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2830草鱼
2830草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200
  • 关注人气:4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郁葱:喝酒后和人聊天至东方微白

(2005-03-28 00:00:00)
标签:

杂谈

李郁葱:喝酒后和人聊天至东方微白


  3月26日,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在16年前,诗人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16年后,因为海子,在江南一个富裕的小城市,一家吃哈根达斯的咖啡馆里,一群在这个时代面目暧昧的人聚集着,“面向大海,春暖花开”朗诵会……
之后是酒局,记得依次是在饭店、酒吧、和一个叫做“老娘鸭头”的宵夜店。喝了很多的酒,但让自己保持着清醒,我现在不喜欢那种大醉到了一无所知的状态,古人说的微醺或许是最好的。回住的宾馆时,我看了一下时间,刚过12点,也就是说是到27日了。和当地的小说家斯继东在一个房间,他那天“很是怪.在我,是第一次,喝了那么多的酒,说过的话极大部分都想不起来了。”
我是记得的,但也很断续,许许多多文学话题的片断, 许许多多的片断,这里断了,就从那里开始。我有时会很恍惚,想着一些不相干的事。我们住的宾馆在铁路边上,时不时的有路过的火车的鸣叫,这让人想起此行的目的:纪念海子的诗歌朗诵会。作为一名诗人,一名始终对诗保持着敬意和信任的人,我所理解的海子是那些光彩熠熠的诗篇(现在它们一再被误读、曲解),那来自生命内部纯静的呼吸。有时候,我不得不惊讶于那些语句所散发出来的力量,尽管它们对于我的写作毫无影响。在海子的文字前,我宁愿自己只是一名读者。一个好的写作者,所应该和得到的待遇也许如纳博科夫在写完《洛莉塔》后所抱怨的:出名的是洛莉塔,不是我。
火车的轰鸣这样时不时的在我们的聊天里辗过我们,带着到远方去的某种可能。16年前,当死亡的消息在诗意的残酷中传到一只远方的耳朵时,他正在读希腊诗人里索斯的诗,其中那一行“死亡是一句谎言”的诗令他感慨万千,那一刻他若有所悟,那种感觉现在依然固执地捕捉着我,诗人之死有时候是一种启示。对于别的人,他的死亡代替他们说出了生命中那秘密的阴暗,诗人之死所成就的也许是那些凝眸者。
这和我们在的这座叫做诸暨的小城有着隐秘的对应:这城曾经出生过一个叫西施的美女。那美是一个很奇怪的结合,有暴力,有阴谋,有性欲……而最后把西施上升为一个象征,一个模糊的美的轮廓,这和今天的海子有着某种潜藏着的一致的方向。
小说家的叙述是丰沛的,即使有那么多燃烧的液体充满我们的身体。但终于支持不住了,睡眠一如既往的来袭击我们,此时已经东方微白。就那么小睡了一会,依然是火车的轰鸣,把我们带进了江南一个平平常常的早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