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51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危危之齐:都是鞋子惹的祸

(2011-03-27 19:21:37)
标签:

鲁桓公

齐国

诸儿

宋体

鞋子

分类: 散文

危危之齐:都是鞋子惹的祸

 

 

齐僖公有三个了不起的儿子,其中一个叫公子小白的,在后来的日子里成为后业的春秋五霸之首,为他在世人面前挣足了面子,只可惜小白不是这篇文字的主角儿,就连他如何凭了自己的小聪明灭掉另一个兄长叫公子纠的,也没必要赘言,这里要细讲的,是顺理成章继承王位的长子姜诸儿,也就是被后人熟知的齐襄公。

说起姜诸儿,他之所以被传世,多因与自家那个漂亮的妹妹文姜有一段恩爱缠绵的恋情,都说乱伦之事是为私情不便公诸于世,可历史偏就不给面子,将这事给记录下来,就连襄公在后来的日子里搞死了同样是一国之君的妹夫鲁桓公后,兄妹又是在何时何在幽会,及幽会的次数都被记录得清清楚楚。

虽说春秋时期男女之事很是随便,但哥哥恋妹妹这事发生在一国之君身上就有理由被炒作,我曾在另一篇文章里很为姜诸儿与妹妹的恋情感慨了一番,可并不表示这样的畸形之恋就值得效仿及推崇。倒是那个有眼无珠的郑国公子忽,在拒绝文姜这个绝世美人之后并没走上好运,这个在当时可称得上是争取了婚姻自由的家伙刚坐上郑国的王位,就被一个叫高渠弥的臣子杀死在狩猎的途中。这下好了,原本是喝了郑公子洗脚水的姜诸儿,幸灾乐祸之际还不忘在历史的舞台上又表演了一出双簧戏,将那个姓高的叛臣哄骗到齐国,给他来了个五马分尸,也算是报了文姜妹妹前未婚夫被害之仇……

每每看这些历史故事的时候,我都有些迷茫,不知道这些当国君的脑子里终日介都在琢磨一些什么。比如那个曾经帮了姜诸儿一场大忙的公子彭生,在这场被世人一再唾骂的兄妹恋里,也只有他能够理解并不动声色地了结了那个讨厌的鲁桓公的性命,到头来他却在诸姜儿一声令下中丧了性命,难怪彭生在临死之前大呼大叫,不能心甘情愿地慷慨赴死,瞧姜诸儿干的这些事,跟“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之类的没什么区别。

不过回过头来想想,当个国君也有为难的时候,虽说手里握着生杀欲夺的大权,但人家鲁桓公好心情地领着自家媳妇前来探亲,结果却是有来无回,不清不楚地死在了齐国,总也该给人家子民们一个说法,拿自家的一个臣子抵一个国君兼情敌的性命,不管是做为政治还是私人感情,姜诸儿的这种做法也是符合人之常情的。

但历史却不能容忍他的这些污点,“现世报”的说法很实惠,不定什么时候就应验了。

 

 

姜诸儿的兄妹情着实为自己的生活招来了很大的麻烦,偷偷摸摸且不说,后宫的妃子们也是多有怨言的。比如她们总是有意无意地将哥哥妹妹的情歌哼唱出来让他听,或假装好意地将“妹妹”之类的称呼挂在嘴上问长问短,这都很使姜诸儿心生厌烦。其中有一个大臣叫连称的,他的妹妹就是姜诸儿的妃子,这女子当然也不甘寂寞,为了争风吃醋也不少在姜诸儿的跟前吃“蚂蚱”,偏她就是一个难剃的“刺儿头”,你姜诸儿爱妹妹是吧,我也是不缺哥哥的!

就有一个叫公孙无知的小子趁机钻了个空子。瞧这名字起的,春秋时期就是这样,名与姓也都是很讲究的,之所以叫公孙,因为他是公子的后代,公子彭生就是他老爸(不知公孙的后代又该叫什么)。说到这里,看客或许会发一阵唏嘘,瞧这个糊涂的姜诸儿,你杀了人家的父亲,人家的儿子能愿意吗?不说斩草除根,也该给发配得远远的,不让他在身边伺机下手啊,你瞧后来的明成祖朱棣,灭了别人九族还不过瘾,十族。

公孙无知并非帅哥,电视剧找的演员也就老猪那般模样,但他偏就入了连称妹妹的法眼,原因是他为这个不得宠的妃子应下了一个承诺,就是如果自己当了国君,就立她为夫人。这诱惑实在太大了,且不说夫人的地位多么的高贵,只说身边有一个能将她当女人看待的男人,也算知足了。

于是姜诸儿的倒霉日子来了,身边多了一个眼线,无疑于安置了一枚定时炸弹。

承诺就是动力。在后来的日子里,公孙无知如愿地夺了姜诸儿的宝座,也应该是理所当然地继承了他的女人,虽然在我们看来,他无外乎就是喝了姜诸儿的洗脚水。但女人天生就是爱幻想的,特别是在失意的时候,就很想牢牢地抓住爱情这根稻草。为了这根要命的稻草,她出卖了自己的丈夫,更害了自己的如意郎君公孙无知。

 

 

最聪明的无外乎就是旁观者了,比如公子小白的师傅鲍叔牙,还有一个叫管仲的,他起初铺佐的是公子纠,后来又帮着小白称霸诸侯。那时他们都很为自家主子着想的,预感到齐国将要大乱了,赶紧逃吧,别让自己的主子糊里糊涂就掉了脑袋。

姜诸儿错就错在曾经跟连称和管至父许下的承诺。大概这两个臣子带着一帮兵油子在葵丘那个地方实在是守腻味了,在那个手里握着冷兵器的时代,风吹日晒是难免的。于是就向姜诸儿打了一份报告,是不是给换个防,调回都城,这样也好老婆孩子热坑头地享受中年男子该有的天伦之乐。姜诸儿自顾啃着甜瓜,不知是对这两个臣子的报告心生抵触,还是根本就没有在意,只说明年瓜熟时候吧。

两个臣子得了这句话,倒也心满意足,乐得什么似的,眼巴巴地一天天撕日历,只等来年瓜熟,回家跟老婆孩子过日子去。只可惜姜诸儿早将这事给抛到九宵云外去了,也或许他压根就是将这两个臣子当傻蛋,忽悠着玩儿呢。

一国之君说话竟然如放屁,没哪个当臣子的再愿意为他服务。虽说姜诸儿也曾浪漫诗意地骑着马儿手持弯弓领着一帮奴仆穿行在追赶野兔的郊外,据说那时他打猎无外乎就是去禚地私会自家的妹妹。可这次他的运气就不怎么好,狩猎途中不幸撞上了一头如人一样朝他吼叫的野猪,这一惊非同小可,跌跌撞撞地跑回家后才发现,竟然跑丢了一只鞋子。

可见臣子们站岗放哨的地方也是经常遇到例如类似的野猪或虎豹骚扰的。姜诸儿只知自己被那可恶的野猪吓着了,就是没想到他的臣子们每天面对的就是这样恶劣的环境。偏就有那懂得心理战术的下人对他说:大王,那野猪是公子彭生变的耶!姜诸儿听完这话,心中的小鼓敲得“嘭嘭”山响。为了掩饰尴尬,他惟一发泄的办法就是拿鞭子抽那个没帮他看好鞋子的侍从。那侍从倒也听话,蹶着屁股任他抽,也不为自己申辩一句。

其实姜诸儿也不是真的想要跟那个侍从过不去,令他郁闷的是,有人对他说,那只鞋子被野猪叨走了。瞧这话,不知野猪拾他的鞋子能干什么用。

但鞋子对姜诸儿来说的确很重要。没了鞋子,怎么上朝去见臣子?没了鞋子,今后的路还该怎么走?……因此,挨了一顿鞭子的侍从不但没有丝毫怨言,还在不住自责着:怎么就没看好主人的鞋子呢?——只可惜他再没机会帮主人寻回所谓的被野猪叨走的那只鞋子了,就在他一瘸一拐地走出宫门的时候,碰到了率兵作乱的公孙无知与连称。

据说姜诸儿临死都是光着一只脚的。

一个国家,是不容许光着一只脚的君王来治理的。姜诸儿应该明白,不能一味地去责怪拾去了他鞋子的野猪,更不能责怪那帮作乱的臣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