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病的树

(2011-05-28 12:59:13)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病的树


  太阳斜斜地照射在庭院那棵病恹恹的树的躯干上,这很不附合它的年龄。去年还刚刚挂了果的:就在枝头的顶端,结了一颗硕大的木瓜!吹稍稍吹动,它悬在被压得稍弯的枝头上,左右摆动的,很有炫耀的味道。它总让我想起幼年时的哥哥,不知天高地厚地爬上树顶,高声地吹着口哨,或朝着远方的熟人大声地打着招呼。
  后来,我在这棵树的腋间,又找到了另一颗被它私藏着的木瓜。那天,我偶一抬头,觉着太阳的亮光处有些耀眼,扒开厚厚的枝叶,便看到了它憨态十足如婴儿一般的模样。惊喜之际,忽有一种相似的感觉,怔怔想了半天,才恍然记起,当初我家哥哥,他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就是这般的欣喜若狂,虽然是女孩,这在农村是不很被人叫好的,但他却顾不得许多,招呼着亲朋邻里去吃他的喜酒。第二胎则是男孩,他却又显得羞涩的模样,遮遮掩掩。但终究还是被人知晓了,大家私底下议论着,无外乎就是阿成家终于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只可惜不能被喊去吃他的喜酒……
  我之所以迟迟不愿再回这个院落来,并不是不想家。就像我已有好几个月没怎么好好写日志,并不是真的没心情——我怕看到那棵将死的树,更怕再看到毫无生气的哥哥。
  那棵木瓜树栽有五个年头了吧。我对时间一直就很模糊,总是用大概,估计,或许,差不多……来计算年轮。那一年,我要了哥哥临路的一片土地,围了高高的院墙,安上了只有城里机关才常见的钢丝盘绕成网眼的大铁门。村人以惊异的眼光,看我忙碌着将城里的家具搬进来,并在空旷的院里种上各种各样的树,还有他们不认识的花草。直到看见我依了院墙整齐地彻了一圈儿猪舍,他们竟然都笑了:这丫在城里待腻了吧,养花又养猪哩。
  我并没将所谓的事业做得风声水起。只一味如儿时我与哥哥心切切盼着去城里赶集那般的心境,装着若有其事的模样,每日里在城与乡之间来来回回穿梭。我还特地要了村里的几亩土地,学着哥哥的模样,该插禾的时候插禾,该收割时收割。那一年我家收获了高高垛起的稻谷堆,脱了谷壳,就变成了白花花的米,却是说什么也不卖的,就在我新盖的房屋里,依墙又摆了一圈儿的大水缸,那里盛着我新酿制的纯粮酒……
  我没忘记很小的时候就与哥哥盘算着,将来长大了,一定要盖好大好大的院子,然后再种上各自喜欢的树。那时我们去城里,隔着一家人的院墙,看到被压弯了枝头的沉甸甸的石榴,不由然会说起我们村里馋嘴的狗蛋,夜半也不嫌路远,跑了十来里路无外乎就是拿着捉知了的网兜,隔了院墙偷摘人家的石榴。我与哥哥经常商量着去偷摘公社果园里的苹果,却又怕被护林园发现,逮着可是要被拧着胳膊罚款的。我们终于没敢去偷,只想着等到将来有钱了,就在自家院子里栽一棵离院墙远一点儿、至少不能被狗蛋够着的石榴树,还有枣树、苹果树与梨树也是不能少的……
  后来,我来到城里,有了属于自己的住房。而哥哥这些年来一直窝在乡下,他搬离了原来的老屋,在临路空地盖了三间砖瓦房,购置了机器,靠为乡里打米打面过日子。只是好景不长,他很快得了结核病,都说是米面的粉尘呛的,他一气之下卖掉机器,学着我的模样,进城经商。他开饭馆,却没我的运气好,最终赔得一塌糊涂,只得拉着家什回家改种他的田地。
  我安慰哥哥,其实田地是根本,种地没什么不好。我除了兴致勃勃地跟他学种田地,还养猪。我跟他说:你瞧我圈子里的猪吃足了酒糟,呼呼地睡着长它们的膘呢!春节临近,村子上空此起彼伏地盘旋着猪的嘶叫声时,我也将圈子里的猪赶出来,一头头地杀掉。我请哥哥来吃猪血汤,请我的朋友们都来,他们都赞我做的猪血汤味道好,走的时候朋友们就选自己满意的猪肉,当然也是要给钱的,我卖给他们的猪肉钱。
  哥哥也杀猪了。仅有的一头猪,我送给他的猪崽。按规矩,他该送给我肉吃,半片猪屁股的肉。我没要他的猪肉,我跟他说,我家的猪肉还吃不完呢。我倒是盼他杀羊,就在前年,他借钱买了一群羊,那羊却不争气,好像专门跟他做对似的,争着长痘,就是不长膘。后来羊们的病终于好了,生下不少羊羔,在哥哥放牧的吆喝声里,又都长成肥羊。哥哥却舍不得杀它们,更舍不得卖。他说要攒多多的羊,卖掉还债。还说要为儿子攒钱置房,供儿子上大学……
  哥哥除了种地,再就是放羊。其实我明白,他连地也种不动了,更无法管好他的羊。有一次我回家,看见姨娘家的菜园里跑满了他的羊,有低头啃吃青菜的,有的伸着长长的脖子,啃吃菜园边上的眉豆秧;还有离村庄近一些的庄稼地,也被羊糟蹋得不成样子。邻人说起哥哥的羊,也只有摇头的份儿,没谁愿意跟他这样的一个病人较真。哥哥的结核病倒是轻了些,老天却并不眷顾他,鬼使神差地让他得了糖尿病与心脏病。清明节我回家,守在母亲的坟旁,看他佝偻着腰身,艰难地挪着步子。几个月不见,他竟然已不成人形了,那一刻我忽然想起常在电视剧里看到的木乃伊,更确切地说是僵尸:面如死灰,死鱼一样的眼睛……看到我,哥哥面无表情,我甚至没感觉到他跟我打招呼,他就那么直直地走着,踉跄地跨过一道小沟,再翻过一片菜地,他直直地到了母亲的坟前。
  我院子里的石榴树原本长得旺盛,那是从我老师家的老石榴树下掰下的幼苗,细细的树杆分了两个叉,竟然挂了两年的果了,跟那棵木瓜树一样,挂着的果子左摇右摆的,炫耀似地招惹行人的眼睛。我终究没舍得将果子摘下来,就任由它那么挂着,让它自豪地招摇,摇着我与哥哥童年的梦,由秋到冬,直到春季再次开花。
  然而木瓜树终究没有逃脱我的预料,就那么病恹恹地挺立在庭院一旁。虽然它并不曾走进我与哥哥儿时的梦,然而它却像极了我现在的哥哥。春季的时候,它也曾在我的惊讶里奇迹般地发芽了,它那一不留神就被哥哥的羊溜进来啃得光光的树杆,触目惊心地招示着,它已没有再活下去的理由。而我的日志,连同我回家的脚步,在那段惨白的树杆挺立之中呆滞着。我怕我的哥哥,会如这棵木瓜树一样,回光返照的芽口,在明媚春光里挣扎的模样……
  我说:哥,卖掉羊群吧,它啃了我的树,我心疼。
  哥哥听完的我的话,随即漾起一脸的苦笑。一如我记忆里再熟悉不过的那个调皮的孩子,其中间杂着稍纵即逝的不知所措,与顽固不化的倔强。我明白,这群羊是哥哥的命根子,这群羊是他惟一的财产,他是说什么都不会卖掉的了。我只能睛睁睁看着他走出我的院落,绕过那棵已经打蔫了的木瓜树,还有摇摆着盛开的彤红的石榴花,我瞧着他佝偻着腰身引着黑白间杂的羊群,走进一片明媚的阳光,走出我早已糊涂了的视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