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漫谈:汴京名妓李师师

(2010-10-06 09:33:02)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漫谈:汴京名妓李师师

 

李师师之美

 

什么叫沉鱼落雁,什么叫羞花闭月,这些都是别人用过的,搁在李师师身上,大有吹捧造假之嫌。李师师不是女神,充其量也就是一个青楼女子,她的使命也就是想尽了办法地讨人喜欢。细想天下没有绝对的美人,就像老猪说的,世上绝无丑男,只看你怎么去看待这样的美与丑。大学士秦少游留诗曰: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

李师师的美是天然的,不像钱钟书《猫》里的女主角,双眼皮是后天跑到日本小岛国里术就的,就连骨子里的美也是强烈渴望包装的。李师师的美不仅仅靠那看得过眼的皮相就能瞒天过海的,那个年代当个妓女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最要紧的还要讲究个色艺齐全,比如诗词歌赋不怎么会的,那就只能与下等人为伍,做那货真价实的皮肉营生。

李师师的命运生来不济,细想一脚踏进青楼就等于两脚沾满了污泥,哪个女子的身后没有一把辛酸泪呢?她原本是汴京城里经营染房的王寅的女儿,刚出生就死了娘,四岁时因他爹染布延期死在了狱中,李师师流落街头成为一个孤儿,后被妓院里的李妈妈收养,并调教出了一番好才情,师师不仅模样长得好,难得的是弹得一手好曲子,并天生有一副好嗓子。于是乎李师师一时之间名噪京城,没有哪个男人不想一睹她芳容的。

后来她的名头不知怎么就传到了皇帝老儿宋徽宗的耳朵里,可能是被那个以玩球得宠的高俅给推荐的吧,这可是个爱钻营的主儿,花街柳巷没他不知道的事。皇帝乔装打扮跟他一起去摸底,这一见美人不打紧,徽宗说:三千佳人去掉粉黛穿上素服,看哪个是最出色的一个?当然他这样说的时候,余音里夹带着的都是对李师师的喜欢:饭选朝来不喜餐,御厨空费八珍盘;人间有味俱尝遍,只许江梅一点酸。

只是李师师所在的矾楼不清静,皇后说了,妓女纵然美艳绝伦,但毕竟出身卑贱,那身子骨里不干净,何况万一沾染上那花柳病,或深夜便装外出,难保万无一失……皇帝着实郁闷了,好在身边总有帮他出主意的,俗话说了,条条大路通罗马,难不成搞不定一个李师师?于是乎,若干年前的宋徽宗就发明了地道战,那条密道蜿蜒曲折直通李师师的家门口,李师师从此名花有主,比那皇宫里的妃子还要来得实在与得宠。

师师的一个铁杆粉丝不乐意了,连嫉带妒对那独占花魁的皇帝老儿夹枪带棍地搞攻击:闲步小楼前,见个佳人貌似仙;暗想圣情珲似梦,追欢执手,兰房恣意,一夜说盟言;满掬沉檀喷瑞烟,报道早朝归去晚回銮,留下鲛绡当宿钱……需要解释的是,师师手里确有一条龙凤鲛绡丝带,那是皇帝临走之时留下的。现在竟然被人说穿了,皇帝什么态度可想而知,国家大事他未必记得清,惟有这争风吃醋的事他却蛮在行:敢在皇帝头上动土,来呀,将那个会写字的武功员外郎贾奕给贬到琼州做参军!

虽说这是一个小意外,但足以说明一件事:李师师确实是有实力的。更有一个严重的现实也必须面对:被皇帝包养了的美人,别人不但不能碰,既便说些出格的话也是万万不能的。由此种种,昔日很是热闹的矾楼,因了皇帝老儿的霸占,门前就像是被贴了标签或封条——门前清冷车马稀。但这不是李师师的错,细想现在稍有一点姿色的女子哪个不想被一个有来头的爷们包养呢,只不过她们总是感叹自己命运不济,反倒是冲着那些看起来走运的女子指桑骂槐,骂她们作风不好,怎么的卖弄姿色迷倒男人。

其实大可不必生出这样的妒忌,笑星冯巩有一个精彩的段子还记得吧:别看这两条大长腿生就是拉车的料,可不拉车终究不知拉车的苦……别看此时的李师师看起来活得好像很滋润,其实她充其量也不过是宋徽宗养在笼子里的画眉鸟,只能冲着皇帝老儿一个人放开喉咙唱歌,唱完后再抖一抖那身上华丽无比的羽毛。

 

美人与“情夫”

 

女子的美最要命的是来自骨子里的,比如人们总是将某个剧情里哪个尚能入眼的人物定为“心如蛇蝎”,说的就是别看她皮相长得美,黑心烂肝可是坏到了极点。

从资料上看,李师师一生仿佛并没做什么不可饶恕的缺德事。虽说有句不大好听的俗语叫“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但这话说到李师师这儿,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儿。李师师或许缺了点别的什么,比如卖弄风骚、极尽耍滑之能事,再就是因了她的讨人喜欢招了几只蜂,引了几只蝶这些小毛病,但有一点是最不能否认的,那就是她最不缺的就是重情与重义。只要看看她跟大才子周邦彦的交往就明白,其实她也是极尊重情义的女子。

据说周邦彦不仅生得风雅绝伦,而且也颇有才情,他博涉百家,还能按谱制曲,在宋神宗的时候就做了朝廷的太乐正。他跟师师是老相识了,优秀的人凑在一起当然是相得益彰的,她唱他谱的曲,他借她甜美的歌喉。才子与佳人,总会给人产生无尽的联想。只是这种联想太实际,就像上面提到过的那个倒霉蛋贾奕,也只是怀着吃葡萄的心,偶尔地趁着皇帝稍不留神的机会,钻一下空子。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终还是露出了马脚,那一日皇帝忽然来了好心情,特地捎来几个新鲜的潮州柑。这下可急坏了被堵在屋里的周邦彦,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曾经看到过《韩非子》里记载的关于女子偷情的故事,说一个叫李季的男人一日外出归来,看见一个男人从房间里面披头散发、赤身裸体、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地走出来。李季大惊,忙问怎么回事,但大家都异口同声说没看见,还都说他是撞了鬼。李季为了辟邪,竟然让他老婆用牲畜尿给他洗了澡。李师师还没学会这一招,我想世上也只有如李季这样一个蠢货吧,皇帝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于是乱了分寸的师师只能让周邦彦屈身躲在了床底下。好在皇帝那天身子不很爽,聊了几句便要回宫去。师师说:现已三更,马滑霜浓,龙体要紧。

皇帝是走了,可灰头土脑的周邦彦却不依了。可能是床下憋屈得久了,才子忽然心血来潮犯了贾奕那样大多男子都常有的傻劲来,他当即填了一首词: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单纯得了不得的李师师并不怎么懂得男人争风吃醋的心情,觉得这曲子挺好玩的,皇帝再来的时候,竟然一时忘情地唱了起了。皇帝忙问是谁做的,李师师随口说出是周邦彦。皇帝暗想不对啊,这闺房之事姓周的怎么知晓得这么清楚?这么想的时候立时变了脸,李师师知道自己惹祸了,眼瞧着横吃飞醋的皇帝就要将那不知死活的情人贬出京。

 

李师师之迷

 

李师师真是一个纯真得要命的女子。周邦彦被贬出了京,她当然是要送一程的。那天好像还飘着雪,她依然改不了以往的老脾性,竟又为皇帝唱起了周邦彦教给她的《兰陵王》,当她唱到“酒趁哀弦,灯映离席”时,想起刚才凄凄怆怆送老友出城的情景,竟然几乎歌不成声了:细想谁能没有几个蓝颜知己呢?如果她是一个不重情义的女子,值当这么哭得跟个泪人似的招人怜吗?皇帝想想自己做事也太过头了,但更多的还是受了这么一个女子的小感染,心一软便在次日又将周邦彦召回来,索性留在身边当一个专职的大晟府乐正,有事没事的时候,还要跟他谈谈自己善于发挥的水墨画,还有那些长长短短的宫乐词。都说当代才女林徽因将她看得入眼的才子们聚在一起开沙龙,而李师师更是了不得,竟然能让皇帝与她的老情人坦坦荡荡地坐在一起谈人生。

只是这样的好景不长久,周邦彦第二年就匆匆忙忙死去了。我没怎么细究他到底染的什么病,只觉得如他这样一个人儿活着也未免太憋屈。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子不能碰,还要装出一副奴才相地讨好那早在心底骂过几百遍的情敌老皇帝,到底是爱情重于生活呢,还是生活重于爱情?这事搁在当代恐怕也不好分得很清。那就认命吧,可那难得一回的命却偏又不认他,留下如花似玉的美人望他离去的背影空叹息。

后来的世道就不很太平,有个姓施的老头儿写了一部《水浒传》,将其中一个美男叫燕青的浪子撮合给了大美人。宋哥哥使尽浑身解数地想要跟皇帝老子套近乎,得知燕青跟美人很相熟,就暗示燕青使了一手美男计,糟老头儿丝毫不跟自己积口德,说是燕青瞧了宋大哥的眼色,生生将那绝美的爱情当成了一场活交易。依我看,范老头儿跟那些俗人没两样,总是在山穷水尽的时候想起了美人才是必须的,到后来他宁愿让燕青“收拾一担金银,竟不知投何处去了”,也不愿让这两个看起来还算般配的佳人结连理。

又有一帮糟老头儿闲着没事,将美女与政治联系在一起,骂那个吃里扒外的奴才张邦昌竟然不如一个青楼出身的妓女李师师,尽干一些卖主求荣的缺德事。后来婊子都不愿偷生了,让一个当皇帝的做了俘虏苟活着,却让一个青楼女子吞下金簪做了一个短命鬼;又有一说是李师师将全部家财捐赠出来助宋抗金军,靖康之难中她逃出汴京,到慈云观中做了女道士。唉唉,历史在无奈的时候,总是拉一个弱女子来充当垫背的,目的也只不过巴望着有横空出世的女神来定乾坤……

我倒相信另一个不算美丽的传说,那就是捐了全部家财的李师师南渡后,却又被那些高尚的士大夫当作红颜祸水抛弃了,穷愁潦倒的美人不得已被迫嫁与商人为小妾,生不如死的美人经不起这些弱智粗人的虐待跳了钱塘江……呜呼,人们总是这样意淫这些青楼里走出的苦难女,谁让她当初那么好的命,谁让她倒在懂得怜香惜玉的皇帝老儿怀里得了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