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杂说-说吃也上瘾--与远在异国他乡的老友彻夜畅饮

(2009-06-26 16:08:02)
标签:

老友

杂说

果儿

美国佬

老白汾酒

异国他乡

分类: 奇谈怪论
杂说-说吃也上瘾--与远在异国他乡的老友彻夜畅饮
杂说-说吃也上瘾--与远在异国他乡的老友彻夜畅饮
    眼瞧着闪电就像一把巨型的利刃从左侧的机翼劈过,周围一团漆黑,我的心彷佛真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儿。纽约不能落地,转飞波士顿;波士顿依然雷暴,又转回了纽约,还是不能降落。美国的老天爷跟机上的二百来号人开起了要命的玩笑,这是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去纽约时的机上情景。
    大雨不是倾盆而是“倾缸”,天哪!到底哪儿能够平安着陆?美国佬的飞行员还真不含糊,愣是在这霹雳闪电中,腾挪躲闪像玩轻功--凌波虚渡;又像在跳桑巴舞。最后,还是新泽西给了指令,飞机像一头疲惫已极的怪兽,呼啸着、怒吼着冲进了“纽瓦克”的跑道,我的心终于又恢复了原位。
    取行李,出大厅,朋友冒雨赶来接我,等了我大约一个多小时。驱车直奔他的驻地,洗去征尘。老友为我准备了压惊酒,并让那个足足有二百多斤的巨型“墨西哥女佣”准备了宵夜。
    在异国他乡,能吃上中餐真好,虽然“墨佣”的手艺不咋的,可看来还够丰盛。有我爱吃的卤猪肚、烧鹅,有一小盘儿拌豆腐,两个炒蔬菜,还有一盘儿酱牛肉。老友说:“尝尝,咱的手艺,咱自己酱的牛肉。”面有得色。我夹了一筷子,别说,满口喷香(估计是久未吃到家乡的菜了,好不容易赶上了一口,即便手艺差点儿,也挡不住思乡的诱惑)。陪同的还有两个朋友,都是从北京来此常驻的。老友拎出一瓶“黑方”、一瓶“洋河大曲”,我不习惯喝带有“曲味儿”的白酒,尤其是勾兑型的。猛然想起,我的箱子里还有两瓶原本朋友托送的“杏花村老白汾”。入境时,向美国佬海关解释半天,说是我自己喝,才放行带进来的(搁现在是绝对不行的)。我立即阻止了老友开酒,将这两瓶“老白汾”取出,不管三七二十一全打开了,酒香四溢,闻的我心都快醉了。老友长我十岁,可喝酒的那股劲儿,绝不亚于小伙子,口儿正又快,我们俩真有一拼。那天的菜虽然不咋的,毕竟是中餐,我从没像那次那样儿吃嘛嘛香,呵呵!老友没怎麽动筷子,我是一顿风卷残云。我们俩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就干了一瓶儿酒,相陪的那两个哥们儿惊得目瞪口呆。这时我也渐渐缓过神来,问问当地的风土人情、去纽约的距离以及我们哪天可以去“华盛顿”,他们有没有功夫陪同我们等等。其实问也是瞎问,当第二瓶酒喝到一半儿时,我已经就忘记了刚才的提问,全部的心思都搁在酒上了。
    作陪的二位只是点点而已,其实他们本就不会喝酒,一人一点儿只是相陪应酬。第二瓶酒全是我跟老友的了,这时才开始慢斟慢饮。坐陪中的一位又弄来点儿干果儿:大杏仁儿、腰果儿、开心果儿,那时我从没见过那玩意儿,真是觉得比较新鲜,又非常下酒。不停的吃着、喝着、说着、玩笑着,听着他们讲老美的笑话,喝到最后,桌上只剩下我和老友两人,那二位作陪已然在沙发上东一个西一个进入了梦乡。瓶中酒已不多,老友又搬出了听装啤酒,我说:“不行,我可喝不了那玩意儿,涨肚!”让老友一人独享啤酒,我则喝剩下的那点儿“老白汾酒”。
    酒终于喝完了,天儿快亮了。
    我和同行的二位驱车回到了下榻的酒店。不知是我洗了澡,还是澡洗了我,同行中的一位见我如此,有些不放心,于是就住进了我的房间。我一通酣睡,昏天黑地。由于那位门外没挂“请勿打扰”的牌子,第二天打扫房间的“墨佣”推门而入,一声尖叫,把我吵醒。在美国男女同睡没关系,无人过问,可男男同住、女女同住别人看了还真有点儿诧异,呵呵!在国内陌生男女住一起,如果有人报告,没准一会儿警察就来查户口,在那儿就像买瓶饮料那麽简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