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宝林
吴宝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385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拉贝日记1937年12月20日

(2009-05-06 21:19:55)
标签:

文化

分类: 拉贝日记

 12月20日

  有一名日本军官来宁海路的总部找我们,请求我们提供20名役工清理由日本军官居住的首都饭店,我给了他16名委员会的役工。中午的时候他亲自用卡车将役工送了回来,并且还付了5元钱。这是我们第一次感受到了日本军事当局的诚意。看得出来,中国人对此的印象是好的。中午我在交通银行前会见了福田先生,将我方缴纳的中国士兵武器的凭证交给了他。福田先生立即将此份凭证交给军事指挥部,以免人们再次有意地到宁海路我们的房子里来搜寻武器。下午我和韩先生以及菊池先生去下关电厂,想从9个中国工人那儿打听到电厂剩下来的其他中国工人的地址。但是成效甚微,因为我们只找到了9个人中的3个人,而且这些人都是苦力。于是我们驱车回城,派施佩林和我们在电厂找到的另外一名工人继续寻找。这一次我们的运气要好一些。到明天早上应该有约100名工人来。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福音,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帮助日本当局尽快恢复电厂的生产。

  回到宁海路以后,我认识了栖霞山江南水泥厂的伯恩哈特·阿尔普·辛德贝格先生。辛德贝格先生打算将几名受伤的中国人送到南京来,因为他从收音机里(栖霞山有自己的电厂,所以有电收听收音机)听说南京的局势已经完全稳定了,电厂、水厂和电话设施都已经全面正常运转。但是当了解到这里目前的局势时,他非常惊讶。在半路上他又让人把伤员重新运回栖霞山,因为日本人不让这些伤员通行。他自己则执意无论如何也要到南京来,因此整整一大段路他都是步行走过来的,他后来搭上了一辆日本卡车,安全地通过了北城门。现在的问题是,他怎么才能重新回去。

  下午6时,在米尔斯牧师的引见下,大阪《朝日新闻》的记者Y.森山先生访问了我们。森山先生能说流利的德语和英语,他用记者惯常的规则向我进行提问。我丝毫不隐瞒自己的观点,请求他利用自己的一切影响,尽快恢复日本军队中的秩序。他承认这件事是当务之急,因为日本陆军的声誉会因此受到损害。在我写到这里时,在不远的地方又有一大片房子燃烧起来,其中也有基督教青年会大楼。人们几乎不得不相信,纵火是在日本军事当局知道并且纵容下发生的。日本匪军昨天的行为并没有多大的改进,这一点可以从下面今天写给日本大使馆的信函中看出。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南京宁海路1937年12月20日致田中先生日本帝国大使馆南京

  请允许我向贵方递交有关日军士兵在南京的令人遗憾的暴行记录(序号为71号~96号)。从中您可以看出,从昨天夜里到现在共报告给我们26起事件,昨天下午则报告有14起事件。这表明局势没有什么特别的改善。

  尽管已经在大门口安排了领事馆警察岗哨,昨天夜里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仍然发生了多起强奸事件,不过金陵大学主要收容所幸运地未受到骚扰。

  由于其他防范措施至今未起任何作用,所以我们希望从今天夜里起,每天夜晚在18个收容所和大学医院的大门口安排岗哨;白天在五台山的粥厂前,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对面,并在大学体育场旁也安排岗哨。

  如果贵方能进一步加强措施,阻止日军士兵的暴行,我们将表示欢迎。贵方投入的警察部队数量不够,不足以控制局势。

  谨致我本人的问候

  您忠实的

  签名:约翰·拉贝

  主席

  附件:日本士兵在南京安全区的暴行

  1937年12月20日

  7l)12月19日下午5时许,一年轻男子在母亲的陪同下被送到了我们总部,日本士兵无缘无故用刺刀刺他的胸部。菲奇和斯迈思博士2位先生在前往日本大使馆递交一份日本士兵暴行报告(16号一70号)时,将这位年轻人带往大学医院。(菲奇)

  72)12月19日,农科作物系(金陵大学一部分)的一个工人被日本士兵抢走10元钱,在前一天他已经被日本士兵抢走2.5元钱。下午,房子里有2名妇女被日本士兵强奸,晚上又有5名妇女被日本士兵强奸。(高)

  73)12月19日下午3时,一日本士兵闯入鼓楼医院(大学医院),当麦卡勒姆先生和特里默大夫要求他离开医院时,他竟然朝他们开枪,幸亏子弹打偏了。(麦卡勒姆)

  74)12月18日,贝茨先生在金陵大学小桃园,也就是他办公室所在地的一栋房子里发现一日本士兵,问他来干什么,他便用手枪威胁贝茨博士。(贝茨)

  75)12月19日16时45分,贝茨博士被喊去平仓巷16号,这座房子里的难民几天前被日本士兵赶了出去(里格斯先生、斯迈思博士和斯蒂尔先生目睹了这起事件)。日本人刚刚洗劫了这所房子,并在三楼纵火。贝茨博士试图灭火,但无法扑灭,整栋房子被彻底烧塌了。(贝茨)

  76)12月19日18时,6名日本士兵趁黑爬过拉贝先生在小桃园住宅的院墙。当拉贝用手电筒照射其中一人时,此人用手枪对准拉贝,但是没有开枪,可能是他心想,枪杀一名德国人不会给他带来好结果。拉贝喝令所有6名日本士兵从院墙爬进来的地方再原路爬出去。他们试图让拉贝给他们打开大门,但是拉贝拒绝给他们这个面子,因为他们是在没有得到他的允许的情况下踏上他的宅基的。(拉贝)

  77)12月19日18时,我们的一位职员喊贝茨博士、菲奇先生和斯迈思博士到属于金陵大学的汉口路19号房子里,去驱赶正在里面强奸妇女的4名日本士兵。他们发现日本士兵在妇女们藏身的地下室里。日本士兵被赶走后,这所房子里的所有妇女和儿童都被转移到了金陵大学的几栋主楼里。这一夜,有日本领事馆警察的守卫。(贝茨博士,菲奇,斯迈思博士)

  78)12月20日早晨7时30分,里格斯先生走过汉口路28号时,人们向他报告,由于所有的妇女都已经转移到了金陵大学,所以昨天夜里在那里拼命找女人的日本士兵出于报复枪杀了一名中国人,用刺刀将一人刺成重伤,另外3人受轻伤。(里格斯)

  79)12月20日,在前往宁海路5号总部的路上,拉贝的汽车被一名日本士兵拦住。拉贝强烈要求这个日本士兵尊重他汽车上的德国卐字旗以及国社党领导人徽章(它表明拉贝是德国国社党地区小组组长)。拉贝放大嗓门,语气非常激烈。这名日本士兵最后允许他通行。(拉贝)

  80)12月20日早晨7时,麦卡勒姆先生在大学医院值完夜班回家的路上,碰到了许多正在逃往大学的妇女儿童。来自不同城区的3个家庭向他报告说,昨天夜里他们从家里被赶了出来,日本士兵放火烧毁了他们的房子。(麦卡勒姆)

  81)12月20日凌晨3时,尽管大门口有一名日本领事馆警察站岗,仍然有2名日本士兵闯进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500号楼,强奸了2名妇女。(特维内姆)

  82)12月18日下午4时许,日本士兵出现在湖南路516号的中国工程开发公司,索要外籍房主的名片,由于我们没有名片,他们便立即拿走了我们房子上的旗子。后来又来了多名日本军官和士兵,强行打开钱柜和一些皮箱。(张海裕,黄凌<音译>——门房)

  83)12月16日,我在峨嵋路7号的房子遭抢劫,门被砸开,箱子被撬开。一辆1934年~1935年产的、车号为1080的道奇车和一大批其他物品被偷走,被盗物品清单正在开列。(许传音)

  84)12月20日,卫生委员会第八区多名官员的衣服和被褥被抢走。由于没法在自己的办公室待下去,他们请求安置在总部或委员会其他官员那里,以便能在没有阻拦、没有威胁的情况下继续工作。(沈玉书牧师,委员)

  85)12月20日,日本士兵多次闯入中山路209号德士古公司,偷走被褥、鞋子、地毯和家具,砸碎许多窗户玻璃,撬开钱柜。停在房子下面房间的金陵摩托车公司的3辆汽车被弄走,下水道工程公司的一个钱柜也被撬开,一块表和许多其他物品被偷走。(张平遥——门房)

  86)12月17日,Y.H.邵(基督教青年会行政秘书处)家的3个姑娘被强行从陆军大学拉出来,然后被拖到国府路,遭日本士兵强奸,到午夜时分才被放回。(陈新裕<音译>,基督教青年会行政秘书处)

  87)12月20日,阴阳营47号的房子被抢劫7次,一大批珍贵物品被盗走,昨天日本士兵再次闯进,偷走了3元钱,并找寻妇女。幸好没有发生强奸事件,但是房子里的所有住户均遭到抢劫。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在这栋房子里逗留较长时间了。(陈新裕,基督教青年会行政秘书处)

  88)12月19日午夜12时,2名日本士兵闯进农科作物系的21号房间,企图强奸屋内的妇女。由于这家的先生会讲日语,他的妻子才免遭凌辱。(第六区,第一难民收容所)

  89)12月18日,日本士兵从安置有100多名难民的金陵大学农科作物系将4名妇女抢走了一整夜,并强奸了她们,第二天早晨她们才被放回。12月19日,又有2名妇女被强行拖走,同样的厄运降临到了她们的头上,但是这一次到第二天早晨,也就是12月20日的时候,只回来了一名妇女,另外一名妇女至今下落不明。(第六区,第一难民收容所)

  90)12月20日,有一位双目失明的理发师被送进了大学医院。12月13日日本人进入城南的时候,他正抱着他的孩子,日本人向他要钱,由于他没有钱,日本人就开枪击中了他的胸部。(威尔逊大夫)

  91)12月20日,城南一家帽店的老板也同样被日本人开枪击中了胸部,日本人向他要钱,并且对得到的数额不满意,还想要得更多,但是这位店主再也拿不出来了,因为他已经把他所有的钱都给了日本人。这位受伤者今天被大学医院收治。(威尔逊大夫)

  92)12月20日,2名日本士兵今天从金陵大学红卍字会粥厂的会计处抢走了7元钱。(里格斯)

  93)12月20日下午2时30分,菲奇先生打算到我们的汽车修理工家去接2名妇女,把她们送到大学去,这时修理工跑了过来,报告说日本人发现了他家的那2名妇女,正准备强奸她们。我们立即朝平仓巷13号赶去,发现门房里有3个日本士兵和那2名妇女,2名妇女的身上已经没有衣服。我们要求日本士兵离开这所房子。有2个人立即听从了我们的话,但是第三个日本士兵则开始检查我们的门房,看他是否曾经当过兵,他检查了门房的手、后背和脚。这个时候,2名妇女已经穿上了衣服,我们用菲奇的车把她们送到大学,使她们脱离了危险。(菲奇,威尔逊大夫,麦卡勒姆,斯迈思博士)

  94)12月17日夜间,11名中国妇女被日本士兵强行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难民收容所里拖走,与此同时一支日本搜索队在一名日本军官的带领下强迫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全体职员在学院门口排列成行,让他们在那儿站了有一个多小时。这个军官撕掉了由另外一支日本部队开具的此难民收容所已被搜查过的证明。(沃特林)

  95)12月17日,居住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收容所的一个难民的儿媳妇在她的房间里遭到强奸,该学校一名教师的女儿被日本士兵拖走。(沃特林)

  96)日本士兵违法地闯进了5栋住房(系工作人员的)并进行了抢劫,这5栋房子挂有美国国旗,此外大门上还张贴有美国大使馆财产证明。5栋中有 l栋多次遭到洗劫,有3扇门已经被打破。(沃特林)

               12月20日

  我不在家的时候,日本士兵试图用他们的刺刀橇开我在小桃园住宅的包有铁皮的大门。他们没有得逞,但是门上的刺刀印和铁皮板被撬起来的小角却留下了证明。我让人把已经损坏的门尽可能修好,但是刺刀印应当作为永久纪念保留下来。克勒格尔和辛德贝格来看望了我,同时也是想向韩先生借车供辛德贝格回家用。非常遗憾的是,韩竟然同意了。我是不完全赞成的,因为在路上,韩的汽车肯定要报废,即使不是整辆汽车,至少也是所有的轮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