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伟
何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731
  • 关注人气:1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二组(十首)

(2014-06-16 10:19:47)
标签:

情感

分类: 河畔

第二组

 

 《早晨》

 

他打开蚊帐,忘记刚刚还在耳边嘶磨的空降兵。

他看到的是每天都会遇见的女人,体型丰腴

直言不讳。除了畏怯黑夜,不对任何人畏惧。

他的右边是被窗帘遮掩的白昼,秋日的光芒

穿进这屋子只剩下枯干残肢。他忘却许他

祈求的神,在镜子面前收拾夜晚丢弃的纸屑

落叶和气球。在哗哗的自来水中,听到女人

暴跳如雷的喊话和阴暗处空降兵的阵阵嘶磨。

 

《空屋》

 

他把房子打扫一遍,锅碗锃亮得略带炫耀。

三室两厅的空屋子,粗糙的内表面,不

随便发出回声,不随便抗议。没有词汇

没有主义。

地面潮湿的痕迹,像刚刚消隐的河流。

装在它内部的锅碗,桌椅和他,被沉默病传染。

没有词汇,抗议和主义。

 

《居住》

 

每天他都和一个女人的影子重叠。

在蹲下烧饭的厨房偶尔会听到菜刀从窗台

倒下的哐当声,好像掉下一把悬在床头的刀。

在拥有红色塑料凳的卫生间,他坐在上面

从水桶里捞出湿漉漉的衣服搓洗。偶尔会听到

哗啦啦凶猛的水声。他偶尔会想到楼上住了人

皮鞋落地的清脆声:一个悠闲的女人,在屋子里踱步。

哦,他还要晒被,擦桌子,在灰尘中听

到让人慌乱的尖叫。

当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太阳转过床头的时候

他想到那个和他重叠的影子,他佩服

这高超的演技。

他想打碎这和屋顶一样结实的玻璃

听到马蹄一样凶猛的脚步声。

 

《防盗窗》

 

电钻在楼上发出打洞的声响

刺耳,让人烦躁

一个不锈钢防盗窗刚刚路过我的窗户

吊往楼上,女主人在楼下

一直目视这结实的铁窗

进入自家的卧室

昨天夜里,她们的卧室同样发出响声

经过半天的判断,确定是木床

发出的声音

呵,女主人

我的下身藏着一只猫

嗅觉异常灵敏

不在乎防盗窗

 

《荒草》

 

三月的荒草到七月

还在疯狂的生长

你没有及时砍掉它们,你只是

常常拨开草丛

看看有没有更加特别的植物

比如像罂粟一样娇艳的花朵

现在,你索性将它们

搬回自己空旷的屋子

与它们睡觉,甚至

尝试投身进去

变成荒草人民的一份子

在这紧锁的屋子里

只有虫子来回飞过

没有刀斧

 

《植物》

 

我的楼下布满了绿色植物

高的矮的,拥挤的疏远的

高瞻远瞩的,卑微自弃的

或者妖艳诱人的,孤芳自赏的

我已经不能从脑海里

把你分辨出来,归于她们中的哪一种

她们的体内也有一种声音

我可以清楚的听见。不管是蝉鸣蛐叫

还是蛙声,都是单纯无罪的

火车来了,带来了跛子的远行

也带来了熟悉的乡音

我还不能把你和楼下的植物划分归类

但你肯定不是躺在我身下

吸取体温的竹席

 

《卧室》

 

花瓶里的玫瑰死了

鱼缸里的黑妞死了

昨晚挪动床板,好像有一天

晚上被发现的老鼠也死了

这不足二十平方的卧室

一个星期死了这么多的生命

唯独我一个像机器

照常运转

不为蚊子的死所动

不为窗外白云的死所动

 

《回声》

 

搬到新家我拥有空旷的客厅

和空旷的身体

我再也不能随时面对河流

我只能面对没有粉刷的水泥墙面大声歌唱

就像对自己歌唱

每当我大声发出声音,它们就紧跟着发出声音

整个上午我都在喊

你们听出屋子的空旷

却听不出我内心的回响

我的身体和这空旷的客厅一样

具备着回声的特技

 

《屋子,一部旧手机》

 

可以承认它是一部机器。

部分功能失去用途:

按下开关,灯亮,却不清晰

门窗能关,却不具有封闭性

没有文本,没有播放器。

推拉门窗的声音大于按下开关

瞬间的弹跳声。

唯一的显示屏就是床头的穿衣镜。

把门窗穿进去,墙面穿进去,桌子

不稳定的角穿进去。没有闪屏

把赤裸的身体穿也穿进去。

没有一条可以来回拨出的号码,接收

火车鸣笛声从夏天的傍晚到

冬天的清晨没有一天断过。

冬日的早晨,它冰冷如石。

工地上的挖掘机,向地下用力一锤

它跟着晃动,让少许人承认它是一部机器

一部部分功能失去的旧手机

 

《房间的魔力》

 

一颗玻璃弹珠掉落地上变出许多颗玻璃弹珠

一枚硬币掉落地上变出许多枚硬币。

我的房间极具魔力,在平时

全是静止的事物:衣橱和书柜

画具和风扇都像胆小的桂圆

它们从不敢自我跌落。

在床铺上,我翻滚,不去跌落

做爱时,变换位置,甚至体力不支

也会加倍小心不去跌落。

就像潜入别人房间的贼,连声音

也要收敛。因为这不可控制的魔力

常被吹出来的水淹没,熄灭了性欲与仇恨。

我还无力对抗,睁着眼睛忍耐:

一束灯光降落地上变出许多束灯光

一粒尘埃降落地上变成许多粒尘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