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漫谈:西湖美女苏小小

(2010-10-25 18:41:37)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漫谈:西湖美女苏小小
  
                                           家住西冷妾姓苏
  
  她总是留给我一个美丽的俊逸的瑕想,这样生在宋朝的一个玲珑剔透的女子,如何的冰清玉洁气韵非凡。十五岁,花一样的年龄,不曾想父母逝去,落了个无依无靠。她与乳娘相依为命,在西泠桥松柏林间置了一栋小楼,以诗会友,尽享山水之欢……其实这样读她的时候,对她本人的真实身份也是稍存怀疑的:先世是东晋官,流落到钱塘江后也是殷实人家。苏小小在父母手心里娇生惯养跟个宝贝疙瘩似的,令人纳闷的是她却自甘堕落沦为歌妓,用那些不开窍的老太婆们的话说:这丫头片子不学好……
  
  这事如发生在当今社会倒也无可厚非,比如歌后王菲在未嫁给李亚鹏之前也曾在自家豪华的寓所开party,或跟那些志同道合的艺人搞PK,但苏小小生的那个年代却不同,凡与“妓”沾上一点边儿的,婚姻大事就要有些小麻烦。比如那些穷苦人家倒是很缺正房太太,但这样的人家往往被她们这些心高气傲的女子瞧不上;要么就如才女鱼玄机那样瞅个空子嫁个风流倜傥的状元郎,但结局往往很悲惨;再就是如步飞烟那样的女子,委身一个稍识点儿字、再身兼着不大不小官职的男人讨生活,可她也总将自己当成一只被关进笼子里的金丝雀儿,稍不如意就左冲右突撞得头破血流落了个身败名裂……
  
  苏小小仿佛顾不了这么多,好像她还没想到这么多吧,反正西泠湖边每日都有她美丽的倩影,一辆特制的小巧灵便的香壁车载着她娇美的身躯,引得路人啧啧称奇——没有高堂父母的约束,她活得好像蛮滋润的。竟是这样招眼的女子,还边走边吟生怕人家不知道她姓甚名谁似的:燕引莺招柳夹途,章台直接到西湖;春花秋月如相访,家住西泠妾姓苏。
  
  既然广告都打出去了,没人捧场仿佛也不是那么回事,就有那仗着家产万惯的纨绔子弟,以为就凭她这样一个弱女子,弄回家去做妾是不成问题的。岂料这心高气傲的小女子却是连瞧都懒得多瞧他一眼。传说有一个叫钱万才的富家子,竟然恬不知耻地一再骚扰——看这名字姑且将他定为一个剧情需要的虚构人物,就像当初被人高声叫骂着抢亲的“王老虎”,因了他的恶更衬托出主人公的美。
  
  关键时候总是要出现英雄救美的佳话,我猜想那正面人物一定是那位一再被人讴歌的俊美公子鲍仁,因他无钱无势并赢得漂亮美女的青睐,当然是要凭着一番好身手的,虽然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出现这样巧合的事,何况故事的真实性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都在证明,这个鲍仁是个地地道道吃软饭的,他是靠着这篇故事的主人公苏小小的资助前去赶考,方迎来出头之日的那一天。当然这是后话,故事暂且告一段落,接下来再说另一个起烘托人物的官家大老爷。
  
  话说更有一个官大压死人的上江观察使孟浪孟老爷,途经钱塘江的时候不知怎么就长了顺风耳,那么多的美女佳人他不找,偏就讹上了平时靠卖艺不卖身挣点儿小钱活命的苏小小。岂料小女子根本不买他的账,一传不去二传无动于衷,三传的时候孟大老爷可是变了脸,干脆来了个霸王硬上弓,寻了地方官硬逼着这个不懂事理的小女子跟他赔不是。狗官耀武扬威坐在大堂上,腑首冲面前的美人儿没出息地问道:你到底是想求生还是求死?小女子长叹一声,她还能说什么呢,当即来诗一首: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要分红白,还须青眼看。好在这个孟大老爷还不算有眼无珠,品这诗的意思也有求饶的成分,于是便息了怒火,反倒生出无限爱怜的意思来。
  
                                        一场要命的爱情
  
  仿佛是前世姻缘早注定,油壁车与青骢马的相撞虽是一场偶然,却又是必然。这让我想起白娘子与许仙,如果那一天故事中的男主角与女主角都有些别的事给耽误了,或许就不会发生那么美丽动人的传说。而这一天一定是一个好日子,或风和日丽或细雨霏霏,总之是很有诗意且容易生出异样念想的瞬间,他们在那样的气氛里相遇了,双目相碰,两颗年轻的心都不由自主地砰然心动,同时都被对方的俊美给深深吸引了。
  
  才子冒犯了佳人,当然是要陪不是的,或许这是最好的理由,骑青骢马的翩翩少年当时并没顾得递上几句话,事后怎么想就怎么遗憾,后经多方打听,终于打听清楚美人原来竟是穿梭在青楼之间讨生活的,可以想像他当时的心情很失落,可这样的失落也仅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反倒生出一阵窃喜来:既然是烟花女子,岂不更容易上手?于是他提着贵重的礼物叩响了苏小小的门环。关于他们的爱情故事,有这样信誓旦旦的诗句: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
  
  公子的爱肯定是颇有杀伤力的。何况更有那个很会察颜观色的苏小小的乳娘在一旁撮合着,许多的细节就不再赘述了,怎么个过程就留个悬念让看客去想像吧。总之最终的结局就是骑青骢马的公子、当朝阮道之子阮郁毫不费力地就博得了一向心高气傲的佳人的芳心。想想也真纳闷,那么多的人都如过客般匆匆走过,偏这个阮公子怎地就那么顺畅地抱得美人归呢?我想当他们走进洞房花烛之前,阮公子一定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不过这事能够理解,同样为“妓”的杜十娘跟着她的有情人脱离苦海的那刻,他的如意郎君一样生出这样的不安,最终在这种不安里,不经意思竟反串了一回人贩子的角色惹出了一场大悲剧,惹得杜十娘一怒之下抱着一箱珠宝跳进水里去了。
  
  许多悲剧就是在这种百演不厌的规律之中上演着,仿佛毫无新意,但依然回味无穷。但愿苏小小的故事纯属就是一场虚构,完全就是杜撰的吧。因为史书里没有记载苏小小的名字,她只是在民间盛行并广为流传,关于她的词作据说也是某个夜宿西湖的诗人,忽地梦见一个自称苏小小的女子吟了上半首词,他醒来后给续上了后半首并题于湖畔上,有人分析说一首词上下两段不很搭调,并推测说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所作:妾本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燕于衔将春色去,纱窗几阵黄梅雨。斜插玉梳云半吐,檀板轻敲,唱彻《黄金缕》。梦断彩云无觅处,夜凉明月生南浦。
  
  但不管怎么说这故事终究还是要给看客一个完整的交待,故事的主人公苏小小的运气仿佛是才女鱼玄机人生中的某个章节,情郎一去不回复,落得伊人空等待: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好在苏小小并不是想不开的人,她不是鱼玄机,变成弃妇后心理上产生了障碍疑神疑鬼拿丫头出气,后来落了个杀人犯的罪名被后人说短道长;她更不是杜十娘,盛怒之下生出悲观厌世的情绪,双目一闭,不愿再面对这浮华尘世的人生。苏小小最终的离去让我想起徐志摩的诗:我轻轻地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不是结局的结局
  
  十九岁的苏小小在那年的春天香消玉殒,年轻的生命在西子湖畔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并从此点亮了西湖的山山水水。关于她的死有两种说法,一说她的有情郎阮郁走后,虽然来了一个鲍仁,但终究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鲍仁的短暂停留并不能代表什么,后鲍仁在她的资助之下进京赶考去了,这个痴情的女子依然忘不了他的阮郎,于是她忧郁成积而死。
  
  另一种说法是,苏小小根本就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性情女子,阮郁走了她虽然伤心,但也不至于死缠烂打地揪着之前的情事不放手,依然我行我素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倒是那个被孟浪请来的混帐县令不知错乱了哪根神经,定了苏小小“借诗讽喻、藐视朝官罪,殴打唆使罪”而将她收监,据郎仁宝《七修类稿》记载说:苏小小,钱塘名妓,有诗曰:君住襄阳妾住吴,无情人寄有情书。当年若也来相访,还有于潜绢事无?附后后两句的解释说:你当年如果也(像你哥哥恋我姐姐那样)来相访,我哪会陷进于潜县的这场绢事官司,当然她这里说的哥哥可能与阮郁无关。更有那传言说,阮郁公子听说小小入狱还特地赶来相救,但小小却不予理睬,阮公子讨了个没趣,悻悻地走了。
  
  我倒是更喜欢后一种说法。我曾看过同样被状元郎抛弃过的鱼玄机后传,小女子因妒生恨杀死了叫绿翘的丫头而入狱,可鱼玄机最终却并没死,倒是那个负心的状元郎回过头来打通了很多关节救了她。我想世上的女子都不似鱼玄机那样有一颗包容的心,回过头来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又跟那个状元郎再爱一回。苏小小不是爱情的乞儿,何况她犯的也不是人命案,都混到这般光景了还指望那个负人再回过头来在她伤口补一刀么?我宁愿相信这样的烈女子出狱后心情一直不佳,后得了一场小病却又不想医治最终抑郁而死的。
  
  因此人们对于苏小小的想像永远是美丽的。美丽的人儿当然离不开美丽的传说,这时候那个一再被人期待的公子鲍仁也该出场了吧。中举后的鲍仁去滑州赴任(不是迎娶)刺史时顺道(不是特意)经过苏小小的家,不幸的是他最终也没能看到苏小小一眼,却正赶上了苏小小的葬礼。于是传说中的鲍仁很是悲痛,他身穿白衣头戴白冠厚葬了美人,并亲笔撰写了“钱塘苏小小之墓”这样的碑文,并留诗句曰:湖山此地曾埋玉,花月其人可铸金。
  
  看到这里,我为苏小小年轻的生命在此终止而倍感欣慰,这样的死法果真值得效仿,可谓凄美更不乏美艳动人。因为人们总是将那些不愿醒来的爱情故事当做谜语一般地揣测,比如梁祝,最终化为双飞的蝴蝶飞走了,让人们牢记这才是真正纯美的爱情。但回过头来,我对苏小小这样故事结局深感遗憾的同时,依然对它的真实性存一丝丝的怀疑,因为这些美丽的故事背后有了太强的戏剧色彩,而故事的编撰者也很是故意,仿佛生怕鲍仁见到小小最后一面似的,干嘛不等到见鲍仁一面之后再死呢?难道怕她再次卷入一场情感纠葛,将她的死归结为鲍仁负心,而苏小小最终竟是被他活活气死?
  
  猜测毕竟就是猜测,不管怎么说,虽然正史里没有记载过西泠湖畔苏小小这般的才女加美女,但我相信民间还是确有其人的,那么地被人称颂,那么光鲜照人地出现在众人面前。但愿她确实爱过一个叫阮郁的公子,并资助过一个叫鲍仁的落魄书生。而西泠湖畔也确实有一座苏小小的墓,还有鲍仁为苏小小建的“慕才亭”,这是无法掩盖的事实。
  
  ——西湖人都是活雷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