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福仔之死

(2010-08-15 12:48:48)
标签:

情感

分类: 小说

福仔之死

 

 

福仔死了。

这消息有些突然。我将头颅伸向窗外,几片干冷的雪花如刚刚受到惊扰一般忽在拨地而起,狂舞着,我的心也干冷得厉害,我明白,这样的天气不会有什么好生气。

我想起福仔家的香棒树。每年的春天,那棵老椿树都会爆出鹅黄青绿的嫩芽,我曾无数次地翻过他家矮矮的泥墙,掰下香椿的嫩芽。偶尔也会碰到他的家人,两个哥哥,和一脸和善却终日病歪歪的母亲,他们乐呵呵地跟我打着招呼,并不责怪我的冒失。

福仔娘不厌其烦地择着刚从苞米地垄里扯回的红薯叶,有鸡漫散着步子想要啄上几口,福仔娘挥舞的臂膊不厌其烦地轰着。她家的饭食很简单,无外乎就是将这些红薯叶拌了粗麦面蒸了然后浇上蒜泥,福仔与他家的两哥哥每人盛上一碗,牲口一样吃着,咂咂有声。

那时的福仔有着使不完的力气,耙田犁地从来不用牛的,拉上缰绳,他俨然就是一头生龙活龙的牛犊子。他家的泥坯墙翻修过几次了,可依然不够他三兄弟住,福仔决定另起屋基,他去山上砍树,两次跌伤了腿,一次被护林员逮个正着,交不起罚款被拘了几天,可他并无愧意,半夜不睡照样去山上砍树,直到将那三间新房子盖起。

“姆妈姆妈我要采你家的嫩香椿!”我冲着福仔娘羔羊一样咩咩叫着,福仔乐呵呵地从墙根处站起,一把将我抱起,我的手正好够着那正散发着浓香的鹅黄嫩芽。

 

 

我将香椿饨鸭夹进福仔碗里,秋天的雨丝斜斜飘着。我刚装修的镜子一样的天花板,映衬出他来来回回走过的满地的黄脚泥印痕。我满脑子里盛开着一株株的香椿嫩芽,那个满脸阳光的福仔无拘无束地蹲在墙根处伸着懒腰。他家的新房盖起之后,两个哥哥依然没能讨到老婆,唯福仔经人介绍,讨了个外地女人,那女人说起话来叽哩哇啦的,不易被人听懂。

福仔搭了进城的拖拉机,被泥轱辘甩得沾了满身的泥浆。我嗅着满屋子飘散着刚煮过的栗子的香味儿,想像着福仔新承包的满山坡的栗园在雨中簌簌发抖的样子,那些栗子毫无顾忌地挣开栗包,扑扑嗒嗒地落在地上,任由淫雨浸泡着,转而霉烂或生根发芽。我想穿越时空回到那个如羔羊一般咩咩叫的年代,手里挽着竹篮穿梭在栗园里,捡拾那些跌落在地上的栗子,我曾在那个村子津津有味地度过无数个饥饿的荒年,直到我挣脱束缚来到城市,而今我面对依然在贫困里挣扎着的福仔,他一身的狼狈,反倒令我这个久居城市的人拘束不安起来。

我剥着由他双手捡起装进蛇皮袋再辗转送来的栗子,一页页翻找着电话薄,可没有。我熟识的朋友里没有与栗子有关的商贩。我甚至在无数个电话的联系声里,忘记出去送富仔一程,而补给他返村的车票钱。

 

 

他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来打量窗外,鹅毛大雪正簌簌下着,新置的雅马哈正端端地停在院落里,覆盖了一身洁白。我望着眼前的福仔,一身的革式制衣,身边还依偎着一个妖艳无比的女子。

福仔的发迹,仿佛是一夜之间的事。我望着他的一身装束,满脑子搜索着哪个电视剧里的主角,那是哪个暴发户来着,一身行头,满口粗话?记不清了,呵呵,瞧我这记性,除了记得那个生我养我的村庄,还有在春的枝头绽发着鹅黄嫩叶的香椿树,我好像连眼前的福仔也认不确切了……

我依然忘不了点一盘香椿炒青辣,再要一个栗子饨鸭锅仔。

我问起他家的栗园,他笑了笑:我都忘记了我家栗子长的是么样子了。

我又问起他家女人。我曾在集市上碰到过的他家女人,地道的农妇,一样溅了满身的泥浆,她在集市上大声叫卖着“卖毛栗儿喽——卖毛栗儿喽……”。她依然更改不了叽哩哇啦的乡音,当地人都以为是哪里来的栗贩子,因他们听惯了“卖栗子——卖栗子”的吆喝声。

他说:那傻吊女人,脑子不开窍的!

是的,那女子的确不开窍,福仔前不久曾经敲断了她的腿,她一瘸一拐地回家去了,不久,她又一瘸一拐地回来了。

据说福仔投奔一个在外地做生意的亲戚,那亲戚早些年靠贩卖假酒发的家,现在福仔也不例外地发达了。

他劝我莫客气,将斟得满满的一杯酒递到我面前。

我在那荡漾着的酒杯里,想着这注了水的东西,如何的竟能胜得过那园子里结得实实在在的栗子——那满园的栗子树,经过这个漫长的冬季,是否还会在来年春的枝头绽放水蛇一样的栗花?但愿它们不会在岁月里荒芜,并在金秋时节,让我嗅到一如往常的满屋子飘散的栗香。

 

 

福仔死了。

我吃进肚里的酒味还没来得及彻底消散,还有满口的香椿,依然的回味悠长。雪依然飘着,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我的眼前一直晃动着一个醉汉的身影,摇摇摆摆地行走在漫天飞舞着大雪的归乡之路,因他新置的雅马哈还不能适应被积雪厚厚覆盖的乡村小路。

他肚子里的酒精在作怪,翻江倒海。据说他发迹后,一直泡在酒里,那个曾经被贫穷困扰得连饭都吃不饱的福仔不复存在了,时下的福仔在村子里住着鹤立鸡群的楼房,过的是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生活。他眼里的那个“傻吊女人”,在他的拳脚交加下迅速苍老了,狼嗥一样的哭声总是将一个静谥的村庄震得簌簌发抖。只可惜他的老娘早死了,不然一定会抡起巴掌:“揍他个狗日的!”——这是他娘不时教训他的口头禅。

他蜷缩在雪地里。丝丝凉意浸蚀着他体内的炽热,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舒畅。他原本就是一团火,一团燃烧得正旺的火。现在,他碰到了一场疾雪,这场雪舒缓有致的雪,一点点将他浑身的烈焰扑灭……

 

 

我特地回老家去奔福仔的丧。福仔家的院子空落着,那棵早些年无数次被我掂记的椿树,在纷纷扬扬的雪里披一身素装孤零零挺立在院子角落,旁边豁了口的泥墙早消失了,被一堵插满玻璃茬的红墙代替。

我已寻不到儿时翻越进这个院子的豁口,那个洒满阳光的农家小院不见了。我傻傻地站在这个空荡荡的院落,陌生得犹如一个初来乍到的外乡人。

到底是我走远了,还是那个曾经熟悉不过的村庄在渐走渐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曾经一个叫福仔的,懒洋洋地蹲在一个豁了口的泥墙根处晒着太阳,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一树鹅黄的香椿芽正旺盛地绽放在洒满阳光的枝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