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风流情史

(2011-01-30 18:49:26)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风流情史

他终于没有辜负自己山寨版的名字,犹如当年的蔺相如,只当是去秦国周游了一圈儿,事后又完璧归赵,哦不——他将自己这块蒙尘的璧擦干净后,又揣进了卓文君的怀里……

——题记

凤求凰

 

鲁迅曾在《风波》里写过一个叫八一嫂的寡妇,因掺和了七斤两口子的争论,被七斤嫂夹枪带棒地骂说:你这偷汉的小寡妇!从这场家长里短的风波就可窥出一斑:寡妇不但容易被人欺负,而且还要防着她有可能会偷汉。

卓文君却是不轻易被人欺负的,出身豪门,连县长都是她们家的座上客,虽说二八新寡,却是青春茂盛。难得她出落得“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肌肤滑如脂”,再加之诗辞歌赋样样精通,这样的小寡妇在汉代并不被人计较吧。这不,就连清雅俊逸的大文豪司马相如都打上了她的主意,虽然小子说话有些口吃,但如果不张口说话,倒更增添了几许深沉,再加上那个扯屁溜谎的王县长帮他打头阵,这场“婚骗”没有不成功的。

卓家老爹起初并不清楚司马相如是何方高人,瞧那小子连县长都爱搭不理的,级别也一定不会太低。他有心巴结,那“高人”却是一请不来,二请不去,卓家老爹的胃口被大大地吊起,眼见得一场颇具规模的丰盛宴会已经摆好,只眼勾勾心切切地盼着,就像众星盼月亮。

话说这个司马相如,起初在景帝跟前当过差,只不过他的专业有些不对皇帝的口,后来就跳槽到皇帝的兄弟梁王那里,跟那一帮文学爱好者打得火热。好景不长,不久梁王就死了,树倒猢狲散,司马相如只得赋闲在家。别看小子两袖清风,可终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说是做客到了临邛县令王吉家,可县长却是不肯怠慢,如款待大爷般地日日去到他居住的宾馆请安。

虽说卓家富可敌国,但说起来也终究是商人,这就应了那句俗话:现官不如现管。卓家老爹不愧是世面上的人,自打他经商发迹后,各种各样的环节都摆在那里候着他去疏通——不疏通就有你过不去的河。现在县长的客人他也是要略表心意的,可人家愣是不给面子,卓家老爹为难之际只得跟王县长说了一大箩的好话,请他出面请“高人”出席。

其实这个司马相如是经不起推敲的,只瞧他的名字,一听就是山寨版的,借用了人家“完璧归赵”的蔺相如的后两个字,岂不知他还有一个很好玩的小名叫犬子,这名字在乡下多用于难养的孩子,看来他打小就不消停,搞得老娘拿他当四条腿的来伺候。不过我还是相信物以类聚这种说法的,司马相如后半生的发迹也多亏了一个养狗的宫廷小官,不然的话,他恐怕这一辈子都要靠一张小白脸来混人家卓家的饭吃。

扯远了。只说这个县长兼婚介所长的王吉,他一脸虔诚相地推出这场宴会的主角司马相如后,整个宴会就被推向了高潮。我们不知道那时有没有热烈的掌声,但一双双热情的眸子应该还是有的,因为这小子的确是与众不同:气质高雅,文质彬彬,一看就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他当然是惜话如金,谁也不知他竟然患有口吃的毛病。王县长当众宣布,说公子的琴弹得特别好,不妨弹两曲为大家助兴。这么说着的时候,一张名贵的“绿绮”琴就摆在了大家面前。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稍懂一些音律常识的也都知道,“绿绮”琴可是一张不可多得的名贵乐器,那是梁王特地赐给司马相如的宝物。只看看那上面刻有“桐梓合精”的铭文,再听听那娴熟的手指轻轻拨弄后传递出的美妙音色,即便不是行家,也会被这极这具美感的琴曲陶醉的。一曲方罢,二曲再起的时候,特地为卓文君小姐量身定做的《凤求凰》已被司马相如发挥得淋漓尽致:

   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

  有艳淑女在此房,何缘交接为鸳鸯?

  凤兮凤兮从我栖,得托孽尾永为妃。

交情通体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夜奔

 

许多年后,一出《西厢记》出炉后,故事里的男主角张生也弹奏一曲《凤求凰》,并隔墙唱说:“昔日司马相如得此曲成事,我虽不及相如,愿小姐有文君之意”。引得崔莺莺小姐情不自禁地学了当年卓文君的模样,与公子半夜私会。只不过崔莺莺是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只与张生偷情却并未私奔。

而卓文君在听罢司马相如弹完曲子的当时,就被深深感动了,可见音乐的魅力,再加弄琴人的风流倜傥,搅得年轻且美貌的才女文君春心荡漾,恨不能即刻跟着小白脸就走。正在她焦渴难耐不知所措的时候,忽地又接到了小白脸递过来的一瓢饮:看来这小子的确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了——根本就没见过文君小姐一面,竟就扛着一张琴来了,完事后还怕听不明白,买通人家的贴身丫环,转一封热情洋溢的求爱信……

于是乎,又一场薛平贵与王宝钏的历史名剧上演了,只不过王家小姐选择的是抛绣球,之前仿佛还经历过一场英雄救美的热身场面。而她卓文君,仅就司马相如的一曲《凤求凰》,她就义无反顾地依了信中的意思,跟小白脸夜半私奔。我想她应该是想跟家人说一声的,只不过这事说也是白搭,因为跟家人商量肯定是行不通的:一来费时间,二来费精力,最重要的是小子太穷了,他恐怕拿不出钱来请老丈人吃顿饭……那就不必再费事了,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妥协的办法除了私奔,恐怕再无良策。

时隔多年的今天,我特地下载《凤求凰》,漫不经心地边嚼边听,听着听着忽然就涌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伤:一为曲子的悠扬,二为其中极欲倾诉的衷肠。难怪当年的卓文君不顾一切地跟那人私奔——姓司马的小子太有才了!

但生活却是严肃的,经不起随便开玩笑。王宝钏当年不顾一切地为情郎直奔寒窑,换来的却是凄风苦雨十八年的漫长等待。还有月亮里的嫦娥,下嫁人间可是有一纸婚约的,跟那曾经射下九个太阳的一个叫羿的家伙生活一阵子后,因吃厌了乌鸦炸酱面,最终还是选择回她清冷的月宫。卓文君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己私奔的这个郎,看起来风光无限的模样,竟然会是“家陡四壁”,这对于一个生活在锦衣玉食里的千金来说,真的是一场艰巨的考验。更令文君小姐想不到的是,司马相如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实在无钱买酒,就拿了她头上的钗子,与惟一还值点儿钱的裘皮大衣,拿去当酒钱……

好在卓文君不似王宝钏那般的死脑筋,跟老爸三击掌也就罢了,连她好心的老娘送上门来的碎银子还要隔着门缝扔出去;卓文君也不似天上的嫦娥,看着心爱的郎实在是没有发展前途,就狠狠心抖抖身子转身离去。卓文君就是卓文君,她不仅需要爱情,更需要生活。而能给予她坚强爱情支柱的,也只有她那富可敌国的娘家人了。

卓文君当然很明白,她当初选择出逃的作派,很是令她的家人窝火的。许多时候,人们总是拿戏台上的人物说事,说那剧中人物如何突破封建家庭,而千方百计地为婚姻争自由,直看得观众热血沸腾,恨不能冲上去跟那不讲道理的封建家长理论一番。比如李天保的老岳丈,再比如祝英台的爹……

这里要说的是美女王昭君。写到这里我就在琢磨,那些舞台编剧为了弘扬至高无上的爱情,真可谓是煞费苦心了,他们觉得这场夜奔佳话好玩且值得推崇,只不过在大张旗鼓赞美的同时,就是不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这些不听话的女子生在自己家里,他们吹胡子瞪眼睛的模样远比戏台上的爹娘老子要严重得多。王宝钏的故事告诉我们,悲剧故事就是由倔强与任性引起的,不管你多么的坚强勇敢,不管你对爱情多么渴望认真,而幸福总是时隐时现,甚至于遥遥的有期或无期……

 

怨郎诗

 

古时候的女人是不大抛头露面谋生的,比如孙二娘卖过人肉包子,杀人越货也只是《水浒传》里的母夜叉。而我们这篇文章的主人公卓文君,一个曾经大门不出二门迈的千金小姐,连平时漱口都要丫头捧痰盂的美人儿,在生活的压力面前,不得不厚着脸皮带着丈夫回她的临邛老家,在她死要面子的老爹眼皮子底下,干起了“当垆卖酒”的营生。而他的那个郎,也一扫往常的儒雅模样,穿了犊鼻,充当她得力的助手,俨然就一个店小二。

这是无法被卓家老爹接受的。这个不听话的女儿,要开店就在你嫁的那个小白脸家乡开嘛,干嘛要舍近求远地来临邛。不出所料,很快就有人来做工作了,首先是卢家的亲戚,接下来就是朋友,还有那个拉皮条的婚介所长王县令,他老人家此刻大概是在偷着乐的吧,卓家老爹又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卓家老爹听了人们的劝说:给钱百万,给僮百人,之前想陪嫁却没机会送出的嫁妆也一并给他们吧,眼不见心不烦。好在这对活宝倒是很听话,得了好处就走人——带着心爱的姑娘,载着丰厚的嫁妆,浩浩荡荡地回老家过日子去了。

但历史并没遗忘这对曾经相亲相爱的人留下来的痕迹,如果你现在去四川邛崃,运气好的话还能找文君井,并能喝到文君酒……

接下来,不得不提一提司马相如的发迹。

话说汉景帝死后,由他的儿子汉武帝继位。汉武帝跟他的老爸不同,他不但以武安邦,更爱以文治国。某日忽然看到了一篇《子虚赋》,一时之间竟然感慨不已。偏巧身边就有一个养狗的小官,声称此赋是司马相如所作,因为他们是老乡。武帝大喜,诏司马相如进京。司马相如不负君望,洋洋洒洒写了一篇拍马不留痕的天子《游猎赋》,皇帝高兴之下封他为中郎将,做自己的贴身文学侍从,从此他就成为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后来,退居长门宫的废皇后阿娇也找到他,花一百金,让他写了一篇《长门赋》,看能不能劝劝皇帝回到她身边,只可惜这篇赋没能说动皇帝的一颗曾经受伤的心。

再后来,司马相如就不再劝皇帝回心转意了,因他一样具备着一颗朝秦暮楚的心。在卓文君留守家乡的日子,他竟然羡慕起红酥手、黄藤酒来,想要弄个二奶回家,以此排遣他漫漫长夜与虫声唧唧的无限寂寞。这么想着,他也这么做了,只可惜他无法自控,将一场情事做到深处,并有了冲出围城的冲动。于是某日,他就给妻子写了一封家书: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聪明的文君看到书信后,止不住流下了伤心的眼泪:从一到万就是无亿,无亿当然就是“无忆”了。文君不是傻子,悲痛之余,就依了上面的数字,为丈夫写了一首流传千古的《怨郎诗》:

一别之后,二地相思。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曲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君怨。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倚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秉烛烧香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似火红,偏遭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呀郎,恨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做男。 

据说这些爱恨交织的句子,深深触动了司马相如一颗漂泊已久的心。惭愧之余,他决定痛改前非,不再辜负自己山寨版的名字,犹如当年的蔺相如,只当是去秦国周游了一圈儿,事后又完璧归赵,哦不——他将自己这块蒙尘的璧擦干净后,又揣进了卓文君的怀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