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動物之友張丹
動物之友張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0,569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活熊取胆惨绝人寰!母熊为救小熊含泪杀死骨肉!

(2010-01-16 11:49:39)
标签:

阴森恐怖熊场

残受极刑的黑熊

活体胆汁

中国之耻

取缔养熊业

情感

分类: 人类的残忍

古有凌迟酷刑,今有活熊取胆。如果“残酷”也有个极限的话,这极限会是什么?!前有成年月熊不堪忍受年年月月日日被活体取胆汁的极度痛苦而自残自杀,今有月熊母亲宁愿亲手杀死骨肉也不愿其重复自己所经历过的十余年生不如死的极刑,人啊人,还要作孽到哪一步哪一天才算个头?!请大家读读下面的“取胆母熊含泪杀死小熊!”和“亲历触目惊心的抽胆场面,一熊愤而自杀”两文, 请大家行动起来,拯救月熊!拯救人心!报应即将到来。报应已经到来。

 

 

取胆母熊含泪杀死小熊!

受朋友之托,替他管理几天“熊庄”,那是位于市西北部山脚下一所隐蔽的别墅,也是朋友养熊的庄园。 

 
是夜,五更时分,我在小楼里展转难寐。山风不断送入一阵阵恐怖的叫声,像一声声悲泣,既痛苦又绝望。恰在此时,我仿佛听到门上有轻轻的动静,“咯吱,咯吱”,同时还伴着粗重的呼吸。我猛一翻身坐了起来,随手拉开了灯:“谁?”没有任何回答,沉寂得煞是怕人。我伸手抓起一把扫帚,轻轻走到门边,猛地拉开了房门。

 

哈,门外蜷缩着一只小熊,它胖胖的身躯蜷作一团,毛烘烘的鬓发柔软地蓬松着。它怯怯地望着我,发出近乎谄媚的喏喏叫声,“熊熊,来,来啊,”我张开手,小熊摇摇摆摆地爬到我面前,小掌搭在我身上,用那温暖的舌头舔着我的手,柔软极了。突然,一阵喧哗声从外面传来,小熊眼神一怔,敏捷地钻到了床下面。很快,传来敲门声,我拉开门问道:“什么事啊?”“熊房刚跑了只小熊,没来打扰先生吧?”“哦,有啊,在这呢。” 我指着小熊躲藏的地方。他们俯下身,一把就抓住了它,粗暴地从里面用里地往外拖着,他们把四只熊腿对足绑定,用一只粗长的棍子穿起来抬走了。小熊在离开房门时,那仰着的头颅弯过来无助地望了我一眼,那是企求可怜目光。


天亮后,带班的老张说领我去熊房看看。来到一个有几千平方米的高大建筑里,里面很空旷,平放着六个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一只萎靡的黑熊。奇怪的是它们身上都箍着一个明晃晃的像兜肚的东西。老张告诉我,“这是取胆汁用的,现在的熊胆汁价格是每克300元。”他带我来到第一个笼子跟前,打手势告诉我:“采胆汁开始了。”我看见两个彪悍的工人麻利地左右绑好熊躯,在那刚兜肚两侧各拉起一条粗大的绳子,经过一个特制的滑轮,齐喊了声“嗨-”只见熊身上的钢兜肚渐渐地收缩着收缩着。突然,熊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喊:“呜-”那简直不是吼叫啊,那是变了形状的凄哭,之间他拼命仰着头痛苦地瞪圆了眼睛,四个粗大的掌子在有限的空间蹬抓着地面,发出“滋拉,滋拉”地刺耳声响,瞬间,那腹下的钢管里“滴答,滴答”地流出了碧绿色的液体。操作工人又慢慢松开绳子,接着拉起下一个回合,又是一个声嘶力竭的泣叫。我看到熊的眼泪瞬时淌下来,它竟然也像人一样咬紧了牙齿,躬起了身体去承受着无休止的痛苦。好悲惨的一幕啊,我不忍再看,扭头走开了。此时,我才明白,夜里那些悲叫是这些带着伤痛的熊,在难挨的暮色里发出的呻吟啊。


老张跟我到门口,我声音颤抖的质问他:“你们还有人性么?它们可都是生命啊!”老张淡淡地说道:“没办法,我们干的就是这样的活啊。”情绪稍定,我无奈地问他:“多长时间采一次胆汁?”他回答道:“那要看情况了,胆汁多的一天两次,少的最迟两天要一次,一般一个熊年产胆粉2000克,可以采10年。”我的心战栗了,一天两次,10年,这是个什么样的魔鬼数字啊,也就是说,这样欲死的折磨每天都要进行两次,要在这样欲生不能的刑法里忍受10年,7200次剜心剔骨啊。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熬啊,纵是人的坚强生命力,也肯定难以坚持下来,我的心痛痛的。


我提出要回去。老张说:“一会要对小熊手术,这个关键时刻你可不能走,你代表刘总,你走了,出了事谁能负得去这个责任!”我只好跟他又回到了熊房。在他招呼下,四个彪悍的工人围拢到了小熊跟前,用铁链子紧紧地捆绑起那只小熊。小熊惊恐地望着大家,当它的眼神看到我时,顿时一亮,渴求地望着我。我的眼睛湿润了,此时,它竟然“扑通”一声向我跪了下来,是四个蹄子同时跪下...老张摆摆手,命令开始手术,小熊失望地朝着屋顶,放声大哭“呜-”那声音惨极了,失望极了,是我在这个世界上从未听过的震撼心灵的呼喊,它简直就是用人类的语言呼喊出来的一个“妈”字,就连那些刽子手般的工人也为之一震。就在此时,一个异常震撼的情景出现了,只见笼子里的一只大熊嘶叫了一声,竟然用那巨掌一点点地撑开了拇指般粗的铁笼子,蹦了出来。吓得那些工人四下逃窜,我顿时呆住了,脚下像生了铅,一步也移动不得。可大熊没有理会我的存在,飞快地蹦到了小熊的跟前,用那笨拙的巨掌去解那粗粗的链子,可怎么也解不开,它只好亲吻着小熊,勉强地把它依偎在自己的怀里,用舌头慈爱地舔去小熊严重的泪水,哼哼叫着去抚慰自己亲爱的孩子。小熊也像在连连叫着妈妈,“呜呜”地呜咽着,求妈妈救救自己。


突然,大熊狂叫着,用自己的巨掌狠狠地掐住小熊的脖子,吼叫着用尽力气掐着,掐着......直到小熊的身体软绵绵地倒下来,它才松开了自己的巨掌,它看着已经死去的孩子,它呜咽着。哀鸣着,仿佛在喊:“孩子啊,妈妈救不了你,但你再不会去受罪了,妈妈对不起你啊-”它先是撕咬着自己的毛发,接着一把拽下了身上的钢兜肚,那钢管带着半个胆囊飞了出来,肚子上的毛皮顿时被鲜血染红了,汩汩的流淌着殷红的赤丹。只见它大叫一声,疯了似的向墙壁撞去,“砰-”墙壁轰然倒塌了。我麻木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这个残酷的熊房的。       
        
整整一天,我脑海里都是那些悲惨的一幕。我在心中自问:熊妈妈的举动是母爱?我想是的,是一种无奈的母爱。在此时此地,它没有能力帮助孩子解脱那10年地狱般的痛苦,无奈之下,只有把创造了的爱毁掉,再去冥冥之中陪伴它,寻觅它,惟有如此啊!!!

 

 

亲历触目惊心的抽胆场面,一熊愤而自杀

 

胡展奋

 

那一年的初春,我和原《江南游报》的总编辑祁子青被严寒困在长白山脚下的仙人桥,说是“困厄”,其实也就是我们的越野车水箱被突如其来的寒流 “炸”坏了,一时半天回不了通化而已。万万比不得“夫子之厄于陈”的。而且正好有暇尽兴地游览仙人桥熊场。

 

抽取熊胆无疑是一场噩梦,……倒了霉的熊像果冻似地颤个不停,惨叫声惊天动地……没有人能够确切地告诉我,这个没有桥的地方为什么被叫做“仙人桥 ”。

 

传说自然很多,而且几乎每个传说都和熊瞎子有点关系,可见此地自古多熊。熊场紧挨着鹿场。场主很热情。事实上,只要看到过鹿群在草地上悠闲地溜达,马上就令人感到熊场是熊牢。

 

场主解释说:熊,是不能放养的。大概是有别于肉用熊,这里的熊被称为“ 胆熊”。那熊房不知是什么建筑改建的,光线很暗。每只熊都单独囚在大铁笼里,人立而嗥。那一年的仙人桥熊场至少有15头胆熊,有黑熊也有棕熊。熊场养熊的目的并非如外界讹传是什么“那时候剁下预约献给首长的熊掌,而且只要肥腴的右掌 ”。养熊的最大目的就是抽取熊胆,赚取令人毛骨悚然的利润。

 

这一天的上午8点,令人肝胆俱裂的一幕开始了。

 

和饲养员在一起的时候是熊们心情最好的时候,但一看到四个彪形大汉进来,熊群立即如见鬼魅似地长号起来,把铁笼撼得摇摇欲坠。

 

饲养员说,这傻东西可灵了,因为是每天上午8点准时抽胆汗,所以一到7点3刻,它们就没心思进食了,每头熊都有大祸临头之感,发出求救的呻吟。

 

彪形大汉身穿白衣,脸上毫无表情。你可以想象他们就像走向一根木桩一样走到3号笼前,闪电般伸出一支特制的铁钩,勾住熊脖子,后者大难临头,立即暴眼龇牙地哀嚎起来,熊尿当即潸潸而下……熊的力气当然很大,但是当它的四肢被铁钩“摆平”成一个黑色“大”字以后,也只能像十字架上的殉难者一样,无力地垂下头来哼唧。

 

这是一只体形小于棕熊的黑熊,也被叫做“狗熊”。由于现在胸腹全裸,酷刑的全过程也就可以一览无余。

熊肚上熊毛剃净处有一道永远不能痊愈的刀口。在相当于人类肝区的部位(右胁下),人们用手术为熊造了一个□管,直通熊的胆囊,外连一根透明的塑料软管,平时用一种粘性很强的敷料把软管和创面紧紧包扎起来,抽取胆汁时打开包扎,将针筒插入塑料软管。

 

那么,这样的过程就是敲骨吸髓的过程了──在墨绿色的胆汁被迅速抽吸时,可怜的熊张大着嘴,两眼暴凸,肝区痛得像果冻一样颤个不停。

 

最要命的是,那针筒为了等候胆汁而时抽时停,熊的哀叫也就呈现一种间歇性的上滑颤音和下滑颤音,碜得我们的胃部也痉挛起来。

 

我们仍然无法想象当一种活体在无麻醉时被活活抽吸汁液的痛楚,这一刻我只想到人们活吸猴脑时的狰狞面目和猴的龇牙咧嘴。

 

这场酷刑从8点一直持续到10点,惨叫声响彻山坳,15只大熊全被抽取了胆汁,动作是极利索的,再“力拔山兮”的大家伙,只消被黑无常似的铁钩一勾,就目瞪口呆,颓然若死。

 

每只熊根据体格大小,每天分别抽取150毫升到200毫升左右,抽完胆汁的熊都很懂事地捂着肝区蜷缩在笼内哆嗦,晶亮的小眼睛,有的还挂着泪……

 

事变猝然:5号熊为反抗虐待而拉出了自己的肝肠……众熊哀号,“狱暴”在即。

 

这是上午10点30分左右,我们跟着场主冲进熊舍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5号笼内的棕熊(也叫做马熊)扒开了创口,把一副肝肠拉了出来高举着狂嗥,血流遍地。

 

马上有人撞钟示警。马上有应急人员冲进熊舍,挥舞着利斧和大铁钩。

 

完了。场主说,这倔东西这几天已不安分,早该给它穿上“铁马夹”的。现在要紧的是赶紧“抢救”熊掌!他跺着脚,口气十分腥臊难闻。熊掌是必须活砍的。

 

我们发觉熊笼是有机关的,启动“凡尔”后,一侧笼壁立刻压向熊体,制得它丝毫不能动弹,有人迅速递上砧板,然后只听“噗”地一声,利斧闪光过处,5号熊的右掌当即肉粽一样被血淋淋地砍下。濒死的熊虽然力大无穷,但此刻只能一声连一声发出硬勺刮动搪瓷面盆似的尖啸。然后砍下左掌和后掌,血,流满熊舍,我们从来不知道,一只熊竟有这么多的血而且这么粘稠。大熊喘着粗气,眼神渐渐散乱,完全成了一个血球。大概是屋内杀气太盛,笼内的10余头大熊忽然一起发出摄人心魄的哀鸣。那种来自山林的充满原始兽性的无比压抑无比愤懑的警告足够令人发指、令人脚软,粗陋的熊舍被震得□□直响……

 

但场主不愧是屠夫出身,在大熊们作势暴动、众人争相逃命的危急关头,他喝住众人,冒着极大的危险,指挥壮汉给最凶暴、最有可能自残的几头大熊穿上“铁马夹”。

 

我们现在看清楚了“铁马夹”。铠甲的式样,极笨极重,即令“极其长大的”吕布也无力承受得了,场主故伎重演,启动“凡尔”,制服大熊,注射麻醉,然后□ 啷一声用“铁马甲”把大熊整个身体“铐”了起来,它使人不能不联想到中世纪欧洲的“贞节裤”,两者的区别仅仅是后者的“窗口”开在泄殖腔,前者的“窗口”刚好开在肝区。披挂以后的大熊仍然每天可以抽榨胆汁,可以作果冻状颤抖,却无以自残,运用之妙,足可以使古之酷吏们惭愧的。

 

说来也真不可思议,一看到“铁马夹”,原拟起义的大熊突然都安静了。“铁马夹”真厉害,可见一斑。场主得意地说,熊最喜挠痒痒,也最怕挠不着痒处,该刑具一上身,闷热之下,必定虱蚤横生,到时候即令是“熊王”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地向他乞性乞命。

 

场主长相鹰视而狼顾,自称姓来。该不是着名酷吏来俊臣的后裔吧。临走时只听他呵斥手下说,快剥!熊皮要趁热剥,活剥更好。

 

离开仙人桥时仍然没人说得清楚仙人桥的来历。说法很多。给我印象最深的说法是很久很久以前长白山人熊相搏太过,轩辕皇帝(有熊氏)知道后认为是人熊语言不通所致,于是在此造了一座大石桥,称但凡人熊一过此桥便心意相通,可以互不侵犯。问题是人们普遍相信此桥乃宝物所造,于是拖家挈口、呼朋招友地去拆桥。于是人熊之间不再有沟通的可能,而责任仍然在人。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现在有多少人知道,我们祖先的图腾曾经就是一只大熊;不信的话,你至今还能挖出残桥的石碑来。

 

目睹取熊胆汁过程

 

为了偷拍到黑熊被抽取胆汁的惨状,我们决定第二天再以购买熊胆粉为由进入熊场。

 

18日上午10时35分,我们到达熊场。再次购买20瓶熊胆粉后,我们提出观看抽取熊胆汁过程,老杨竟也答应了。这时,三名赤着上身的小工开始为抽取胆汁做准备了,他们在水龙头前冲洗钳子、导引管等。

去熊舍的路上,老杨告诉我们,熊场本是严禁参观的,偶尔有人参观也必须是熟人介绍的,参观时是绝对禁止任何人拍照,同时不许任何人观看抽取熊胆汁,“因为怕有人偷拍了照片发到网上去,所以我们最怕就是有记者秘密拍照……”

 

“你给它喂糖水,我来抽吧。”一名微胖的小工吩咐另一微瘦的小工。等黑熊品尝糖水的时候,胖小工动作娴熟地钻到“熊牢”下面,迅速将一根导流管插入黑熊腹部里面,也许是插痛了腹部,黑熊“噌”地一声站起来,发出一声惨叫之后在笼子里打着转,不时用头撞击笼子,腹部下面还吊着管子。为制服黑熊,小工们拿来铁棒又打又骂,不一会,黑熊被驯服了,乖乖趴在笼子里接受抽胆。

在抽取另一头黑熊胆汁的时候,导流管的插入很不顺利。“塑料的插不进去就换铁管吧。”另一小工建议,当小工从铁盘里殷红的水中取出一根铁制的导流管时,我们实在不忍心看他将管子插进黑熊的腹部里,将头扭过去了。

 

轮到一头幼熊,小工拿糖水给它喝,黑熊本能地伸出大舌头不停地喝着糖水。另一小工则闪到“熊牢”下面,当导引管插入黑熊体内的一刹那,它停止了吮吸,然后抬起头,一动不动地望着记者,那眼神中充满了无助与惶恐。然而,笼子下面的小工并没因此停止操作,而黑熊又开始吮吸糖水——是疼痛已经在糖水的甜蜜中消失了?或者是因为长期被抽取胆汁,它已经变得麻木了?导流管顺利插进腹部之后,一股墨绿色的胆汁从管子里流进了小工端着的盅子里面,几秒钟后,胆汁流尽了,小工拔出导引管,用碘水给黑熊腹部的伤口消毒。

 

 

活熊取胆惨绝人寰!母熊为救小熊含泪杀死骨肉!
从胆囊至大腿的橡胶导管
 
活熊取胆惨绝人寰!母熊为救小熊含泪杀死骨肉!
铁马甲及其内部的橡胶导管和胆囊收集袋
 
活熊取胆惨绝人寰!母熊为救小熊含泪杀死骨肉!
植入腹部的钢制导管
 
活熊取胆惨绝人寰!母熊为救小熊含泪杀死骨肉!
从熊的身体中取出的钢制导管
 
活熊取胆惨绝人寰!母熊为救小熊含泪杀死骨肉!
新式的所谓“人道”的无管引流方式

 image

在养熊场都被囚禁在狭小的铁笼中的黑熊

 

image 

今年三月获救的一只黑熊抵达成都龙桥黑熊救护中心

活熊取胆惨绝人寰!母熊为救小熊含泪杀死骨肉!

一只被囚禁于铁笼中长达20年之久的黑熊

 

活熊取胆惨绝人寰!母熊为救小熊含泪杀死骨肉!

被囚禁在"下压式"铁笼中的黑熊"希洛"

(希洛是其获救后的名字)

 

活熊取胆惨绝人寰!母熊为救小熊含泪杀死骨肉!

在大型养熊场里繁殖出来的小熊

 

活熊取胆惨绝人寰!母熊为救小熊含泪杀死骨肉!

 一个大型养熊场

 

活熊取胆惨绝人寰!母熊为救小熊含泪杀死骨肉!

一个所谓现代化的养熊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