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936年柏林奥运---来自许昌的武术名家

(2009-02-02 11:24:33)
标签:

文化

    说到中国人与奥运,避不开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的刘长春。那是第一个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的中国人啊。去年的8月份,在郑州出差的时候,一个哥们儿向我讲解中国的奥运历史。

    我很以为然。

    然后我说,说到中国武术与奥运,避不开我的一个老乡,1936年柏林奥运会真正是中国武术进入奥运的开端。

    不是2008年中国武术才第一次进入奥运会么?

    非也,73年前,中国代表团就已经参加奥运会武术表演,我的老乡就是武术表演赛的四大金刚之一。

    说起这位武术前辈的老乡,自然就绕不开许昌的梅花拳。梅花拳在民间有多种叫法,一般说梅花拳,古称梅花桩,又称父子拳,简称梅拳、花拳。梅花功夫是中国功夫中的瑰宝,其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据说早在春秋末期,著名军事家孙子就已创编了“武子梅花拳”;另据传说“五势梅花桩”在汉朝时期就已有之。可以说梅花功夫自古以来就早已在中国民间开始流传。

    梅花拳在许昌的流传历史并不长,大约是在民国初年,由河北著名拳师曹振谱先生传入许昌。甫一入许,响者云集。曹振谱为许昌培养了许多武术人才,成绩卓越。1928年,曹振谱率领门徒赴开封参加省武术比赛。比赛结果:寇运兴获对刺第一,郭绍芳获徒手第二,葛星和(葛心如)第三,李合坤第四,张武德第六,杨万清第十六,前六名均授予武士称号。接着曹振谱又为河南武术代表团指导,带领寇运兴等赴南京参加第一届国术比赛,比赛结果:郭绍芳、寇运兴均获优等,杨万清获中等。1930年张秀生参加省武术比赛,获第一名。1933年寇运兴之徒郭增莲,代表河南到南京参加第二届国术比赛,获女子全能冠军。1934年和1936年许昌专区举行了两次全运会。张世恩、陈嘉斌、王邦宪、王鑫恒先后参加了武术比赛,分别获得了前三名,当时的武术新秀,皆出曹门。

    1936年,曹的徒弟寇运兴被选为中国武术表演队成员,并第一次走出国门,到德国柏林参加了第十一届奥运会,同时在柏林大礼堂表演了春秋大刀,并以精湛拳法打败英、芬等国强手,竭尽所能为当时尚处于贫弱之中的祖国争得了世人的瞩目,也稍许弥补了中国运动队成绩不佳的遗憾。为弘扬中华武术立下了汗马功劳,同时也为许昌“武子梅花拳”,再立新功。

   寇运兴先生,是民国时期梅花拳的顶尖大师,一时有“天下梅花数许昌”的赞誉。寇运兴一生崇尚武术,精于艺业。字振华,乳名丑,1898年3月12日(清光绪二十四年二月二十日)生于许州阜民保寇庄村(今属许昌县将官池镇)。

 

       附转摘之:历史档案:威震年柏林奥运会的国术队

    1932年第10届奥运会,中国仅派出短跑选手刘长春一人孤零零执青天白日旗参加。为了一洗给全世界留下的“中国无人”、“东亚病夫”印象,当局一口气派出共141人的庞大代表团,参加1936年8月1日—16日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的第11届奥运会,其中有田径队23人,足球队22人,篮球队14人,游泳队2人,举重队3人、拳击队4人、自行车1人,共计运动员69人、国术表演队11人、“体育考察团”成员33人,还有干事、秘书、指导、顾问若干,但其中没有一个随队专职医生和官方记者(那时的政府当局“穷”得连记者都派不出,著名记者储安平还是私人筹集资费前往采访,并顺道到英国求学)。

 

    赫然出现在有希特勒亲自出席的柏林奥运会开幕式中的“中国军团”,使得各国对中国体育队刮目相看,人们纷纷议论:中国队这次会不会爆冷门?

 

    中国选手的确不乏精彩表现,如中国选手荆贵弟对英国选手希立姆敦的中量级拳击比赛,就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赛一开始,技术全面的荆贵弟频频进攻,将对方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并用一记右勾拳将对手重拳击倒。挣扎着爬起来的希立姆敦,已经明显处于下风,他为了摆脱困境,就与荆贵弟扭打。裁判将两人分开,还没有下令继续比赛,希立姆敦突然以左直拳重拳偷袭中国选手,把毫无防备的荆贵弟击倒在地。英国选手这一明显违反拳击规则、违背体育道德的行为,裁判不但不给予处罚,反而判其获胜。无数观众为中国选手大鸣不平,斥责裁判不公正。中国队总领队王正廷非常气愤,他先后向大会提出两次抗议,但均未被受理。

 

    “弱国无外交”,长期备受列强侵略和欺辱的中国,在倡导公平竞争的奥运会上备受国际体坛的歧视,加上当局的政治腐败、国民经济衰败、经费拮据,庞大的中国体育代表团由于组织不力、选拔粗放、备战不充分等诸多原因,在这次奥运会比赛开始没过几天就早早地全军覆没——除了撑竿跳高运动员符保卢在预选赛中取得出线权外,其余在初赛期间就惨遭淘汰。

 

    参赛结果惨不忍睹的中国体育代表团,被西方媒体大肆讥讽,出现诸如题目为《四万万人中跑得最快,奥运会则一败涂地》、《虽中国女人不再裹脚,但预赛未终已遭淘汰》、《阵容虽庞大,难除“病夫”之名》、《中国不如小瑞士,比赛未终成看客》……之类的评论文章。

 

    虽然正式项目的结果一塌糊涂,但随团前往柏林的“中国国术表演队”一系列精彩的表演,却令观众刮目相看,一扫洋人眼中的“东亚病夫”印象,为中华民族扬眉吐气,争回了尊严。

 

遥远而艰辛的旅途

 

    第11届奥运会在正式比赛项目之外,还设立了各国民间传统体育运动的竞赛性表演项目,中国的武术被列为其中之一。1936年春,“中国国术表演队”选拔赛在上海举行。评委由著名武术大师楮民谊、张之江、王子平、佟忠义、朱国福等人组成,他们从来自全国各地的拔尖选手中选出郑怀贤、张文广、温敬铭、寇运兴、金石生、张尔鼎六名男队员和刘玉华、傅淑云、翟连元三名女队员。队长由南开大学的郝铭担任。

 

    开赴欧美之前,从来没有参加过国际性大赛的国术队队员们只被召集到南京集训了几十天。之后,当局安排队员们到南京大光明戏院卖艺募捐,筹集去柏林的经费。

 

    1936年6月26日中午12点半,中国国术表演队与参加柏林奥运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一起,乘意大利邮船“康梯浮地”号起锚离开上海黄浦港。邮船在印度孟买码头接上先前派往南亚国家筹集经费的足球队,于7月20日抵达意大利威尼斯。代表团第二天转乘火车经奥地利前往柏林,于23日抵达。

 

从上邮船起就不断遭受洋人白眼的中国体育队,经过28天的长途奔波之后,疲惫不堪地走出了柏林车站。走出车站后,一大群指手划脚、议论纷纷的德国人突然向他们拥来,几个长发青年凑到郑怀贤身前上下打量,还有一些妇女挤到李森、杨琼绣等女队员面前,弯下身去观察她们的脚。一位前来欢迎代表团的中国留学生对莫名其妙的运动员们解释说,在德国人的印象中,中国男人还是像清朝时期那样头上有“猪尾巴”辫子,女人仍是尖脚的“三寸金莲”。

 

    哭笑不得的运动员们顾不上旅途劳顿,第二天就投入到赛前训练。使中国队员失望的是,奥运会组织者并没有对中国代表团表示出应有的尊重,仅仅安排了几个狭小、简陋的训练场所。类似的歧视很多:一天,郑怀贤等国术队员在莱茵河畔碰见十来个英国人,他们把队员们当作日本人,老远就喊着“OK”打招呼。当他们明白队员们是中国人时,惊诧地说:“中国也能派出这么多的运动员?你们是来看热闹的吧?”英国人走后,急性的寇运兴骂道:“娘的,洋人处处瞧不起,咱中国就像受气的小媳妇。”

 

    中国功夫震惊西洋观众

 

    第11届奥运会将各国民间体育表演赛安排在正式比赛之前,地点是规模极大,驰名欧洲的汉堡动物园。按大会安排,运动员第一天先在汉堡街上做娱乐性的游行或表演,第二天再会聚到动物园做正式表演。

 

第一天游行表演时,中国国术表演队队员身穿古色古香的中国国术服,手持刀枪剑棍等各式兵器,向德国居民和各国观光者表演各种武功绝技。各国观众对朴素而神秘的中国武功惊奇不已,纷纷围观,不少人还十分好奇地上前仔细打量、抚摩各种兵器,叽哩哇啦地发问。担任翻译的中国留学生说:“他们问表演的是什么?”寇运兴对翻译说:“你告诉他们这是中国国术。”翻译讲给他们听,围观者却不知所云。温敬铭忙对翻译说:“你对他们讲,这是中国的武艺。”留学生又翻译过去,可观众仍然似懂非懂。郑怀贤急了,大声说:“就说是中国国人强身御敌的‘功夫’!”留学生翻译过去后,外国人终于眉开眼笑地叫道:“中国功夫,OK!”

 

    国术队的街头义演很受欢迎,队员们士气大振。但是,第二天正式表演开始后,由于参加表演的国家和项目太多,给国术队的表演时间仅仅15分钟。郝铭队长和队员们精心安排,力争多上一些项目,尽力表演出中国功夫的博大精深。

 

    各国选手依次上场,大多表演的是民间舞蹈,或赤脚歌舞、或击鼓蹦跳,或披兽皮旋转,或顶牛角顶牛……轮到中国国术队表演时,第一个出场的是张文广,他打了套正宗“查拳”。只见他拳似流星,腿似闪电,噼噼叭叭,声、形、劲、神俱到,干脆利落地将国术中的跌、打、摔、拿等攻防技巧表现得淋漓尽致。观众正惊叹不已的时候,张文广已骤然收势。紧接着是身着红色练功服的女选手刘玉华的双刀表演。但见她猛一顿脚,握在右手上的两把单刀中的一把飞向左手,接着双刀飞舞,将人影罩住,如雪花一般,在场上奔腾跳跃。“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双刀飞到使人眼花缭乱之际嘎然而止。在掌声雷动中,另一位女选手傅淑云身着白绸武术服出现在场中。傅淑云表演的是“绵掌”,该掌讲求“绵里藏震针、柔中含刚”,只见她柔若无骨,飘似惊鸿,矫若游龙,在轻柔的动作中踢腿冲拳,暗藏杀机。这看似西洋艺术体操、却别具巾帼女侠豪情的神秘中国功夫令观众大开眼界。

 

    傅淑云表演完毕,掌声未绝,郑怀贤和寇运兴各执一根棍棒雄赳赳、气昂昂地登上台去,表演“龙虎对棍”。只见寇运兴恶狠狠豹眼圆睁,郑怀贤凶煞煞牙关紧咬。一阵虎视眈眈之后,两人猛然跳起来,寇运兴抡棍猛劈,眼看就要砸到郑怀贤脑门上了,郑怀贤闪电般出棍撩开来棍,并顺势一招“恶龙搅海”,狠扫寇运兴脚下。寇运兴躲闪已经来不及了,观众发出惊呼。谁知寇运兴仓猝中以棒杵地,双脚腾空跃起,躲开来棍。反以一招“仙猴蹬枝”双腿踹向郑怀贤面部。郑怀贤迅速将头闪到一旁,回棍戳向寇运兴的腰间……两人你来我往,攻守兼备,扣人心弦。观众从未看见过如此精妙的对抗性表演,瞪大眼睛看得鸦雀无声,棍棒碰击时的乒乓声格外清脆。直到后来两人各一个跟斗腾空翻收式下场,全场观众才如梦方醒,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国术队还依次表演了金石生的九节鞭,温敬铭与张文广的空手夺枪,翟连元的花拳……共十多个项目。紧凑精彩的武术表演,使观众们兴奋不已,各国观众被“东亚病夫”如此精彩的传统体育震惊了。当国术队员退场时,无数记者、观众拥向中国队员,争着与他们握手,气氛非常热烈,队员们不得不在热情的留学生帮助下才冲出重围。

 

    然而,几天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在柏林奥运会正式项目上的惨败,以及《奥运会战果赫赫,中国队饱吃鸭蛋》之类的讥讽报道,使被安排前往各地表演的国术队遭受了冷落,外出表演时甚至没有车辆接送。有一次,队员们扛着沉甸甸的兵器走了很长的路,才搭上公共汽车,又在车上挤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到达指定地点后,一个叫克比尔的接待人员摆摆手把中国队员引到一间临时休息的木棚内就扬长而去。棚内只有两条长木椅,众人坐下后都默默无语,心中很不好受。傍晚时分,啃着面包的队员们隔窗看见在不远处,其他国家的选手围着餐桌谈笑风生吃着丰盛的晚餐,心中更不是滋味。

 

    当晚的表演从8点开始,中国国术队的表演时间被安排在观众早已看得厌倦的10点之后。面对这种歧视性的安排,队员们很是不满,火爆脾气的寇运兴骂道:“娘的,处处欺负中国人!干脆咱不表演了,回去睡觉算啦。”郑怀贤强打精神说:“寇老弟,可别这样想。咱们好不容易来到奥运会宣传咱中国的国粹,洋人越是看不起咱,咱就越要露几手真功夫给他们看,让他们服气。”

 

    听了这话,大家精神一振,立即商量怎样安排节目,使表演更精彩。轮到中国队上场了,首先安排的就是惊险刺激的“空手夺枪”,张文广和温敬铭的对抗性表演一下子就吊起了观众的情绪。接着,郑怀贤的飞叉、刘玉华的双刀、金石生的九节鞭都使观众惊叹不已,多次谢幕仍掌声雷动。大力士寇运兴的绝学──舞大刀,特别让洋人佩服不已:当大力士抗着大刀登场时,播音员对观众介绍说,这铁刀重达128斤,观众惊叹地叫起来。一位身强力壮的德国青年还不相信,跑上台去提刀,非常吃力才勉强把刀举起来。寇运兴笑了笑,用一只手把大刀轻轻提起来,观众立即喝彩。寇运兴双手交换着舞起刀花来,胸背花、头顶花、背脊花……大刀不停地舞,观众不停地鼓掌。一口气舞了几十个刀花之后,寇运兴才雄赳赳地扛刀下台。看着寇运兴大汉淋漓,郑怀贤忙递过一张毛巾说:“寇老弟,你今天辛苦了!”寇运兴喘着气兴高采烈地说:“能给中国人争气,咱累得高兴!”

 

    演出结束后,无数观众拥向国术队员,同他们握手、留影。观看当晚表演的“中国体育考察团”领队袁敦礼也挤过来,热情地握住队员们的手说:“我是学洋体育的,以前认为国术犹如古董,有之不嫌多,无之不嫌少。今天才发现它真是国粹,连外国人也如此喜欢,我们考察团回国之后,一定大力提倡国术!”

 

先前冷落国术队的组织者克比尔,这时也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满脸笑容地奔过来,不无愧疚地笑着说:“朋友们辛苦了!我们准备了一点夜宵,请你们前去用餐。”然后十分热情地把国术队带到一张早已摆满丰盛夜宵的大圆桌前,强调说:“这里宽敞,朋友们慢慢用餐。时间虽晚了点,但我们将派专车送各位回去。我以大会和我个人的名义向朋友们祝贺,你们的节目精彩极了,吸引了每一位观众。”

 

    此后,国术队先后在法兰克福、明兴等城市表演,都取得很大的成功,一家德国大报盛赞中国国术是“艺术中的精华,是体育中的骄傲。”一位美国记者赞叹道:“从未见过如此妙不可言的体育艺术。它既是体育,又是军事技能,毋庸置疑,它是古老东方文明的精华。”一位丹麦体育博士撰文说,国术是“古老中国埋在泥土中的珍珠,一旦破土而出,必将成为世界争相瞩目的瑰宝。”

 

    柏林市长探秘“飞叉太保”

 

    中国武术队的表演受到德国本地舆论和世界各国的广泛好评,引起奥运会组织者的高度重视,大会临时决定邀请国术队在奥运会上做正式表演,场地设在能容纳两万多人的柏林露天大剧场内。柏林市长也早已从报上看到关于中国国术队精彩表演的种种报道,他兴致勃勃地同一些市政府官员驱车到剧场观看。

 

    国术表演一开始,就把柏林市长深深吸引住了。队员们相继登场献技,冲拳踢腿、跌扑滚翻、刀光剑影,把市长和全场观众看得惊喜交加。当40来岁、方脸高眉的壮士郑怀贤手提飞叉健步上场时,柏林市长更是目不转睛。郑怀贤的钢叉在国内武术界颇具盛名,美称“飞叉太保”。这次组建国术队的选拔赛中,规定除比赛一般武术项目之外,还得表演特长项目。郑怀贤出神入化的飞叉表演,得到国术馆馆长张之江,武术名家王子平、佟忠义等人的交口赞叹。

 

    只见郑怀贤手持飞叉,“怀中抱月”、“苏秦背剑”,一招一式,连绵不断,初时像一条长蛇在他周身前后上下悠然盘旋,接着飞叉舞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头顶、胸前、背后腰间、跨下翻滚奔窜,寒光闪闪,像无数银蛇在周身盘旋飞窜,大有水泼不进之势。整个表演过程掌声不断,待郑怀贤收势立定,全场更是掌声雷鸣。

 

    这时,坐在前排的柏林市长突然站立起来,径直走上表演台,对着郑怀贤比划着说起话来,一位中国留学生赶紧跑上场当翻译。市长高声说:“阁下的表演太精彩啦!不过,我能向您请教几个问题吗?”郑怀贤挺挺胸膛,对翻译说:“欢迎市长先生提问!”市长认真地说:“你的表演太出色了,飞叉在您身上飞转,快得像机器齿轮。这倒使我产生怀疑,我猜想飞叉上一定有什么秘密,比如说是不是藏有电池,是电流促使它旋转不止的呢?”

 

    此话一出,全场为之肃然,几万双眼睛聚集到郑怀贤的身上。郑怀贤听罢翻译,爽朗地笑道:“请您看看是否有秘密!”说着把飞叉递给柏林市长。市长拿着这六尺长的飞叉,从叉头研究到叉柄,一无所获。不无失望的市长一转念,突然指着郑怀贤的脚发问:“飞叉里没有秘密,那么您的鞋子里一定有秘密。如果鞋子里没有磁铁,一个人的双脚怎么能像手随心所欲地舞动飞叉呢?能不能冒昧地请您脱下鞋子,以解除我们的疑虑?”郑怀贤笑道:“当然可以。”寇运兴立即提了双鞋让郑怀贤换了。柏林市长拿着换下的鞋,仔细查看,看了好一阵,突然抬起头来,翘起大拇指说:“真了不起,想不到中国竟然有如此神奇的民间体育。”这时,全场再次爆发出雷鸣般的响声。

 

    当晚,柏林市长专门举行隆重的宴会招待中国国术队。席间,他特地端起一杯酒走到郑怀贤的面前,请郑与他干杯。干杯之后,市长又饶有兴趣地问:“那飞叉在您身边飞转,总不掉下来,我原以为您身上藏有电池或磁铁,但都不是,那么奥秘在哪里呢?”郑怀贤笑着解释到:“要说奥秘,就是长年苦练,中国武林中人称这叫‘熟能生巧、巧能生精、精能生神’。”市长听完翻译,连声称赞:“朋友,你讲得真好。中国功夫不仅可以用来搏击格斗,也能用作艺术表演,其中潜藏着神秘的哲理。我相信中国功夫必将成为人类文化的精华,愿贵国政府能重视它。”接着,市长又举起酒杯对郑怀贤说道:“您是我们城市尊贵的客人,我再次表示欢迎和敬意。朋友,这酒杯是我们德国著名的工艺品,请收下作个纪念。”说完,又同郑怀贤干了一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