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对方绍伟“冷酷实证”的冷酷实证

---- 兼论中国“超稳定体系”的崩溃

“冷酷实证的思享者”,把这个堪称别致的描述戴在头上的方绍伟先生,确实是值得关注的。

一个偶然,让笔者看到了方绍伟先生的文字,特别是他的代表作《中国模式为什么没有崩溃?》(《中国不一样》的最后一章)。文中他宣称“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开”两个事关重大的“中国之谜”:“中国模式为什么没崩溃”和“中国模式会不会崩溃”。而“这个办法也是本书所或明或暗地一直坚持的‘冷酷实证法’”。而所谓冷酷实证,就是“尽量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和政治立场去观察中国,尽量不作或只作最低限度的价值判断,并在直达事物的本质之前不提出任何政策主张或价值规范”。方绍伟先生并且宣称,“‘冷酷实证’与‘一般实证’的区别就在于‘是否为实证而实证’”。

言下之意,显然是其他人的“非冷酷实证”都包含了这样那样的道德判断,夹带了这样那样的“规范冲动”,因此都不是“为实证而实证”;而如若算不上“为实证而实证”,那岂不是连“实事求是”的“实证”基本资格都要存疑了?这个话,没有说,但明白人都看得出来。

如此,方绍伟先生干脆利落地把“实证”分出了高低档:只有方绍伟的“冷酷实证”才是上档次的实证,所得出的不带任何“规范冲动”色彩的结论也方才是可信的。仅仅给出一个定义,便有了凌驾于他人之上的美好感觉,方绍伟先生“冷酷实证”的大脑运转起来也就成了享受,而且还要迫不及待地让全世界看得懂这个语言的人们知道这种在云端享受着思考的感觉,于是就有了“思享者”这么一个自封的头衔。

想来,方绍伟先生会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笔者对他的“冷酷实证”已经开始了。而且想来方绍伟先生也会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笔者以上的文字里不包含任何道德判断,更无任何“规范冲动”。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的话,不过是理解,而已。方绍伟先生是北大的高材生,又在北美拿到文凭闯过天地;笔者则是清华的本科生,也在美国取得学位,而且按照中国传统观念获颁学位似乎比方绍伟先生还要高出半头,照此说来,也可以不谦虚地以清华的高材生自诩。作为一个清华人,对方先生在“冷酷实证”里表现出来的辩才,一方面是钦佩和赞赏,另一方面更多的却是诧异:以北大和清华的学风,“冷酷实证”似乎同“思想自由”而富于理想主义的北大格格不入,而是更为贴合“厚德载物”而强调现实主义的清华吧。不过无论清华还是北大,都是学习尖子扎堆的地方。虽然入学相隔几年,方先生与笔者都是自幼从那个考试排名次、班里还要分“好生差生”的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对名校校园里谁都想压旁人一头的心理可以说不能再熟悉。因此,对于方绍伟先生以“思享者”自居的追求,笔者很是理解

然则,要真正当上一个“思享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关于方绍伟先生“思享”出来的“冷酷实证”,有两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必须要搞明白的:一个,是“冷酷实证”用在方先生所用的领域是否合适;另一个,就是方先生的“冷酷实证”,是不是“美则美矣,了则未了”。而且,在这两个问题之间,存在很强的关联性。


“冷酷实证”背后的基本假设
作为一种“直达事物的本质”的研究手段,“冷酷实证”所能起到的重要作用是无可非议的。一件事情无论大家觉得应该还是不应该,众人感觉喜欢还是不喜欢,其出现与发生,“这背后有没有什么依据”,而“不管人们喜欢还是讨厌这些依据,这些依据是不是符合现实的逻辑”,确实是作为学术工具的“冷酷实证”能够提供答案也理应提供答案的。

然而在“冷酷实证”的背后,如同许多学术研究方法一样,是存在基本假设的。这个基本假设,在汉语里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理。这个理,首先是理性的理,其次是推理的理。“冷酷实证”的成立,前提是所研究的对象必须是理性的。只有这样才可以用严密的逻辑推理确定行为的成因,概括出具有规律意义的模式,并以此为基础预测在未来可能发生的行为。在这里简单地反证一下:完全丧失理性行为毫无规律的精神病患者,显然是无法作为“冷酷实证”的对象。

这一点是“冷酷实证”式的思维在经济学领域特别吃得开的一个重要原因:经济学说白了是谈钱的,或者说,研究的是利益。利益嘛,毋庸置疑,是这个世界上最理性的东西。“冷酷实证”所必需的基本假设,在经济学里头,恰恰是个普遍成立的条件。换言之,就是N多经济学家不厌其烦地提到的,经济学里只有理性的经济动物,没有道德也没有人。这个态度是否呼唤某种“规范冲动”来批判一番,不是本文的话题,这里就是指出这么一个事实。

方先生身在美国,但对于国内的一些基本状况还是了解的,起码是知晓近些年愈演愈烈的以经济学越俎代庖地议论政治问题的风气。这一国内改革“政经分离”之下的“特色”风景,越过适度的界限早不是一天两天了。在此还是就事论事:在经济学领域讨论利益计算钱财,当然可以假设研究对象是以趋利为目标的理性经济人;然而到了政治领域,作为学者熟读文史典籍,见闻的兄弟阋墙流血千里的“非理性行为”难道还少吗?假若人类在政治领域的行为都经得起“理性”二字的检验,那又如何会有两次惨烈的世界大战,如何会有反右文革那一次比一次恐怖的政治运动

况且,方先生身在美国,应该是知道的:作为美联储高官,抑或作为经济学者,到了华尔街或者国会山谈论经济形势阐述货币政策,那是大可把举国人民视为“人力资源”,以“冷酷实证”的态度指点江山;可作为政治家,一个准备竞选总统或者议员的美国人,要是以“冷酷实证”的态度告诉选民,你们的工作机会就是应该被转移到海外,你们的开销账单就是将会一年比一年多,你们的在役亲友就是要在地球另一端没完没了地打仗,那就甭提当选公职了,连命是不是保得住都难说---- 美国老百姓可没那么多“理性”的忍耐和服从,前些天内华达州的牛仔牧民不也就是碰上回不大不小的“城管事件”么,二话不说拿起枪就跟联邦政府干上了,到了最后,还不是被民兵团团包围的骑警不得不交出牛马仓惶撤走


《沉默的羔羊》式的冷酷实证
前面似乎是有点说到题外话了,拉回来小结一下:在牵涉到政治的领域,“理性人”的基本假设未必依然成立,因此“冷酷实证”的可适用与否是要打问号的。不过,方绍伟先生还是有一条退路的,那就是变通式的冷酷实证。此版本的冷酷实证同样存在一个基本假设:那就是无论在别人看来行为是否合理,在作出该行为的那个人看来,此行为必定是合理的。或许我们可以称这种理性为“自我理性”。

在生活当中,这一类的“自我理性”可谓俯拾皆是,比如家里吵架夫妻都觉得自己“有理”,街上吵架双方都觉得自己“占理”,等等。这些“理”或许客观上站得住脚,或许简直荒唐到了极点,但重要的是在当事人看来这个“理”是合理的,而且,当事人会按照这个“理”来付诸行动。“自我理性”的存在,意味着用冷酷实证来研究包括政治行为的普遍意义上的社会行为,大门依旧是敞开的。只不过,由于“自我理性”不再是趋利二字那么简单,这种变通的冷酷实证需要分析层面的支持,不象经济学里那样可以“孤立”地存在,而是必须与一种社会科学结合起来使用

对方绍伟鈥溊淇崾抵も澋睦淇崾抵

这种西方学界极为重视的社会科学就是行为科学(英语名称是BehaviorScience,涉及的范围很广,对于中文圈的普通大众却往往很陌生。然则,BehaviorScience的一个分支却是大大的有名:犯罪心理学。这个被《沉默的羔羊》演绎得淋漓尽致的行为科学运用,事实上可以作为普及“冷酷实证”很有效的方式 ----《沉默的羔羊》虽然夸张,逻辑上却是无懈可击 ----为了营救被变态杀人狂劫持的生命,道德批判对于破案毫无意义,“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剖析变态杀人狂,从蛛丝马迹之中寻找其心理活动的内在规律,从而破解犯罪动机与行为模式是侦探们唯一的选择。然而,常人的思维揣摩变态的“道理”谈何容易,紧迫的时间压力下,为了钻进一个变态的大脑,联邦特工不得不求助于另一个大师级的变态杀人狂。终于,摸透了那个扭曲变形的“自我理性”,女特工Clarice及时擒获了杀人狂。甚至对于乘机逃出生天的Dr.HannibalLecter,Clarice也能作出相当准确的行为预测。这就是冷酷实证与行为科学相辅相成的功效。在现实生活中,行为科学最抢眼的用途当属在大选中帮助专业团队预测选民的反应,这个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中文圈的普通大众更是知之甚少。

既然牵涉到了行为科学,方绍伟版的“冷酷实证”当然也就是“美则美矣,了则未了”了。

“自我理性”不用说是千变万化的,一个人认为极其合理的到了另一个人那里往往就是不可理喻的谬论。因此在运用行为科学的冷酷实证当中,从来没有抽象的可以一概而论的“人”,而是必须认真细致严谨求实而又“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面对一个又一个具体的人或者是人群,临床手术般解剖,剥茧抽丝地追踪。然而,在方绍伟先生的大作里,却多的是大手一挥的“通论”,什么“中国人确实更能忍、更能熬”,什么“中国人服的是权威而不是原则”,等等等等。没有分析,没有论证,没有细致翔实的研究与核查,就简单粗暴地下结论,根本就不符合行为科学最基本的要求。这般“目中无人”的“冷酷实证”,可信度之低下可想而知!

看来,毕竟身在美国,隔着大洋论中国,加上去国已久,对于宏观形势或可隔岸观火,对于急剧变化的中国社会细枝末节上的第一手认知体验却是缺失的,还冒冒失失抛出天大的论断,闹出大笑话也就在所难免。回想昔年在军坛纵横方略睥睨天下之时晚生曾蹈此辙,而这位方先生亦未尝不如是也!时值午夜,兴之所至,索性就把目下中国这个“超稳定体系”是否面临崩溃的课题用更完备的冷酷实证好好论述一下

待续..........................................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