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离土

(2014-03-05 11:47:01)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

流离土

冷晰子

玲子说:村庄是一个曾经想尽办法出走孩子内心深处最深沉的疼痛记忆。我如临水照花。

辗转他乡十几年,心中始终珍藏着一个村庄:这个村庄,有着安宁的四季。熟悉的人,见了面,无所顾忌地说着乡野俚语。可以对任何一个人,袒露所有的门窗。房屋的、眼睛的。心灵的。那里,树木成林,河流清澈,水草丰茂、鸡鸭是伙伴,猫狗是朋友。

夜晚的星月,清亮温柔。蛐蛐自在的唱歌,萤火虫快乐的飞翔。每一只虫儿都有一个幸福的家和深情的伴侣。那里,必定有一堵未知年代的沧桑土墙。让我可以轻而易举地在土墙上找到祖先的指痕和语言的密码,以及所有岁月流逝的深痕浅印和许多古老离奇的乡野故事。当然,也有我们的童年、少年、青年和老年,并以一条串联着神秘符码的生命之线贯穿远古与未来,蜿蜒绵续生生不息。无论异乡的旅途多么孤单,我们只要在深夜里,抚摸这个村庄,便会觉得灯光温暖、岁月轻绵。

我深信,无论周遭的欲望多么繁华,每个人心中都珍藏着一个素朴的村庄,在这个村庄里,有清澈的河流和光滑的卵石,有知己般的花草树木。记得村庄里炊烟的味道和井水的甘甜,记得夏夜蝈蝈的歌唱和萤火虫的光亮,记得斑驳的土墙上苔藓的新绿,记得雨痕遍布的青瓦在晨昏变幻的色彩。因为这个村庄,令我们流落异乡时,能在一切的兵荒马乱与失落伤怀里镇定自若,安然无恙。因为这个村庄,使得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丰润而美满,永不会清瘦与孤单。

北方的村庄的上空,常常飘荡着葱香酱香。南方的村庄,连尘埃都是浮动的甜润。而玲子的村庄,槐花的香,在空气中欢欣流转。

玲子,喜欢在四月的清风朗阳里,穿着棉布衣衫,发髻轻挽,拎着竹篮采槐花,然后,捡几个阳光热烈的日子,铺展晾晒,晒干之后,分装成袋,寄给千里之外的朋友。槐花的香,就这样一路游山荡水,逶迤绵延。我经常在打开邮包的刹那,想象喜欢养狗喂鸡,耕地种菜的玲子,招招摇摇地抱着满怀的香和满心的喜悦与柔软穿街走巷到邮局的门口,在邮递员诧异的目光中,填写远方的地址姓名。我甚至能够想象她握笔低首时眼波里偷偷荡漾的笑。

与玲子相交近六年,六年,看她对友情的爽直诚挚,看到她对人事的爱憎分明,看她在俗事杂芜的裹缠里依是纤尘不染,可爱坦率,看她对文字的虔诚与端庄。

所有的书写者,即便已将城市的盔甲穿戴得严丝合缝,或多或少,都会重回自己的村庄,在村庄无言的抚摸下,厚厚的盔甲被一层层剥离。在村庄的怀抱,一如玲子言“风在舔着窗纸,鼓动着冬的诱惑。我将棉衣裹了又裹,告诉自己,一切无关紧要的事,都顺着日子往后排,我宁愿守着一堆篝火,守着一个慵懒的身躯。”

玲子,也游离在村庄之外。却将村庄,当做她与俗世对峙中永立不败之地的底牌,那方土地,是她慌乱时宁静的皈依,是她安放尊严的家园。她的村庄,五味俱厚:有她柔软而蜜甜的童年,有月光下开得浪漫的仙人花,有她寄放温情回忆的草莓园,有她梨花一样洁白唯美的爱情,有她无处安放的初恋情诗,有父辈们一生信仰的基督和母亲一生坚守的天堂,有亲人们衣衫寰影的岁月留像,有《二泉映月》在旷野苍凉的咿呀……她在村庄里,如鱼得水。她把村庄每一个角落发出的声音,当成天籁,她将这些声音小心翼翼地收集,谱成贝多芬的《命运》。她把村庄,当做乳汁饱满的母亲,源源不断地汲取着营养,并因此对村庄,深怀眷念与感恩,无论在城市宽敞的柏油马路上出走了多久多远,她终会在落日余霞中拨开荒野杂草踏着羊肠小道坚定返程,从不惧孤途影单,戴月披星。

我是村庄的孩子,村庄是我的圣经。在玲子温情的村庄里,侧耳倾听着她回归的箜音:犹如《诗经》般质朴,而又有着旷世的优雅。犹如《礼乐》般平实,却又有着难以言说的丰泽大美,阡陌纵横的纹路,叶脉般透明而纤细,温热的血液,安静地流淌。只要跟随玲子的脚步,我们就能从中找到熟悉的村落。热泪盈眶地遇见面容亲切的纯朴乡邻和离别多年的亲人。蒿草在土墙根,自在生长。菟丝花温柔地牵缠,怀菊灿烂开放,皂角树奋力亲近云朵。村落的上空漂浮着似曾听说的故事,游荡着已经死去却温度犹存或者热情活着的灵魂,令已在城市的纸醉金迷中丧失部分记忆的我们,猛然惊醒,忽生疼痛,疑窦满腹:这是不是我们曾生活过的故土?

它又是陌生的,找不到我们离开时在村口槐树的树干上刻下的标记,没有存放我们童年记忆的老屋。它只是专属于玲子的村庄,在玲子的心中有如版画雕刻,深痕交错,素朴丰厚。她知悉每一只花鸟虫鱼的语言,能听见村庄每一个角落瞬间的痛苦亦或欢欣的呐喊,熟悉村庄分分秒秒的动感与生机。

长风送笔的深夜,玲子从庸常的生活里起身,在村庄的时间里漫步。弯腰握一把流离土,蘸满指缝流出的咸涩,白袷映月,玉树临风。文字的美,便在这陌生与专属里,开一路淡紫色的泡桐花,芳芳馥郁。

是为序。

201352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