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20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村庄里的精灵

(2010-08-22 20:37:55)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村庄里的精灵

 

 

它举着高高的角朝我走来。后面跟着一只母羊,两只咩咩叫的小羊羔。它不疾不徐,俨然就是这个家庭的一家之长。

我伸出手,摩挲它的脖颈。它兴奋地甩甩头,打了一个响鼻。下午,阳光温暖而软弱。

要走的时候,我回身冲它挥了挥手。

它有些呆滞,缓缓低下头去,啃了一口唇下的青草。

——仿佛早已习惯了我的归来,及离去。

我转过高岗,回望它清瘦的身影。春季的一场瘟疫,差一点儿就要了它的命。但它活过来了,尽管身上还残留着几颗痘。

这让我想起童年,我与哥哥出过的一场麻疹。

我的哥哥,那时就站在它现在所在的岗坡上,手里拿着牧羊的鞭子。流露出的目光,时而温驯,时而又充满了野性。

 

 

 

她打着舒缓有致的呼噜。

这是一个午后,温热的阳光从瓦缝里挤进来,如一道光环,环绕在她的头顶。

鼠们在窸窸窣窣地觅食。

她睁了一下眼睛,又闭上。

她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就像有足够的耐心,击败臆想中的情敌。

起风了。破了的窗纸,忽然涌进一股腥腥的味道。她想起那个看起来很老,实际上并不老的家伙,此刻正拎着渔网,悠然自得在海边捕鱼。

他将捞起的海草捡出仓外。还有一只被风一吹就发出“呜呜”声响的海螺。

他捡起海螺的时候,斜阳正将一个悄悄向他靠近的身影拉得很长。

他回眸一笑,仿佛早已洞悉。

她迈着猫步,那样的姿态,俨然就是刚刚走出森林的王。

 

 

它们总是那么谨慎。虽然我已经将脚步放得很轻。

这使我想起邻家的狗。它们常常气势汹汹地冲上去,一通撕咬,一片狼藉。

难怪它们的耳朵总是那么坚定地竖着,而且将脸子也拉得很长。

我将它们抱在怀里,听它们的心跳。

这声音很熟悉。仿佛某个日子,或某个噩梦,我被一个拿枪的歹人追赶。而我奔逃的速度,不亚于一只野兔。

我盼着它们最好能够生出角来——犀牛一样的角。

这样它们就能趾高气扬,在属于自己的领地散步。

还有那些与它为邻的鹿,一起啃食地上的青草。

那时我正拿着画板,在它们高高举起的角上,开一树红红的梅花。

 

戴笼嘴的狗

 

我在花坛边与它相遇。

它被一根绳子牵着,举目四望。

就像邻家的牦牛,望田垄两旁的青禾。

又像极了离群的雄狮,搜寻被它远离的森林。

我感觉到了它粗重的喘息。

它略显暴躁又藐视一切的神情,随即就被车流,和川流不息的人群淹没。

 

 

他不住地翻挖洞穴里的泥土。强有力的臂膊,上下挥舞,于是,整个夜晚被渲染得窸窸窣窣。

他抹了一把汗水,搬一张椅子坐在当院。月色出奇的好,他调了调琴弦,可刚开了一个头儿,又将接下来的曲子放下。

他总是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他的琴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随时想要拨弄几声。

就这么断断续续地,终究没有一曲是完整的。

他苦笑着,挥起手里的镰刀。

他的手已经适应了这些。要知道,很早的时候,他可是一个弹琴的高手。

那时他坐在刚刚秋收的谷堆旁,嚯嚯嚯嚯,就像握着一把快锯。他将玉一样的月光锯成几瓣儿,然后吹一吹跌落在地上的粉尘,揣进怀里。

而我,正坐在等待父亲归家的门槛,我已嗅到了刚出锅的烧饼的味道。

 

 

 

它们将翅膀扇得很低。

木格子的窗子单扇地开着,梳妆的女子目光流盼,顾影自怜。

此时的槐花开得正盛,湿漉漉空气里氤氲着甜甜的奶子一般的香。它们在花丛间穿梭,就像受了花蜜的蛊。

那些如张开的唇瓣一样的花铃,正在春的枝头翘头期盼着,仿佛还散发着春的呓语。

这样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仿佛一眨眼的功夫,那些芬芳的心事,便纷纷扬扬地绽满春的枝头。

 

 

而今,我将它们高挂在墙上。

省略那些捕捉的过程。

我目注它张开翅膀的寂寞,就像巡视一本关于青春的书藉。

——那些储存在岁月的标本。

 

 

其实我并没有真正认识它。相遇,也只是一种假想。

我将那些能唱歌的鸟,都想像成它们的模样。或许只有这样,它们的羽毛才更加丰满,身姿也更加漂亮。

我的目光跳过那些跳跃在树枝上的麻雀。我相信夜莺在它们中间出现的瞬间,一定会鹤立鸡群。

我看见一只色彩斑斓的鸟,站在溪涧,梳理着光鲜无比的羽毛。当它张开红红的嘴巴,说的竟是人类的语言。

我相信这也一定不是夜莺。

我用加减的方式,想像夜莺在时间一隅存在的方式。

就像当初的我,想念从未谋面的恋人。

他一颦一笑的神秘模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福仔之死
后一篇:宛城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福仔之死
    后一篇 >宛城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