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海魂
作家海魂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52,545
  • 关注人气:45,3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专栏】“微笑澄海我来讲”旅游故事鉴赏-王万然《樟林古港,没有见到红头船》

(2019-02-07 16:26:57)
标签:

旅游

军事

历史

散文

游记

分类: 四通八达
   自“微笑澄海我来讲”旅游故事征集活动开展以来,共收到作品296篇~根据本次征集活动的主旨,评选出51篇优秀作品~目前活动进入颁奖阶段。


【专栏】“微笑澄海我来讲”旅游故事鉴赏-王万然《樟林古港,没有见到红头船》

(点击图片查看“微笑澄海我来讲”旅游故事征集活动获奖名单)


    “微笑澄海我来讲”旅游故事作品要求:作品以导游词、游记、故事的方式创作,选取澄海范围内的景区(点)、历史文化、自然风光、古村落、古建筑、古驿道、民俗文化、人物故事和传闻、地名来历、文化主题公园、特色美食、传统工艺等题材进行讲解。

    为进一步宣传澄海的魅力,增强澄海旅游的吸引力,“澄海旅游”公众号特开通获奖作品鉴赏专栏,让我们一起赏文赏景、赏人生。

【专栏】“微笑澄海我来讲”旅游故事鉴赏-王万然《樟林古港,没有见到红头船》【专栏】“微笑澄海我来讲”旅游故事鉴赏-王万然《樟林古港,没有见到红头船》【专栏】“微笑澄海我来讲”旅游故事鉴赏-王万然《樟林古港,没有见到红头船》



本期鉴赏

成人组三等奖作品

王万然《樟林古港,没有见到红头船》



王万然《樟林古港,没有见到红头船》

樟林古港,没有见到红头船


王万然


小满前夕到澄海,碧空万里,天上仅有的几朵白云也被日头曝成咸鱼脯,这是入夏以来最热的时候,巴不得头上乌云密布,最好下点小雨。

听说我们要去漳林古港,澄海的同学说,可能你们的时间安排不了,起码要一个半钟头,不过走一段也行。我说一定要去秦牧故居。同学说,秦牧故居也在那里。

按照导航走街串巷到了一空旷处,停车。右边堆满建筑材料,横幅写着“观一秦牧公园环境规划方案图”。没错,就是这里,秦牧公园,一定在秦牧故居附近。果然,路边树一高牌,上印图文“南粤驿道——樟林古港——文化之旅——南盛里——秦牧故居——锡庆堂——新围天后宫——水仙古寺”,下附导游图。进了小巷,两边都是古老的建筑,陈旧但算完好。一家门口嵌上了吴南生题写的“秦牧故居”牌匾,但铁将军把关。秦牧故居位于汕头市澄海区东里镇樟林观一村索铺巷39号,是一座潮汕特色的“四点金”四合院,有近百年历史,占地387.5平方米,内有天井、正厅、厢房、居室、书斋等16间。虽然进不了大门,但怀着对一代巨匠的敬仰在门口留个影,也满足了。

据说,这个村子的房屋以前都是一位叫做“蛤蟆盛”的蓝姓大财主所拥有,“蛤蟆盛”富甲一方,妻妾成群。秦牧的父亲从海外归来,向“蛤蟆盛”购置了这处房产,户主也因此改姓林。物换星移,当“蛤蟆盛”逐渐淡出了现实生活、慢慢成为茶余酒后的传说,这小院走出去的一位林姓少年,便为门户增添光彩。这个走出去的人叫林阿书、林派光、林觉夫、林顽石,笔名秦牧,1919年生于香港,与杨朔成为中国散文界的“南秦北杨”,曾任《羊城晚报》副总编辑、《作品》杂志主编、广东省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协广东分会副主席、暨南大学中文系主任。其文学活动涉及很多领域 ,主要有散文、小说、诗歌、儿童文学和文学理论等等。1938年开始在广州报刊上发表作品。1941年参加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1992年逝世,享年73岁。

笔者青少年时代就见过秦牧的名字,知道他和欧阳山是广东文学界的两面旗帜,一个是散文大家,一个是小说大家。

秦牧故居斜对面是有名的锡庆堂。也就是就是一座典型的“驷马拖车”潮汕建筑。它占地7000多平方米,中间是蓝氏通祖祠,两侧对称各有2座“四点金”的“大夫第”。“四点金”是由相向的两个一厅二房构成,中间隔着天井,天井左右两侧有廊屋与上下厅房联结。整个建筑平面近似于北方的四合院。从平面结构看,两侧这4座“四点金”,就像4匹马,中间的祖祠就像是车身,故叫“驷马拖车”。锡庆堂两侧两座大宅为何挂“大夫第”匾额?原来清朝末年,蓝金生捐出巨款救济华北、华东大水灾,清朝政府授予他“大夫衔”并赐予蓝翎朝服。所以蓝金生的府宅便理所当然成为“大夫第”了。在樟林,匾额刻上“大夫第”的大宅多不胜数,但这并非代表着樟林当年在朝廷做官的人很多,而是由于清朝后期财政空虚,朝廷通过贩卖虚职来维持财政收支。

穿过锡庆堂大埕,拐到河边,一条小河蜿蜒见不到头尾,河水蓝绿色,深不见底,两岸树立石栏杆,干净舒畅。来回走了一趟,只见临河的围墙开了一些小门,有民居也有铺面,就是看不到港口。

集中后去盐鸿镇吃薄壳宴,汤、菜、粿等都有薄壳,用薄壳作全席还是第一次看到。薄壳也叫海瓜子,一种小蚌,长得像瓜子,叫薄壳可能是因为壳很薄的原因吧。在我家乡,薄壳平常是用来饲鸭子的,人们偶尔也用薄荷炒薄壳吃,味道很鲜美。在韩师读书的时候,食堂有时候也提供薄壳肉。薄壳很小,比小指头还小,带黑泥的筋连成一堆,要把肉都搞出来,必定费了很大的劲。这次,餐厅的工作人员指着图片介绍,我们才知道原来是薄壳放在锅里煮,熟的肉分离出来浮在水面,捞起来就行。薄壳肉在澄海叫薄壳米。

饭后,澄海画家杜志鸿要带我们去看樟林古港,笔者很郁闷,不是去过了吗?他说路上看到漳林古港的牌。客随主便,到了一河边,远远看到一块石头刻有“樟林古港——港澳林”。这就是漳林古港广场,一栋房子前面的石碑刻有“樟林古港”。广场还有一处墙头造型的装饰物,里面铺着木片,看似床板,也可以理解为船板。躺在板上,看到上面挂着青绿泛蓝的纸片,一开始以为是万圣节之类的纸钱,有点恐怖,看定才知道是信封拍照后的印刷品。原来是潮汕人远渡重洋后的家书信封,有的还写着多少钱。这在闽南、潮汕叫侨批,简称作“批”,俗称“番批”、“银信”,专指海外华侨通过海内外民间机构汇寄至国内的汇款暨家书,是一种信、汇合一的特殊邮传载体。漳林港,正是潮人离开土地飘洋过番的地方,也是侨批往来的中转站。

樟林,东里镇的一个小村,上世纪初,赫然标入了英国出版的世界地图!樟林古港方圆2平方公里。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有三个重要起源地,也是三个地标,它们分别是南宋时期的福建泉州港、元明时的漳州月港,以及清朝中叶的樟林港。100多年前,潮州、澄海、饶平、南澳四地在樟林交汇。这里,海阔江宽,宋代就已是潮州东部的盐业中心。明万历年间(1573-1619)近海渔业大有发展,这里迅速成为“渔鲜盈市”的埠头,樟林开始名播潮州。清开海禁,沿海各省商贾渔船,来往更加频繁。清代康、乾年间,樟林是广东较大港口之一,是潮州红头船航泊的基地。北上沪、津、西至雷、琼,南下可达安南、暹罗、马来亚诸地。当时,潮州活动贸易的兴起,使樟林迅速趋于繁荣,樟林的先辈,移居海外的也日益增多。鸦片战争之后,汕头港逐渐取代樟林港,樟林遂转为内地埠市。历经一两百年的变迁,樟林古港的新兴街繁华不再,但遗迹犹存。

当年进出樟林港的商船都是红头船,大桅杆上部及船头均油红漆。红头船队从这里出发,浩浩荡荡,扬帆远征,成为樟林港的一大特色。时至今日,人们提到红头船,仍会联想到当年樟林港码头上,千千万万华侨先辈漂洋过海,到世界各地谋生的情景。遗憾的是,笔者在樟林古港广场看不到红头船。

一百多年前,笔者的祖先是开着红头船到碣石的,然后在碣石买地建房定居。我家的祖屋建在桂林浅前的三间两伸手,面临“流深”——就是碣石港最深的航道。相传以成公来自澄海外砂水沟尾。外砂镇现属于汕头市龙湖区,但听澄海人说,水沟尾在澄海城内,现叫昆美村,也有人说就是外砂的李厝村,该村王姓占多数,土改取名的时候,就以小姓李厝来命名。祖宗从哪里来,因为没有辈序,很难考证。按照墓碑的名字,有惠、以、克、侯,侯是太祖辈的,到我爷爷就没有了。“惠、以、克、侯”四字是否属于辈分诗,也不能确定。原来是说一世祖以成公在碣石成家立业后,把父亲惠福公的骨殖从澄海迁来,后来因迁坟发现,惠福公是“血葬”,那么,惠福公才是一世祖。

据外砂王姓人推测,以成公有可能就是王兴顺。资料记载,王兴顺(生卒年不详),又名传烈,外砂林厝村人。自幼家贫,为人慷慨好义,深受乡民爱戴。清咸丰二年(1852)开始,潮属各县三年连降大雨,洪水泛滥成灾,时值太平天国起义,人心思变日甚。王兴顺结识了潮安吴忠恕、陈阿十和潮阳陈娘康等人,于咸丰三年秋,在桑浦山聚义结盟,以“灭清朝,求人民”为号召,发动农民起义。四年五月,兴顺配合吴忠恕、陈阿十等破下坑,进驻龙田,没收豪绅财产,分给百姓,继而围攻澄海城。清廷调集大批官军增援,双方激战,伤亡惨重。同年八月,陈阿十病死,吴忠恕带兵围攻潮州城。为配合吴忠恕军事行动,王兴顺进攻鸥汀,钳制了清廷驻鸥汀兵力,连潮阳吴均增援潮州兵力也被牵制在澄海,使吴忠恕进攻处于优势。此役生擒增援潮州的饶平知县王惠傅。十月,吴忠恕兵败被杀,王兴顺势孤无援,不得不率众撤至鹅兴州。清兵入乡后杀人放火,兴顺带领百余勇士,突举袭击,逼清兵退至下埔渡口,自己遂带领部属乘船出海,不知所终。而外砂族人说,王兴顺去了碣石改了名字,时间与本家创业老祖吻合,但没有实证,也有可能是其部属。如果说王兴顺确实到碣石,那么他们是个团队,应该有其他人在碣石居住,但没有听祖辈的人说起,只知道老祖公是单独来做生意的。

至于老祖公留在澄海的白氏妈(妈,河洛话有两层意思,一同普通话,即母亲;二读上声,与玛同音,指祖母及以上女性祖宗和女神仙),同学指出,没有听说澄海有姓白的,会不会姓麦?白、麦在潮汕话都属于入声字,韵母相同,声母不同。

红头船,是维系外出潮人漂泊灵魂与故乡故土的缆绳。在樟林古港,没有见到红头船,但归途中,我还是想着红头船,想着祖宗乘着红头船,乘风破浪,从澄海到了碣石。没有见到红头船,但心里还是存在着红头船,存在那逐渐远去的根和乡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