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娜荷芽
娜荷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48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冬天的阳光,温暖的记忆(文)

(2010-12-12 12:15:37)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集《仰望敖包》

在辽宁文学院的日子(2010/10/18--2010/11/18)

 

                 今生注定的缘

 

 早在1990年,我就对辽宁文学院有所了解,当时我们阜新县的青年诗人李长江正在辽宁文学院学习。他是我丈夫的朋友,因此常有来往。有一次,他带着同班同学“王子”“熊猫”回家,我跟着我丈夫到长江家去做客。他们听说我也喜欢文学,便有意识地引导我,并对我练习写的诗歌提出些具体意见,同时把在文学院的感受和体会告诉我,使我对文学院充满了敬仰和向往。

    后来,那个“熊猫”唤我姐姐,我把调转工作调不来回不去的尴尬、无奈、苦痛写信告诉他,他告诉我要把这些记录下来,将来会有用的时候,鼓励我坚持文学创作。

等到我从学校调转工作到文化馆从事调研创编工作,常有一些诗歌散文见于当地报端时,有一回,我到市文联办事,朋友对我说你应该去文学院学习深造,我说,有什么具体条件吗?他说得县市逐层推荐,有市级以上发表的作品若干且有年龄限制。我估计自己不够条件,就没多想。

    2009年7月,辽宁省作协、辽宁文学院联合举办了阜蒙县基层作者特别培训班,我和20多个文友幸运地走进了文学院,接受了一个星期的培训,成为文学院正式登记在册的学生。2010年9月末的一天,我接到县文联常务副主席、文化局副局长李青松打来的电话,他说文学院要举办全省第二届青年作家创作研讨班,问我想不想去,我说,怎么不想去啊,做梦都想呢!他说,市文联那边我给你沟通,你跟单位领导请假,再和文学院万琦老师联系。我放下电话,就跑到馆长室请假。我说,我想去文学院学习,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不然,年龄越来越大,我就没机会去了。我把我的工作赶出来,有重要任务时,我赶回来。能通过电子邮件完成的,我就在学院完成。馆长谷秀梅是个很看重培训学习的人,只要单位工作能脱开身,她不会说不同意的。尽管单位工作很忙,但她看我很迫切的样子,默许了我的请求。接下来,我就给亲人万琦老师发短信,表达我一个少数民族作者、文化馆创作员渴望参加培训学习的愿望,并希望老师帮忙。10月13日,接到文学院的录取通知,我高兴地回复到:录取通知已收到,谢谢老师!18日,我就要去学习了,很高兴啊!没想到文学院的通知是群发的,我的回复我的兴奋喜悦同时传递给了我其他20多个同学。

                    冬天的阳光,温暖的记忆(文)
冬天的阳光,温暖的记忆(文)
              
    10月18日,是学员报到的日子,与在本溪举办的全省群文理论研讨会报到日是在同一天,我本来要去参加那个研讨会的,但考虑再三,我还是选择了去文学院报到,因为我不想错过开学典礼,希望自己有一个良好的开端。18日,也是我们阜新蒙古族自治县蒙古贞广场竣工庆典,文化馆组织辅导的9个代表队12个节目近千人的群众文体活动样式展示是庆典活动之一。当我们圆满完成组织演出任务时,已经接近中午了。馆长对我说,我要去沈阳看女儿,顺便送你。我便搭坐她家的车到了沈阳,等吃过午饭,到学院报到时,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

    走进文学院,于我的年龄,于报到的时间都可谓是姗姗来迟了,但毕竟没有错过。文学院,我今生注定的缘。

 

                    拥抱带给我的感动

                        

有一个画面,就这样深深地印在我脑海和心中。那是2009年7月,阜蒙县基层作者特别培训班毕业返程的那天,吃过午饭,我们要告别学院,告别老师返程了。学院的老师都过来给我们送行。我看见李萍老师、万琦老师在炙热的阳光下站了好长时间。当我们走上大客车时,从外边急匆匆赶来的高海涛院长,三步并作两步上车一一和我们拥抱分别。拥抱,是礼节是温暖,是爱是美是力量。当儒雅、浪漫的学者、教授那样亲密地拥抱那些土里土气,手上长满老茧,泥巴裹着裤腿,表达又很木讷的农民、工人时,我看见他们用粗糙的大手,揩去眼角激动的泪花,我站在一旁,也禁不住热泪盈眶。我们深知,这拥抱是辽宁省作协对我们基层文学爱好者的拥抱,是文学院的拥抱。因为,在这一星期的培训里,从开班典礼到结业典礼,从聘请老师讲课到参观考察,从吃住到联欢,文学院给予我们的和其他培训班没什么两样,只是时间长短而已。而且,我们还享受了免费培训,车接车送的特殊待遇。这些学员中,有个叫龚殿森的农民作家不幸于2010年夏天因病去世了,他一生写了《五子登科》《苦妹与白老道》《南平王》等好几部书,在他六十多岁的时候幸运地走进过文学院,我想,他在九泉之下也会笑谈前生读过文学院的。

             冬天的阳光,温暖的记忆(文)

 

                           洁白的哈达寄深情

自从第二次走进文学院起,就想送一件珍贵的礼物给文学院给我的老师。送什么呢,阜蒙县有三沟酒有玛瑙,酒呢,老师们是品尝过了。玛瑙呢,不是用的季节,而且好的工艺美术品我也买不起。因为我是蒙古族,又生长在蒙古贞,那就送哈达吧,既能代表我蒙古民族的礼节,又能表达我的深情。 
哈达有“白”、“黄”、“蓝”,还有五彩哈达。白色哈达较普遍,表示素雅纯洁,按照佛教教理中的解释:白色是“正直、善良、温和、慈悲、吉祥、光明、纯洁、胜利之意。蓝色表示蓝天,象征天空一般晴朗,“本性是空”,往往通行在贵族首领的交往之中。黄色象征大地,黄色哈达是高贵、华丽、笃诚之意,属宗教专用。五彩哈达是最隆重的礼物,一般只献给菩萨或近亲做彩箭使用。 
蓝色是我最钟情的颜色,我想送蓝色的哈达给学院,送白色的哈达给老师。我认为文学院不仅是我们的“三味书屋”“百草园”,更是我们的天空。在我决定买哈达时,正好遇见县蒙语委主任项福生,他也曾是文学院的学员,当我说明用意时,他说,好呀,我赞同。我说买蓝色的送学院,祝福学院比山年轻,比树古老,比天空更高远!他微笑道:很好!不过蓝色的长辈送晚辈的多,都买白色的吧,白色的一样表达深情啊!项福生是民俗专家,我接受了他的建议,精挑细选了8条洁白的哈达,献给了院长高海涛、班主任万琦,指导教师鲍尔吉.原野、王春荣,还有作协领导王充闾、朱庆昌、中夙、郑晓凯等。当我身着蒙古袍,手捧洁白的哈达,凝重深情地把哈达敬献给领导和老师,表达我心中的敬意和祝福时,欢乐、喜悦和幸福也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
         冬天的阳光,温暖的记忆(文)

 

  冬天的阳光,温暖的记忆(文)
冬天的阳光,温暖的记忆(文)

             
           

                           为文学院而舞蹈
毕业典礼文艺演出是每届学员的大事。班委会在郑重讨论此事,我是支部宣传委员,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举手要求负责教女生2个舞蹈,一个红红火火的健身秧歌《开门红》,一个白领修塑形体的训练《白桦林》。我说,我虽然来自一个小县城的文化馆,但我馆馆办活动开展的非常好,尤其是2005年开始的广场大众歌舞普及活动更是有声有色,已经在广场上教授普及了20多个广场大众舞蹈,我馆的馆长谷秀梅成也成了全省的群文典型人物。

节目定下来了,要排练,我先打短信向同事请教每节的具体动作,然后从网上找视频看,一一对照记录,然后再组织女生学。班级支部副书记杨梅帮助我,积极组织人员排练。高敏、任海清、李鑫、唐凤一、蒋丽英、郑亚环等积极主动地参加排练。早饭和晚饭后的时间,报告厅里充满了我们的欢声笑语,留下了我们手舞足蹈的身影。正式演出需要服装,我把排练的事情和馆长谷秀梅说了,我说我需要你支持和帮助,需要借10套开门红的服装和大红绸,需要8套练功服,需要男女蒙古袍各一套。馆长听后,在我去印刷厂排版馆办刊物《娜仁花》时,把这些我需要的服装整理出来给我放到一个大包里。我带着这些沉重的演出服装辗转阜新县——阜新市——沈阳长客——西瓦窑,我没有因这沉重的负荷而为难,而是担心自己辅导排练不好有愧于这些人的期望。我同舍同学李丹并不喜欢跳舞,但她打短信嘱咐我,天黑路远加小心,拿不动打电话。在排练时,男同学鬼金是小说组组长,似乎我们的舞蹈代表小说组似的,十分用心地、不厌其烦地在一旁观看,发现毛病,及时指出,还帮我们放音乐。还有那个报社副刊编辑蒋丽英,即使她不上的舞蹈,也愿意跟着学跟着练,并认真地纠正同学做错的动作,让我深受感动。

文艺演出正式开始了,《开门红》作为开场节目红红火火地开场了,《白桦林》舒展的动作,伴着深情婉转的音乐在文学院舞台上流淌时,来宾、老师和同学们报以热烈的掌声。文学院教我们让文字生动形象舞蹈起来,我们为文学院舞蹈,用身体,用心灵,用情感,用汗水。

冬天的阳光,温暖的记忆(文)
                                      
冬天的阳光,温暖的记忆(文)

                  排练场景(2)

 

                          让花朵开在书页里

 

喜欢文学,依依呀呀地写诗歌写散文,或多或少地读过余光中、席慕容、伊蕾、张晔,读三毛、张爱玲、萧红、铁凝、迟子建、毕淑敏等,并把写过的散文结集成册为《开在书页里的花朵》。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阅读的扩展,我越来越感觉我主体抒情的表达不对劲儿,但又不知如何调整自己、突破自己。

  在文学院的学习,通过老师的讲课,我找到了自己的症结。散文集《开在书页里的花朵》,因为是2004年出版的,我自己已经没有留存的书,现从县民俗馆找来几本,想拿给老师看看,让老师给我一些具体的指点。书拿来了又不敢拿出来给老师看。有一天,借着酒劲儿,鼓起勇气送上去了,又不敢前去请教。我怕老师全盘否定,怕受打击,怕自己绝望。我反复对自己说,留点自尊、自信给自己吧,我会推翻自己过去的作品,重新结构,调整语言表达方式,学着构建起自己独特的意象群,让文学花朵真正开在书页里。买书、借书、读书、思考、创作,将是我业余时间应该做的重要事情。

 

                          2010年11月29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