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晋寿
刘晋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700
  • 关注人气:2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狂风暴雨》

(2020-08-09 09:13:18)
分类: 散文


 

《狂风暴雨》

刚出工作室的大门,就有一股凉风夹杂着雨丝迎面吹来,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西北面黑云压城,东南面还是晴空。

得赶紧往友谊广场赶,慢了就会遭暴雨袭击。”我想,“要是再下,今天已经是第三场雨了。定西的地没有变,但天真的变了。”

在悦心菜铺里遇见姚英桂,她已经把黄色防护衣连带的帽子戴在头上。我本来是想买些面条的,但一看这情景,赶紧转身向1路公交车站点走去。很不巧,公交就是不来,我心里越急它越是没有影子。

在公交站点等了七八分钟,雨点噼里啪啦地下起来,紧接着就是瓢泼大雨,铺天盖地下起来。幸好我包里有伞,急忙撑起来。等车的还有一个小姑娘,拢着双臂,躲在站点的遮阳棚下。那雨像是要找到自己仇人似的,狠狠拍打着遮阳棚。

十多分钟过去了,那辆黄色的公交车总算开来了。但是车上满满的,不挤就上不去。这是从未有过的现象。1路公交我经常坐,没有见过有这么多人。看来它慢是因为这满满一车人。我数了数大约有四十多人。

车子行驶,暴雨却丝毫没有减弱,它哗哗地下着,就是在公交车上也能听见它粗暴的喘息声,任意践踏着大地,蹂躏着草木。一股股雨使劲儿拍打着车顶,发出呼呼的声音。街道上雨水横流,街道两旁的树木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树叶哗啦啦地往下掉。

我从市委党校站下车。可是,一下车就傻了眼。满地雨水,无处落脚。何况我穿着一双凉鞋,只要走一步就会浸泡在雨水中。因此,我撑开伞,躲在遮阳棚下与暴雨对峙着,我不走,等到它的闷气消散了,心平气和,筋疲力尽的时候再走。

过了两三分钟,一辆8路车开来了。我又上了8路车,从原劳动局家属楼前的大城小学站下车,走进一家服装店。店主人很客气,接纳了我们几个不速之客。我一边避雨,一边看里面的服装,大都是夏装,最多的是半袖衫,三件才买一百元。真便宜。

这些年,我们的好服装都出口到美国去了。美国佬有些人一年要穿中国十五件衬衣。就这还不满足,还要有意打压中国。现在出口转内销,我们自己也穿几件好衣服,享享自己的劳动果实。

在这家服装店里待了几分中,我又沿着台阶往前走,走进另外一家服装店,再转到另一家,用蚂蚁搬家的方式,来到大门洞里。我就躲避在大门洞,这样就不打扰人家做生意了。

看看这个大门洞,我的内心也下起瓢泼大雨来。这里我太熟悉了,我曾经在这栋楼的四楼居住了三年多。那一层楼就我们一户人,五间房子,一间当厨房,一间做客厅,另外三间当卧室。这栋楼是南北方向,早晨起来就有阳光照进房间,温暖而明亮。下午,太阳转到了西面,阳光又照进临街的三间房子。每间屋子都能晒上太阳。这房子只有一个缺点,厕所在二楼,稍稍麻烦一点。打扫卫生也吃力一点。每次拖楼梯,一气要拖四层楼的。

住在这里,我信心百倍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去。闲下来的时候,也看看书,学写散文。那时候,我写的散文连在《定西日报》都很难发表出去。我一直是写诗歌的。诗歌的水平还勉强说得过去,在《诗刊》发表38首,《人民文学》发表7首。可是,一写散文,诗歌的水平又大幅下降,也很难在国家刊物上发表出去了。于是,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鱼和熊掌不可得兼。

那时,还没有月亮一说,虽然也经常看见月亮爬在我的窗口上。也不知道定西有跳锅庄舞的。不知道有姚英桂、姜世勋。要锻炼身体就去上西岩山,就到大操场里走圈子。双休日,我一个人背上馍馍和水到秤钩、香泉、内官,甚至到胡麻岭梁上去采风。那才是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可是,自从发现锅庄舞队,自从发现了那个诗意的月亮,我那一双飞翔的翅膀就被紧紧束缚住了,从云头落到地上,那一首首舞曲像一个个套子,套住了我的双脚,月光像透明的薄纱蒙住了我好奇的眼睛。这一切的结果就是失去了自由的快乐。

那时,在友谊广场上走圈子的就是张滨。我们见面打个招呼就过去了。现在的锅庄舞场也有人在跳广场舞,我觉得很乖,很怪,从来不多看一眼。可是,如今我自己离不开锅庄舞场了。

唉!这一切是那么平常,想起来却是那么悲伤。它,已经很遥远了,如果不是这场暴雨,我就不会躲避在这个门洞里,就不会想起那曾经的一幕。

雨小了。我看看刘君住过的那个房间,好像跟过去没有多少变化。她的两个孩子爬在桌子上写作业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眼前……

我怕继续回忆下去,赶紧转身向外走去。想去做饭,饭后好去跳锅庄舞。可是,在吃饭的时候,就收到周莲英的微信:今晚即使不下雨,也休息。

雨停了。吃过晚饭,我还来到友谊广场,然后转至大操场,再转回到一本打开的《读者》中去,听契诃夫讲述镜子的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岑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岑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