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熏 肉

(2012-03-18 08:40:20)
标签:

情感

                                          熏 肉
  
  实在记不起母亲熏腊肉的样子了。
  
  那该是怎样一种情景呢?我只记得那一年父亲忽然兴致勃勃把家里搞得狼烟四起,他大概是怕我们对这事产生太大的兴趣,孩子嘛,终日想着就是偷偷摸摸弄点吃的,吊在房梁上的馍篓一忽儿的功夫就空了,礼尚往来的点心包被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底部掀起,偷吃几块后再原封不动合好,一样不耽搁被拎去亲戚家……他甚至更防范我家那条忠心耿耿的花狗,时不时地扭过头去冲它呵斥几声,吓得那条原本就胆小的狗儿独自蜷在窝里,想自己的心事。
  
  我有些怀疑父亲烟熏火燎昼夜不停地熬的东西是否与糖稀有关,因为那阵子曾经有个卖米花糖的来家做客,他走后不久父亲就开始搞起了“熏狼子”游戏:特地去城里买了一个锃亮的特大钢筋锅,扒开积攒许久都没舍得烧的劈柴垛,还掏开了青砖垒就的墙洞子。父亲满腔热忱地架起劈柴火,有一阵子我想这也许是传说中的熬绵枣,据说一种似水仙却又不是水仙、在我们当地叫做老鸹蒜的,经过长时间的慢熬,就熬成一种枣泥似的糊状,我们学校门口曾被小贩吆喝着,一毛钱一小碟。总之那个冬天,我们一家人在父亲制造的烟雾里鼻一把泪一把,一个个显示出痛不欲生的模样,不要说让我偷偷揭开那个被他熏得乌头糟脑的钢筋锅盖偷看,就连终日被烟熏火燎的墙洞子也懒得瞧一眼。
  
  可是当我接到晰子寄来的烟熏肉,打开那刻,忽然觉得这样的肉一定如父亲那一年制造的“烟熏”过程有些相似:郑重其事且神秘莫测。你瞧这如浇了糖稀一样的色彩,你闻闻这草木烟熏的味道……晰子曾经跟我说过要寄一块娘制的腊肉给我尝尝,当然,她说的时候也做过简单介绍的,无外乎就是对这种腌制过的肉的一种统称。腊月杀的猪,吃不完切成块状或条状,撒上盐,揉搓一下,一层层码坛子里,密封,吃的时候掏出几块。或腌一阵子再拎出来挂廊檐下凉干,苍蝇蚊子也不叮的,只是吃前要泡一泡,煮一煮,再回窝炒一炒。记得一首儿歌唱道:大米干饭浇腊肉,不吃不吃两箩头。说的就是腊肉的确是很好吃的,我至今还能记得如箩头一样的大瓷碗,被父亲端着圪蹴场院里,呼呼噜噜吃个没完,何况那碗里还并没有腊肉。
  
  许多年没吃过腊肉了,前年我把圈子里的猪杀掉,腌上后挂在凉台上,于是就有了一溜儿排开的风干肉,原以为今后的日子可以足不出户地敞开肚皮吃腊肉,偏不知为什么,那肉入口后怎么吃也吃不出儿时的那个馋相。明明填进口中的是猪肉嘛,竟然还不如品尝一块烤山芋。难道是腌制不当?或是吃太多腻味?不知道,总之在随后的日子里,一提到腊肉就没胃口,拿回娘家让大家帮着一起吃,兄长也直摇头说:别再朝家拿了,我们也不想吃了……
  
  而现在,当我打开邮包里,瞧着这些酱黑色腊肉,那散发着草木香熏的味道,丝丝缕缕的记忆便在顷刻之间弥漫开来。记得晰子在春节前曾说:娘做的腊肉可好吃了,包你吃完还想吃。我毫不矜持地舔了舔嘴唇。虽然前年的风干肉把我对腊肉的欲望彻底封堵了,唯有与晰在一起闲聊,聊她的苗家山寨,聊亲亲的娘,聊我听过无数次的糍粑……那个散发着烟火气息的村庄,一瞬间便在我的想像里渐葱茏清晰。
  
  我没跟晰在一起长大,却在各自的文字里,复制着不同色彩的童年。晰说,快过年的时候,她最怕杀猪,每每听到猪的尖叫,便飞快地跑进屋去,用棉被捂紧脑袋。她一定是直到猪的尖叫停歇,才又悄悄露出脑袋吧,可怜见的,只可惜我没有亲眼目睹她的模样。而我的童年虽胆大却很自卑,记得那年村里杀猪,我手里握着一枚被蹭掉了颜色的主席像章,寻思着如果丢进鲜红的猪血里,是否会跟涮了油漆一样鲜艳。只是当我间在一帮瞧热闹的孩子中间,准备按照预先的设想把那枚像章丢进血盆再以最快的速度捞出来时,却被满脸凶相的屠夫粗暴地推着:一边去一边去。结果是,一个小媳妇软着腔调很顺利地索要了一根猪尾巴,说是拿回家去治她的那个总淌口水的鳖犊儿子。而我直等到众人散去,也再没心思去摸一把地上早已凝成块状的血坨子。
  
  童年的困苦,与后来的粗枝大叶,许多往事分明清晰,大多却总是遗忘。如今,当我面对如此熟悉味道的烟熏肉,却怎么搜索不出一星半点的印记。我努力猜想着,在某一个曾经被我遗忘的黄昏,一家人围坐在熊熊燃烧的劈柴火旁,将那腌制好的腊肉用铁丝串好,不愠不火精心烤制。晰说这样的肉大多是用炭火烤制的,可我宁愿相信这是挂在锅台前熏的,你瞧这黝黑的肉色,你闻这草木的味道,从里至外分明沾满了浓郁的烟火味道嘛。
  
  而熏完肉的母亲也正如晰子娘一样心满意足地舒展开眉头,她晃荡到那个我再熟悉不过的村口,手搭凉棚张望着。这样的季节,在到处都充满年味儿的村庄,我那亲亲的娘啊,依然孜孜不倦地唠叨着:这丫头又跑哪里去了,一定又淘气去了,总是毛毛燥燥的,惹事生非……她总是如此琐碎,如此不厌其烦。而我如今抚摸那些柔软的记忆,只想轻轻问一声:娘,我咋就不记得你啥时候做过烟熏肉了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