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日记 [2009年03月01日]

(2016-03-07 12:16:19)

日记 <wbr>[2009年03月01日]

日记 <wbr>[2009年03月01日]

随笔:北大荒那难忘的琐事(五)惊险的笑闻--马归槽

日记 <wbr>[2009年03月01日]

日记 <wbr>[2009年03月01日]

                        

----也为怀念我一位逝去的战友--孙连华

    马舍--也称马圈、马厩。兵团下属农业连队几乎连连都有,也因那个年代农业机械化程度非常低(当时黑龙江兵团的机械化程度已是全国首屈一指的了)。所以,用牲畜替代机械,也是补充机械不足的不二选择。这样一来,各农业连队都非常重视种马的喂养。而种马的待遇在那时比人都强--每天要吃3、4个鸡蛋,几斤黄豆或黑豆,还有若干小米外加精细的草料;每天有专人定时定点的喂养、遛马,不亚于托儿所里阿姨呵护小孩子。由此可见种马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

    隔壁连队--也就是六连的司务长是我的发小儿(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人瘦瘦的很精神,平时好动、爱说、爱冒险。记得上学时就曾突发奇想,和人打赌爬电线杆子。因他比较灵活,只见他噌噌噌三下五去二就爬上了电线杆顶,又单脚站立在顶上,要知那是一个不足40平方厘米的平面,下面观望的人发出一阵惊呼。......到兵团后,他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终于爬到了司务长的位置。(连队司务长号称二连长,掌管着全连的吃、喝、拉、撒、睡,权利仅次于连长、指导员。属连干部一级,高于各排长。)

    一天,这位平时威严的连级干部心血来潮,跟种马饲养员商量,要骑连里的种马遛达一圈儿。饲养员好脾气,毫不迟疑的一口答应。要知道,种马脾气都大,一般只让饲养员一人骑,别人休想靠近,更甭说骑它了。可那天就怪,这匹“苏高雪”一匹纯种俄罗斯种马,体高一米五、六(指马腰)。它就乖乖的让我们这哥们儿骑上了,真有点儿邪门。只见司务长同志右手扬起小皮鞭,左手勒紧缰绳,英俊的马儿迈起“盛装舞步”,小跑着小颠着出了马舍上了大道,向着后面的洼塘跑去。这哥们儿小皮鞭轻轻打在马屁股上,马儿纵身前跃奔腾起来。司务长脸上露出得意的颜色,活象征战沙场威武的骑兵,人们为他的精湛骑术喝彩。大约狂奔了八、九圈,马儿渐渐缓下步伐,又恢复了小跑小颠的状态。司务长大人则向围观的人们比划着大声说着什麽,得意之色溢于言表,时间已近下午五点多钟。正当人们都在纷纷议论这马今天的邪门表现时,突然间,马象离弦的箭向着马舍狂奔而去。种马舍的门高约两米,人平时进出没感觉到矮,可今天让司务长确实感到了门简直太矮了,那马窜到门前一低头就奔向了槽前,开饭的时间到了。可司务长大人就惨了,被重重的撞在了门框上,弹了出去三、四米,落地。顿时,满脸花红,捂着屁股直哎呦,鲜血顺着苍白的小脸儿、嘴角往下淌。一下把追过来的人们全惊呆了。自打那回后,司务长同志很长时间再也没提过骑马的事儿。事后大伙儿总结这次骑马经历,司务长感慨的说:那天太倒霉了,怎麽就忘了这马的开饭时间了呢?

    时过境迁,这近四十年前的趣事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而今斯人逝去,让人心里总有一阵阵隐痛和惆怅--是缅怀逝去的战友呢?还是祭奠我们曾经热血的年华?抑或是还想让我们的子孙们记住曾有一代人,把大把的青春抛洒在了那片无垠的黑土地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