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杂说-说吃也上瘾--我一个人的大吃大喝

(2009-06-23 00:25:45)
标签:

杂说

空姐

人头马

道儿

长途旅行

虹桥机场

分类: 奇谈怪论
杂说-说吃也上瘾--我一个人的大吃大喝
杂说-说吃也上瘾--我一个人的大吃大喝
杂说-说吃也上瘾--我一个人的大吃大喝
    那是我头一次去A国。从虹桥机场起飞,要在飞机上待十八个小时。从来没有坐过这麽长时间的飞机,心中不免有些忐忑。要知道,那可是直挺挺的十八个小时,而且飞机落地后还要转机,再飞两个多小时才到目的地。噢,我的神!
    从首都机场登机没多会儿就到了上海虹桥机场。可在虹桥机场等待出境,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八五年)。枯燥、无聊,这几个钟头真想不起来能干些什麽。百无聊赖,闲着也是闲着,除了跟同行人扯淡之外,就是寻麽机场里的酒吧、饭馆、商店,想找点儿能往嘴里搁的东西,省得闲饥无聊。那个年代,物质尚还不到“极大丰富”的阶段,机场免税商店里除了洋烟洋酒,就是些手工刺绣;进口洋食品、洋啤酒价格贵得吓人。那时候是真穷,怀里揣着一千多美元愣是不敢花,因为到了那边儿还得TMD过日子那。不管那一套,先弄两听啤酒解解渴。待两听啤酒下了肚儿,广播里传出了登机的消息,得,收拾行李排队,准备在飞机上的“持久战”。
    飞机起飞后的个把小时,就到了太平洋的上空,从飞机上眺望如同一洗的蓝天、白云,还有刺眼的阳光;俯瞰大海,一望无际,天海相接,海天一色。不一会儿的工夫,就看见了“日本列岛”像一串珍珠,可那个日本本岛怎麽看怎麽像一块破鞋底子。呵呵,这“倭寇”小鬼子们就住在这破鞋底子上,我沉浸在遐想里。这时听见耳边轻柔的召唤:“先生,您该用餐了。”一听开饭了,我从深思中猛然醒来,刚才所想的事儿彷佛一下子失去了踪影。开饭了,不是盒儿饭是西餐,哈!待遇就是不一样啊。朋友怕我飞机上受罪,给我置办的是“头等舱”,这就免去了长途旅行的苦楚。与我同行的两个人也跟着沾光,偌大的头等舱就我们三个人,有着极大的空间。我就坐在吧台的位子上,宽大的座椅,稍微瘦点儿的人差不多能坐俩。我的面前摆满了各种的小吃、洋酒、红酒、啤酒和饮料。这顿饭是牛排配蔬菜、炸土豆,有份土豆沙拉,还有一道咖喱鸡饭。我小声的问那位甜甜的空姐,可不可以喝点儿酒,空姐微笑着说:“您请便,不知您想喝那种酒?”酒的种类不少,我比较熟悉的是英国的“金酒”和法国的“人头马”,我毫不犹豫的说:“人头马吧。”空姐去取了一个酒杯,将酒打开稍微沉了一下,然后倒入小半杯,我轻轻的嘬了一小口,一股软木塞和葡萄籽的混合清香味儿顿时浸入喉咙。我和空姐攀谈起来,互相提了几个人都认识,我说的全是海关哥们儿老婆在乘务队的;她提的全是海关的熟人,原来她的先生也是在海关工作,而且跟我相当的熟,关系密切。这下好了,在长途旅行中能有熟人同路简直是太好了。正这时,与我同行中的一位跟我说:“能不能给换点儿东西吃啊,真吃不惯这半生的牛肉。”我带着迟疑的目光转向了空姐,她说:“吃面条可以吗?”同行的那位忙不迭的:“可以可以,太可以啦!谢谢,谢谢!”空姐在给他取面条的同时又给送了一些小吃:牛肉干儿、烤鱿鱼之类。我吃过饭后,便大喝起来。这时,空姐又说:“您有什麽事就叫我,我就在后面的商务舱。”噢,简直让我有了家的感觉。从那时开始,我除了偶尔小睡一下,其他时间一直不停地喝着。喝光了一瓶“人头马”,又开了一瓶“金酒”,有各种的小吃、水果佐酒,酒喝的也顺溜。有时我也喝一杯可乐或是番茄汁儿,直到San Francisco(旧金山),我过足了酒瘾。
    这个航班一直从北京经上海虹桥,经旧金山至Los Angeles(洛杉矶),我也就享受了一道儿、大吃了一道儿、大喝了一道儿,直到洛杉矶落地。没想到的是中国民航的机组人员,全都住在我朋友--华山的产业--公寓里。华山亲自来接机,我们一行人驱车直奔洛城--“蒙垂.帕克”-一个号称“小台北”的地方,从此开始了美利坚的日子......
    今天回想起来,我那次在飞机上真够幸运,就因为幸运也才有了“一个人大吃大喝”的长途旅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