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国周刊
中国周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5,738
  • 关注人气:8,0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德吉美朵

(2014-12-23 14:56:15)

 

德吉美朵

 

 

它曾盛放如花,凋败如雨。

 

熊菂/文

 

德吉美朵渐渐在我记忆中化为一口深井。

它曾盛放如花,凋败如雨。冲赛康路口进去的那条巷子永远喧闹,推开德吉美朵的门,迎头一盆惬意的清凉。人多的时候,庆幸这份难得的清净,人潮褪去,才发现清净到了头, 就是难耐的冷清。

像所有的藏式建筑一样,德吉美朵有一个藏式天井,由于面积袖珍,阳光的抚慰总半途而废,三层小楼外加顶楼天台,随楼层递进温度渐升。二楼多是标准间,我们这些被村郎忽 悠来的长住客集中在三楼普通间和顶层多人间。德吉美朵无形中分出了冰火两重天:楼上阳光灿烂、人声鼎沸、盛宴连连;楼下是静悄悄、密不透风的一派死寂。

这里牵涉到复杂的产权关系。偶尔露面的两位藏族女性——德吉美朵的所有者——她们性格不同经济状况不同因而导致经营理念不同,哪怕有村郎出马力挽狂澜,德吉美朵的颓势 ,其实一早就已注定:观念转变说来轻松,要撼动文化这颗参天大树,再牛的智囊也难免沦为区区蚍蜉。一家旅店如果也有“一生”的话,我们在的那会儿,现在想来,大概算得 是德吉美朵的回光返照。

德吉美朵有两位服务员,都是藏族,高的叫拉珍,矮的叫白珍。我想冷清的感觉挥之不去是否源于老窝在底楼房间里看电视的这两位?她们是我见过最冷漠的藏族女孩,仿佛热情 的“绝缘体”,无论你怎样努力绽放笑靥,她俩的脸都紧绷着,鲜少回应,跟你永远保持足以让你意识到陌生的距离。

这似是而非却顽固不化的陌生横梗其间,到后期甚至“癌变”为某种心病。住在德吉美朵,不是归属而是排斥,暗波无声,却随时准备着汹涌一般,让人预感朝不保夕。

旺季很快携拉萨的干旱一同逝去,变化缓慢然而持续,这个人走了,那个人来,仿佛维持着规模,却更像一种错觉,如余音缭绕,声音早就不在,留下的,只是声音的幻觉。等回 过神来,德吉美朵已彻底冷清,只剩下我、小吕,还有娜娜。

各种消息不时传来,都令人沮丧,直到材料进场,施工人员纷至沓来,家属带着孩子老人锅碗瓢盆轰轰烈烈过起了日子,我们才知道德吉美朵顶层已转租出去要改藏餐厅。楼上成 了饭馆,楼下如何住人?

村郎说他们是在自掘坟墓。大势如此所趋,就差一声“逐客令”。在“气数已尽”伤感的笼罩下,我们一天天混着日子。

不久小吕的朋友左岸“驾到”,德吉美朵按说乍一看窗明几净,却逃不出一双开客栈成精高人的“法眼”。专业人士的直觉告诉左岸:此处不是久留之地,于是雷厉风行替我们做 出搬家决定。

多次设想过的离开一旦降临,德吉美朵从冷到骨头里的“悬置”迅速退为梦的远景:它还是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样,却有什么悄然改变,共同拥有过的时间无法逆转,决定了 我在时间这头张望,时间那头的德吉美朵时隐时现、时亲时疏,怎样,都是一份惦念。惦念就意味着温度,曾经的孤清被记忆捂热,一体而对立,落笔两难。

德吉美朵的英文名叫Happy Flower,跟一个人的一段岁月相连,便成为怅然。我知道冲赛康路口进去,依旧喧闹,德吉美朵在人们的视线里存在与否无关紧要,写下这些是为抵御 遗忘:“我记得,我怕我将不记得。”

 

《中国周刊》 官方网站:www.chinaweekly.c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好人村郎
后一篇:清流和尾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好人村郎
    后一篇 >清流和尾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