,只要喜欢和热爱。诗歌作为手艺,热爱也好,只是不要有负担,在路上就能意识到,不要具体的远见。诗艺和人品是联系在一起的。我希望不要忧患,愤怒出诗人。外表谦卑,内心热爱的任何,决定了他的诗歌作品,祝福蒋立波一路走好。
 
王旭烽:因为有会,我要先走了,但我很想听完,我不能悄悄走开,我想表达我的敬意。许多人在写诗或写过诗,比如我,喜欢帕斯捷尔纳克,喜欢读他的《日瓦戈医生》,他既是一个小说家,又是诗人。我在想诗歌和小说的关系,许多诗人成为了小说家、散文家,和没有写过诗的不一样,如陆苏的散文充满了诗意,由基因决定还是学养、教养决定。像诗歌那样接近文本本身是很少的,长篇小说讨论会往往会忘掉文本,文本消失了。我对文本,有自觉写作意识,比如对时间的尊敬,往往在作品中讨论不到。今天大家的讨论贴近文本,高质量的。那种虔诚、纯粹很重要。在文本中做,向前方推进,这是对我最大的启发和享受。下午我又感觉超越了文本,如喝茶的最高境界是忘茶,留下亲和。下午我们谈到了立波的生活,他的童年,诗一下子不见了,沉入更本质的诗歌层面,我听得热泪盈眶,能进入一种状态其实是偶然的。诗人出名有必然性,更是偶然。我想表一个态,我是一个喜欢建构的人,我喜欢立波的诗歌,我会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为诗人们做点事情。还想讲一个观点,曾在一些研讨会上说得不认识自己,甚至忘记参加的是谁的研讨会,但蒋立波不会,我愿意在我的故乡说真心话,蒋立波被记下来了。历史人物就是进入时间和空间,有人惊鸿一瞥就进入了历史,有的人很长也不会。我认可蒋立波和各位朋友,一个作家做到了这个地步也是很幸福的,很值得欣慰。我的心愿,我热爱诗,喜欢诗,但凡有机会,我愿意参加诗的研讨会。
 
朱明歧:我来自上海,,感谢长岛把我引领到富阳,打开了生命的另一扇门。对诗,我不是很懂,一场大病使我把感情用诗歌表达,感觉生命很无奈,很无常。刚才享受了诗友们精彩的妙论,我对蒋立波产生了敬意。我把蒋立波的诗集命名为《可以命名的灯盏》。什么是蒋立波诗歌中主要的灯盏,已明白无误地告诉了我——良知,它是生命的本怀,人性中最美的部分,神性的一面。当今社会,良知与物欲是一架天平的天命,如果物欲过多,良知的天平就会倾斜了。良知深藏于我们的内心,被淹灭。蒋立波挖掘出来,是生命,是良知的执着。现代人心情的焦灼可以用诗歌的方式来舒解。各位诗人需要经济支持,我非常愿意支持,让焦灼的灵魂缓解。
林  辉:和立波第一次认识,感觉就很亲切,因为有一些我们共同的朋友。在九十年代就知道蒋立波,今天碰到,有兄弟般的感受。看他的诗歌后,最深的印象就是干净,灵魂非常的干净。语言技巧,对立波的诗歌并不重要,救赎的情怀。他过了青春期但保留了少年的纯真,对现代社会祈祷救赎的话,也许会失望。我倾向于语言写作向上的天堂的光辉,空间感有待着落、下沉,力量会更壮大。
 
陈  勇:我和立波第一次见面,感觉他的气质,让我想起方向,气 ...

收藏到:Del.icio.us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