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20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低到尘埃里

(2011-06-22 08:35:52)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低到尘埃里

 

朱迪个头不高,瘦瘦的。唇上两瞥胡子,笑起来微微上翘,于是就露出两颗突出的门牙。他叫我嫂子,亲切得如没出五服,这令我每每想起,他该是我 家先生的堂弟,而我家先生真正的堂弟,也从没这么亲热地叫过我。

那阵子朱迪好像很窘迫,他所在的单位正裁人,预料中的事,他下岗了。他的口碑并不好,常酗酒,醉后爱骂人打架。但从没听说过他将谁打倒过,倒是常听说谁谁谁将他打倒了。他也会开车,却没有人会将自家的车交给他,偶尔也会看到他人模人样地驾车驰过,车主也总坐在副驾座上,如盯贼人一般,一脸的苦笑。

那阵子朱迪爱来我家玩。不知为什么我并不讨厌他,却为他的处境担忧。他的波浪型头发膨松着,显出个性的线条及成熟,我想不出这么一个率性的人为什么会这般落魄。他先前的女友跟他吹了,新交的女友挺着个大肚子,据说怀的是别人的种。那女子原是被人贩子卖过的,逃出后流落街市,在风尘中飘过,后被人介绍认识了朱迪。她仿佛并不嫌朱迪的贫困,倒是朱迪的家人容不下他又领回一张吃闲饭的嘴。朱迪那阵子跟落难似的,领着大了肚子的女子,在亲戚家轮流混饭吃。

那女子如朱迪一样亲切地叫我嫂子。每看到她有些真诚、更精确地说是可怜巴巴的目光时,忽然想要倾尽我的所有去帮她。我拉着她的手,一时不知该如何安慰。她说:嫂子,如有什么出路,请帮一下朱迪……

正是金秋时节,山乡的土特产都已上市。我在邻人的撺掇下想要收购板栗,这干果总被外地的商贩出高价大批量收购。我想起朱迪,他说他知道有家板栗园,果子特好,价钱也可以讲的。我说很好,我出资金,你跑路,利润二一添作五。朱迪马上应承,有着说不出的兴奋:我这就动身,一定将这事搞定!当他转身时,却又为难了,他大概是缺跑路的钱。我忙将手伸进口袋,却被邻人叫住,跟我耳语了一番。我缓缓转过身来,对朱迪说:先等等吧,凡事不能太仓促,性急吃不得热豆腐……朱迪有些失落地走了,邻人冲着他的背影,还在喋喋不休:这人穷得连路费都没有,哪里是做生意的料?

那阵子朱迪与那女子来得更勤了。我已不敢面对那女子的神情。饭桌上,她哀哀地说起了醉话:嫂子啊,你是不是生我的气呢,我们来你家,你给饭吃,我们很感激……但请嫂子一定相信我,也不要猜疑我,我决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我听得一头雾水。女子说:朱迪告诫我,千万不可让嫂子吃醋……

这都说些什么呀,我抬头看我家先生,他的神情已经很难看了。

先生平时很随和,但因我的骄傲,不容许丝毫差池的。他说,这女子,不要结交为好。我将这事归结于朱迪,如不结交朱迪,那女子自然就消失了。

朱迪依然如故,与那女子隔三差五地来。我和先生早忘了那天的不快。何况家里并不缺饭吃,那桩板栗生意也终没做成,因我的懒惰,先生也忙着他的业务,日子过得倒也清闲自在。打扫完房间,百无聊赖的时候,我抚摸着吃完骨头汤后懒洋洋蜷在身旁的狗儿,忽然会止不住发一阵感慨:朱迪朱迪,你瞧这看家护院的狗儿尚不会为食物犯愁,而你一个大活人,何以竟会生活得如此艰难呢?

有一阵子没看到朱迪了,天气越发地清冷。我依在窗前,偶尔会想起,朱迪的女人也该生了吧,生下孩子又将如何呢?看得出来他们很相爱,我能体会到,如果朱迪有钱的话,也该摆些宴席,请我们去喝他的喜酒了吧。

然而我终究没有喝到朱迪的喜酒。那晚万哥来我家里喝茶,正兴头时朱迪却突地撞了进来,身后还有那女子。他们好像很冷的样子,外面正飘着大雪,大概是看到我家亮着灯,就来了吧。我忙起身倒水,让他们热热身子。我倒着水,却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在忽然就要凝固的空气里,我看见万哥直直盯着那女子。她显得有些窘迫,拉着朱迪的手,想要转身离去。然而已经晚了,朱迪已退至门口,却被万哥叫住,说:女人留下,我有话说。

大家都愕然了,谁都知道万哥的话没人敢违背的。

我说:万哥,有什么事吗?

万哥笑笑:不关你的事,我只是想跟这女子说说话。

朱迪很听话地下楼了。我不知那女子之前到底跟万哥都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万哥没再说话,待那女子乖乖地在他身旁坐定,他便很温柔的伸出臂膊,将她一把揽过。这让我想起我的那条常被我拥过的叭儿狗,可万哥并不似我拥抱叭儿狗那般的亲昵。他腾开另一只手,操起桌上的一瓶酒,忽嗵嗵倒过一杯,递过去。那女子想说些什么,她挺了挺突起的肚子,又望了望我家先生。但她终究一句话也没说,因我家先生已将目光转向了别处。

女人怯怯地接过酒杯,一仰头就灌下了。

我站起身来,隔着栏杆,搜寻朱迪的身影。我希望朱迪能够如电视剧里的常热播的某个镜头,你瞧那些小瘪三不就是凭着本能,生生地从流氓大亨手里抢回自家女人的么。远的不说,就说我家的叭儿狗吧,有一次为了争回自己的情侣,硬是豁了命地将比它强壮几倍的猎狗追赶了几里地,才气喘吁吁地跑回……

朱迪却超出我的幻觉之外。此时的他,确切地说徨徨如一只丧家之犬一般站立在我家楼下,神不守舍,徘徊张望。他那小小的如弓起的虾米的身影,在空旷的夜色里显得如此渺小纤弱。他对强势的万哥有着说不出的恐惧,虽然颇有绅士风度的万哥并不会将他怎么样。我希望他原本还算灵活的身姿一不留神忽地一下就冲上楼来,理直气壮地拉起自己的女人就走,这样我跟先生就可以跟万哥解释说:朱迪就要跟这女人结婚了!

雪,一直在静静地下着。

朱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离去。

我拚着十二分的努力,却怎么也找不见了他的身影。那一刻,我忽然发觉,一切事物在视野之中都漂浮起来,恰如悬浮在空气中的一粒粒尘埃,摇摇晃晃,而我也是其中的一粒。我揉了揉眼睛,想将自己,连同眼前的一切都一同抹去。然而我终究没能做到,我只看见一再被诗人们吟咏的洁白的雪在空中窸窸窣窣尽情飘着,漫天飞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