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20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秋伊始:挑战王者

(2011-05-10 16:47:32)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春秋伊始:挑战王者

 

 

天子的尴尬,莫过于威严扫地。

自从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之后,周王室对诸侯们的号召力就显得不很灵便起来。此时继位的是周幽王的儿子周平王。说起这个周平王,历史上有这么一段有趣的故事:周幽王特别宠爱一个叫褒姒的女人,为了证明自己爱她有多深,不惜废掉了原配夫人申氏,一并废除了原太子宜臼,也就是后来的周平王。这事遭到了众人的反对,周幽王抵不过众人的絮叨,就在宜臼去花园玩耍的时候,放出了一只大老虎,老色鬼想借老虎之口,除掉这个令他讨厌的儿子。这宜臼也确是好样的,乍一看到朝自己扑过来的老虎,吃了一惊,待镇定下来之后,便大吼一声,反将那老虎吓得倒退几步,伏在地上观察动静。

宜臼大摇大摆走过去,虎口脱险,就这么来的吧。

侥幸脱险的宜臼很是明白,如果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老爸搞死的,于是就与老娘逃出都城,向姥爷申侯求助。那阵子周幽王为了博得美人褒姒一笑,不时地点那报警的烽火,弄得跑路的诸侯们怨气冲天。爱情这玩意儿有时真的很要命,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名传千古,只可惜被自己的老丈人伙了犬戎杀死在骊山下。

虽说宜臼继承了王位,但周室王朝并不太平,在那个弱肉强食的年代,一切都需要拳头说话。虽说犬戎人帮了他的大忙,但这也相当于引狼入室,镐京与岐山大片的土地被这些披发衣皮、茹毛饮血的野蛮人占了去,如要将他们赶走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无耐之下,周平王只得将这块难啃的骨头扔给前来勤王的秦襄公,也就是一张空头支票般的奖赏,再就是要实封那个对自己有很大帮助的姥爷申侯,封给他一些土地,还有郑伯(即郑武公),也是要嘉奖的,除了封爵,再割一些土地给他们。

镐京是不能久待了,周平王被迫迁都洛邑。

从周平王动身东迁那天起,西周在历史就标志着终结,而东周的开始,便意味着春秋、战国从此拉开了序幕。

只是东迁之后,周平王的心里也并不舒坦:看看现在所占的地盘:东不过荥阳,西不跨潼关,南不越汝水,北只到沁水南岸,方圆不过六百余里的地方,竟然大不过自己管辖的一个稍大一点儿的诸侯国……

 

 

说起来,再大一些的还有齐国、晋国、楚国,但不知为什么,在后来的日子里,周天子却独独将不友好的目光盯上了曾经对自己有很大帮助的郑国,这就是所谓的愈亲愈仇吧。

算起来,郑庄公该是周平王的堂兄,祖父郑桓公是周宣王(即周平王的祖父)的弟弟,有着正宗的王室血统,当初受封于郑,任职司徒,骊山之难中为被犬戎人杀死;父亲郑武公继位后迎立周平王并护驾天子东迁有大功,被封卿士,兼并了郐和东虢的土地;前人植树,后人乘凉,郑武功去世后,理所当然地由他这个当长子的继位。

说起这个郑庄公,与堂兄周平王相比,生平之事还要更胜一筹:相传他老娘并不喜欢他,因他出生时并不顺利,搞得老娘痛苦不堪,给他取了个颇有意义的名字叫寤生,也就是忤逆的意思。民间有句俗语叫“手掌手背都是肉”,但寤生的老娘并不不认这个理,仿佛跟这个难产的儿子前世有仇今世有怨似的,她倒是更疼次子叔段,不时地在丈夫跟前说大儿子的坏话,无外乎就是想立小儿子为接班人。好在郑武公的头脑还是清楚的,没怎么听自家女人的唠叨,死后依然由寤生继位,是为郑庄公。

夹缝里生长的花草,生命力就是顽强。或许是自己被压制得太久的缘故,继位后的郑庄公便开始释放自己的能量,不但将郑国打理得井井有条,还要料理周王室的朝政。只是他生不逢时,正赶上周王室的衰势,这下好了,周平王看着总在自己眼前晃动着的卿大夫,还有他背后逐渐强势的郑国,感觉自己面对的比当初那只大老虎要厉害得多,不是有句话么:卧塌之侧,怎容他人安眠?

可是要想消灭自己的堂兄郑庄公,比消灭犬戎人更难。于是周平王就开始琢磨着怎么为郑国减肥。巧的是郑庄公的弟弟也一门心思地想着除去他这个当哥哥的,伙着老娘在郑国搞起了内乱。郑庄公为这家务事应接不暇,气恼之际竟说出了千古流传的精典名句:多行不义必自毙。可见人在遭遇磨难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些有意义的发明,比如越王勾践,就发明了“卧薪尝胆”。

当郑庄公在家里造句子的时候,周平王就逮着这个空档想要削去他的卿士一职。可不知为什么,这么绝密的事很快就让郑庄公知道了(可见当时周天子的管理治度还是有瑕疵的,如搁在秦始皇统治时期,当初给丞相李斯透露消息的就无一人幸免)。得到消息的郑庄公顾不得自己的家务事,兴冲冲上朝前来找周天子理论(当臣子的前来向天子问罪,可见郑庄公已经很牛气了)。凡事逃不过一个理字,大概是做贼心虚,周平王面对郑庄公有理有据的质问,一时之间竟惊得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只说没有的事。为了表示自己有继续善待郑庄公的诚意,周平王竟然做出一个决定:将自己的儿子狐送去郑国作人质。

儿子被押在郑国当人质,那些当臣子的便不乐意了,为了给天子留些颜面,臣子们建议,郑、周应互换人质才算公道,也就是说,郑庄公的儿子忽也该送来周王室当人质抵押。

这就是历史上的“周郑交质”,实质意义就是天子与臣子为了相互取得信任,而发明的专利名词。这样的事情在诸侯国里也是常见的,但天子与诸侯互交人质,却还是头一遭儿,可见周天子之威,已经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

 

 

公子狐在郑国“考察学习”直到周平王去世,他都没有机会回到周王室继承大统。继天子位的是他的儿子姬林,是为周桓王。周桓王因了父亲被送往郑国做人质最终早死而愤愤不平,因此他上台对郑庄公就没什么好脸色,当然,他惟一发难的方法就是不让郑庄公来上朝。

乳臭未干的周天子竟然这样对待自己,郑庄公一时之间还无法适应这样的事实:自己又没做对不起周天子的事,干嘛这样不给面子呢?于是回到郑国后的郑庄公,最想干的就是也不给周天子面子的事。那时正是夏天,麦熟季节,郑庄公就派自己的手下去偷割周王室的麦子;秋天的时候,又帮着周天子抢割了一回谷子。这一年,周天子大概是撞上了本命年,运气差到了极点,他没办法讨回自己应得的粮食,只得让手下的臣子去其他诸侯国借粮。

郑庄公偷割了周天子的麦禾之后,大概是自已也觉得这事做得不很光彩,这哪里是不给天子面子,简直就一强盗小偷行径嘛。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贪得无厌的贼头儿,郑庄公经过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决定去朝见一下周天子,也好表示一下自己并没有跟天子为敌的意思。岂料这个给些阳光就灿烂的周桓王,看到低眉顺眼前来认错的郑庄公不但没有什么好脸色,还说了一些难听的话,为了表示自己很礼貌,临了还赏了十车粮食给郑庄公。瞧这天子的心胸跟气度,这不是专门给人难堪的么,郑国现在是不缺粮食的!

得了粮食的郑庄公决定不再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周天子的冷屁股,俗话说强者为尊,目前扩大自己的地盘才是最要紧的,而扩大地盘惟一的办法就是去吞并周围那些弱小的国家。根据当时的规矩,出师是要有名的,这样也好让另外一些旁观的诸侯国口服心服,不便跟着瞎掺和。郑国所处的位置是四战之地,南有蛮楚、北有强晋、西有东周,如要扩张版图,只能向东发展,而东邻卫、曹、鲁、宋、陈、蔡诸国中,宋国是大国,在东方小国中又极具号召力,因此,郑庄公将自己最先拨除的目标锁定在宋国。

此时的郑国虽然渐起崛起之势,但如果凭着强势去消灭一不小的宋国谈何容易?郑庄公采取的办法就是除了与齐鲁建立邦交外,再就是凭着自己的卿士头衔,借天子之名去攻打宋国,这样就名正言顺多了。

郑国假天子之名攻打宋国,周桓公听到这消息,当然是很生气的。可是气归气,他还能将这个郑伯伯怎么样?惟一的办法就是免去他卿士之职,搁现在话说,就是开除党藉。岂不知这样一个空头职衔对于一个创业之人来说已无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了,郑庄公被周天子开除之后,仿佛并无悔意,为了表示自己并不稀罕那个破卿士,他随后的表现就是一连五年都不来洛邑朝见。

郑庄公不来朝见天子,这行为又一次严重地伤了周桓王的自尊。其实在后来的日子里,伤周天子自尊的并不是他郑庄公一个,公元前712年,鲁桓公谋杀了自家的兄长后自立为国君,不向桓王请求册封,从此就破坏了诸侯由天子册封的制度;再就是公元前706年,楚国曾向桓王提出提高楚国等级的要求,在周桓王不答应的情况下,楚国国君熊通大骂了周天子一通后,自己将自己提升为楚武王。

 

 

所谓天子,跟后来的皇帝还是有区别的。比如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不再分封诸侯国,取而代之的是郡县。管理郡县的也不再是什么皇亲国戚(由郑庄公事件来看,皇亲国戚也是靠不住的哦),而是有管理能力的人才。郡县不似现在的诸侯国,天子不过问诸侯国内政的,郡县是被皇帝直接参与管理与撑控的,头头脑脑们也要不时地向他汇报工作,或提一些中肯受用的建议。

当然,周天子与始皇帝统治时期相差有些远,此时如果你跟他讲什么郡县治,他搞不懂这都是些什么代名词。他只知道自己是那些诸侯们的头头,发一声号令,诸侯就要听话,比如周幽王点烽火,诸侯看到烽火犹如接到119火警,从四面八方赶来救援“勤王”。瞧这阵势,颇有联合国同盟会老大的味道。

只可惜此时天子的话有些不大管用,因为这些诸侯们自从发现周王室日呈衰势之后,私下里便开始了你来我往,或你殴我打。那些大国都想将自己打理成霸王,小国也早被大国打怕了,“朝秦暮楚”的事持续不断地发生。周桓王准备传檄四方,说是共讨庄公之罪,目的就是让那些不听话的诸侯瞧瞧,他周天子并不是吃素的虢国林父劝谏说:诸侯自陈、卫、蔡三国而外,莫非郑党。也就是说,郑庄公的外交活动已经很扎实了,其他国家不会弃郑而从周的。

然而周桓王认死了理儿地要为自己挣回一些颜面,他不顾臣子们的劝说,召集了蔡、卫、陈三国之师联合伐郑。两军对峙于长葛,周桓王顾不得饥肠辘辘,派人去阵前叫骂,直叫骂到下午,可郑军就是不出战,这令周天子有些无所适从起来。当周军满脸倦容不知如何是好时,郑军却突然冲出,将三国联军杀了个措手不及,只落了个大败而归。这还不算,忙着指挥撤退的周桓王被郑国将军祝聃看见,他手疾眼快扬手一箭,一下就射中了周桓王的左肩,这就是历史上的“射王中肩”。

周天子受了箭伤之后,那种委屈与恐惧自不必说。除了将自己关在屋里暴跳如雷之外,再想不出其他法子来教训这个可恶的郑庄公。气恼之际,忽听郑国有使前来,说是郑国原本只是自卫,都是部下无知违反纪律,冒犯了天子……周桓王听完这话哭笑不得,这不是大脸猫调戏他灰老鼠嘛!好在郑国终究还是向他请罪了,这在众人眼里,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识趣的周天子知道凭自己的实力再与诸侯为敌并无什么好处,扬一扬大袖子,显出大度的模样,索性来个借坡下驴,赦免了郑庄公之罪。

自此,春秋史上就开始出现了这样反常的现象:天子是走钢丝的天子,诸侯是大嗓门的诸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病的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病的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