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兰若集》序

(2012-12-04 09:13:03)
标签:

文化

分类: 序跋

 

    我自1993年8月迁居古城潮州,供职韩山师范学院中文系,迄今十有九载。回首前尘,可堪记忆之事颇多。而与佛门之结缘,则应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1995年至2003年,共有九年时间,我应邀为潮州开元寺岭东佛学院讲授《四书》,由于课时有限,我主要讲授《论语》与中国文化,有时穿插讲一讲古典诗词。每周一次,或两次,走进开元寺,那菩提古树,梵音禅唱,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心灵的洗礼。而与惠庄、宏明、觉真、胜涛、达诚、达亮以及宏澈方丈、达诠方丈的结识和交往,则更使我在心性修持上,收益良多。当然,我最忘不了的还有佛学院的那几届学僧,他们中很多人有慧根,有灵性,好学习,毕业后都成为中国当代佛教界的栋梁之才。

    慧闻就是其中之一。

    慧闻1996年于五台山出家,1997年秋考入岭东佛学院求学,由此与我结下了师生缘。当时他的勤学好问,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和他一别十二年,于今年春天重逢于古城潮州。我已是鬓有霜,尘满面;慧闻则正当盛年,经刻苦学习与修行,已是临济宗第四十三带传人,佛果寺的住持,识见、道行、诗艺、书画等都令人瞩目。说来此番重聚,还是因为诗——他的《清凉自省集》行将出版,邀我作序,我自问没有推辞的理由,遂不辞浅陋,欣然应诺。

    通读诗集,我有一个最为强烈的印象,这就是慧闻的“好学”。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曾说:我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唯有好学而已。此虽为谦虚之辞,但确乎是饶宗颐之所以能成为饶宗颐的夫子自道。《论语》中记载,鲁哀公曾问孔子,“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回答说:“有颜回者好学。”可见成为真正的好学者,是很不容易的。我之所以特别感佩慧闻,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激赏其好学的精神品质。因为当今之世,是功利之世,浮躁之世,不管是红尘浊世,还是佛门清净之地,拥有好学品质的人越来越稀少。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孔门之学,在学道、学文、学艺。慧闻之学,也大抵在这三个方面。就 “文”和“艺”而言,慧闻所侧重学习的是经史、诗词和书画。这些都是中国传统的学问。对慧闻来说,学习经史典籍,诗词书画,既是知识修养、审美能力的提升,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精神血脉的继承和发扬。至于其所学之道,作为出家人,当然首先在佛教真义,在佛陀智慧。《清凉自省集》生动展现了慧闻好学不已的人生轨迹。他自1996年秋在五台山落发为僧,便开始学习佛教戒律、佛教经典。与世俗之学不同的是,佛门之学除学经藏之外,还特别重修持,重实践,重体悟。参禅打坐是学,行脚天下,云游四方也是学。从五台山皈依佛教开始,慧闻走遍了五湖四海,大江南北,诸如潮州开元寺、庐山东林寺、嵩山少林寺、北京广济寺、圣泉庵、妙峰山、安徽芜湖马仁寺、铜佛寺、广州光孝寺、大佛寺、湖北大冶雷音寺、成都文殊院、重庆华岩寺、长沙岳麓山寺、扬州高旻寺、文峰寺、珠海普陀寺……举凡国内的重要寺庙大多留下了他的踪迹。他的行佛之路还飘洋过海,伸展到了新加坡、马来西亚、澳洲等国。从山野到城市,从小庙到大学,从国内到国外,从佛寺到青山绿水到历史人文景观,慧闻一边参禅学佛,一边弘扬佛法,既度己,亦度人。或拜师求学,或登坛讲学,或行走在青山白云之间,或静坐于荒山野岭之上,或窗下苦读,或山中濯泉……可以说,慧闻自入佛门后,一直孜孜不倦地行走在学习之途。他无时不学,无时不在修身养性。特别令我称赏的是,慧闻之学道,没有局限于佛法,还包含孔孟仁道以及屈原之芳馨、陶潜之冲淡、杜甫之忠爱等内容。他有意识地要把佛、儒贯通,并融汇以屈原、陶潜、杜甫为代表的中国诗歌中的高贵精神,来建构自己以“道”为中心的精神世界。这样一种追求,不可谓不高远。

    这一切的一切,在诗集里都有真切而生动的描绘。如《左右》:“残茶冷酒山风寒,落日孤舟汨水看。打坐安心参古道,秋云一扇伴秋兰。” “落日孤舟汨水看”写对屈原的凭吊,“打坐安心参古道”,则是出家人的本色。又如《为执》:“性爱丘山万里游,云来不醉景生幽。芳尘吾是餐霞客,自在山林一怪叟。”此言其山林餐霞悟道也;又如《一合相》:“合云送月须晴日,沐雨接风一解狂。影个窗林读老墨,诗来词去付苍黄。”此诗言其学诗学词学国学经典也;又如《写兰》:“兰之猗猗最相知,葳蕤生于深谷时。漫夜涂鸦惆妙笔,芳馨盈袖自成诗”此言其写兰学艺也……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总之,他学禅悟道,又学经史、学诗词、学书画。真正是一个学道、学文而又学艺的好学之士。诗是心灵的窗户。通过阅读这些动人的诗章,我们可以清晰的窥见作者好学之品性与心灵之纯净与丰富。

    尤为可贵的是慧闻之学,不是为学道而学道,不是为学文而学文,亦非为学艺而学艺,而是为安顿心灵,提升境界。当今之世,市场化规则无所不在,甚至连本来清净的佛门也常常会遭遇尘世的熏染,在有些僧人那里,出家为僧,不过是为了找到一个谋生的职业岗位而已;而在香烟缭绕的庙宇中,往往还有一些僧人尘俗难去。于此,特别能见出慧闻的超卓,因为慧闻之遁入空门,不是为了让生活变得更舒适,而是为了让心灵有真正的皈依,真正的安顿。他曾写道:“昔年怀浩然,落发酬佛前。阅藏心何去,空知觉哪边。”(《祝发》)显然,他是怀着浩然之心,以修道为志,而到佛前落发的,他的心,向往着真知,向往着觉悟。因此,他无时不在修心养性的自我淬炼之中,如他旅次扬州有作:“寂寥感青林,江亭对古琴。一真生大智,二谛断俗心。入定孤云静,出禅众鸟音。茶来忽起念,见性对空吟。”(《 扬州高旻即事》)即使在旅途劳顿之中,也不忘参禅打坐,以清心静虑,斩断俗念。一个精进不已、随时体悟禅慧的苦行僧形象得到生动的描绘。这样的作品在《清凉自省集》中所占比例极大,它们诗意地表现出慧闻十余年僧侣生活一个一个的参禅悟道的生活片段,可圈可点,令人感佩。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境界,不同的人处在不同的境界层面。人生的真义就在于不断提升自己的境界。冯友兰曾在《贞元六书·新原人·境界》中根据人们对于宇宙人生的“觉解”(意即理解、觉悟)的不同,把人生的境界分为四种: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这一划分虽然不是十分严谨,但它对于人们明确自己在生活中的的位置,并明白要不断努力以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有着重要的意义。使自己站得越来越高,是人之为人的根本特征之一,也是人类之发展进步的重要心理动力。也正是在这一点上,我们才能更深刻地理解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中所蕴涵的哲学底蕴,理解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精神追求。我感觉,《清凉自省集》作品数量并不很多,但几乎每一首诗都与其学道修身、提升境界相关,这些诗作因为表现了一个当地僧人不断学习,不断精进,人格不断完善,生命不断成长的历程,而具有特别深厚的意蕴。

慧闻尝言,写诗填词,多年来是他“自抒情怀,畅叙兰竹”的一种方式、一种寄托,可见他具有一种浓郁的诗人气质。苦学对于一般人来说,是艰苦的辛劳的,慧闻和一般苦行僧之不同,也正在于此。因此,作为僧人,他的打禅苦修中常常因为诗之灵性而生机盎然,他在对禅境的体悟中往往交融着诗意的审美;作为诗人,他的诗歌创作因为宗教的情怀与体悟,能够随机触发,自然闪烁着禅慧之光。这样一来,禅与诗,就很自然地融合在一起了。由此视角,我们说这部诗集基本上就是一个当代诗僧参禅悟道、追求高迈境界的修行生活的诗学表现。再读如下诗作:“青丝剃净俗尘清,闲坐冥然万古行。积雪鸿泥随化去,纸墨埋霜念晚晴。”(《清凉三首》其一),“一影一钵两行印,无人知是衲僧来。”“清凉回望雪皑皑,山路应通古南台。一影一钵两行印,无人知是衲僧来。”(《清凉三首》其三)前者写其当初在五台山超脱红尘、终得剃度的生活片段与心灵独白;后者则诗意地描绘了自己出家后在五台山的僧侣生活。如果说这是慧闻对自己学佛之始生活的真实表现,那么,作于2011冬的《夜咏佛果》中的两句“万事闲云外,青山做道场”,就生动地表征着经过十多年的佛门修行,慧闻似乎已经真正找到了诗禅圆融的生命境界。

    在中国诗歌史上,僧诗是一种独特的诗学现象,诗禅相通,则因其体现着诗性智慧和宗教智慧的融合,而成为中国文化中的一种独特景观。中国僧诗肇始于东晋,历唐、宋、元、明、清乃至近现代,可以说代不乏人。举凡高僧多能诗。诗学修养成为许多僧人人格境界中的一种重要内涵,而且很多诗僧往往以诗传法,从某种意义来说,这也是普渡众生的一种方式。慧闻之诗禅相融,即鲜明地体现了这种人文传承。慧闻尝言,“诗的学问深而无涯,写诗写字,如修行一般,个人之修养德操与诗的灵魂贯通一起。”(《清凉自省集后记》)可见,诗禅相通,诗意审美与宗教修持的相融相合,确乎是慧闻的自觉追求。正因为如此,他养成了与当代一般僧侣不同的人格气韵,这一种独特的气格,你与他交往欲深,便欲有感触,欲感到他的飘然不群。如果从这一视角来观照《清凉自省集》所构筑的诗禅境界,我们自能读出诸多深长的意味。

    中国历代僧诗,风格大体相似,有着僧人作诗特有的文调和韵味,僧徒素食蔬笋,前人乃以其比况之,谓之“蔬笋气”或“蔬茹气”。其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好以禅语入诗。毋庸讳言,慧闻《清凉自省集》中的作品,也不时流露着这种“蔬笋气”,如:“六道无明转,三途朝暮悲。解脱根本恼,须向能仁迟。”(《感时》) “出家十载断三途,阅藏八宗尽洗愚。指月归真明明现,本来清净法何需。”(《参生死》) “共赴星洲净土参,三心收摄诵真言。弥陀一句有真意,当下无心了自贪。”(《赠浦西姚张居士》)“昨日拈花释祖意,心空佛忘任来缠。”(《锦瑟歌》)等等,都是将禅语嵌入诗中,造成理障,丧失了天真自然之美,诗味也因此受到严重削减。慧闻富有才情,寄心高远,如果今后的诗歌创作中,尽量避免这一问题,能够去掉这种“蔬笋气”,相信会写出更多更好空灵蕴藉、诗味浓郁的好诗来。

    是为序。

 

 

 

 

 

                                                        瑶光阁主  赵松元

                                                        2012年6月27日写于东丽湖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