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侃-诗歌
李侃-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0,335
  • 关注人气:2,2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抄诗簿8

(2021-08-02 12:05:25)
标签:

抄诗簿

李侃

诗歌

分类: 推荐:诗歌文图

抄诗簿8

《羞耻》

 

作者/熊芳

 

我躺在干草堆里

身边有四个强壮的男人

甲是狩猎高手,常常给过我一腿羊肉

乙为我打退一头凶猛的野猪

丙是个巫师,能与神对话,预测天气

丁是美男子,跳舞就让万物发情

夜里,四个男人轮流上我的船

不知漂泊到何年何月

我生下的儿女,没有姓氏

也不知父亲是谁

但他们都视如己出

我吓住了,怎么会是这样

梦就醒了,梦里没有羞耻

 

《床戏》

 

作者/老七

 

米拉眯着眼睛

她靠着吧台抽烟的样子

女人看了都会发情

她的学历是真实的

她的美貌是真实的

她的青春

她的身体是真实的

她的高傲冷漠是真实的

只有到了床上

她才会开始演戏

 

《心不动了》

 

作者/扶桑

 

动心是多么难啊

就像坏掉的钟表——

即使你决意放纵自己,像那些一贯放纵的

女人,沉溺于和某个男人搂在一起

满足爱欲,或性欲

也很难有这样的男人了

 

《但你没有……》

 

作者/佚名【美国】

 

还记得吗?那天我借用你的新车,结果把车子撞出了凹痕。

我以为你会杀了我,

但你没有。

 

还记得吗?那次我硬拉着你去海滩,

你说会下雨的,结果真下了雨。

我以为你会说:“看吧,我就说嘛”,

但你没有。

 

还记得吗?那天我和所有的男孩子调情来惹你吃醋,

然后你真的吃醋了。

我以为你会离开我,

但你没有。

 

还记得吗?那次我把草莓派洒得满车毯都是。

我想你一定会揍我,

但你没有。

 

还记得吗?那天我忘了告诉你那个舞会是要穿礼服的,结果你穿着牛仔裤亮相了。

我以为你会甩了我,

但你没有。

 

是的,有那么多事情你没有做。只容忍我,

钟爱我,

保护我。

 

有那么多事情我想为你做,当你从越南归来。

但你没有。

 

(英译中:综合多个佚名网络译本,西楠校订整理。)

 

《正是老二伤心时》

 

作者/仁兄

 

二老板的情妇

离他而去嫁人了

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头

先是把公司里的一片荒地

给整成绿油油的草坪

草坪上整块很大的石头

路边的丝瓜架拆了

换成了两排细叶榕

过几天

我们看到取而代之的是

瘦小的樟树

 

XX》

 

作者/仁兄

 

在去惠州的路上

我们坐在大巴的尾部

汽车微微颠簸

我抱着美年达

双手安详地放在阴部

随着轻轻地晃动

偶尔拿起喝一口

橙色的汁液上慢慢浮起了

许多泡沫

他们一个个地瓶底冒出来

又迅速爆裂

哔哔剥剥

我看到

叔叔正在仔细地把瓶子上纸撕去

 

《卖豆腐的老头》

 

作者/花儿

 

卖豆腐的老头把小推车放在马路边

他站在对过的墙角

一动不动

我喊他半天

正纳闷

只见他身体微抖

一撅屁股

边提裤子边跑过来

随手掏出刀子

问:要多少?

一块钱的

他拿起刀子切好

抓起

放在我的白瓷碗里

我迟疑着刚才的情景

他手抹了下嘴角

尴尬的一笑:

我用刀子挑着的

 

《初白》

 

作者/刘杏丽

 

那件从桥南市场买来的蓝裙子

洒满白液

他根本没进去

我镇定自若地去洗裙子

白鹤山的水荡啊荡

就要毕业了

我能留住他吗

 

《梵净山:飞山寺》

 

作者/非飞马

 

没有晨钟

也没有暮鼓

没有僧人

也没有泥塑的佛

但我固执地认为

空空飞山寺里

一定住着神佛

他在暗处

默默看着

行色匆匆的人

一波一波

流水一样来

又流水一样去

他默默地等着

时光更替,江山易主

只要有缘人一到

他便现身

 

《吱呀》

 

作者/荣钰

 

现在,锁坏了

我蒙在被子里按手机

门吱——呀,一声

我伸出脑袋看下

门又吱——呀,一声

我又伸出脑袋看下

其实很明白

是屋外的风

吹进来的原因

门第三次吱——呀,一声

我第三次伸出脑袋看下

在深更半夜

明白,失去了作用

 

《关口镇》

 

作者/西毒何殇

 

沿着河道向下

山口的公路旁

是两排平房

矿工每周出山一次

洗热水澡

吃野猪肉

在这里打完炮

再回矿山上打炮

姑娘们都是老面孔

平常闲的时候

她们养肉肉

窗台下一排排的花盆

清一色是

开了洞的矿工帽

 

《乡下小学办公室》

 

作者/李田田

 

我们抄写材料,教育学生

讲几句不痛不痒的道理

或八卦家事

女同事无所顾忌地喂奶

露出了硕大的乳房

 

有时校长来了,我们站起来

有时局长来了,我们藏起来

有时谁也不来,面对面坐着

看到的只是一张面孔

 

《一些事物的锋利性》

 

作者/鬼啸寒

 

上坡上有一种草叫马耳杆

看上去随风摇晃 漂移不定

其锋利的叶面 很多时候

像一把刀 像尖锐的锯齿

把人弄得血痕累累

 

然而就是这些草 对于牛来说

却是一顿丰盛的饱餐

它们不仅划不伤牛的舌头

还让牛随意咀嚼皆相安无事

 

《一切如常》

 

作者/代薇

 

秋日,如常

看书、喝茶、浇花

 

好久不见

没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

一个朋友告诉我

所有的问题和困惑都是道场

当下眼前的存在,和每一个念头

都是你修行的地方

 

闲暇的人比忙碌的人

可能更能领会事物

生命之美,无外乎白驹过隙

忽然而已

如常,一切如常

便是好时光

 

《一幅画就在眼前》

 

作者/蒲秀彪

 

她拿起画笔

先是在纸上画了一个圆圈

立马又擦掉

接着她勾勒出

一片天空

又在天空下

画了一片草原

我以为她还会画上

美丽骏马,少年

栅栏或者石头房子

她没有

画完草原之后

她停顿很久才放下画笔

然后默默走开

一幅画就在眼前

蓝蓝的天空下

有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

 

《网》

 

作者/陈云虎

 

宇宙像一张网

罩在头顶

我们生活在其中

不知从何而来

为何而来

更不知往何而去

 

时间击碎我

空间击碎我

有没有可能(有一天)

站在头顶的这张网上

俯望笼罩我们的一切

眺望远处想象不到的地方

 

看见宇宙中那个

站在一片低洼处的自己

是谁,从何而来?

 

《观石记》

 

作者/毛焦火辣

 

这里正好有一条山道

供我攀登而上

坡坎下,有一个巨大的池子

我把刚沏好的永川秀芽倒进去

让它看起来,像是我

抛在身后的一泓江湖

踩着错错罗罗的石级而上

群峰在前路逶迤,林木叠翠

沉浮于雾岚。途中,我遇见过

一个担柴者,一个采药人

和两个牧羊的孩童

沿垭口拐过去是一处深壑

对面的山崖,仿佛李思训

用斧劈皴勾斫的遗作

阳光从窗口左上方照进来,斜斜地

正好落在孤峰的巅顶

我寻得一块巨石坦腹而坐

抽烟,任风吹乱头发

俨然来自远古的

落难的帝王,不再去想

人世间的那点破事

 

《这样的冬天才好》

 

作者/王音

 

听雪

比听雨还好

你想

听雨如同听音乐一样

也投入

也分心

而听雪

却不

这样

 

《她走了以后》

 

作者/小梅

 

一片林子密不透风

依然有光漏下

许多鸟叽叽喳喳

它们不知道危险已经靠近

我是一个猎人

现在我只要举起瞄准,砰

就要这么干了

她出现了

一个女人从一个蓝色小塑料桶里

舀出米洒在林间

她的动作有点慢

或者说是优雅

我杵在那

(我的身厚是更密不透风的林子)

我只想干掉她

 

《慵懒的周末》

 

作者/朴素

 

阳光透过窗帘,爬上床

已经没有那么灼人了。立冬的阳光仍然很好

各种声音也穿进来,尤其是

超市高音喇叭,双十一的泛情歌夹杂广告语

你漂浮不了,你坠下来。伸出双腿

在阳光里。不写了,好好生活

嗯。好好做爱。不要出去找

要他冲进来,强奸你。你想找他

当年如何刺进那个女人

让她至今爱不了

 

《自然的安慰》

 

作者/杨晓芸

 

出帐篷,向前直走十来米

可以避开酷热,进入正午的树林

进入美好的秩序。光影斑驳,由西向东

作缓慢的位移。白蝶是一枚

更美的光斑,翩翩,如游鸿。

它的美在于它的自由。

红蜻蜓无端起落,每一次

稳若飞机停靠停机坪——那种泰然

那种定力,我没有。

继续,将小世界看大,看穿

看蚂蚁翻越树皮蹙就的悬崖。我尾随它

从正面攀爬到背面。多么幸福的几分钟

它到达目的地,我也忘记了我。忘记了

这使我消沉的,现世。

 

《读诗》

 

作者/天乐

 

下午,给她读诗。

于坚说“一杯牛奶在回忆着草原”

余怒说“怀念一把椅子的木头生涯”

顾城也说“鱼在盘子里想家”

问她,最喜欢哪句

她说,我快哭了。

 

《在峰顶的爱》

 

作者/苏浅

 

我想你,就是现在

想你是珠穆朗玛的雪峰

那么高那么高,那么

——高——

因此可以一直

想下去

我攀登你,就是现在

一个人

慢慢地

仰起头

看见白茫茫一生

被风从低处

吹上来——

 

《小野果》

 

作者/人邻

 

它还似乎是

未熟的。

 

它的筋节未开,

还需要一点风,一点烈性阳光。

它的果皮上是薄薄的甜霜,

果核浅褐,新鲜,籽粒油润。

它的果肉生脆;

它的甜还没有把自己最后酿透。

 

《再小一点》

 

作者/蓝冰丫头

 

这个婴儿,在澡盆里爬

我看见她的小脚板,小小的十指,和唇印,和眼睛

她那么小,溅起的小水花洋溢着小时代的小乐趣

我怀疑自己也那样小过

那么小的世界,太小了

我怎么回得去。我蹲下来慢慢靠近她

我多么渴望再小一次

小到一无所知,小到惊讶

小到让你认不出我姓罗还是姓李

 

《旅行》

 

作者/南方

 

真的,我从没坐过这么远的火车

有些不安,我想遇上些可以遇上的人

一整个白天,我都这样侧身蜷在狭窄的中铺上

 

这个吊在半空的其中一节货架

不知不觉地,经过了田野、村庄、城市以及黑暗中

即将成为过去的事情。

 

《有所忆》

 

作者/雪女

 

由于遇见你,我部分地长大了

但我从没和你说过一句话

钻天杨在半空喧哗,无垠旷野

都随我陷入了沉寂

冰冷的针管,二三种药片

医治着我的疑难症

隔壁病房的少年,再一次

拒绝了医生的嘱咐

就在那年秋天,我重拾信心

谨慎维护着对成人世界的热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抄诗簿7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抄诗簿7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