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动保网原创【Lucky99:一只励志治愈系正能量猫咪的故事】连载之45

(2014-02-15 23:17:36)
标签:

与万物结善缘

情感

分类: Lucky久久的故事

20140215  Lucky99与她的小伙伴们之灵灵】


失落的原住民”
名字:灵灵
生日:2003年2曰14日
获救日:20031110
性别:女生
毛色:白色与黑色相间的中长毛
眼珠:黄宝石色
性格:孤傲不群

常常被灵灵的眼睛迷住。一对儿黄宝石般的杏眼那么美、那么纯净、那么深邃、那么神秘。

在填写灵灵的瞳眸颜色时,我想起了法国大诗人夏尔·波德莱尔的诗句:

“躺在我的心窝吧,美丽的猫,藏起你那锐利的爪脚!让我沉浸在你那美丽的眼中,那儿镶着金银和玛瑙。”

有着一对儿黄宝石般美瞳的灵灵是严格意义上我收养的第一只猫咪,意义自然不凡。

那一天是2003年11曰10日。

动保网原创【Lucky99:一只励志治愈系正能量猫咪的故事】连载之45

动保网原创【Lucky99:一只励志治愈系正能量猫咪的故事】连载之45

 

动保网原创【Lucky99:一只励志治愈系正能量猫咪的故事】连载之45



她是我从楼上抱回来的。那家的主人是一对“老革命”,资格老、职位高、挣钱多,可并不代表他们就高风亮节、为人楷模,对动物更具有长期虐待的传统。当年尚未搬至现址时,他们也住在我家楼上,深知其对待动物之道。他们家前后养过几只猫,都是一个养法:一年四季关在风雨无阻的凉台上,每天扔些玉米、红薯、残羹剩饭,让其自生自灭。那时的凉台是不封的,猫咪成日在凉台上哀号,我在楼下听得真真切切,心如刀割。最后冒着得罪他们的风险,把虎子和白白都接到了我家,直到终老。当时我正上大学,照顾猫咪的责任落在了老妈——后来猫儿们所称的奶奶身上身上。虽然那时的物质条件和养护知识都无法与今天相提并论,但我相信牠们在我家是幸福快乐的。这便是因猫而跟他们家“结缘”的开始。

搬到现在的住宅楼后,所有的凉台统一封闭,听不见猫叫声,平时又无来往,还是在电梯里从他家小保姆燕子那里得知他们既养猫又养鸟还养鱼,为啥?画画儿!老太太爱画画,花鸟鱼虫猫什么的,照猫画虎呗。每天,老头儿老太太都严格控制猫的饮食,只准燕子喂她手不盈握的一小撮儿最便宜的散装猫粮,水是喝鱼缸里的。一只没有绝育的猫咪到了发情的年龄自然会出现某些症状,猫儿因此每遭毒打,格外怕人就不足为奇了,平时总是待在柜子顶上不下来。

鼓起勇气敲响了楼上的门。进门刚跟老太太寒暄了两句,就看见一只背上有黑斑的小白猫从柜子顶上跳下来跑到我跟前,忙蹲下身跟她轻轻地说话,她不躲不藏,若有所思地望着我喵喵叫。试着把她抱在怀里,温顺得像朵棉花,九、十个月大的成年猫了怎么会这么轻?后来一称还不足5斤重。老太太说话了:哟,还从来没人对她这么好过呢,你还蹲下身跟她说话呀,真新鲜。问其名,答曰:猫还要有个啥名儿?就叫“猫”呗。我自告奋勇带“猫”去绝育和免疫,费用全包,养好拆线后再送回来。老太太不乐意了:这猫还是我让人家从上海坐火车给我捎来的呢,就冲她长得好看,我还要拿她配种下小猫儿呢!只好给她来个锲而不舍软磨硬泡,最后把老太太逼烦了,说非要做你就拿走吧,我不要了,真是的。当时尚无专业猫包的我用家里的四川竹篮把她装了回来。

次日即带去医院手术,一切顺利,恢复良好。伤口拆线后,心里还是不确定老太太是否真的不要她了,还是把她送回去吧,省得夺人所“爱”。没想到抱着她一出家门她就吓得小便失禁,尿了我一身。待进了楼上的门,一见老头儿老太太,猫儿“滋溜”一声就钻到床底下死活不肯出来了。老太太说,带走吧,我们不要了,养着怪麻烦的。好容易哄她出来马上抱回家,一进家门儿她就跳下地迈着四方步怡然自得地溜达开了。

老太太根本不知道灵灵的生日,只说是2003年初到她家的,当时还是个小奶猫,我从而推断她大概是当年2月生的,并擅自作主把她的生日定在了2曰14日情人节这一天。

奶奶和我很快就爱上了她,奶奶并名之曰“灵灵”――当然,大名是张灵灵罗,医院的病历本上就是这么写的呀。当时尚处于青少年期的灵灵活泼好动,机灵无比,真是名副其实。只是她的美眸里偶尔还会闪过一丝阴影,我知道,那是过去的噩梦在作祟。奶奶和我希望用加倍的爱消除她记忆深处的雾霾。

灵灵很快就从美少女成长为标准的淑女。可能因为她来自上海,天生地便带有沪上女性的诸多特征。她非常注重自己的外表,每天都会花上很多时间精心梳理自己,永远以最佳状态示人。她的声音细柔娇嗲,富有表现力。吃相更是优雅,总是小口小口地进食,从未见过她狼吞虎咽风卷残云。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姿态,灵灵永远都是一道宜人的风景。

她本来长得就美,也知道自己美,所以就更臭美了。一身洁白柔顺的细绒长毛,头上“戴着一顶漂亮的小黑帽”(美国友人史德维语),后背右上和左下部位各开着一朵黑花,尾巴竖起来更像是一朵绽放的黑菊花,走起猫步来仪态万方神气十足。用一生爱猫的冰心老人的话说,灵灵这样的毛色又名“鞭打绣球”和“拖枪挂印”,真有趣啊。

灵灵是所有猫儿里面最知道自己名字的,只要一叫“灵灵!”除了睡觉,她都会答之以一声美妙的“喵!”她还酷爱被拍“猫屁”,奶奶经常一边拍一边念着即兴创作的打油诗——你别说,还挺押韵。

可能是因为拍猫屁的关系,在奶奶和麻麻中,灵灵明显地更亲奶奶。每天除了睡觉,她醒着的大部分时间都跟奶奶在一起。不管奶奶是在看书看报还是做饭,灵灵总是常伴左右。每晚奶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几个小时是灵灵的黄金时段,如果那个后来的巨无霸胖阎王龟田小队长不在奶奶身上睡着的话,灵灵就会跳到沙发的扶手上,奶奶向前看电视,她向后看奶奶,深情款款,不时还伸出芊芊玉爪温柔地抚摸奶奶的脸或手,这么多年了,每一次奶奶都感动得不行。

2004年的一天,我找出针线盒缝补衣服,灵灵好奇地在一旁陪着她勤劳持家的好麻麻。缝完一处后随手把缝衣针放下,抬头对着灯再找另外一处破绽。等找到开线处回头再找针,不见了!再一看,灵灵在旁边吞咽着什么,赶快把她的嘴撬开,什么也没有。不对,她一定是把针吞下去了!赶紧抱着她去了动物医院,X光片一拍出来便昭然若揭:那根缝衣针的确是被她吞下去了!万幸的是,针别冲里针尖冲外,也就是说,当时她是倒着把针给吞进去的,而且没有刺破内脏器官,实乃不幸中的万幸。医生分析说,她肯定是先去舔那根针上连着的线,顺势就把针也给舔进了嘴里,越想把它给吐出来,舌头上的倒刺就越勾着它往喉咙里走······怎么办怎么办?医生建议先观察两天,不行就随时送到医院手术取针。一回到家我就密切地观察灵灵的一举一动,时时祈祷她快点把针给拉出来,每次她一拉完BB后我就冲过去用一支圆珠笔倒过来扒拉,看看里面有没有那根针。如此这般一直坚持到第五天上午,终于在她的BB里发现了那根已经开始生锈的针,如获至宝,有惊无险,谢天谢地!

吞针惊魂记发生之后,灵灵又过了两年多独生女的好日子。

到了2006年,世道变了。2月初,从竹园宾馆救回了小扣子和憨子两口子。灵灵虽有不悦,表现得还算大度,尽管她常把小扣子追得尖叫不已、跟憨子扭股糖似地打作一团。四个月后,小扣子和憨子的俩闺女儿虎妞妞和小黎黎也来团聚了,一家四口相见欢。不谙世事的虎妞妞和小黎黎姐妹俩没有表现出对原住民应有的尊重,这下算是把灵灵的忍耐力考验到极点了,她索性连原来关系还过得去的憨子和小扣子也不理了,整日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不管见了那一家四口中的哪一个都不顺眼。也难怪,从天字一号的独生女一变而为五猫中的少数民族,真是有点难为她了。估计她的抑郁症就是那时患上的。

次年1月,又来了一个黑狸花儿——超级淘气包胖淘儿。胖淘儿跟谁都自来熟,逮谁就跟谁掐一架或摔一跤,自顾自玩得兴高采烈。这下好了,放眼望去,满世界都是黑狸花儿的天下,把原住民灵灵的尊荣和安宁打扰了不说,还一举让她变成了彻底的少数民族,她的抑郁症一点点加深。

后来······后来的后来······就别提了,一只只新猫跟葫芦娃似地进了家门。灵灵不改初衷,永远孤傲独处,谁也别想攀高枝跟她交朋友。不管见了谁,不管谁侵犯了她的猫际关系安全距离,她都会发出一阵外强中干的“哈!”声,侧目而去。而且只吃独食,进餐时旁边绝不能有别的猫,否则就算是眼前摆着山珍海味她也会气鼓鼓地悻悻而去,决不屑于与任何“垃圾猫”为伍。

 

 

 虽说是只标准的淑女猫,但设身处地替她想想便不难明白她为什么常常表现得像个老“愤青”了——从1到1/31。剪指甲、梳毛?想都别想!可她就怕两样东西:去医院和洗澡。别说去看兽医了,一被关进猫包就已经吓得半死,到了动物医院就吓得半瘫了。洗澡也是,只要不幸被麻麻抓住按进水盆里,明知逃跑无望,现实的处世哲学便占了上风,还是合作为好少受罪为上。所以她只要一沾水就变成另外了一只猫,不伸爪不反抗,温顺无比,用乞怜的眼神看着你。可只要一被抱到水盆外的台上,她就立即变脸,又伸爪又发出威吓声,用大浴巾都按不住,更别说吹风了。

 

前些日子有个叫Alice的姑娘问我这样一个问题:“有没有好的方式让我家猫不厌恨其他我带到家里的猫?她性格过分孤僻,不接受他对其他动物,会很凶而且不出来。多谢!”

 

我现身说法道:“我家第一只猫灵灵做了三年的独生女,然后眼见其他猫一只只进来,气得鼓鼓的,天天吹胡子瞪眼,跟谁都不好,就跟人好,好像只要我老妈和我继续对她好、不因猫儿越来越多而忽略她,世界就不会有大问题。你那边的情况是不是这样?其他猫儿刚进家不久?新来的猫不认生还特粘人?我想最好就是既照顾好刚来的猫又能够兼顾到原来那只猫儿的心理,多爱牠抱牠让牠觉得自己仍然是宝,不会因新来的猫儿而有任何变化,慢慢牠应该会好起来的。或者如果有条件,先将新猫放到一个单间隔离几天,让原来的猫慢慢适应新猫的味道和存在,有个适应的过程,不太突兀,也许奏效。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无限祝福。”


 

当然了,奶奶和麻麻也不是白当的,除了照顾牠们的饮食起居,还要研究其情绪和心理,并注意调解民族矛盾。问题的关键在于灵灵。麻麻我经常语重心长地告诉她,憨子牠们比她多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不光风餐露宿饥一顿饱一顿,还得躲避那些猫贩子把它们逮去剥皮吃肉,能活到今天、能到咱们家容易吗?别看人家不顺眼了,知道你漂亮你健康你聪明,可也得学着去发现其他那些小朋友的优点和平友好相处啊,这样才是好孩子呢。
 
 

春来秋去,转眼灵灵已经来了10余年之久,这个情人节刚刚给她庆祝了11岁生日,折合成人寿则为61岁。岁月之剑逐渐磨平了灵灵的孤傲和抑郁,她终于跟这些“垃圾猫”、跟这个世界讲和了。


 

这正是:原住民美灵灵养尊处优  众猫咪挨个来乱了乾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