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杜十娘的绝望一跳

(2010-12-31 20:28:44)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杜十娘的绝望一跳

 

  ……不知杜十娘活在当下的话,会演绎出什么样的故事。至少她不会再轻易去跳江,李甲也不会那么轻易就疯掉。还有孙富,也不会再以一副丑恶嘴脸出现在看客面前……

  ——题记

青楼女子的私房钱

 

  若说攒钱,印象最深的莫过《红楼梦》里的王熙凤,她充其量也就是放了几把高利贷,还咋咋呼呼生怕满世界都不知道她是一个有钱的主儿。而杜十娘竟是那么戏剧性地玩幽默,起初大家都挺为她捏一把汗的,生怕那个白面书生李甲经不起三百两银子的折腾,将一个女子搭在他身上的大好青春给枉负了,岂不知小女子只将那铺在身下的褥子抖一抖,就抖出足够赎她半个身价的细花银。

  其实没事的时候,听听那薄情的老鸨骂人也挺是有新意的。十娘抱着个葫芦不开瓢儿,一脸悠闲地坐在窗口只当是听小曲儿。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青楼里出了两个败家相,岂不知当伙计的想要炒老板鱿鱼的时候,不愠不火使出这一招也还挺管用的。于是那急火攻心的老鸨不得不使出最后一招杀手锏,只苦了那个死要脸皮的李公子,如割尾狗一般地在街头转悠着,没谁想要再理他这个破落户:嫖娼谁不会呀,没你这样玩的,都饿得后背贴前心了,还要搭上一张吃饭的嘴,瞧好吧,回家后看你老爸怎么收拾你……

  在这之前也经见过窝私房钱的,比如在诗词上很会来事的李清照,手上也积攒下一些空占地方的字画古玩,仅这就被那起了贪心的芝麻县令张汝州给纠缠上了,留下一桩不到一百天就散伙的离婚案。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十娘也懂得,“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这都扯到哪儿了?)十娘也更明白,李公子充其量就是一个白面书生,上天没什么大任可交与他撑管的,但若想要彻底、完全地撑控他的心,也只能巴望着“见他手头愈短,心头愈热”了。

  细想十娘也大可不必这样,只肖将那箱中之一的宝贝亮一件儿,李公子也不至于生出如此悲观的心思来。可她偏不,她要让这个经历一些人间愁滋味的情郎最终将颤抖不已的肩膀靠在她身上,然后再温声细语对他说:瞧瞧,也只我对你好吧?

说到这里,我仿佛看到一双明亮的眸子,在月朦胧鸟朦胧的温情里,时而充满了对爱情的渴望,时而却流露出不易被常人觉察的忧虑。如果有功夫你就瞧瞧吧,从古到今那些千方百计为自己留后路的,真正自信的女子又有几人?

 

李甲也挺为难

 

  李甲也挺不易的。

  近日来的奔波劳累再加上处处碰壁,使他更明白了一个硬道理:想要独立行走在这条繁华街道上,身上没银子那真的是比登天还要难。然而他对十娘又是那么的不舍,虽说他对她而言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众里寻她千百度的小嫖客,然她却独独将终身希望托付于他,他仿佛在那一刻感觉到,也只有他,才能将她挽救于水火。

  他这样的壮举并没被世人理解。比如身边的亲朋好友,一听说他竟然要将一个婊子弄回家去当老婆,不约而同竟都发出意味深长的叹息:干嘛太当真呢?不就是寻个乐子嘛!

  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当时多了去了,别看如十娘这般的女子如何在那条繁华大街上独占花魁,也别论她在行情中拥有多么高的身价,只说她一旦沾上“娼妓”两个字,这些女子们的终身之计可就麻烦了:没哪个正经人家愿意娶这样的女子回家当正 房太太。

  也有不将这些当回事的,偏要拿着身家性命拚一拚,比如情况并不比杜十娘好到哪里去的霍小玉,爱上了尚能自给的仕途新人李公子,结果还不是将一条小命搭进去,临死还发誓说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再比如那仅仅不过是靠唱几首小曲儿就被沦为歌妓的苏小小,她看上了出身豪门的翩翩美少年,两人热火朝天地仿佛也真爱了一场,结果公子却被那家老爹诓回去,自此就黄鹤一去不复返……

  李甲的老爸可没那样好的耐心,一催二逼三发怒,见这几招不管用,干脆断了这个逆子的财路,让你个孽障好好快活去。细想李家老爸也并不是完全没道理,好不容易逮了个“纳粟入监”的机会,将儿子援例做个太学生,不曾想这小子竟然不上进,与青楼女子终日厮混,花空了钱财且不说,岂不耽搁了好前程?这事莫说是发生在万恶的旧社会,即便是搁在当代,哪个家里若是出现这样一个败家子,当老子的也不会露出好颜色。

于是乎釜底被抽了薪的李甲全没了底气,俗话说钱虽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虽说同乡柳遇春为他倾囊救了急,但怎么说也是救不了他一生。于是李公子将目光重新在那一想起来就后怕的老爸身上打量又打量,再看看十娘递给他的几十两散碎银,不觉更是生出几分悲哀来:前路茫茫兮其修远……这可如何是好?

 

了不得的孙富

 

  在这场角逐里,孙富可谓是最成功的表演艺术家。且不说他如何听了十娘偶然之间唱的小夜曲后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更不说如何挖空心思想着法儿地与李甲称兄道弟套近乎。仅凭他大义凛然满口仁义的一通说教,竟然一下子就说到了李甲的心窝子里。可怜一个杜十娘,任她千般娇媚万般算计,拚了两年的风情与缠绵,竟抵不过萍水相逢的孙富堂而皇之的几句话。

  细想当年的老法海凭着三寸不烂之舌都没能折散许仙与白素贞,我想他可能是没能撑握好男人要命的死穴:许仙上无施压的高堂,下不惧怕蜚语流言。从这一点来看,孙富不愧是商场加情场的擒拿手,如果他活在当代,商界精英非他莫属,再往大了说,联合国的外交部如能容纳下他这样的天才,保准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要我说,识杜十娘的除了李甲的那个颇有豪情的同乡柳遇春外,剩下的也就是这个富家子弟孙富了。只不过柳遇春的出发点是成人之美,而孙富做事就极端的不地道。我们姑且站在孙富立场上想一起,虽说贪恋一个人的美色也并没什么错,追求人的手段也不算不高明,但这终归是触了做人大忌:宁拆一座庙,也不拆一桩婚。这就是为什么法海总不被人同情,孙富总不被人原谅的原因。

  难怪跳江后的杜十娘依然对柳遇春感恩戴德,将那闪闪发光的无价之宝夜明珠戏剧般地转递到老朋友的手里,而对那个拆白党一般的孙富却是连惊带吓。虽说这故事充其量也不过是明代冯梦龙笔下的一篇戏剧性的小说,但就是那么传世且发人深省。

  孙富的话也并不是没有破绽的,说什么“妇人水性无常,况烟花之辈,少真多假。”他这么费尽心机地绕来绕去,无外乎就是说如十娘这样的女子不可靠,况且“江南子弟,最工轻薄。兄留丽人独居,难保无逾墙钻穴之事。”如果李甲动些脑筋的话也是完全能质疑于孙富的:既然十娘如此不堪,你老兄干嘛要出资留她?但李甲终究没有这么问,依然兴致勃勃地听他说下去

  孙富当然是要兴致勃勃地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且莫因为一个烟花女子而惹得高堂动怒,况且因妓而弃家,海内必以兄为浮浪不经之人——异日妻不以为夫,弟不以为兄,同袍不以为友,兄何以立于天地之间?最后,孙富很仗义地对李甲说:仆非贪丽人之色,实为兄效忠于万一也!

  瞧这兄弟多会替人着想,李甲感恩戴德,恰如遇上了知己。他觉得孙富说的句句在理,目前的困境在他推心置腹的倾诉中,全被这个见多识广的“仁兄”一一化解了。

  说到这里,我们不由又将同情的目光转向可怜的女子杜十娘:难怪她总要为自己留一手,瞧她傍的这个小白脸,陌生人的话他都尚且如此地言听计从,如果面对生他养他的高堂,又将会生出何样的嘴脸?

杜十娘的绝望一跳

 

  初看杜十娘的故事,我那时还在读小学五年级。勉强能将全部文字认下,虽不能充分了解杜十娘所处时代的社会背景,却也懂得为她的悲剧人生连连叫屈,更不能够容忍这样的弱女子在男人们手里被转来卖去。

  好在现在社会开放了,想要从良的妓女们也不必再想尽办法地脱藉。但现实生活中的妓女也并不见得就被人高看,虽然有句俗话说“笑贫不笑娼”,说到底也还是要遭人议论的。妓女到底值不值得同情,为妓女带来屈辱的男人值不值得批判?当我尝试着舞文弄墨地想要写点儿什么的时候,真的好想走进她们的灵魂深处,及她们身边每个人物的内心。

  我不知道如果杜十娘活在当下的话,会演绎出什么样的故事。但依了我的猜想,至少她不会再轻易去跳江,李甲也不会那么轻易就疯掉。还有孙富,也不会再以一副丑恶嘴脸出现在看客面前——因为现代女子太喜欢傍大款了,更莫说是如孙富这样极具绅士风度的款爷。

  不信是吧?如果你的眼前出现一个看似从良却又并没有真正从良的妓女,她要嫁的人就是现在正包养着的小白脸,而那小白脸充其量也不过是她曾经的一个小嫖客。两人有了那么一点儿意思,犹如当年的杜十年爱上了李甲。有一天她冲大家说:一个跟孙富一样的款爷想要包养她,她都没同意呢……想想,看客会作出什么反应?至少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女人八成是在自吹自擂,要么就是姓孙的款爷有病——那么多的良家女子不找,偏就跟你对上了眼。

  当然,我们也不能依了世俗眼光就去否定一切,俗话说:弯刀对着瓢切菜,世上就是有那么凑巧的事。比方说这个漂亮且有才的妓女果真就被款爷看上了,小白脸狠狠地敲了款爷一竹杠,并同意转让美人,因他就是一个穷学生,家里也不充许他继续跟这样一个女人好下去。于是,妓女不干了,她恨自己瞎了眼,更恨那个拆散自己大好姻缘的款爷,于是乎妓女伤心欲绝,她要自杀。

  一个人因为情感受伤而不愿独活,这事如果发生在悲情女子王宝钏身上,我肯定会信,因她是良家妇女,用情专一且执着。但自杀的偏是一个在红尘里摸爬滚打了多年的如杜十娘一般的妓女,她手里也有着一笔不小的私房钱。她指天骂地一阵子后,打开密码箱,将那用青春与肉体换来的血汗钱通通丢进水里,然后她头也不回地跳了江……

  让我们猜想一下,站在船上的一杆人脸上会出现什么样的神情?

  我的猜想是,见过世面的款爷当然是要感叹的: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谁离开谁就不能活?说完这话,他有些郁闷地抽几口烟,不声不响就进舱歇息去了。

  小白脸肯定是要冲着滔滔江水大呼小叫的,一时之间的惊惶是难免的,眼泪也是要掉几颗的。哭完后,他忽然觉得自己也挺委屈:因为这个妓女将他当冤大头耍了——说什么你爱我,说什么我是你的惟一,窝了那么多的私房钱竟然不让我知道,该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