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鸿托驿站
鸿托驿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041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代的史学

(2012-02-13 08:38:43)
标签:

杂谈

分类: 话说精神

古代的史学

人生之路是向未知的前方发展的,但是,未来是不稳定与不可知的,“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不稳定,就不能知道未来之新意,不可知,也就无价值评判可言。人们为了求知,只能回过头来去了解人生走过的路,“鉴古知今”,感悟人生走过的历程,也就成了精英学者们追求的目标,中国史学也就这样应运而生了。

中国史学自产生之日起,既有鲜明独到的立场。人分贤奸,事有褒贬,记史人刚正不阿,孔子所编《春秋》中的“齐崔杼弑君一事”就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

崔杼是齐国的史臣,因执笔直书,被齐王所杀,他的弟弟承袭史官位,继续写此书,又被齐王所杀,直到他的第三个弟弟再续写此书,才免于被杀身。当时各国的史官,是由西周中央政府派任的,职务世袭。“齐崔杼弑君”一事,正是周朝东迁之时,天子声威已大为降低,而史官却坚守其职,执笔直书,不管自己身家性命。这正是史官的求实精神,也是中国传统史学精神。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也曾论述道:

“史者,使也;执笔左右,史之记也。古者左史记言,右史记事。言经则《尚书》,事经则《春秋》。唐虞流于典谟,夏商被于诰誓。自周命维新,姬公定法,绸三正以班历,贯四时以联事。诸侯建邦,各有国史,彰善瘅恶,树之风声。自平王微弱,政不及雅,宪章散紊,彝伦攸斁。昔者夫子闵王道之缺,伤斯文之坠,静居以叹凤,临衢而泣麟,于是就太师以正《雅》《颂》,因鲁史以修《春秋》,举得失以表黜陟,徵存亡以标劝戒;褒见一字,贵逾轩冕;贬在片言,誅深斧钺。然睿旨幽秘,《经》文婉约;丘明同时,实得微言;乃原始要终,创为传体。传者,转也;转授经旨,以授于后。实圣文之羽翮,记籍之冠冕也。”(《文心雕龙·史传》刘勰著)

中国史学是重视人品观的,即人的德行,这是中国史学上最深邃的亮点。难怪历代的文人志士非治中国史学无以悟人。当代学者陈寅恪正是秉着“从史实辨史识”的独立思考精神,不畏强权,受到后人的尊敬与景仰。

中国专门治史学研究的人,最早应是周朝时代的史官,但是没有留下文字的东西,到后来的孔子,孔子非任史官职,他曾说:这是天子的事。他用鲁国的旧史作为《春秋》一书。

西汉司马迁作《史记》,记载了我国远古到汉武帝时的历史,一直到现今,人们仍把《史记》看为史学之典范。

一部好的史书,也是一部好的文学作品,处处体现出人生与人性。正如有的学者认为,不通人生,则无以读中国之文史。历代的大学者对于自家子弟其首选的志向是治史学,当代学者章太炎就曾为其后代立下这样的家训:

“精研经训,博通史书,学有成就,乃称名士。徒工词章,尚不足数,况书画之末乎?然果专心一艺,亦足自立,若脱意为之,以眩俗子,斯即谓斗方名士,慎勿坠入。”(《国学大师之死》同道著)

中国秦汉以后的学术文章,谓之文史之学。这正是司马迁书写《史记》的功劳。继司马迁之后,有东汉史学家班固,书写了《汉书》,这是一部断代史,其中叙述了西汉二百多年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情况。

断代为史,说明自古以来,无有不亡之朝代,代代相替就形成了“盖棺论定”的史学写作文法,语无忌讳,是史学上的一大进步。

有断代史,又有通史的的史书体裁,南宋郑樵《通志》二十部,起自三皇,终于隋代。其中内氏族、六书、都邑、草木昆虫五略是旧史中无有的,也为全书中精华所在。

在中国传统史书中,所书写的人和事也是有侧重的。司马迁和班固的书是偏重写人的,《史记》中,“邯郸之战”、“鸿门之宴”、“垓下之围”,尤其对于“游侠”的描写,都是百读不厌的故事。在班固的《汉书》中也有以八千步卒低档匈奴五万骑兵的虎将李陵,以及海上牧羊的苏武。清初顾炎武所著《日之录》一书包容广大,亦即史学,非写史而论史,足为天下兴旺负责。

至于各个朝代所撰写的各色“演义”,多是违背史实的,只能归为小说家言。以小说为内容再去评历史或品历史,尤其近来频繁上演的各类“戏说”历史的电视连续剧,只能说是学术上的嬉皮士而已,是极不严肃的。

历代的文人志士费经年之力所作史学,其目的正如司马迁所说:

“明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战国时期的思想家孟子也说:

“志人论世;世道人心,鉴古知今。”

后世的朱熹也曾说过:

“旧学商量加邃密,新知涵养转深沉。”

当然,还有以史书体裁出现的文本,如有地理志、县志、名山志(《庐山志》);古刹也有志,如:《洛阳伽蓝志》、《西林寺志》;还有如名园志、古墓志,要塞军冲有志、书院学校有志,等等。

写史书要以精神为要素去贯穿时间、空间,写作中追求人性和人心,因为“人性”是在当前,而你的笔墨是沾染着你心中的血迹。当代大学问家陈寅恪先生曾说过:

“盖古人著书立说,皆有所为而发;故其所处之环境,所受之背景,非完全明了,则其学说不易评论。而古代哲学家去今数千年,其时代之真相,极难推知。吾人近日可以依据之材料,仅为当时所遗存最小之一部;欲籍此残余断片,以窥测其全部结构,必须备艺术家欣赏古代绘画雕刻之眼光及精神,然后古人立说之用意与对象,始可以真了解,心神游冥想,与立说之古人,处于同一境界,而对于其持论所以不得不如是之苦心孤诣,表一种之同情,始能批评其学说之是非得失,而无隔阂肤廓之论。”(《审查报告一》陈寅恪著,载自冯友兰《中国哲学史》商务印书馆1976年版,第483页)

是呀,你的境界很低那是很难理解古人情趣的,理解就需要站在同一境界高度上。

中外哲学是重“知”的,不言神,中国传统的认知系统,是重时间向后之绵延,“世”乃时间,“界”乃空间,时空和合为一体。这一体又不是静态的,是在浑圆运动,也就是说,它的静也是在极动,它的动也是在极静,动和静是不二的,但也决不是简单的合而为一,是动与静不断在“和”的尺度中修正、完善,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边缘状态,这才是人性的本原,也是生命的本原,离开了人的本性和本原,就只能凸显一个欲望与奢望了,所以中国的传统文化是极富有生命性的文化,是极其大公的文化。

古人曾经说过:

“求知在外于未来为之‘欲’”。

下面不妨把一段《易传》中的史学小文记述出来,以便雅文共赏之:

“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进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结绳尔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尔退,各得其所,盖取噬嗑。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尔化之,使民宜之。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易曰:憧憧往来,朋从而斯。子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涂,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日往而月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矣。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往者屈也,来者信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过此以往,未知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易传·系辞》)

 

古代的史学                             胡适书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