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超拔流俗,诗意栖居 ——对辜广生书艺追求的一点感悟

(2012-12-04 09:02:01)
标签:

文化

分类: 序跋

                       

    一方山水养一方人。潮州山清水秀,风景如画,加之深厚的历史人文底蕴,浓郁的诗词书画氛围,确乎是一个地灵人杰的好地方。近现代以来,詹安泰、饶宗颐、陈其铨、陈复礼……,名家辈出,明星熠熠,创造出一片灿烂的星空。站在这片星空下,我对底蕴深厚的潮州文化充满了敬意,对很多很多潮州朋友充满了敬意。

    辜广生就是我心目中特别值得敬重的潮人之一。

    辜广生是的一个地方官员,但多年以来,笔耕不辍。先后出版了长篇纪实文学作品《那一夜》和政治经济论文集《那一回》,从文学创作到政治经济理论研究,跨度之大已是令人惊叹!如今,他又推出《那一笔》,更显示出他的不同凡响。

   《那一笔》是辜广生的书论与书画合集。其书画部分,汇集了他近年来书法绘画创作的精品。其书论部分,共有六篇书法论文组成。或论中国书法的静穆之美,或论中国书法的文化精神,或论魏晋书风,或论“有明一人”徐渭的书法特质,或探析当代著名书家的艺术成就。这些书学论文,是作者在临摹碑帖、习练书法过程中,有感于中国书法艺术的博大精深而不知不觉沉迷其中,不断探究、不断体悟的结晶。可以说,书法史的叩问、书法理论的探析与书法技艺的研习一开始就有机地融汇在辜广生的精神世界中,而恢弘出一种比一般书家更为宏博的气象。

    所谓文品、诗品出于人品,书品也同样出于人品。诗人书家的精神品性,决定着他的创作风貌的形成。举凡笔墨文字中呈现出来的清雅、秀美、沉雄、高古、豪迈、飘逸、爽健等等艺术风貌,都应与创作者的个性气质相关。由此视角来认识辜广生其人其书,自会有深切之把握。纪光明先生序云:“从辜广生的书法中,我们可以明显地感悟到他作为一名地方政府要员所特有的内敛、慎密、谦恭性格特点和“心画”印迹。尤其他的隶书达到了人格、修养、感情以及技巧的浑然一体,实现了线条、墨韵的生命化。”此可谓深中肯綮之言。

    也许是由于潮州文化和山水灵气的熏染,虽为地方官员,辜广生拥有深厚的人文情怀,养成了奋发进取的人生态度。这使他的文化生命显得分外丰盈分外滋润。这一文化生命,实际就是具有超越品格的诗性。这种诗意情怀,是人的性灵中最柔软、温馨、优雅、浪漫、纯真,最美好的精神品质。这种诗性精神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诗意安居的精神品质和闪烁着诗性光辉的生命智慧。“诗意安居”的精神追求能够为人的现实生存提供超越意义;具有诗性智慧的人则往往自尊、自觉、自信,胸怀宽广,意志坚强、乐观向上。人生是忙碌的辛劳的甚至是充满坎坷与困苦的,但比这忙碌、辛劳、坎坷与困苦本身更可怕的是没有诗性之光的照耀。人只要在内心培养起良善、纯真、优雅、乐观等等这些高贵的美的品性,也就具有了“诗”之性情。人秉持这种“诗性”,就会拥有直面现实、超越世俗的人格力量。我感到辜广生身上,就具有这种超越世俗的诗性追求;或者可以说,辜广生之读书、作书、写文章,实际就是对世俗生活的疏离,对崇高精神世界的拓展。在《那一笔前言》中,辜广生写有这么一段话:

       

        在信息高度发达、物质十分丰富的今天,许多人过的是快节奏的生活,追求的是富裕的物质,什么都讲速成,什么都讲利益,文学、书法这些精神上的东西早已被物欲挤压得难觅踪影。许多人用电脑、手机代替了手中的纸和笔,就连在过去弥足珍贵的家信、情书,都被电话、短信、QQ取而代之。人心浮躁、物欲横流,一些人成为物质上的富翁,精神上的穷人。其实,每个人的追求都有物质上的和精神上的,有的人被物欲占了上风,追求的是永不满足的物质享受,看重的是银行帐户不断增加的数字;有的人精神占上风,追求的是文化上的富有,精神上的愉悦,看重的是艺术修为上的进步。物质和精神,在辩证上是统一的,但现实中往往又是矛盾的,一旦让物欲占上风,精神就会迷失,只有在精神方面保持一些高雅的情趣和爱好,才不至于沦为物质的奴隶,人活着才有意思。

 

这一段话,站在生命哲学的高度,既对物欲横流的世道人心进行了否定和抨击,又对超越世俗追求崇高的精神文化生活进行了肯定和弘扬,充满理性和智慧,从而从生命哲学的高度,清晰地揭示了他之所以沉迷书画文学,就是为了诗意地栖息在这块大地上。海德格尔说,“在这纯属辛劳的境地中,人被允许抽身而出,透过艰辛,仰望神明。……” (引自海德格尔著、郜元宝译《人,诗意地安居》第94,上海远东出版社1995年3月第1版)。辜广生自言,他之读书、作书写文章,都是为了养心,养神、养脑、养身。这“四养”功夫,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精神血脉相通,正是他从世俗生活中抽身而出“仰望神明”的一种方式。正是在这一层面上,我对辜广生其人其文其书,充满了敬意。

    我觉得,在世风日下的当今时代,诗人书家,都要培养出一种从日常的世俗的生活中“抽身而出”的精神品质,以达到真正意义上的“诗意安居”,惟其如此,才能寻索到历史人文的骨力,亦才能得到诗性心灵的浸润,从而养成抗拒诱惑、超拔世俗的精神力量,笔墨文字,才会有超卓的意趣和品格。陈寅恪说:“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於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窃以为,此语亦当成为所有有志于诗道书道者的座右铭。

    是为序。

 

 

                                                                                   赵松元

                                                                2012年10月6日写于东丽湖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