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20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冷美人褒姒的倾国一笑

(2011-04-18 21:51:13)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冷美人褒姒的倾国一笑

 

当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点燃了烽火台,无疑于奏响了冷艳美人倾城倾国的号角——刹那间的万马奔腾,倾刻间的灰飞烟灭……

——题记

冷面美人褒姒

 

现代人很讲究特色与个性,比如形容一个人如何如何,除了外貌,剩下的就是性情了。《红楼梦》里并不很讨人喜欢却又总被人念念不忘的林妹妹,除了弱不禁风就是抑郁寡欢哭哭啼啼。再往近了说,歌星王菲也算一个吧,听着她忧伤的情歌,直想将这与她曾经失败过的婚姻联想在一起——但那仅是舞台艺术,生活中的王菲并不见得生不如死。

喜欢幻想的看客也曾试图改变心目中的偶像——如果林妹妹不再哭泣换成一团和气岂不更加完美?如果王菲也不再优雅而是改穿一条花裤子,手里再举着一条小手绢扭一场东北大秧歌……想想,如果林妹妹忽然摇身一变成了薛宝钗;而王菲忽然变成了宋丹丹或鸭蛋,这样的情景剧将会换来多少尖叫与口哨……

当然,我举这些例子只是想让看客明白,有些艺术是不能随便更改的,就像人的性情。如果你偏要铁了心地尝试,结果就不会很乐观——不信是吧,若干年前,也有一个不信邪的,他以为凭了自己的实力,没什么不能改变的,眼瞧着身边那被他百般宠爱的美人终日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他的思维忽然就展开一片想象:他想看看她迷人的微笑,他想让她快乐起来……

这美人不是别人,就是被后人骂了若干年的冷面美人褒姒。

褒姒之所以被骂,太史公司马迁说: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笑。这意思是说,就因为褒姒不爱笑,而周幽王偏要让她笑,结果导致亡了国,天下百姓再也笑不起来了。

做人很难是吧?如果一个美人想尽办法地讨好君主,君主高兴了,国家灭亡了——女人被世人唾骂了。褒姒却是另类的一个:我不讨君主喜欢,相反如果君主来讨好我,我也不接受,你们又该拿我如何?——结果褒姒一样被世人骂:谁让你不笑呢,谁让你那么清高呢?——红颜祸国!

于是,褒姒们只得一如既往地沉默,无话可说。

其实自始至终,褒姒都是不想辩白什么,她以为对付外界的一切干扰,最好的办法就是除了漠视还是漠视——如果将世事看穿,一切也就显得无所谓了。林妹妹最终就没再以泪洗面,因为她选择了“身本洁来还洁去”。王菲的修炼还需一个漫长过程,因她一时半会儿还不能退出“忧伤”的舞台……

在人们的印象里,褒姒一出场就惊爆了大冷门,历史上并没记载说她之前到底被谁伤害过。为此,有人推测说她根本就没有笑这种功能。更有人说她故意吊人胃口,纯属的另类作派。

但我却并不赞成这两种说法,据她最终在烽火台上展颜一笑来看,还是具备笑的功能的,再依了她那种不爱答理人、不会讨好人、对一切事物都显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性情,我猜想她大概是患了“抑郁症”。这种病的特点就是对于身边发生的一切都特敏感,但反应出来的却常常是无动于衷。如果你想对这种病人威胁那是行不通的:病人从来就不拿生死当回事,再就是爱产生抵触情绪,较真到底。

因此,周幽王显得有些急火攻心:他要去点燃烽火台!

这就是大腕儿的派头。为了美人,周幽的做法看似不可思议,但又羡煞了多少独处深闺的落漠人。若干年前,一个极度忧伤的妃子曾经别出心裁地梳过一个半面妆,目的就是想引起他那个独眼丈夫的关注。结果是,这一招不但没得到丈夫的反省及体贴,反倒使得他暴跳如雷拂袖而去……

 

抑郁的褒姒

 

褒姒起初“抑郁”得并不厉害,至少也曾经微笑过,不然也不会有资料记载说“其一笑有百二十种媚”。因此周幽王很是怀念她曾经的“百二十种媚”——没哪个男人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美人总摆出一张冷面孔。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褒美人如此低调落漠呢?我也曾将她与那些爱忧伤的女子罗列在一起,比如林妹妹,无外乎就是怕失去她的宝哥哥,加之寄人篱下,才时不时地睹物伤情并生出悲观厌世之情;还有王菲,她的忧伤却是与市场接轨的,原产地北京起初并没发现她,使得她只得背井离乡去异地发展,难得的是凭了一张新面孔——喜欢狂欢的城市竟然偏爱上了她这样抑郁类型的……

当然,褒姒的冷也不排除与林妹妹或王菲的共通性——身在异乡为异客。褒姒原本就生在周朝,却阴差阳错地辗转到了褒国,后又被褒国当作献物给送了回来。都说人逢得意精神爽,但荣归故里的褒美人并没什么可遇的故人,更不用说有亲朋知己,因此她反倒觉得是“身在故乡为异客”了。

再就是遇到了欺生的主。这能够欺负她的当然也须是顶尖级人物,那就是周幽王的原配妻子申氏。

细观申氏,差不多跟我前面提到过的梳半面妆的女子有着类似情形:她原本是申侯的女儿,一场政治促成了她与周幽王的婚姻。现在,忽地又从天上掉下了一个褒美人,这美人还不是一般的美:目秀眉清,唇红齿白,发挽乌云,指排削玉,有如花如月之容,倾国倾城之貌……

出身豪门的申氏不比草根扬名的弱女子那般的低调,一出手当然是一套一套的,初来乍到的美人不可能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下马威也是要搁一段时间才能发作。申氏当务之急就是想尽办法地搞中伤,中伤的理由无外乎就是要丈夫远离那个新来的狐狸精,然后再整出一套冠冕堂皇例如“红颜祸国”的代名词。

岂不知当帝王的一旦将视线转移了,任你怎么絮叨也是白费力气的。申氏就是那么地不服气:一个乡下女子竟敢在这深宫大院耍大腕儿,瞧那一脸的傲慢相,不就是凭了一张好皮相嘛。这么说的时候,申氏已不自觉地大伤自尊,别看她平时说话做事从来就是颐指气使的,岂不知当妻子的除了要跟自己的男人毛对色对外,没有漂亮的脸蛋也是万万不成的。记得有个爱恶搞的作家调侃说:不积德的人,就让他下辈子娶韩红当老婆——不知歌星韩红听了这样的话,会不会当场就晕死。

扯远了。回过头来再说说这个褒美人,之所以那么地受宠,除了有漂亮脸蛋外,还需具备别人没有的。这个就难了,比如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个遍体生香的女子,她就是一度被乾隆皇帝百般宠爱过的维吾尔族女子香妃。褒美人没有香妃身上的那种味儿,那玩意儿直到现也没听说过谁身上再有过,也或许仅不过是一种传说罢。褒姒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笑,说到这里你也许会说,不笑谁不会啊。但你要知道,那美人自始至终都没真正笑过,仅这特点,就把一个平时呼风唤雨的周幽王搞得好奇之心陡起。

既然周幽王喜欢不笑的,申氏也就不必再笑了,也整出一张冷面孔嘛。这话一出口,看客或许立时就会想起那句“东施效颦”的成语——你一个原本就不美的女人再整出一副哭丧相,不吓走邻居就算是积脸德了。这样的道理一说出来大家都能懂,可你去外面走一走,类似事件一直就在经久不衰地上演着:这厢刚爆出一个忧伤歌后,那边立马就出现一个忧伤王子……

 

倾城一笑

 

回过头来再说说周幽王的原配妻子申氏。

虽说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但终究也还是外来户。自家的男人移情别恋了,也只能怪自己命不好,难不成拿着擀面杖满世界追打着让他回心转意?申氏们常挂在嘴上的说辞无外乎就是“兔子急了也咬人”,最后的结局充其量就是回她的娘家搬救兵,完后还要将罪魁祸首全推在一个弱女子身上。

如果申氏多经历一些事就会想开一些的,你瞧瞧《红楼梦》里的林妹妹(只可惜申氏没看过),一样与世无争的样子,更不会一脸媚态地讨好人,最终还不是被她那个当妃子的表姐挤兑着,将一个会讨好人且看起来更会生孩子的薛宝钗指给了她心爱的宝哥哥,使得她万念俱灰吐血而死……

说来说去,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该是你的争也没用。而作为申国公主的申氏自始至终都在努力着,她不甘心就这么输给一个靠桑弓弧、箕箭服为生的贫贱人家的养女——说到这里,不得不说一说周宣王时期就曾经传唱过的一首歌谣:檿弧箕服,实亡周国。说的就是如果出现“桑弓弧、箕箭服”之类的,周就有可能亡国。

那个时期的人们大多都是相信畿语的。比如春秋时期陈国出现了一个面若桃花的公主,就有智者预言说她将会带来一场杀戮。到底是什么样的杀戮,应在什么人身上?天机不可泄露,没人能搞得清楚。但防范于未然,陈国公将女儿送出宫去,直到长大后将她嫁到息国,果不其然,女子很快就为丈夫招来了杀身之祸……

周宣王当然也不能大意的,他不想让自己的国家灭亡,因此就想方设法地跟畿语里暗示的人们过不去:追杀那些与桑箕有关的小贩。只可惜冥冥之中仿佛自有定数,偏巧就有一对靠桑弓弧、箕箭服的夫妻,在官兵的追杀中逃往褒国,途中还捡了一个被弃置在路旁的女婴,不用说大家也明白,这婴儿就是褒姒。

这真是冤家路窄。褒姒的出现,倒是让申氏续接了周宣王没干完的事业,她终于找到了整治褒美人的突破口——可褒美人由自己的丈夫罩着,一时半会儿不好动手,那就是杀掉她那远在褒国的养父母……

可想而知,申氏的一番做为惹得周幽王很不高兴,他的一通雷霆之怒招来了当时的太史公伯阳的不阴不阳的嘲讽:周王室已不可避免地要面临大祸了。这意思再明白不过,无外乎就是说周幽王过于宠爱褒美人,不该因了这样一个女人而毁了江山。

不知褒美人听见这话会生出什么样的想法,她是否会如常人一样恼羞成怒,并咬牙切齿地说“早晚有一天看我怎么收拾你”?或以牙还牙地遍布耳目,然后再搞一些花边新闻直到将对方也搞得身败名裂?都不是,如果褒姒想收拾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太史公,只轻轻展颜跟周幽王说一声就是了,那老头儿的人头立马就会落地;还有那个一直都在找自己麻烦的申氏,褒姒也完全有能力将她赶尽杀绝,使得她根本就没有回娘家搬兵的机会。

但褒姒什么都没做,她打坐菩提下,仿佛脱离红尘,任由那些悠悠之口漫无边际无休无止……

历史教化我们说,世上本无妖,只因太多的人成了精怪,于是那些良善良之辈便在人们的口中不知不觉脱胎成妖。我眼里的褒姒原本就已修炼成佛了,她拈花微笑,只可惜身边没有会意她的迦叶尊者。

周幽王一再追问,爱妃何以不笑?

褒姒说:妾生来不笑。

干嘛要笑呢?你听那些忧伤的情歌,远比划破夜空的刺耳尖叫要动听得多——然而周幽王不懂这个,他不懂。

当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点燃了烽火台,无疑于奏响了冷艳美女倾城倾国的号角——刹那间的万马奔腾,倾刻间的灰飞烟灭……

褒姒说,给他一笑又如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