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歌还是老的好

(2011-02-14 23:02:36)
标签:

杂谈

2011年,康定小情歌,春节后的第一次直播,情人节前的问候,你好吗?

明天是情人节,所以今天,想和你一起听一点情歌,随便聊聊。

你是个喜欢听新歌,还是喜欢老歌的人呢?你的mp3里,新歌和老歌的比例是多少?

记得有次午饭后,把我的mp3借给我的实习生听,结果,她转了几圈后,就扔回来给我说,你怎么全部都是老歌啊。

啊,我赫然诧异,代沟果然不是一般的深厚。那些在前几年还是口口相传的歌,居然,已经变成了新新人类嘴里的老歌。那么,像我这样,从七八十年代里走来的人,真的有一点搞不清楚老歌的定义了。

如果有天,你走来,跟我说你爱听老歌,我的思绪是应该飘到邓丽君陈百强那里,还是小虎队beyond那里?是四大天王那里,还是梁咏琪孙燕姿那里呢?

所谓老歌,是不是人人心中有一条自己的时间线呢?



“人说情歌总是老的好 走遍天涯海角忘不了”。

这是吕方的歌,在我心中,这一首,应该可以算作是老歌。

你呢,你的老歌时间线在哪里?谁的歌,在你看来,是老歌呢?

常听人说,如果我们走太快,要停下来,等灵魂跟上来。如果音乐也是如此,一日千里的速度往前大踏步走着,那么谁来等我们跟上去呢?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在我心里,情歌也是如此。

所以,很想和你在这样的日子里,在情人节的前一个周末下午,听听老情歌,聊聊心事。

 

有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没有了文字和音乐,我们还能活得下去吗?生活还是生存?

看过《我的兄弟姐妹》的人大概应该记得那个可怜的早逝的父亲,音乐老师崔健在他的最后一堂音乐课上对同学们说的那段话。原文记不太清了,大意是:人生会遇到很多难以想象的事情,但是只要有音乐在,你们的灵魂就不会寂寞。

每个人,从情窦初开到走到繁花看尽,许多无法名状、无从言说的心事,尽在无风无月的夜晚消散在音乐里。

在你心中,哪一首曾是让你念念难忘的老情歌呢?在曾经孤枕难眠辗转反侧的夜里,又是哪一首情歌曾经陪伴过你呢?

这个黄昏,让我们一起品味,为什么,情歌还是老的好。

 

 

曾经去了一次不怎么远的远方,看了看冬日里细细小雨下的长江。烟波浩渺的江面上,有很浓重的雾气,那座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桥”的庞然大物,就静默地横跨在我面前。每隔6分钟,就会感觉一次脚下微微颤抖的轰鸣,米字形钢架与菱格的钢梁在细雨中透出一派清秀的气象。

据说,武汉长江大桥历经了很多风雨沧桑,它已经五十多岁了。肩负着每分钟60多辆汽车、每6分钟一列火车通过的荷载,经受了无数次洪水、大风的洗礼,更承受了七十多次碰撞事故的考验。

于是,站在大桥下面的我想,如果换做是一段感情,经历每天60多次吵架,每6分钟一次撞击,或者70多次大大小小的意外,可以维持多久呢?50年吗?那一定是天方夜谭吧。

在这个春节里,最大的娱乐新闻,不是李嘉欣生子拿了多少亿,而是围脖女王姚晨触礁的婚姻。

有心人把姚晨的围脖整理了下,从2009年开始,她所有在围脖里提到凌潇肃的篇次,都被细心摘录了下来。整理成了一篇帖子,叫“姚晨微博中的109个老凌”。她说他是她微博的男主角,她的标签还是“老凌他媳”,那些地久天长地老天荒,终究还是败给了七年之痒。于是你会想,维护长江大桥和维持感情比起来,真是太容易了。

于是,大部分时候我们只能听情歌,在虚构的电影里看到眼泪翻滚,在别人的剧本里演自己的缘份,期盼一个不一样的结局或者流点自己的眼泪。

爱情电影

过年前,曾经赶着满城打折的购物风潮,去商场里给自己买了条鹅绒被。

不是鸭绒,是比鸭绒更柔软温暖的鹅绒。买好单提货的时候,听见营业员反复细致地叮咛——记得哦,千万不能晒哦。晒多了,就没用了。换季时,拿出来吹吹风弹弹灰是可以的,千万不要多晒太阳哦。

恋爱,其实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沉沦吧。时光的流逝中,我们渐渐磨合出默契。你开口,我和声。你叹息,我感伤。你微笑,我欢腾。在这场静默的剧目里,旖旎的是你的眼神,和,我的心跳。

于是,便拿来写在围脖上,点点滴滴细枝末节到生活里的所有芝麻绿豆、柴米油盐。

可是啊,岁月是无法预知的审判。所以我常常很迷信,觉得幸福是和鹅绒被一样,是不能拿出来晒的奢侈品。觉得姚晨要是没有再围脖上晒了那么多幸福甜蜜的时刻,也许现在,她还不会恢复单身。



另一个最好例证是,我之前看的一部小说,叫《裸婚》。作者曾经一度以“芥末之门”为网民,在新浪开了个博客,专门用来记录幸福的婚姻生活,在他们结婚6周年之际。

这文在最初就点击率飙升至六百多万次,大多数人都在评论,作者是个幸福的女人,有个包容她的男人。然而,不久后,生活却在此时开了一个玩笑,芥末在此文正商量出版之时却被一纸离婚结束了这所有的一切美好。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正是有了这样的故事,作者芥末才把这本经历整理成了小说,出版成书。

情歌固然总是老的好,可惜情人却未必吧。每当说"老情人二字,就知双方已经分手了,说不定对方已成为别人的现任情人。老字用来这里,徒然伤感。

年少的时候,说天涯海角,说海誓山盟,后来一步步走过天涯海角,才知道人生原来有那么多的不能够不得以。那些话,只能够证明当时的真心吧。就好象那些歌,多年后翻出来听,也只能识得依稀故人香,淡淡一笑而已。



 

 

八卦过了现在进行时的娱乐新闻。我们来八一下故纸堆里的过去式旧闻。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高芾写的那些野史小文章,象给晦涩黯淡的霉旧老宅子开扇窗通通风,从满是灰尘的雕花格子窗户缝隙里,透进几缕阳光来,迷离斑驳的光影中,又看到旧时王榭堂前的燕子们。

随手翻到一页,上面说起了很久以前,北京的旧东安市场的一次车祸。旧东安市场位置,在现在的王府井。

当天的报纸上,是这样刊登这则车祸的。“本报讯 日前,一位男青年急匆匆地骑乘摩托车到市场购物,在市场外和一辆汽车相撞,男青年身受重伤,送协和医院医治,医生称可能会留下腿部终生残疾。车祸原因正在调查中。”

野史写道,事发当日,正在西山养病的前外交次长女公子林徽因小姐,和她的追求者们定下了一个赌赛:谁能以最快速度从城内买到刚上市的橘子给她,就证明谁对她 最忠心耿耿。于是,有目击者称曾见到梁思成先生的摩托车自西山驶出。在事故现场,确曾留下一包精心捆扎的橘子。显然,摩托车技术超群的梁先生拔得了赌赛的头筹, 如果不是发生了车祸的悲剧……

于是,你对那个传说中微尘不染的林小姐会不会有了新的认识呢?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也无须欢欣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偶然

后来,当所有当事人都已经烟消云散,只留下书本上的野史和坊间的传说时,徐志摩的这首因为初遇林徽因而写下的《偶然》被谱上曲,众口流传。

我听过的版本就有四五个之多。最初是张清芳的,再听到的是费翔的版本,而林隆璇的版本,算是最接近徐志摩了。如果说张清芳演绎得如同一杯阳光辉映下气味芬芳的红葡萄酒,费翔则象一杯泡沫奔放珠玉四溅的香槟酒,那么林隆璇就是一杯灯光朦胧中迷离醉人的杜松子酒,而蔡琴,端给你的则是一杯味道醇厚浓烈的伏特加。

有缘的人,总是在花好月圆的时候相遇。在刚好的时间里明白应该明白的事,不多也不少,不早也不迟,才能在刚好的时刻里说出刚好的话,结成刚好的姻缘。而无缘的人,,就总是要彼此错过了。若真的能就此错过的话倒也罢了,却多的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人间四月天的故事里有太多金光熠熠的名字,徐志摩\陆小曼\梁思成\林徽因\金岳霖,还有,那个总是被人们遗忘在最后的张幼仪。

当人们八卦起那几段唏嘘难理的四角五角恋爱时,没有人注意过张幼仪这个女子。只是因为她不漂亮,她没有另外那两位女主角那样新潮的思想和显赫的名声。听说彼时幼仪怀孕,徐志摩正在追求林徽因,无暇照顾,便答复说“把孩子打掉”。

那年月打胎是危险的,张幼仪说:“我听说有人因为打胎死掉的耶。”徐志摩冷冰冰地说:“还有人因为坐火车死掉的呢,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

你很难想象,为爱那样痴狂,写下过那样炙热诗句的诗人,和说着这种禽兽话的人,是同一个。他曾爱一个人爱得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她玩,一手写下那么多美丽的诗句,翻脸转头对着发妻,说这样的话。

可是幼仪也不是没有人爱,她边工作边学习,学得一口流利的德语,回上海后出任银行副总,又任职服装公司的经理。后来,她再嫁,67岁的时候,曾和后来的丈夫一起,到英国康桥、德国柏林故地重游。她站在当年和徐志摩居住过的小屋外,没办法相信自己曾那么年轻过。

所谓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你可能是一个人的甜心蜜糖,就有可能是另一个人的穿肠砒霜。所以即便你貌若天仙也有人视你为砒霜。换言之,即便你天生无颜也有人捧你如蜜糖。

有生之年,谁是你的砒霜,谁又是你的蜜糖?

你是谁的蜜糖,又是谁的砒霜?

但据说,砒霜也是甜的。甜蜜的毒药,要不要含笑饮下呢?


 

 

如果你的恋人对你说,离开我,你应该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

即便他说的是事实,你会因此抽身而去吗?

因为觉得无法给到你最好的幸福,因为觉得离开才是对你最好的选择,所以才要分开,这样的事情你经历过吗?

我的一个朋友最近就因为男友说了这样的话,而忿忿不平来向我抱怨。

记得年少时,我也在红尘隐约的耳语里,听见过这样的话。

可是,长到了一把年纪的时候,才会明白,这不过是一个美丽的幌子。

不是给不到,是不想努力了;不是为你好,只是不想来日冒险,在你眼中再次清楚看见自己的卑微和失败。

所以,我对我的朋友说,那就离开吧,只是不要觉得是他在成全你,所有带着“为你好”而来的分手信,其实都只是不够爱你的托词。

为我好----梁静茹

  这是黄韵玲编曲作曲的歌,为我好。

这是梁静茹早期《美丽人生》专辑里的歌,记得MV讲的是一个女生爱上新来的那个腼腆数学老师的故事。MV拍的很有意思。

这是为你好。——类似这样的话,你也曾经对别人说过吗?到底什么是“为我好”呢?请不要擅自决定别人的人生吧。爱情里,有些事情想过头了,对自己,对别人,都是一种伤害。

 “太多烦恼怪我们不懂得抛,太多的问号答案也都不必找。”-------最近在围脖上看了很多关于情感的故事,很多人在秀甜蜜的同时也看到更多的人其实都在为爱情烦恼。

于是想在今天这样的时间,把这句歌词送给所有有些许小纠结小不愉快的情侣们。

很多时候只怪我们不懂得抛那些所谓的小烦恼,其实这些一开始并不会阻碍或者伤害到感情,但是堆积起来,却成了感情的致命伤。很多人在分手的时候总是还是会懊恼,其实对方很好,可是为什么最后却要分开。抛开那些烦恼吧,那些问号的答案也不要找吧,或许这样,能走得更远。

只换来疲劳,却忘了要一起变老的话,那样的话,就有点不划算了。就好比半夜起来看狮子座流星雨,结果发现美景良辰未细赏,你自己已经着凉了。这样的话,活得太不够本了吧。


林夕说,在有生之年能遇见你,已经花光所有运气。

黄伟文在莫文蔚的盛夏果实的粤语版,《北极光》里比喻说,遇上你恰似有生之年能去北极圈的几率。而能跟你在一起,又比看到极光的机缘更加稀有渺茫。

都曾孤单只影,都曾于极寒的永夜守候。所以,遇见的时候,相爱的时候,请一定要好好珍惜。

无论砒霜还是蜜糖,听得见你心在跳,最重要。

心在跳——黎明

 

 

那一年我们听磁带——许美静

我听说,深夜里,有三种东西不能碰。安妮,亦舒,还有许美静。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个传说。

这三样,在冷清期然的深夜里,读了,听了,会痛,会流泪。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台湾的上华唱片异军突起,成为能和滚石唱片分庭抗礼的大型唱片公司。上华唱片的崛起,为华语流行音乐贡献了两位顶级歌姬,人称“上华二许”的许茹芸与许美静。“上华二许”如同古龙武侠世界中的那些无根无基、无门无派、亦侠亦盗、亦正亦邪的传奇高手,凭着天赋异禀,自创绝学而称霸一时。许茹芸的“芸氏唱腔”空灵飘渺,变幻无方,将声音虚无主义美学推到了新的境界。这一个我们已经在之前的听磁带里领教过了。今天,我们要来听听“上华二许”的另外一位,许美静的“静电唱腔”。


许美静的嗓音略带沙哑,略有鼻音,她的音乐伙伴陈佳明为她打造的歌曲,一般旋律线条较长,她演绎的方式懒散,随意,漫不经心,一首歌从头到尾几乎不作任何情绪上的起落与变化。

她的歌曲能发出一种黑洞频率,诱导你进入,吞噬掉你的意识,然后你就开始清醒地梦游。她的《荡漾》、《都是夜归人》、《边界1999》和《城里的月光》这几首里的任意一首,几乎可以循环播放一晚上。

在华丽的灯光暗下后,在喧嚣的人潮褪去后,与自己的寂静对视。穿过我的黑夜的你的声音,美丽的,安静的,干净的,颓废的。你很容易在黑夜的某一刻被许美静的某句歌词突然击中,胸口猛地一窒,恍然,神伤。


许美静长得并不漂亮,她的颧骨很高,按传统相面书上的说法,颧骨高的女人一般物欲和控制欲比较强,热衷于名利。相面书的说法在许美静身上并没有得到实证,她似乎对名利不是太感兴趣。1994年当她发行第一张专辑《明知道》后,李宗盛对她的声音极为赏识,力邀她加盟滚石唱片。有“情歌大师”李宗盛的提携和打造,凭着她的天赋,飞黄腾达的日子可以说是指日可待。但为了能和陈佳明在一起,她拒绝了李宗盛的邀请。


与陈淑桦相比,许美静的“都市情歌”里没有“梦”,因为她从不在夜的城市中入眠。与林忆莲相比,许美静的“都市情歌”里没有“风尘味”,因为她音乐叙述中的“城市”是干净而纯粹的。与莫文蔚相比,许美静的“都市情歌”里没有“物欲”,因为她音乐叙述中的“城市”是写意的,不是写实的。与蔡健雅相比,许美静的“都市情歌”里没有“惨痛”,因为她的情歌是出世的,不是入世的。


许美静一共发行过六张国语大碟,分别是:1994年的《明知道》,1995年的《遗憾》,1996年的《都是夜归人》,1997年的《蔓延》,1998 年的《快乐无罪》和2000年的《静电》。

刚才,我选了这张精选辑里的四首歌,也是我最喜欢的四首——《荡漾》、《都是夜归人》、《边界1999》和《遗憾》来和你一起听了她的静电唱腔。

明天快乐,情人节快乐,如果你一直快乐,那么每天都是情人节。黄昏四点,康定小情歌,我们下周不见不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