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河山
杨河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2,150
  • 关注人气:5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发表于《诗东北》2018下半卷的诗

(2019-06-13 10:20:28)
分类: 诗歌

发表于《诗东北》2018下半卷的诗



屋子漏雨了


屋子漏雨,一切突然变得超现代好像一幕

舞台剧,我们瞬间回到了上个世纪

六十年代。屋子漏雨,五十年前的雨击穿了

人们日报与光明日报糊就的屋顶

出现了一个洞另一个洞,好像花朵,

报纸上仍然报道着不久前发生的各种消息。

(有时候水也像火能以同样的方式

毁掉一张报纸而这将成为舞台剧的第一个场景)

此刻是午夜,五十年前一个特别漆黑

的午夜,屋顶漏雨,苦难的生活,

却让一些孩子感觉兴奋。他们脸色苍白,

普遍消瘦而饥饿,用洗脸盆水杯

与一只只瓷碗,迎接着不期而至的雨水。

屋顶漏雨,一切恍然如梦,

五十年后我们已经老了

但仍然重复着从前同样的动作。

这是二十一世纪的雨,从屋顶侵入,

沿着油烟机的排风扇向下流泻,

好像这雨水来自一个风洞,一条时间的隧道。

我们仍然用脸盆,瓷碗以及各种器皿

迎接着雨水,舞台剧中的舞蹈动作,

某种行为艺术。屋顶漏雨,令我们感到

痛苦与厌倦,因为这一切让我

想起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究竟活在什么时代?

屋顶漏雨,一切就像一场梦。

此刻我望着雨中的街道,汽车在雨中行进,

人们撑着雨伞,荡漾着霓虹灯彩

的雨水在街头起舞,夜空呈现出诡异的

红色,蓝绿色,粉色,而这仍然

是一种超现实某种行为艺术。屋顶漏雨,

似乎具有了某种象征意义,而剧情

在雨中已经缓缓落幕。没有掌声,没有欢呼声,

只有雨在落下雨在落下雨在落下

雨在落下,雨无休无止发出沉重的回声。

 

 

五大连池火山遗迹

 

自第三纪到最近的三百年之间它曾发生过无数次

壮丽的喷发,炽热的红色液体

向下流泻,如同无数红色的猿猴逃窜,

而冷却后变成了爬行的黑熊。

它们遇冷的躯体逐渐变得石头般坚硬,

有时还会对着天空与远山大声

嚎叫。

 

 

关于海洋

 

关于海洋我知道的不会比你们的更多也不会更少,

所以并不能说出什么。我只是知道,

它环伺于每个人的四周,统一的色调令人厌倦,

它的宁静也总是不能让人放心,

它的鼓荡,其实就是它的呼吸令海水

永不平静。现在是人们开始思索

什么是海洋的时候了,它就在远处什么地方,

显示它的不安,很多东西会发出

闪光好像某种呼唤。其实它的本身就是一个

宏大宇宙,它就是一座苍老冷漠的

深渊。

 

 

读费尔南多.佩索阿

 

我有机会读那些我最喜爱的最好的诗,

于是我便总是选择你。你值得我一遍遍反复去读,

就像有些人需要经常见面。是的我读你

的诗如同坐在你的身边看云,

八十年或一百年前的云,洁白的发光的云,

缓缓移动,像羊群,或根本不移动

只是垂在那儿,里面蓄满了蓝色的暴雨。

我读你好像我们此刻就这么一起坐着

其实你不在,你不在并不是你

真的不在,你的诗永远在这里因此你就在这里。

我仍然感觉你就坐在我的对面,

蓄着燕子尾巴那样的胡子戴一顶卷边毡帽,

葡萄牙人的蓝色眼睛始终注视着我

里面有我无法解释的一切。

(佩索阿说:事物唯一的内在意义

就是它们根本没有内在意义。)

是的此刻我又一次读你的诗,跨越时空与生死的

边界,那些文字,告诉我如何

观察事物,独特的文学风格以及内心呈现方式,

有难以言传的美妙。(佩索阿说:

我向所有阅读我的人致意。)

是的好像我们就这么一起坐着,

整整一个下午甚至一整天,时间流逝,

一朵云从我们面前经过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