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動物之友張丹
動物之友張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9,069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动物的母爱惊天泣血:素食护生故事三则

(2016-07-26 13:48:18)
标签:

情感

文化

教育

佛学

分类: 人类的残忍

素食护生

 

 

动物的母爱惊天泣血:素食护生故事三则

 

       故事一;母亲强忍剥皮之痛 临死前给孩子喂奶

       这是一则真实的故事,这是一位出家僧人的亲自口述,他讲到:他在未出家前是个猎人,专门捕捉海獭。有一次,他一出门就抓到一只大海獭。等剖下珍贵的毛皮后,就把尚未断气的海獭藏在草丛里。

       傍晚时,猎人回到原来的地方,却遍寻不着这只海獭。再仔细察看,才发现草地上依稀沾著血迹,一直延伸到附近小洞穴。猎人探头往洞里瞧,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这只海獭忍着脱皮之痛,挣扎回到自己的窝。为什么这么做呢?

       等猎人拖出这只早已气绝的海獭时, 才发觉有两只尚未睁眼的小海獭,正紧紧吸吮着死去母亲干瘪的乳头。当这位猎人看到这一幕时,身心受到极大的震撼,他从来没有想到动物会有这种与人类完全一样的母子人伦之情,临死还想着给自己的孩子喂奶,怕自己的孩子饿了,想到这里,这位猎人不由得悲从中来,痛不欲生,惭愧、自责、悔恨、让他感到无地自容。于是,他放下了屠刀,不再当猎户,出家修行去了。

       许多年以后,每当这位已经出家的僧人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眼中依然会泛起泪光。饮食最低的目的是为了果腹,最高的目的是为了适口,而在果腹与适口之间,其相去何止百千万里。可是我们的味觉,由入口到咽喉,只有十几公分,过了咽喉,就什么都感觉不出来了。我们何忍为了这十几公分的感受,而残杀如此多的生灵呢?

       希望所有见到此则故事的朋友们, 能够将这一则感人至深,发人深醒的故事, 讲给您所见到的每个人听,希望他们都可以在听到这个故事之后,内心会有所触动。

 

       故事二;穿山甲的母爱 超越烈焰炙烤的生命极限

       编者按:残暴可以毁灭母亲,却无法摧毁母爱。这是一次令人热泪奔涌的亲历,这是生命以刻骨的震撼对母爱做出的终极诠释。亲爱的朋友们,母亲节来临之际,让我们在这一篇短文中一同感怀母爱的伟大,一起触摸这个在生命的毁灭与新生中传递给我们的最沉重的反思:我们既然自诩为万物之灵长,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因为口腹之欲,去吞啖如许伟大、如许弱小、如许与我们无二无别的——生灵。(凤凰网华人佛教·素食)

       在我的《非洲奇遇记》中曾经提到过,非洲的尼日尔河流域有一个很大的市场,很特别,整个市场卖的都是野味。有很多野生穿山甲、鳄鱼、大号蜥蜴,甚至有卖梅花鹿、斑马和猴子,这些东西在国内都早已禁售、禁食。有一次我们为了招待国内来考察的官员,特地驱车一百多公里,带他们一起去采购野味。鳄鱼栏一般人不敢靠近,只叫我的老司机丹尼尔替我们去选购,我们一行人则直接去挑选穿山甲。穿山甲被捕获以后,出于恐惧或是自卫的本能,总是把躯体紧紧蜷缩着,卷成一圈。一般购买程序是这样的:买主选定以后,卖方黑人便用力把穿山甲拉直,开膛破肚,取出内脏丢弃,将身躯清理干净,再用铁夹夹着放到火盆里烤灼,直到其身体上的鳞甲全部脱落。

       那天货源颇丰,围栏里放满了许多卷成圈的大小不一的穿山甲。那些官员便拣大的挑了几只,并声称要亲眼看着宰杀才放心。一个黑人小伙提起最肥的一只,动作娴熟地准备把它拉直,费了半天力,却怎么也无法把那蜷缩的躯体拉开。这下所有人大奇,那小伙十分尴尬,便一下又一下把那穿山甲往地面上摔去,边摔边解释说,穿山甲遇痛就会将躯体伸张开。不曾想连摔几下,眼见它原本惊恐的小眼睛早已闭合,尖尖的嘴角挂出一缕鲜红的血丝,身体却始终未见张开,反而越蜷越紧。

       我们不忍卒睹,便摇手示意作罢。那黑人小伙兀自不甘心,直接拿铁钳夹了放到火盆上灼烧。待到鳞甲脱尽,焦味弥漫,那穿山甲仍然保持原状。这下黑人黔驴技穷,对我们无奈地摇摇头,说这只穿山甲一定有了什么毛病,不可食用,随即顺手将其甩落在身后的沙土地上。

       接下来另选的两只宰杀工作都十分顺利,不到五分钟便完成了。我们给黑人正在付钱,却十分意外地发现,原先那只被丢弃在地上的穿山甲竟慢慢地伸直了躯体,把眼睛眯开一条线,接着一阵抽搐,僵硬挺直,彻底没了气息。随着它躯体的伸展,我们震惊地看到,在它摊平的肚皮上,竟蠕动着一只粉嫩透明的小穿山甲,只有老鼠大小,身上的跻带仍与母体相连,小嘴慢慢张合,仿佛在无声地呼唤着母亲。

       这场景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刹那间我只觉得热血翻涌,须发皆张,泪水翻滚在眼眶。那只母穿山甲自身体重不超过十斤,却用血肉之躯历经摔打与灼烧,至死护卫着自己的孩子,被烤至半熟,竟还能保得孩子的周全。那份精神之力,早已超越了生命的极限。

 

       故事三;别杀我的孩子 900万母亲的血泪控诉

       “别杀我的孩子”用牛的语言怎么说?任何母亲怎会需要说这句话!”

       每年,有九百万个母亲被迫承受最痛苦的失去。所有乳品业的母牛,生下小牛后不久,就要被迫与孩子分离。有的母牛会试着击退带走小牛的人;有的会以身体保护小牛;有的会疯狂追逐运走小牛的车辆;有的会痛哭;有的会退缩到安静的角落绝望的流泪。有的,则是跟着它们所信赖的饲养者,回到小牛已被带走、空荡荡的牛栏里反复寻找。

       她们全都会哀求讨回自己的孩子,用的是一种不需要翻译就可听懂的语言:她们呣叫、悲鸣、呻吟。许多母牛会连续好几天日夜呼喊;有的母牛会停止饮食。她们会疯狂地找寻;许多母牛不肯放弃、反复回到小牛被带走、现已空荡荡的地方。有的会退缩到安静的角落悲伤落泪。

       直到死前,她们都会记得自己生过的每个孩子的脸庞、味道、声音、脚步,那些她们怀胎九月、呣叫交谈、辛苦生产、舔澡、深爱的孩子,也是那些她们没有机会认识、养育、保护、看其长大的孩子。

       强迫受孕、痛苦生产、无情取乳、以及使她们崩溃的分离……如此反复的循环,她们的精神无法承受;她们的身体衰瘁;所泌之乳也已枯竭。在自然环境中,她们应该才刚要成年;但这些乳品业的母牛的生命就要完结了。当她的牛奶生产量下降,她就会和其它没有利用价值的母牛,一并被赶上卡车、送往屠宰。当中,有一些还怀有小牛、而所有的都还在泌乳。当被推往死亡,在屠宰场的地面上,还可见她们滴出的乳汁。

       所有的乳品业的经营(包含有机乳品业),之所以能存在,都是靠着对数百万无力反抗的母牛,做出那对母亲而言最残忍的事--夺走她们的孩子。

       消费乳制品,也就是以购买来支助这样的残酷行为。

       牛奶,来自于一个悲伤的母亲。

       你可以停止这一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