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漫谈:贞节之女张玉娘

(2010-11-10 19:27:19)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漫谈:贞节之女张玉娘

 

男人的一根肋骨

 

当初亚当一个人在伊甸园的时候,上帝看他孤单,就抽下亚当的一根肋骨,塑了一个叫夏娃的女子给他作伴。上帝的目的很明确,仅仅就是给亚当找个说话的,并没想着让他们生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恨情仇。不想那个鬼灵精怪的蛇却偏要打破这种僵局,或许它觉得这样的两个木头人傻愣愣地面对着,不足以刺激它的眼耳口鼻以及它内心里强烈的窥探欲,它便对这一对纯洁得不能再纯洁的男女诱惑着,让他们偷吃了树上的禁果。于是,这对童男玉女从此便热潮澎湃,那排山倒海的爱情便再难扑灭。

张玉娘的故事或许正是延续了亚当与夏娃当初的那个传说,起初她与情哥哥无忧无虑地在属于他们的“伊甸园”里玩耍,从懵懂中渐渐明白情为何物时,两人就爱得不可开交起来,而张玉娘仿佛就是从情哥哥身上抽下的一根肋骨,后来情哥哥离去她便不愿独活,好像她原本就是为情哥哥而生,而情哥哥也仿佛是为她而设……。

这故事乍一听凄美绝伦得令人一听就怀疑她的真实性。但事实证明这故事确实不假,现松阳县某医院旁边有张玉娘与情哥哥沈佺合葬在一起的鸳鸯墓,墓前有两个婢女与一只鹦鹉组合在一起的“鹦鹉坟”,坟前掘一井谓“兰泉”。关于她与沈公子的爱情据说在当时的宋淳祐年间并没引起多大轰动,可能这样的故事在那个年代并不算是什么奇闻,比如早已过了气的“梁祝”,比如距张玉娘所在的南宋并不遥远的唐代才女关盼盼……

但多年后人们便开始津津乐道起来,沈公子的后裔觉得这样绝美的爱情值得推广并延续流传,清初还有一个著名剧作家叫孟称舜的,也曾振臂高呼发动捐款在张玉娘的墓后立祠祀之,并写了四折杂剧《张玉娘闺房三清鹦鹉墓贞文记》,方使得张玉娘与沈的绝美爱情故事得以流传,并远传到海内外。

为此我就常常揣着张玉娘与沈佺的爱情故事,幻想他们沉浸在“伊甸园”里的一幕幕场景:如果将沈佺比喻成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张玉娘则更像多年之前就寄生在老树身上的一根细藤,妙妙曼曼缠绕,丝丝缕缕相扣,其间的情愫细如毛发,深入骨髓,没有人能将她从这棵树身上挪开。那风景从远处看也是蔚为壮观的,根深叶茂,花落花开;小桥流水,水声潺潺……能形成如此规模也不是一天两的事,张玉娘与沈佺两家原本就是中表之亲而且相距不远,只不过那些青梅竹马的日子如白驹过隙般一闪而过,在他们十五岁那一年,主宰他们命运的“上帝”发话了:蛮好的一对儿,家庭身世及社会背景都挺般配的,真是天作之合啊!

于是那一天满树及满藤都禁不住青春的飞扬,纷纷扬扬地开花了。可他们终究还不能在一起,两家虽热热闹闹并郑重其事地定了亲,但沈佺还没有能力将她娶回家。不过他们也算是明正言顺的恋人了,虽说藤看树、树看藤地迫切渴望着有一天将那一片想像中的爱情纠结缠绵在一起,但饱经过爱情折磨的人们或许能够理解,这样的爱是辛苦的,这样的思念也是无休无止的……附现代情诗一首,作者席慕荣:

除了对你的思念 

亲爱的朋友 我一无长物 
  然而  如果你愿意 
  我将立即使思念枯萎、断落 
  如果你愿意
  我将把每一粒种子都掘起 
  把每一条河流都切断 
  让荒芜干涸延伸到无穷远 
  今生今世 
  永不再将你想起
  除了  除了在有些个
  因为落泪而湿润的夜里 
  如果
  如果你愿意

爱情终是虚无

 

上帝原本有一颗慈爱的心,看人们饱受饥苦就让他们发现了种子,教给他们种植技术后又传递给了他们一张破锣,没事的时候让他们敲锣念咒说:草死、苗活、地皮松……于是,草死了,苗活了,地皮也松了,可吃饱喝足的人们却东游西逛不思进取,甚至还生出例如打架斗殴这样的闹剧。上帝一怒之下随手抓了一把东西撒进长满庄稼的地里——忽一天敲锣的人发现,那细细软软缠绕在庄稼稞子上的植物,任你怎么念咒或猛敲破锣却就是不会死,使得他们不得不腾出手来拨除……
   
后来的沈佺在张玉娘的父亲眼里,俨然就是一株靠寄生方能生存的“菟丝子”。他出身在书香世家,他的祖父沈晦是宋徽宗时的新科状元,到了这一代他已经是状元的第七世孙了。沈佺十九岁那年,同样没干出什么成绩的父母忽然双双去世,剩下他兄弟四人无依无靠的,日常生活的开销便显得捉襟见肘起来。

张玉娘一样出身在士宦人家,祖父是淳熙八年的进士,由贡元做到登士郎,父亲也个什么提举官,但这毕竟是张玉娘的家,他沈佺还没资格享受张家的富贵,而且这样两个不同的家庭放在一起是越比越觉得不协调,张玉娘的父亲也是越想越觉得,如果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沈佺这样的穷书生未免太委屈了。

其实也不是张玉娘父亲一个人会生出这样的心思,大多数人家在为子女择亲的时候,多多少少都要将心思朝这门户方面靠一靠的。比如被民间流传很广的戏曲《李天保吊孝》就是很好的例子,李天保的岳父就长了一双势利眼,为了悔婚竟谎称自己女儿“死了”来推搪他的穷女婿。好在张玉娘的父亲还没想出用女儿的诈死来赖婚,他也只不过传话给那未过门的女婿说:欲为佳婿,必待乘龙。也就是说如果你想当我的女婿,必须要考上个一官半职才有资格来迎娶。

据说沈佺并不是不想去考科举,而是对科举不感兴趣。至于他为什么会对科举不感兴趣,我想大概有两个原因:首先是不自信;其次是惰性。细想哪个书生不想投身官场捞个一官半职呢?如《红楼梦》里的帅哥贾宝玉无外乎就是讨厌念那些八股文,最终还不是沦落到为人打更混碗饭吃么。偏你姓沈的不想求取功名,难不成让人家如花似玉的千金弄回去喝西北风?张玉娘的父亲摊牌的同时无疑就如为沈佺注射了一剂强心针,随后他就开始发愤苦读起来,待到开考的时候草草收拾行装后就上路了。

我想这时的沈公子一定是怀着满腹的怨愤与牢骚的,骂势利的老丈人的同时,少不了顺带着将他的宝贝女儿张玉娘也暗骂过一回。好在张玉娘还特地拿出自己积攒了很久的私房钱,千叮咛万嘱咐的,离别的场面可想而知是情切切意绵绵难舍难分,有留传下来张玉娘赠给他的诗词曰: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我有所思在远道;一日不见兮,我心悄悄;采苦采苦,于山之南;忡忡忧心,其何以堪;汝心金石坚,我操冰雪洁;凝结百岁盟,忽成一朝别;朝云暮雨心来去,千里相思共明月。

沈佺好像没留下回应张玉娘的传世之作,或许他这时根本就顾不上什么儿女情长,再就是他做人就是很含蓄低调的吧,没说多少话就兴匆匆直奔那科举的考场,不久他很荣幸地金榜题名中了个榜眼。玉娘收到情哥哥传回家乡的喜讯,还没怎么乐够呢,紧接着就又收到了足以摧毁她意志的坏消息:沈佺由于一路的奔波劳碌,再加上他原本带的路资就不多,一来二去竟然患上了伤寒病,而且大有病入膏肓之势。

看来上帝造人的时候就不该取男人的一根肋骨而来造女人,如果仅取一根无足轻重的毛发,结局或许将会是另一个样子。张玉娘不是沈公子身上的一根毛发,她早已将自己的生命看成是属于情哥哥的一部分了,左盼右盼还没来得及见到牵肠挂肚的有情人最后一面,情哥哥便独自撒手人寰了,这怎不令她悲痛欲绝呢?

 

贞节烈女的悲剧

 

沈公子死后,张玉娘临帏恸哭,并发誓此生不嫁,并扬言说要为沈公子守节。张玉娘之所以这样,我想最大的原因是她将沈公子的死因归结于自己。如果父亲当初不逼着他去求取功名,哪里会落下如此结局?因此在沈公子将去之前,张玉娘曾去信安慰说:妾不偶 于君,愿死以同穴也!这意思是说:既然郎君的病是为我“积思于悒所致”,那么我玉娘既便生不能与君在一起,但愿死后也要与君同穴!

沈公子看完信后,随即赋了一首五律诗曰:隔水度仙妃,清绝雪争飞;娇花羞素质,秋月见寒辉;高情春不染,心镜尘难依;何当饮云液,共跨双鸾归。

看来这个沈郎也真是爱到深处便自私了,人家刚刚生出不能同生但求共死那样的心思,他不但不劝人家好好活着,却是连一丁点的推辞都没有便来者不拒了。要知道那时候的人说话也大多都是算数的,何况又是以书信的方式并有文墨作证,如果沈某人果真死了,张玉娘是不好独自苟活的。细想人的生命又能有几次呢?充其量也就一次吧。如说来生,那也只是来生的事。如说地下有知,那也只有鬼才能知道,何况鬼的话也是不能轻信的。

偏那张玉娘就相信,那是一年一度的元宵节,她面对青灯昏昏沉沉似睡非睡的样子,恍惚看见沈公子朝她走过来,并对她说不要忘了曾经说过的话,他可是在那个世界等着的哟!说罢一转身就不见了。

玉娘醒来后当然是悲痛欲绝。这让我想起文章最初提起过的唐代一个叫关盼盼的女子。关盼盼充其量也就是夫君身边的一个小妾,夫君死后她坚定不移地为夫守节十年。细细算来,张玉娘为沈公子守节已有六年了。不管是十年,还是六年,都已不算短了,何况活在世上苦度光阴的人又是如此的凄苦冷清。关盼盼说了,她之所以迟迟不能殉夫是因为怕人们议论她的夫君重色,竟让爱妾殉身,岂不玷污了夫君的清名?一个叫白居易的诗人却暗示说: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这话的意思是说:丈夫都累死了,孤零零地竟然没人前去陪伴。

张玉娘起初倒也为自己找了一个好理由:妾所未亡者,为有二亲耳。这话的意思是说:两个老人还都活着,难道让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成?……可那个地下的孤魂仿佛已经等不及了!张玉娘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原本就抑郁寡欢的她随即就得了厌食症,不到半个月就跟那个贞烈女子关盼盼一样:一个是听了姓白的诗人的怂恿,一个受了自己的鼓励,为了与地下的郎君相伴,竟然将自己活活地给饿死了。

张玉娘死后,据说陪伴她多年的一个叫霜娥、一个叫紫娥的丫头也“不愿独活”,依了当时很是流行的“三从四德”的遗训,陪着她们的小姐也一同殉葬了;后来她家的鹦鹉好像也很有灵性似的“悲鸣而降”坠地而死,这就是传说中张玉娘的“闺房三清”。

看到这里我就在想,上帝造人的时候怕是也没预料到这样的结局吧,如果上帝是先知,就该预料得到,那树上的禁果有一天终归是要被亚当和夏娃偷吃的,而且那蛇起初就不该有手足——最好当初就不该让它说话,任它再怎么精明,有些话也只能烂在肚子里。

只可惜上帝既便斩了蛇的手足,也是无法阻止后来因了爱情而引发的悲剧,和随后而来的三从四德,还有纯洁爱情之后又被人们扭曲并推崇的愚节,或殉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